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26章 终结、黎明

第1826章 终结、黎明

看到松阪士夫愣神的样子,苏威知道松阪士夫现在明白了:对形势估计过于乐观。苏威摇摇头,叹了口气,“唉…”他最近叹气的次数实在有点多。

松阪士夫脑海中飞速的盘旋。手中一直拿着的s7手机落在车厢中都没有察觉。

不管竹下会长为什么会瞒着他这件事。或者认为这件事无关紧要。但是,他现在第一要务是要将三井住友银行的资金撤出去。

松阪士夫思考的当儿,车停在徐城香山酒店门口。徐城香山酒店是徐城最为高档的酒店之一,五星级,属于涉外酒店。保密和安全都很可靠。

苏威将松阪士夫送到了酒店门口,松阪士夫径直前往预计订好的酒店房间,连道别的礼节都忘了。身后的保镖和助理连忙跟上。

看着松阪士夫一行急匆匆的脚步,冯逸风笑着摇摇头,“这小子的麻烦怕是不小。”

半个小时后,松阪士夫颓然的坐在徐城香山酒店套房中,随行的助理和保镖都离开了他的房间,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就在刚才,他查询了csa集团设在花期银行的账户上的金额,原本还有520亿美元的资金,现在只剩下20亿美元。

他在酒店中连续的打了十几个电话出去,试图将流失的资金要回来,但徒劳无功。

此次,三井住友银行一共提供3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组建csa集团,而现在,除开被黄海法院冻结的280亿美元资产,现在就剩这20亿了。

这让他如何交差?

“竹下修一!!!”松阪士夫低沉的吼一声,仿佛受伤的野兽,神情愤慨的拨通了竹下修一的电话。

他又不是傻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给竹下修一坑了。汇丰、花期、渣打、亚太财团所有人都撤资了,就他还傻愣的在等不可能出现的机会。而坚定他等机会信心的便是竹下修一。竹下修一利用了他的信任、尊敬。

竹下修一在4月19日就飞回了东京,他是提防着陆景将他扣在黄海。

亚太财团这次折腾着和华如此狼狈。又全身而退,陆景心中焉能没有怨气?

东京的时间比京城要快一个小时。松阪士夫在徐城打这个电话时是下午两点多。此刻,竹下修一正在家中陪着家人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竹下修一的住所位于东京西北方向的丰岛区目白。别墅毗邻坟墓。四月下旬,充满了日式风格的别墅庭院中。樱花盛开。盛景如斯。

“竹,下,会,长,我。在,徐,城。”电话里传来松阪士夫气咻咻的声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他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他的愤怒。但,在浸润到骨子里的礼节,他还是在当面称呼竹下修一为竹下会长。

竹下修一听到松阪士夫的话,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嘲弄的笑容,看来松阪士夫已经明白。淡然的道:“哦?”

“竹下会长,你不给我解释下徐城旧城改造停工的事情吗?”松阪士夫火冒三丈的质问。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三天前的会议后,他一定会让三井住友银行撤资。

竹下修一笑了笑,说:“松阪,旧城改造停工是因为过程中出了命案。高俊耀和崔九霄向我汇报过。那只是一起工程中意外事件。调查清楚之后就会重新开工。我不认为这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影响。”

“哈哈,哈哈…”松阪士夫大笑,发狂的大声道:“没有影响?竹下会长,难道你真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吗?我在中国工作的时间比你长的多!”

“或许吧!”竹下修一淡淡的说了一句,挂了电话。他不想在和松阪士夫废话。

一名四十岁许。保养得体的美丽妇人穿着蓝色的休闲衫跪坐在榻榻米上,陪着竹下修一。她是竹下修一的妻子:宫崎美嘉。身旁是两人的女儿:竹下景子,儿子:竹下友和。姐弟俩都继承了父母的容貌,女孩子漂亮异常。小正太俊逸难言。

乐队在隔壁的院子中演奏着传统的日式曲调。如果有人能将此情此景拍摄下来,便是一副充满了贵族气息的家庭生活画卷。

竹下在日本是一个贵族的姓氏。

竹下景子和竹下友和好奇的看向父亲。松阪士夫的声音有些大,他们都听到了。竹下修一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摸了摸女儿竹下景子的头:“没事,工作上的一点分歧。”他只对自己、对亚太财团负责。

“哦…”两个孩子拖长音调说道,嬉笑起来。并不知道竹下修一做了什么。

“八嘎!八嘎!”徐城香山酒店豪华套房中,松阪士夫怒发冲冠,将套房中的电脑、台灯、镜子等物品摔的稀巴烂。

竹下修一这个王八蛋,枉他还将其视为值得尊敬的老师,居然坑他。

“这就是你的态度,这就是你坑我之后的态度?”松阪士夫失态的大喊。没有预期中的道歉,安慰,只有冰冷的拒绝。这让松阪士夫“幼小“的心灵深受打击。

松阪士夫发泄了一通后,手指颤抖的拨通了松阪家族族长松阪真守的电话。这个电话,他不想打,但必须得打。因为,三井住友银行损失的资金,他无论如何都没法从竹下修一哪里要回来。必须借助家族的力量。

电话接通后,松阪士夫将情况简单的说明,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松阪士夫仿佛等待宣判的犯人,惴惴不安,又愤怒难言。半响,电话里传来日语的声音,“士夫,你回来吧!”

“哈伊!”松阪士夫应了一声,跌坐在豪华套房的地毯上。肩头上的压力一松,但随即心情悲怆:一切都完了。

三井住友银行的资金怎么从亚太财团手中要回来,松阪家族的长辈会出面和竹下修一沟通。可是,他回到日本之后,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无能、废物、垃圾等等标签。他下半辈子只怕比他的妻子长井静香还要不如。可这怪得了谁?他居然不对竹下修一做什么提防。

后来,陆景东渡日本,见了长井静香一面,评价松阪士夫在黄海的行径:图样图森破。

长井静香放声大笑。松阪士夫居然幼稚得全心全意的信任竹下修一。陆景这个评价相当精准。松阪士夫活该。咎由自取。

松阪士夫在徐城香山酒店里的心路历程,行为,苏威和冯逸风两人是不知道的,各自回家给父母打个招呼后,两人在紫央会所碰头喝下午茶。

紫央会所是徐城最奢华的会所,名流荟萃。四月下旬,小雨如油。奢华的包厢中灯光明亮。下午茶三层架上摆着精美可口的甜食、蛋糕。红茶香气四溢。

难得悠闲和安静的时光。苏威和冯逸风品着红茶,话题自然而然的还是围绕在松阪士夫身上。

“我刚打听过了,亚太财团从黄海、鲁东全面撤资,损失全有松阪士夫担着。他这会估计玩完。”苏威苦笑道:“唉,我的麻烦也不小。”

冯逸风正要安慰好友两句,这时,苏威的手机突然响了。苏威看看号码,惊讶的接通电话,片刻后,脸色大变,宛若死灰。默默的挂了电话。

冯逸风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看向弯腰低着头的苏威,轻声问道:“苏威,是什么消息?”

苏威无力的道:“冯少,天逸投资的总经理应聪半个小时前在黄海天逸投资的总部被带走。和csa集团在股市上非法获利的案子有关。”

“什么?”冯逸风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个消息简直是石破天惊。坏到不能再坏了。

足足半个小时,苏威和冯逸风两人才有些回过神来,相对无语。苏威挥挥手,“冯少,我一个人静静,谢谢!”

冯逸风拍了拍苏威的肩膀,离开包厢。在紫央会所的门口打一个电话,很快便有一辆蓝色的t10电动跑车驶来,其酷炫的外形在徐城来说很是惹眼,更何况驾车的是一位蓝衣女郎。

冯逸风拉开车门,坐进车中,回头深深的看了苏威所在的包厢一眼,他知道苏家这回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他肯定没事,在为朋友感到哀伤之时,突然的脑海中浮起苏琳清秀如玉的容颜。还有那婀娜、性感、高挑、修长的身姿。

突然间,又有些兴奋。苏家败亡,那他就有可能和苏琳在一起的,哪怕离婚再娶也行。苏琳和陆景关系好不假,可苏家这次败亡的罪魁祸首就是陆景。

“走吧。”冯逸风吩咐道。电动跑车很快消失在细雨中。

松阪士夫在4月22日被召回了东京。三井住友银行和亚太财团随即翻脸的消息在亚洲的顶级富豪圈中传遍。

据说三井的松阪真守和竹下修一在软银孙正义的斡旋下见面,但两人最终闹的不欢而散。随即便有三家财团敌对的消息传出。

然而,这则看似惊天动地的消息,在黄海、在鲁东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消息。

对和华而言,这不过是亚太财团的攻势被瓦解而已。对另外一些人而言,亚太财团的果断撤出,并不惜以坑三井住友银行的方式撤出,说明了很多问题。

黎明的朝阳正在升起,即将刺透黑暗的夜,很多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