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0章 不接受投诚

第1830章 不接受投诚

傍晚时分,夕阳缓缓的下山,金红色光芒照耀着和泰里的高楼大厦。海益集团设在黄海的分公司办公室中,高俊耀焦虑的来回踱着步子。

最近发生的一些列的事情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虽说亚太财团毫发无损的退出与和华的较量,但是陆景不可能不找亚太财团的麻烦。

可以预见,陆景的反击将会无比的犀利。而他在和华与亚太财团的较量中,背叛了和华。陆景在今天上午抵达黄海,这让他身上的压力到达。

他不希望高家在他手中断绝。因而,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陆景对高家的看法。现在这种情况下能代表高家和陆景沟通的只能是从京城退回到黄海的高婉薇。

脚步声从办公室外传来。片刻后,高婉薇和高俊耀的助理出现在门口。

“三伯,我刚刚在长歌电子竞技馆看大学生星际联赛的决赛。手机调静音了,没看到你的电话。”见到高俊耀,高婉薇再次解释。

她下午接到了三伯13个电话,只是,她身在体育馆中,没有看到。来之前,说了原因。这时候,少不得再解释一番。

高俊耀摆摆手,没有追究的意思,“薇薇,坐吧。”助理泡了清茶后离开。坐在待客沙发上,高俊耀表情凝重的道:“薇薇,陆景来黄海了。”

“啊!”高婉薇惊讶的“呀”了一声。她不知道这个消息。

高俊耀低声道:“薇薇,高家的存亡就在陆景一念之间,我希望你能去见见陆景。高家愿意放弃这次并购中的利益。”

高婉薇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四上午,风和日丽。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和一辆白色的宝马跑车缓缓的驶入丽景度假村中。沿途环境幽静,山水相连。层岚叠嶂。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保时捷缓缓的停在1号别墅门口。带着墨镜的黎倾城熄了火,扭头劝道:“薇薇姐。你还是别进去了。景哥来黄海都没有通知我们,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啊。”

不提她和薇薇姐对景哥的爱慕之情。她们至少是景哥的朋友。景哥来黄海却不通知她们,对高家、黎家的态度可想而知。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黎家里的事情,她是管不了的。薇薇姐要是为了高家去游说景哥,只怕会为景哥不喜,甚至厌弃。

高婉薇苦笑着轻抚着胸前的秀发,“倾城,我知道。可我也不能眼看着高家败亡。”

她想要在家族和景哥之间寻找一个平衡。景哥对她是极好的。帮她扩大在高家的影响力,甚至想要将她推到高家家主的位置上。她也乐于对景哥亲近,为他在高家内说话。但景哥要“灭掉”高家的话,她怎么可以不说话呢?

“唉…,薇薇姐。”黎倾城长叹一口气,响起景哥邀请她去京城前对薇薇姐的评价。薇薇姐的心中,对家族看的有些重。

白色的宝马跑车停在保时捷旁。车窗落下,齐宾鸿和崔瀚的脸漏出来。

齐宾鸿问道:“薇薇,可以进去了吗?”他们这次来,是一起“投诚”。高、黎、齐、崔想要向陆景认输。

“齐少。稍等。”高婉薇拿起手机给陆景拨了一个电话。她今天没有预约,她怕陆景不见她。

“薇薇,我正在去徐城的路上。你到门口就进去坐坐吧。静雯她们都在1号别墅。”陆景接到高婉薇的电话时。正在黄海去徐城的告诉公路上。

随行的是唐悦和占哥儿。墨静雯、余乐、季婉彤她们都在黄海。小芷和晚婷她们四大花旦今天从香港飞来黄海,他都顾不上。因为,上午刚接到最新的消息,严景铭在商云市被抓,刚刚到徐城。

高婉薇讶然的拿着手机,和黎倾城对视一眼。难掩震惊。景哥怎么去徐城了?

黎倾城美丽的瓜子脸上浮起一个释然后的笑容,她其实不大想在现在见陆景。

陆景和高婉薇随意的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陆景做的是奔驰商务车。车后的空间是一个小酒吧的布局。唐悦抽着烟,笑问道:“六大世家要投诚啊?”

陆景点点头。高婉薇这个电话让他心中有点不舒服。他对高家的策略或许要调整了。让高婉薇成为高家的家主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见陆景在沉思,占哥儿提醒道:“陆景。要小心那些人狗急跳墙。”

陆景笑了笑,解释道:“占哥儿。他们和唐、裴两家纠缠在一起,想要狗急跳墙都没力气。”

唐悦和占正方两人都是大笑起来。

高婉薇结束和陆景的通话,将消息告诉了齐宾鸿和崔瀚。黎倾城轻笑道:“好了,景哥不在黄海,我们各干各的事去吧。我今天可是逃课出来的。”

高婉薇、齐宾鸿、崔瀚三人哭笑不得。崔瀚道:“倾城,你都22岁还在读大二,不大好吧。黄海大学那些小男生不得被你耍得晕头转向。”

黎倾城20岁随陆景去了京城,当年便办了休学手续。现在只是回来继续学业。

黎倾城咯咯娇笑,轻熟美人的气质流泻,美丽无端,她轻甩着乌黑的长发,“哪能呢。我哪有那么无聊?”

高婉薇无奈的叹口气。

齐宾鸿无力的看着瑰姿艳逸的黎倾城,然后提醒道:“陆景不接受我们的投诚,现在情况很危急。大家回去通知家里,各想办法,早做准备吧!”

他对当前严峻的形势是看得很清楚。

陆景抵达徐城后,和大哥陆江见面聊了很久。谈了什么,无人得知。8天后,陆景便准备离开徐城返回黄海。这一次,占哥儿和唐悦不随他回黄海,而是准备回京城休假。

5月中旬,徐城又下了一场中雨。整座城市仿佛浸润在汪洋泽国之中。繁华的街道上,一辆军绿色的悍马从水坑中驶过,水花四溅,马力十足。

“这城建工程确实要大修。”悍马车中,开车的沈效光笑着感叹。能让资产300亿美元的立丰地产的少帅沈效光亲自担任司机的人,是陆景和从欧洲返回的杨玉立。

5月10日,碧湖薄膜在德国三大股市成功上市,出席完庆祝仪式后,碧湖薄膜的股东、管理层回国,在黄海、烟东继续庆祝。杨玉立便是5月14日回国的。他赶到徐城倒不是因为陆景的缘故,而是因为立丰地产接手徐城城建的工程额度增加,由原来的200亿变成500亿。

这么大的工程,由不得杨玉立这个立丰地产的董事长不重视。丢下欧洲那边的风景文化集团的事情,返回国内。

陆景笑笑,缓缓的吸着烟,“治大国如烹小鲜。治理一座城市亦然。徐城的城市改造工作,不会是一蹴而就,有3年的计划。慢慢来。先易后难。”

杨玉立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旅途劳累,这会有点疲倦,吸烟提神,笑道:“景少,你还别说。从城外看,到处是窟窿,挺难看的。”

说说笑笑,车到了徐城丽都酒店门口。陆景这些天一直住在这里。回总统套房换了干衣服后,陆景按了铃,已经等候多时的冯逸风在保镖十三的带领下进来。

冯逸风形象有点邋遢,胡子拉碴,白衬衣皱巴巴的,这与陆景印象中一贯注重公子哥风度的冯逸风大相径庭。陆景微微有些诧异,倒了茶,问道:“冯少,什么事情?”

冯家在这次徐城的风暴中没有被波及。冯逸风如丧考批的样子很令人奇怪。

冯逸风神色疲倦,坐在总统套大客厅的沙发上,叹口气,声音沙哑的道:“陆景,苏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来特意向你求救的。”

陆景看了冯逸风一眼。他知道冯逸风和苏威两个是好基友,但是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

冯逸风是王灿二舅的儿子,是他第一笔生意的投资人。96年,他和王灿、余建军一起搞怡家超市时,便是说服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冯逸风投资。至今,冯逸风依旧在怡家超市、和华联运、京城快递西尔斯公司中占有股份。

陆景喝着茶,说:“冯少,我不会救苏威。”他要打消冯逸风这个念头。现在,这个情况下,他不能向外界给出错误的信号。

冯逸风脸色变苦,“唉,我就知道是这样。陆景,打扰了。“说着告辞而去。

注目着冯逸风离开的背影,陆景微微沉吟的喝着大红袍。

冯逸风脚步匆匆的走出徐城丽都酒店,等在一楼大厅中的美貌女郎连忙撑开伞,遮住豆大的雨滴。

坐进黑色的奥迪a8中,冯逸风从车窗中看了一眼徐城丽都酒店,脸上悲凄的表情忽而消失,慢慢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车窗外的雨滴仿佛在弹奏一曲美妙的音乐。

“走,去黄海。”冯逸风语气有些兴奋的吩咐道,从衬衣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电子受话器。陆景刚才的话,他录下来了。

从徐城到黄海,走高速需要7个小时。冯逸风抵达黄海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

车进市区,华灯初上。冯逸风压着激动给朝思暮想的佳人苏琳拨了个电话,语气温柔的道:“苏琳,我到黄海了,我有事情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