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1章 信任与背叛

第1831章 信任与背叛

苏琳接到冯逸风的电话时,正在黄海财经大学附近的cbd中的苏园咖啡里。

“啊…,好的,冯少。我在苏园咖啡。”苏琳声音柔柔的说道。最近家中巨变,她饱受打击、折磨。在看守所的严景铭还托人带话给她,提醒陆景是罪魁祸首之一。

她给父母打电话,没有任何的消息。父母希望她在黄海过她的小日子。而就在昨天晚上,哥哥苏威被抓。她心力憔悴。

她有心给身在徐城的陆哥打个电话,但是无数次将手指放在手机拨号键上,又默默的拿开。她没法开口。

冯逸风抵达苏园咖啡时是7点,直言没有吃饭。苏琳关了苏园咖啡,提着手袋,在cbd的一家湘菜餐厅中请冯逸风吃饭。

湘菜餐厅中环境幽雅,四方的小桌,古朴的乌木、灯笼、流苏,点缀着田园风。

苏琳要了一间屏风隔开的雅座,点了菜,神情落寞的喝着茶。冯逸风炙热的目光让她有些难堪。

冯逸风欣赏着苏琳的美丽。苏琳长发写意的披在肩头,穿着淡粉色衬衣和白色贴身长裤,身姿高挑、性感,凸凹有致。容颜清秀,气质中含着妩媚的少妇风情。构筑成她独特的魅力。

“苏琳,我给你听一段对话。”冯逸风从衣兜里拿出一个mp3,插上耳机递给苏琳。他是有备而来。当然不会把受话器给苏琳。

苏琳明亮晶莹的眼眸看着冯逸风,接过蓝色的mp3,嘴里问:“冯少,什么对话啊?”

“你自己听。”冯逸风微微一笑的说道,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

苏琳疑惑的点击了播放,片刻后脸色大变,心口仿佛给人用重锤敲击,让她难以承受。苏琳手捂着心口,难以言喻的悲伤从心底涌上来。耳边。对话依旧。

“陆景,苏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来特意向你求救的。”

“冯少,我不会救苏威。”

苏琳耳边不断的浮起这两句对话。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苏琳捂住嘴,无声的抽泣着,在心中发问:“陆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冯逸风默默的递了纸巾给伤心哭泣的苏琳,心中兴奋,情况不错,如果他设想的那样。

等苏琳哭了一会,冯逸风走到苏琳身边,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苏琳,我救不了苏威。对不起。但是,我可以保护你。保护你这辈子不再受到伤害。”

“不用,谢谢。”苏琳心里突然间对冯逸风有些反感。她不是三岁的小女孩,即便是此刻,心神震荡,但对冯逸风给她听这段对话的用意,略有猜测。

冯逸风半蹲在苏琳面前,平齐的看着她美丽的眼睛,认真的道:“苏琳,我…,我这么说,可能有些乘人之危。但我不想在等下去。苏琳,从我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你了。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好吗?”

这番话。冯逸风说的很深情,很有感觉。但是,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他结婚了。

而且,冯逸风和苏家兄妹认识多年,说对苏琳一见钟情。根本无从谈起。因为,苏琳2005年和严景铭离婚后,在黄海独居了一段时间,冯逸风根本就没来找过她。

冯逸风对现在单身的苏琳这么表白,这番话听在苏琳的耳朵里,是另外一些意思:苏家倒下后,他来“欺负”苏琳。这让苏琳心生厌恶,惊吓的涟涟向后退,躲开了冯逸风要握她手的举动,说:“冯少,你结婚了。”

“我可以为你离婚。”餐厅里人很多,冯逸风保持着风度。

苏琳摇头,拿着手袋站起来,冷然的说:“冯少,谢谢你的垂青。但我不需要你的保护。陆哥会保护我的。”

“什么?”冯逸风一下子愣住,一万头草泥马从心底跑过,他没想到,都到这份上了,苏琳竟然还相信陆景会保护她。草泥马。

看着苏琳快步逃开的背影,冯逸风知道他没机会了,狠狠的将餐桌掀掉,吼道:“结账!”

陆景在夜里接到了苏琳的电话。他刚和徐城的朋友吃过饭。电话里,苏琳呜呜的哭道:“陆哥,我想见你。”

“好,你等着,我马上回黄海。”陆景给十三打了个招呼,坐车前往徐城机场。

4个小时后,凌晨0:33分,陆景抵达深蓝游艇俱乐部。黑色的劳斯莱斯绕过“8”字形状的主楼。停在南侧的豪华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中。

深蓝游艇俱乐部提供综合性较强的娱乐休闲设施,包括豪华酒店、会议包租、高尔夫球场、健身、温泉等。

苏琳住在俱乐部内豪华酒店的3022房。门铃声响过片刻后,苏琳打开门,泪痕满面,容颜憔悴,仿佛一朵枯萎的鲜花。看得陆景心生怜惜。进门后,轻轻的抱住她,抚着她的秀发,“苏琳,这些天你受苦了。”他能理解苏琳此刻痛哭的心情。家族大厦倾倒,很多人都顶不住的。

“陆哥…,你听这个。”苏琳声音带着哭腔,对陆景的态度有一点冷淡,将mp3递给陆景。

陆景疑惑接过来,点了播放键,里面立即传来清晰的对话。正是他今天上午和冯逸风的对话。

“陆景,苏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来特意向你求救的。”

“冯少,我不会救苏威。”

陆景微微愣住,算是明白今天上午冯逸风不对劲的原因,原来是在这里。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前世里一个未解的谜团他终于明白原因。

陆景来回在房间中踱步,神情振奋,呢喃的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苏琳看着陆景挺拔的身影,美丽的眼眸中黯然失神,她无法接受陆景如此绝情的决定,陆景向她保证过:她、哥哥苏威都会没事的。但是现在,苏威被抓。

苏琳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决然,“陆哥,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陆景这时回过神来。

如果这是狗血、虐心的都市剧本,陆景接下来大概要和苏琳发生误会。因为他是没法向苏琳解释的。证据确凿。都录音了。并且。苏琳此刻情绪不稳。

和女人讲道理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她们容易接受感性的解释,而不是理性的理由。特别是,陆景和苏琳之间还有男女感情的因素。

然而,陆景两世为人。人情练达,心思细腻,思维敏锐,决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景放下他心中的事情,走到有些生气的苏琳面前。手掌轻抚着苏琳清秀俏丽的脸蛋,温声道:“苏琳,你相不相信我?”

陆景并不打算给苏琳摆事实讲道理:其实,他不救苏威,苏威也不会有事。他打的是感情牌。这一问,直指苏琳内心。

苏琳犹豫了几秒,轻轻的点头,“嗯。”她要是不相信陆景别有苦衷,就不会想着要当面问陆景这是怎么回事?

陆景将苏琳抱进怀里,近距离凝望着一腔情思系在他身上的俏丽佳人。坚定的道:“苏琳,如果苏威在三个月之后还有事,我这辈子死无葬身之地,天打五雷轰…”

陆景还没说完,苏琳用手挡在陆景的嘴边,清泪滴落两行,哽咽的道:“陆哥,你别说了,我相信你。”

“傻妮子,哭吧。我在你身边,一直都在。”陆景温声安慰着苏琳。最近的重压让苏琳的情绪在陆景面前终于崩溃,失声痛哭。

徐城下着中雨,黄海却是晴天。朝霞光芒万丈。从酒店窗户厚重的米白色帷幕间隙透射进来,将豪华套房中的家居、装饰染的金红。

深蓝游艇俱乐部位于海边,没有城市的喧嚣,只有度假的悠闲,和高品质的生活享受。上午8点时分,海鸥掠过。白帆片片,宁静悠然。

3022房中,浴室的门打开。陆景抱着苏琳从浴室中出来,一夜熟睡。泡过澡后,苏琳的精神已经恢复。陆景温柔的将苏琳轻放在**,俯身宠溺的吻了吻她嫣红湿润的嘴唇。

苏琳娇羞甜蜜的笑着,容颜如花。明眸含情,眼睫毛微颤,坚挺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起伏,昭示着她内心中的情意不可抑制的涌动。

陆景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和阳光进来,回身道:“苏琳,闻到夏天的气息了吗?”

苏琳身穿白色的浴袍,手撑着柔软的床铺,微微坐起来,春光乍泄,轻笑着,带着少妇柔婉的妩媚韵味,吴地软语的声音,糯糯的“嗯”了一声。

旧的生活即将过去,而新的生活要来了,带给她安全感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因为苏琳这一声,让陆景感觉整个天地都生动起来。在这个上午的风景画中,她才是画龙点睛的一笔,美丽无端。

陆景叫了早餐,和苏琳一起享用精美的粥点。两人一起呆到了下午,亲密的说笑着。陆景接到王灿的电话,准备离开。轻轻的拥着苏琳和她道别,“苏琳,不要做傻事,知道吗?在黄海好好的呆着。余波很快就过去了。”

“陆哥,我听你的。”苏琳埋头在陆景怀里,乖巧柔媚的应道。

陆景离开3022号房间回到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中,给元文打了电话,让他安排人暗中保护苏琳。然后,又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冯家啊冯家。陆景总算明白为什么前世里,大哥会在鲁东折戟,并不仅仅是苏、严两家的联合,还有来自冯家这个潜藏的敌人背后的冷枪。

明牌、暗牌谁说得清?

冯逸风在这个时候追求苏琳,所折射出来的问题,相当深刻。并不是苏琳所说的趁机“欺负”她。陆景倒是相信冯逸风是真喜欢苏琳。

然而,冯逸风明明知道自己和苏琳关系亲密,何以敢在此时“设计”自己?还用上了窃听装备。

这是一个信任与背叛构成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