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5章 隐藏的协议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835章 隐藏的协议

5月底的东京天气说变就变。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沐浴雨幕中,缓缓的前行。目的地是东京银座的千叶。

“千叶”是东京最高档的商务会所之一。雷克萨斯车中,一名老者正在聚精会神的阅读着《朝日新闻》。

最近,最大的财经新闻是日本第一移动运营商Doo和第三大运营商Tu之间的口水仗。

经过近7个月的发展,Tu凭借着S7在日本手机市场上的优良表现,成功的超越软银,从第四大运营商变成了第三大运营商。Tu和Doo的口水仗具体内容,不用细说。

在日本市场分析人士看来,是拥有着智能手机S7独家代理权的Tu,市场份额急剧扩展,因而与行业头名的Doo发生冲突、竞争。这是市场新力量对老力量的挑战。

然而,背后真正的根源是:三井财团与亚太财团交恶。车中正在阅读报纸的老者,恰恰是知情人之一。

两者交恶的原因是:亚太财团在与和华财团的较量中,将损失全部转移给了三井财团。亏损约近280亿美元。这激怒了三井。

雷克萨斯停在了银座某栋高楼前。千叶便位于这栋大楼中。老者在随行人员的保镖的簇拥下,进入大厦中,坐电梯前往千叶。

千叶的1号包厢中,黑衣保镖隐身在门口。一头精短白发的老者起身和来者握手,“松阪君,请坐。”

来的老者正是松阪家族的族长松阪真守。而等候在千叶1号包厢中的池佐学。两人在三井财团内部举足轻重。促成此次会面的原因是两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竹下修一。

竹下修一造成三井财团重大损失,直接当事人便是松阪家的松阪士夫。松阪真守有义务找竹下修一要钱。

而池佐学的妹妹多年前在亚太财团内部的清洗中去世,死因不详。他有责任找竹下修一算账。

松阪真守和池佐学礼节性的问候几句,各自落座。随行的助理客串服务员,送上清酒和美食。小酌几杯后,松阪真守道:“池佐君,你说有办法让竹下修一付出代价?”

池佐学点头,“我需要松阪君的配合和支持。我与和华财团的陆先生聊过。我们有一套方案。”

听到和华财团的名字,松阪真守就笑起来,微微品着酒,“池佐君。你是认真的?”

亚太财团与和华财团之间的恩怨,他很清楚,但是,他并不认为和华财团能给亚太财团带来什么麻烦。因为,和华财团在日本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而日本在亚洲的影响力。可没有英国那么弱。日本在中国崛起之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一系列的联合国组织中拥有话语权,在亚洲拥有亚洲开发银行。

池佐学耐人寻味的笑了笑,说:“松阪君,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

陆景于22日乘坐私人专机飞往纽约。参加了杰西卡-富林明举办的一个聚餐后,陆景大致上了解到:华尔街甚至对和华财团能否对亚太财团造成损失都存在疑问。和华在日本的影响力实在太过于微弱。

在这样的背景下,雷纳德-洛克菲勒对纳赛尔转述来的陆景的答复相当不满。因而,对他的朋友们说:他不会见陆景。

这些话自然通过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的渠道传到陆景的耳朵里。但陆景其实也没打算去见雷纳德-洛克菲勒。

亚太财团就像是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陆景却有把握抓住它。至于雷纳德-洛克菲勒,他可以和亚太财团共同分享利益。但绝不会共同承担风险。

陆景并不担心雷纳德-洛克菲勒会真正的帮助、支援竹下修一。因而,见不见他都无关紧要。

4月24日,陆景和叶静雨沟通、讨论后,综合各方面的情报约了安迪-摩根在明天见面。

叶静雨近段时间一直在纽约忙着SIT上市的事情,SIT上市的承销商是摩根大通。再加上,她作为成功的互联网投资人,静雨在华尔街圈内的消息很灵通。

陆景需要和安迪-摩根谈一谈。因为:安迪-摩根出手收购Tu股份的时机到了。这是陆景去年11月份来纽约“出让”给安迪-摩根的利益。只要兑现,即可将安迪-摩根拉入他的阵营。至少,可以令安迪-摩根恪守中立。

别忘了,竹下修一和安迪-摩根私交也不错。陆景必须要断掉安迪-摩根支援竹下修一的可能。

然后。他要沿着几个月前的布局走下去,直到彻底的击溃亚太财团。

Tu总部位于东京千代田,从32层的办公室中俯瞰东京全市,视线极佳。

Tu的董事长良乔德男。转动着软椅面对明亮的落地窗,手拿一杯咖啡缓缓的抿着,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在工作的闲暇之余看着窗外的风景。

自从亚太财团与和华财团交恶之后,亚太财团便控制了当前日本第三大移动运营商:Tu公司。良乔德男到任之后,将公司内部所有的华人都清洗一空。上上下下的职员、管理层全部换成亚太财团的人马。

并且,到目前为止。亚太财团70亿美元的股权转让金没有支付给和华。但,这件事已经提上日程。

当时,拖着没有支付费用是因为,亚太财团不想增加和华的现金流。现在亚太财团在黄海的布局已经失败,和华的现金流是否充裕与亚太财团便没有多大的关系。亚太财团现在的敌手是三井、住友两家财团。至于和华的反击,他根本就不担心。

良乔德男想了想,给财务总监田中胜平发了一封邮件:田中君,请准备支付给PLU电讯的相关财务报表…

深田胜平是Tu公司财务部的一名室长,容貌平平,今年30岁。事业有成。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2周岁的女儿。家庭和美。他每天的工作忙碌而充实。

30岁的室长,在论资排辈的日本公司中异常的显眼。造就这一切的是因为前段时间公司的大清洗,很多倾向于和华的管理人员都被辞退。他顺势增补。

4月24日下午两点三十一分,正在办公的深田胜平将手头的一件工作交代给手下的职员。起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洗漱台前,深田胜平按了水龙头,“哗哗”的水流出来,深田胜平浇水到脸上。用力的拍着脸,看着镜子中那张大众脸,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前些天,PLU电讯的命令已经下来。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他手里有一份隐秘的合同,是Tu公司和三井住友银行借贷100亿美元的协议。

这份合同上有他和前任财务总监的签字。被他隐蔽的藏起来。一旦给田中总监、良乔会长知道这份合同的存在。他就得完蛋。

但是,将这份合同曝光出去,田中总监、良乔会长一样会起诉他。现在就只能指望PLU电讯那帮人能够信守承诺吧。

深田胜平长叹了一口气,洗了脸,回到办公室整理了文件,走出了Tu的总部。手中的文件夹装着那份协议。

4月24日晚上7点,三井住友银行在官网上发布通告,声称与Tu公司发生债务纠纷,Tu公司欠债100亿美元。

这则消息很快就在日本各大媒体的电子网站上转债。100亿美元级别的经济纠纷相当罕见。当天晚上TV东京电视台便在紧急新闻中与特邀嘉宾探讨了这则消息。

日本的财经评论人士认为:这是三井系的企业向Tu发难,意在支持Doo公司。至于。是否有100亿美元的债务,可能存在,但应该会有其他资产抵押物,这只是一个总数。

不管解释如何,这则消息在日本网络上和财经圈中彻底火了。SIT圈等社交平台、论坛、社区都被刷爆。可以预见,明天早上日本各大报纸上的头条财经新闻必定是三井住友银行的公告。

和华日本分公司位于东京银座四丁目的一座大楼中,入夜时分,又是一场小雨降临。总经理办公室中略显得有些清寒。

“这孙子,总算把协议拿出来了。”和华日本分公司的总经理刘腾拍着办公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情随之放松下来。从公布的消息来推测,深田胜平应当是和池佐学的人接上头了。

此刻。刘腾的办公室中,并非只有他一人,还有景华公司的高级谈判专家江祺广,PLU电讯的CEO岑万。以及来自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高级经理上官绍。

他们聚在东京这里,是因为,莫总在22日晚上就下了决心,要将之前埋下的手段给用上。深田胜平直到今天才做出决定,实在让他们感到焦虑。

“他能站出来就行了。人的安全就交给三井财团了。我们不管。大家准备明天的谈判了。”岑万笑着给大家散烟。PLU电讯接下来就要和亚太财团谈判,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收到70亿美元的股份转让金。

这100亿美元的债务,PLU电讯可不会和亚太财团一起背。双方早就签订协议,以及在日本政府部门更改了股权变更信息。

几人都应了下来,神情振奋。对亚太财团的“清算”从现在开始。

竹下修一在家中接到助理深田哲二的电话,这才知道三井住友银行的声明。

双方正处在敌对状态,一有风吹草动,竹下修一立即得到深田哲二的汇报。

“会长,我确认过了,是真实的消息,在我们收购Tu的管理权力之前,双方就签订了这个协议。”

正是因为核实原因,所以深田哲二的汇报时间要晚一些。

此时是深夜10点许,竹下修一披着青衫,休闲的打扮,正和妻子宫崎美嘉在别墅的音乐厅中闲坐。几名身穿和服的舞姬翩翩起舞。

“我知道了。”挂了深田哲二的电话,竹下修一淡然的喝着清酒。宫崎美嘉担忧的看向丈夫。竹下修一微微一笑,“美嘉,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