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6章 巨亏

第1836章 巨亏

天骄基金总部大楼。明亮的阳光从窗外映进顶层的办公室中,带着夏季的清新气息。

“竹下君,来势汹汹啊”吉永宏树略显沧桑脸庞上带着担忧。三井住友银行的公告在昨晚就传遍东京,他今天上午来见竹下修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和华早有预谋,并且与已经三井联手。”

竹下修一微笑着点头,喝着茶,“意料之中。陆景这个人的游说能力是相当不错的。李健熙都可以被他说动。何况,松阪家和池佐家。”

亚太财团在日本的影响力不是假的,昨天晚上接到深田哲二的汇报后,他打了几个电话,立即就查明事情的事情的原委和来龙去脉。

吉永宏树见老搭档意态闲适,问道:“竹下君,看来你有把握?我们和三井住友财团交手多年,势均力敌。但是加上和华,我们的力量便显得不足。”

竹下修一淡然的微笑道:“吉永君,和华财团在日本没有什么影响力,他们的想法可以忽略不计。”

吉永宏树点了点头,说:“嗯,先把目前的事情解决好。”对亚太财团而言,让背叛tu公司财务部的那个课长消失并非什么难事。这也是解决这起纠纷最直接的手段。然而,深田这个人证给三井财团保护着,很难下手。亚太财团与三井财团就此事,还有得官司打。

正聊着,深田哲二从门外进来,说:“会长,副会长,plu电讯发函来催促我们尽快偿还拖欠的70亿美元股权转让金。”

吉永宏树禁不住笑起来,“这就是和华的手段?当真是黔驴技穷啊”

他倒不是轻视陆景,只是东京是日系财团的地盘,和华的影响力微乎其微。这个是想要配合三井财团收紧亚太财团的资金链,有点异想天开。

竹下修一戏虐的笑道:“深田君,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怎么可以让和华独善其身呢?要资金没有,让他们来谈谈吧。”

深田哲二配合的笑起来,说:“哈伊。会长,我这就去通知她们。”tu成立之初是和华与亚太财团的合资。出资的双方分别是plu电讯和天骄基金。股权几经变迁,plu电讯所拥有的40的股权在2006年下半年以7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天骄基金。

但,在协议签订,股权信息变更后,天骄基金以各种理由拖延支付给plu电讯这笔款项。而和华财团似乎并不着急。这件事虽说透着古怪。但因为当时亚太财团占尽上风,很多人推测,和华只是要留一个日后谈判的口子。因而无人深究。

东京的媒体密切关注三井住友银行与tu之间的纠纷时,5月25日上午,松阪真守再一次和池佐学在“千叶”会面。

两人的随从都退出包厢。寒暄几句后,两人在包厢的木塌上跪座。松阪真守略有些不屑的问道:“这就是和华和你的计划?”

三井住友银行催要100亿美元的欠款,再加上和华催要70亿美元的欠款,这样的策略简直比小学生水平都不如,要说能“打垮”亚太财团,简直是痴人说梦。大概还没有睡醒。

池佐学一头白发。他今年有68岁。满脸沧桑又精神振奋。听到松阪真守类似于质问的语气,从手边的公文包中拿出一纸合同递给松阪真守,沉声道:“松阪君,你看看这个。”

松阪真守欠身接过了文件,认真阅读起来,脸色逐渐的变化,从冷静变得欣喜,再变得爆喜。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差点没有压下来。

这份合同是深田胜平带出来的合同。合同中不仅确认了tu向三井住友银行借贷100亿美元,还将授权了这笔贷款的使用用途:用于金融衍生品交易。

只此一项。就足以要了竹下修一的命。100亿美元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足以让tu亏到破产清算。而tu现在是天骄基金的全资子公司…

松阪真守将合同放在身前的木塌上,抬起头,看向池佐学,声音有些颤抖的道:“tu的账户中现在亏损多少?”三井住友银行可不仅仅是一家银行。下属部门中同样有期货交易席位。

池佐学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炒石油期货。不多,亏损500亿美元。大概今天芝加哥交易所停盘时就会爆仓。”

“哟西”松阪真守拍手叫好,承诺道:“池佐君,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三井财团最高的领导机构是由职业经理人组成的“二木会”。而三井财团的股权是分布在十三个家族中。所以,池佐学需要和他联手才能借助于三井财团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而且,这份合同在法律上是真实的,但是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是陷害。想要迫使竹下修一就范,三井财团需要动用他们在日本政坛媒体上的力量,全方位的对亚太财团进行“轰炸”“攻击”。

竹下修一在东京虽说能量很大,但他没法查到这份合同的具体内容。如果看到,大概他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5月25日上午,陆景和安迪摩根约见的地方是纽约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

上午时分,酒店的客人稀疏。陆景在酒店27楼的总统套房中见到了许多熟人。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肯尼波特艾德蒙阿伯特山姆麦考密克。

典雅的客厅中,安迪摩根穿着黑色的衬衫,西裤和美艳窈窕的杰西卡在说笑,见陆景走进来,笑着和他握手,“陆,今天老规矩。回头我们俩再聊。”

陆景微微一笑,“行啊,我是客随主便。”说着,和众人一一打着招呼。

艾德蒙阿伯特冷哼一声,冷着脸道:“陆先生,一时得意不代表什么。亚太财团没你相信的那么简单。”

雷纳德洛克菲勒主动提出让陆景和竹下修一和解,给陆景拒绝。他作为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朋友看陆景很不爽。

令他对陆景更不满的是韩国汉城发生的事情:现代三星正在联手清洗安氏财团,很有可能过一段时间,现代财团的郑梦先又要找他赎回现代金融三家企业。

陆景眯着眼睛微笑,露出陆二少招牌的笑容,“阿伯特,亚太财团也没有你相信中的那么强大。”

山姆麦考密克长得有点像尼古拉斯凯奇,笑着打圆场,“嗨,两位,今天只玩牌,不谈生意。”

陆景和艾德蒙阿伯特都是笑了笑,没再说话,争锋相对。都是成年人,没人会很幼稚的吵架。

安迪摩根的老规矩就是聚餐,然后玩德州扑克。吃过饭后,众人在棋牌室中边玩牌,边说着最新的事情。老规矩是杰西卡富林明当荷官。

棋牌室装饰奢华,正中是一张赌场中常见的圆形赌台。杰西卡素手给众人发着牌。言笑晏晏。看得出她最近心情不错。陆景现在的德州扑克水平依旧不怎么样。几万美元的筹码,他根本就没有用心去算。

玩了2个小时,大家开始休息,有侍女送了红酒饮料点心甜品进来。安迪摩根邀请陆景到总统套的书房中密谈。书房中布置雅致厚重,充满书卷气息。

安迪摩根做个手势邀请陆景在沙发上落座,笑道:“陆,你和亚太财团现在是陷入僵局了吧?谁也奈何不了谁。”

陆景高深莫测的笑一笑,“安迪,恰恰相反,我是来通知你可以收购tu的股票了。”

“哦?”安迪摩根停下了剪雪茄的动作,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景。等待他的解释。

陆景抬手看了腕表上的时间,“安迪,你可以了解下芝加哥交易所的情况。”纽约时间比芝加哥时间快1个小时,现在是纽约时间3点52分。芝加哥交易所在周五的停盘时间是下午1:15分。

“呵呵,我问问。”安迪摩根叼着雪茄,走到窗户边打了一个电话,片刻后走回来,笑吟吟的道:“陆,真是有你的啊。我听说了,tu的交易账户爆仓了。交易所已经向tu公司发函,要求补充保证金。”

陆景微微一笑,这是设计好的事情。

安迪摩根惬意的吸了一口雪茄,问道:“是池佐先生的杰作吧?”池佐学是他介绍给陆景认识的。

陆景点头,笑道:“安迪,你现在有兴趣收购tu的股份吗?”

“当然”安迪摩根笑起来,说:“放心,陆,我会遵守和你的约定。我对tu的控制权没有兴趣。只做财务投资就行。”

谈到这儿,陆景没有必要再问安迪摩根的立场。他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只站在胜利者一边。

微微沉吟了一会,陆景问:“安迪,你认为,东部财团对我和竹下修一的争斗会倾向于那边?”

陆景和美国东部财团中的哈利伯纳德有些恩怨。他有些担心东部财团搅局。

安迪摩根哈哈一笑,喷着雪茄的烟雾,说:“陆,东部财团是狼。”

“我明白了。”陆景微微点头。东部财团不是吃素的。只要,亚太财团露出倾颓之势,他们就会像狼一样扑上去。只吃肉不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