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7章 无解

第1837章 无解

陆景和安迪摩根谈完之后,便和同来的叶静雨一起离开纽约朗豪坊酒店。

安迪摩根在酒店窗口处,微微沉吟着抽着雪茄。心中有些感叹:时至今日,陆景在他面前已经无须恳求了,而是近似于平等的姿态。

这也是和华财团地位上升所带来的影响。无疑,和华财团已经具备世界一流的财团的实力,现在所欠缺的只是名气。

他有预感:这次亚太财团很有可能成为和华的垫脚石。

芝加哥交易所交易停盘后公司在石油期货上巨亏500亿美元的消息迅速的传到东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日本权威媒体迅速报道相关的消息。

公司作为当前日本第三大移动运营商,用户2200万,超过排在第三位的软银。资产约200亿美元左右,前景良好。突然爆出巨亏的消息,市场上顿时一片哗然。

要不是还没有上市,否则的话,其股票只怕会连续大跌。

即便如此还是被日本经济产业省专程问询,要求提供相关的信息。使用公司手机网络服务的人数众多,日本政府不得不关注。

在日本媒体孜孜不倦的报道挖掘之下,事情的真相很快就大白于天下:公司的前任财务总监向三井住友银行贷款100亿美元,用于建设在日本本土四岛的3g网络基站。

这份贷款合同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合同的末尾确实有几项补充条款,剔除掉专业的法律财务术语外,简而言之,有如下两层意思。

第一的贷款需要存放在三井住友银行中。贷款只能用于支付基站建设。

第二授权三井住友银行可以使用其账户的资金用于投资金融衍生品理财产品,风险自负。为此。三井住友银行可以给予的存款利息高于同期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

按理说,第一。第二条都是意料之中的条款。银行对大客户都有一些限制。一般在给予高利息的同时,会有相关的投资风险条款。2008年金融危机中,不少银行都被曝出擅自挪用储户的资金。其中,包括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等知名银行。免受法律追究的关键就在于第二条类似的条款。

然而,与常见做法不同的是,第二条款中:授权三井住友银行以的名义去投资。这是在无形中放大了的经营风险。这是属于合同条款中的漏洞。

像三井住友银行这样往死里坑储户的确非常少见。信誉还要不要了?而且的职员将合同隐匿了几个月之后再突然的爆出来。这能说明很多问题。

众所周知,三井系的企业正在和在移动市场竞争。日本媒体的诸多评论基本将此事置为企业之间的较量。一个很精巧的设局。零星的有人指责三井住友银行信誉不佳也淹没在无数的报道中。

信息化年代。读者网友最不缺的便是信息。

5月29日,竹下修一在天骄基金总部大楼召开高层会议,椭圆形的会议桌边围坐着十几名男子。年纪不一,人人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相信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竹下修一此时的颜色有些憔悴,手指用力的敲着桌子,“毫无疑问,我们被三井住友银行陷害了。”

“我现在想要问问诸君,下属的企业到底还没有这样的合同被隐匿?现在是战争时期,战争。诸君。我们的应对措施是什么?”

竹下修一的语气相当严厉。他没有料到眼皮子低下的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大意了啊。和华在公司埋了钉子。

他还是小看了陆景。陆景在7个月以前就埋下了今天反击的伏笔。

会议桌左侧中的一人道:“会长,这摆明了是三井住友银行在诬陷我们,我建议我们首先应该争取舆论的支持和同情。然后起诉三井住友银行。”

吉永宏树板着脸,不耐烦的道:“舆论战我们已经输了。看看这几天的报道就知道。我咨询过我的律师,从法律上而言,三井住友银行没有任何错误。”

有人建议道:“和华财团拥有plu电讯40的股份,我们能否额外支付他们一笔资金,换取他们在这件案子中支持我们。只要咬定三井住友银行在作假,或者是个别人行为,我们可以赢下这个官司。”

深田哲二叹口气,“诸君。即便我们支付100亿美元给和华,大概也很难与和华和解。拉他们一起对抗三井住友银行更是无从谈起。

其一,因为和华话事人陆景的性格。我们这次在黄海和他大战了许久。其二。和华已经和三井住友联手,目的是打垮我们。我们无论给出多少利益,都很难打动他们。”

亚太财团与三井住友是多年的老冤家,和议自然不可能。与和华和议的路有断绝。会议室中的气氛有点凝重。

竹下家的一名老者沉声道:“会长,我们现在首先要让公司停止对三井住友银行的授权。其次,募集资金,在芝加哥交易所的账户要立即平仓。减少风险。第三,我们就这件事要上诉到法院,能不能赢是一回事,却可以给我们争取缓冲的时间。”

竹下修一双手拢起来放在桌上,轻声道:“四叔,我已经让停止授权了。芝加哥交易所平仓的事宜最难办。我们总计亏损了约500亿美元。保证金就需要25亿美元。再加上100亿美元的本金,plu电讯所要的70亿美元股权交易金。我们的资金缺口高达670亿美元。”

吉永宏树补充道:“这还没有考虑石油期货价格的波动因素。”亚太财团这次面临的危机非常大。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拿出670亿美元的现金。

坐在会议室里的亚太财团高层们终于意识到,他们现在面临的何等凶险的局面。

该死的和华财团

哈佛大学商学院附近街道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馆中,陆景墨静雯董晚瑶墨知秋余乐云玉致季婉彤品着咖啡闲聊。

陆景和安迪摩根谈过之后。就与助理们一起来哈佛大学看望在这里攻读的董晚瑶墨知秋云玉致。晚瑶的毕业典礼在5月29日举行。

“这么简单的策略,亚太财团是怎么上当的啊?我都不敢相信呢。”墨知秋穿着黑色蕾丝印花连衣裙,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不屑的说道。

看着酷似聂问白的墨知秋,仿佛她的年轻版。陆景嘴角微微翘起,说:“知秋,越简单的策略,越有人上当。”

董晚瑶妩媚的轻笑,嘴角的美人痣平添她几分风采,“哥,你就别糊弄人了。和华私下里没做大量的工作,怎么可能瞒得过亚太财团啊。”

这话说的几人都笑起来。刚才还同意陆景观点的墨知秋禁不住对陆景翻个白眼。她才知道她给陆景“骗”了。

许久不见的云玉致神气完足,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穿着一袭白裙,清纯秀美,轻声问道:“陆哥,哪个,在石油期货上亏损的是,亚太财团完全可以将走破产程序。”

余乐解释道:“云小姐,不是这样的。你说的是日本国内的法律会认同破产程序。但是芝加哥交易所可不会认可是亚太财团的子公司,而亚太财团有能力偿还债务。除非亚太财团不准备日后在美国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否则,他们必须要承担在石油期货市场的失败。”

云玉致听的似懂非懂。

陆景补充了一句,“债务跑不掉的。在期货市场中的对手方,会起诉亚太财团。”

董晚瑶道:“哥,我的学分修够了,明天的毕业典礼你会参加吧?”进入哈佛三年,她终于要毕业了。

陆景就笑,“不然,我来哈佛大学干什么啊?,知秋,你要加油啊。争取三年就毕业。”晚瑶毕业后的去处,他已经安排好了。去欧洲的风景文化集团工作。

墨知秋一甩马尾辫,玉女的风情十足。说:“关我什么事啊,大叔?我才不要像晚瑶姐那样拼命,我又没有爱情的动力。嘻嘻。”

墨静雯就瞪眼。她看墨知秋很不顺眼。

陆景笑着摇头,看向窗外充满美国风情的街道。心情极为放松。参加完晚瑶的毕业典礼后,他得回国了。婉仪的预产期要到了。

而亚太财团,在目前的局面下想要翻身很难。当然,他还需要做点什么。唐悦,过段时间就会去东京。

东京,天骄基金总部大楼顶层。竹下修一一个人在专属的奢华休闲室中拿着球杆打着斯诺克。安静的球室中不时的有球撞击的“嘭嘭”声音传出。

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走进休闲室,默然的站在一旁看竹下修一俯身打球。做工精美的球台上,还剩下一个黑8。

竹下修一没有将这最后一个球清入球洞,将球杆放在一旁,低声问道:“都走了?”

亚太财团的高层会议开了一天,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吉永宏树竹下直人刚刚送高层们离开天骄基金的总部。

“是的。吉永宏树低声道,默默的拿出一支烟点上。对亚太财团而言,情况危机。他心情有些压抑。

竹下修一轻轻的叹了口气,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夜色中的东京。情绪有些低落。自他执掌亚太财团以来,恶劣的局面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这一次是最危险的一次。

竹下直人是竹下家族内的元老,竹下修一的四叔,穿着青色的西装,背有些弯,开解道:“修一,吉永君,要振作起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起诉三井住友银行已经递交起诉书。亚太财团出售股份的消息已经放出。派出暗杀深田胜平的人手已经出发在芝加哥交易所的交易账户已经接受。同时,plu电讯已经向东京法院起诉天骄基金。

总总事务,繁琐而复杂。像一张网一样缠绕着亚太财团,令人感到无力。

竹下修一点点头,略显疲倦的道:“麻烦四叔了。我现在集中精力先处理募集资金的事宜。”

“自家人,我会处理好的。”竹下直人答应下来。能拿到资金,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拿不到,亚太财团就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67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想着,就有些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