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8章 一个邀请

第1838章 一个邀请

“就这么简单的阴谋,竹下修一怎么会上当?”查尔斯-沃伦在伦敦城的一栋高楼大厦中,哭笑不得的问前来汇报消息的红鼻子爱德华。

爱德华对此也有些无奈,说:“查尔斯,和华与三井联手做局,竹下会长大意了。”

这个局最关键的地方是深田胜平这个小人物。亚太财团接手t半年,竟然没有发现那份合约的存在。不得不说,其公司制度上是存在某些缺陷。董事长,财务总监都存在严重的失职。

查尔斯-沃伦无奈的笑了笑。东京的巨震,他也在关注。如果亚太财团这个老牌的世界一流财团倒下,世界经济格局势必会洗牌。

查尔斯-沃伦脑海中浮起陆景的脸庞。这场变局中,他又应该处于什么立场呢?是与陆景为敌,支援亚太财团。还是,缓和与陆景的关系呢?

想到支援亚太财团,查尔斯-沃伦心里就有点发憷,500亿美元资金的缺口,他可拿不出来。即便拿得出来,风险太大,他也需要慎重考虑啊。

香港四季酒店龙景轩餐厅中,参加完和华议事会议的成员们一行17人依次而坐。喝着餐前茶,谈笑风生,逸兴飞扬。

亚太财团陷入巨大的财政危机中,距离败亡不远。和华所有人都心情舒畅,之前7个月的憋屈一扫而空。

香港四季酒店位于位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2005年9月开业,号称6星级酒店。全球唯一一家同时拥有两家米其林三星餐厅的酒店。

米其林三星餐厅的评价:值得特别安排一次旅行造访的餐厅。这是美食文化中的至高荣誉。香港四季酒店同时拥有的龙景轩和caprice。

和华众人今天选择的是粤菜餐厅龙景轩,品味着精美的美食,氛围轻松、愉快。

董坤城微笑着站起来,朗声道:“各位,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干杯!”竹下修一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但是他相信陆景能解决这个棘手的敌人。

“干杯。”虽说都是一方大员,但是此刻,还是禁不住情绪流露。兴奋难言。

这不仅仅是出了口气那么简单。“干掉”亚太财团后,亚太财团那些丰厚的资产很诱人,再加上此事的影响力,和华必然成为世界级财团。

人生登临如此高峰。难道不应该兴奋吗?

亚太财团巨额亏损的消息吸引了全球最顶尖富豪圈子的关注,一旦一家世界级财团陨落,世界的财经格局势必会新的变化。

旧的王者落幕,新的王者就会诞生。

而,其余下优质的资产都是美味的“蛋糕”。谁不眼热?

周三下午。雷纳德-洛克菲勒在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楼5301号办公室中接待前来拜访他的尼古拉斯-贾尔斯、谢尔维、哈利-伯纳德。

明亮、宽敞的办公室中,五人围着圆形的茶几落坐,咖啡的香气飘散在空中。

花期银行的董事贾尔斯微笑着道:“雷纳德,我接到三井财团池佐学的电话,邀请我前往东京参加他的家宴,你有否接到这个邀请?”

“接到了。”雷纳德-洛克菲勒笑了笑,看向谢尔维、哈利-伯纳德。

哈利-伯纳德、汇丰银行的董事谢尔维都点头,笑道:“当然,我们也接受到邀请了。”

伯纳德说明来意:“雷纳德,亚太财团巨亏500多亿美元。在和华与亚太财团的较量中,我们应该站在那一边呢?”

去东京之前,他们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想法。而此前与亚太财团的合作中,雷纳德-洛克菲勒无疑是领军人物。

雷纳德-洛克菲勒笑着看了年轻、俊逸的伯纳德一眼,淡淡的说:“哈利,其实与和华财团无关,正在较量的三井、住友两家财团与亚太财团。”

伯纳德就愣了下。他和陆景有些恩怨,其实来找雷纳德,就是希望由他牵头来救助亚太财团。花期银行、汇丰银行、洛克菲勒家族要出资500亿美元其实不是太难的事情。

谢尔维抚着光头道:“也是,说起来。和华只是在催要70亿美元而已。”

雷纳德淡淡的一笑,“哈利,不要太高看和华了。他们在日本没有任何影响力。至于,我们的立场。去了东京见机行事吧!”

谈起和华,语气轻蔑。雷纳德心中对和华的不满已经累积到相当程度。

雷纳德这番话说的伯纳德心里颇爽,笑说:“好的。”他确实不应该太看重和华。

贾尔斯笑了笑,谢尔维附和雷纳德的意见是有私心。汇丰银行不愿意救亚太财团。500亿美元的风险太大。当然,花期银行内部讨论的结论也是如此。

哈利-伯纳德的父亲克里斯-伯纳德在东部财团颇具影响力,他和谢尔维都不愿意当面得罪哈利-伯纳德。能够由雷纳德-洛克菲勒说服他也好。

和华在这次和亚太财团的较量中的贡献当然不止是如此。回头“分赃”的时候,和华会拿到很大一块蛋糕的。

和华能否在最终分享利益时拿到一大块蛋糕,陆景心中自有计较。他正心情悠闲的在哈佛大学所在地参观、品尝美食。这次他给亚太财团逼的有点狼狈,需要放松放松。

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于5月29日举行,陆景、墨静雯、小季、余乐几人都出席了董晚瑶的毕业典礼仪式。

草坪上,教学楼前,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纷纷将学士帽向抛向空中,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起,将青春的记忆定格在这一刻。

余乐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和陆景几人一起站在草坪边的马路上,沐浴着夏日清新的阳光,看着这一幕,禁不住感叹道:“顿时感觉我已经老了。”

墨静雯挽着秀发,好笑的道:“你少逛点夜店,这句话感叹才名副其实吧?”眼神中闪过羡慕、黯然的神色。一旁娇柔的季婉彤也是如此。

静雯和小季两人都是大学没有读完就来到陆景身边工作。一个是交州大学。一个是江州大学。毕业典礼,大概是没有的。

听到余乐的感叹,陆景笑一笑,收起手机。他在给远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董冰、在黄海的赵清芷、谢清歌、何梦明发哈佛这里的庆祝图片。她们都没法来参加董晚瑶的毕业典礼。

墨知秋、云玉致簇拥着穿着黑色学士服的董晚瑶从远处人群中跑过来。董晚瑶扬着手臂。舒展身姿,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哥,漂亮吗?”

“嗯。有女一人,宛若清扬。”陆景点头夸道。晚瑶在美国生活、学习三年。让她如同璞玉被雕琢,开始散发出璀璨的风华。

“哇…,受不了啦。还引用诗经的句子呢。”墨知秋吐糟。墨知秋虽说是毒舌,但活跃气氛也是一把好手。

哈佛大学的庆祝仪式一直到下午。下午三点许,陆景一行才回到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区中心某栋大楼的豪华公寓中。董晚瑶、墨知秋、云玉致都住在这里。

说说笑笑,陆景忽而接到池佐学的电话,“陆先生,我6月2日在东京举办家宴,商议共同对付亚太财团的事宜,希望你能抽空来参加。”

陆景有点龇牙。他是计划要回京城的,想了想,道:“好的。”

相比于陆景的轻松,竹下修一这几天的心情要糟糕的多。亚太财团在日本国内颇有人脉,不然,他们也不会和其他日系财团对抗多年不倒。

但连续三天竹下修一在东京的游说、募资并没有取得更好的效果。5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吓退了很多人,他们实在无法对亚太财团有信心。

六一儿童节是星期五。傍晚时分,竹下修一邀请吉永宏树到位于丰岛区目白的家中小酌。

别墅东南角的房间中,六名舞姬穿着和服跳着传统的日式舞蹈。榻榻米上,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树各具一方。对坐而饮。深田哲二在一旁作陪。

“唉…”竹下修一举杯和吉永宏树对饮了一杯清酒,千言万语,化作一声长叹。

吉永宏树道:“竹下君,我们要出售部分资产。只要把芝加哥交易所的头寸平掉,我们就还有希望翻盘。”

亚太财团涉足能源,金融,酒店,地产、基建、船运、it、电信、教育、风投、航空、石油、医药、矿产、保险、传媒等业务。

各类资产加起来约有2500亿美元。只是,出售这些资产会被压价。并且需要时间。

竹下修一点点头,说:“我准备飞一趟中东和欧洲,寻找潜在的买家。”

深田哲二欣赏着歌舞,忽而低下头,吃着冷碟小菜,眼中的光芒闪了一下。

这时,竹下修一放在案几上的手机响起来。竹下修一挥挥手,房间里的音乐消失,歌姬们躬身行李后,踩着小碎步轻盈的退出。竹下修一看看号码,接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安迪-摩根的笑声:“竹下会长,听说你要出售t的股份?”

“嗯,有这回事。”竹下修一眼睛眯起来,脑海中急速的思索着安迪-摩根的用意。

t发展前景光明,资产价值200亿美元。但因为背负着500亿美元的负债,无人敢接手。安迪-摩根是三天以来第一个有意愿购买的人。

竹下修一和安迪-摩根是朋友,想了想,径直说:“安迪,你打算以什么样的价格收购t公司的股份。”

安迪-摩根轻笑几声:“竹下会长,当然是以最优惠的价格。”

竹下修一眉头皱起,他明白了,安迪-摩根是来趁火打劫的。

安迪-摩根等了一会,淡淡的问道:“竹下会长,你觉得如何?”这一句话,将他强势的性格展露无遗。

当然,在美国人眼中,日本人确实不需要尊重。美军就驻扎在关岛、冲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