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39章 三鞠躬

第1839章 三鞠躬

陆景于东京时间6月1日晚上7点抵达东京国际机场。东京下着小雨,黝黑的夜色中,点点灯火在雨幕中闪烁。

陆景和等候在机场中的岑万、刘腾、江祺广、上官绍等人握握手,坐车一起回了东京丽都酒店。

奢华的总统套房中,陆景留几人略微谈了一会,了解当前的情况。

刘腾点着烟,轻松的笑道:“景少,情况对我们很有利。竹下修一在日本融资不到1亿美元。三井财团的池佐学和松阪真守一起放话,谁要敢给竹下修一贷款,就是三井财团的死敌。赌气的话,但很有震慑力。”

陆景笑着点头,说:“池佐学还是下了力气的。”真实的原因当然不是这样。这年头谁怕谁?国家都监管不了逃税,三井财团能知道谁借钱给竹下修一了?

不过,刘腾只是和华日本分公司的总经理,和华的中层干部,他也不会苛求。

上官绍狮鼻阔口,见陆景心情不错,说:“景少,听说傅总在石油期货上有行动?”他和好友兰骥在2004年新加坡石油大战时,在傅婕手下工作,和陆景算是熟识。

陆景就笑,“怎么,你打算做老鼠仓啊?让亚太财团多亏一点是好事嘛。”

众人都笑起来。打击亚↘长↘风↘文↘学,w∧∷∨t太财团这件事果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啊。和华在背后操纵了石油期货的走向。2004年救回新加坡第四石油公司后,和华在石油期货上便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而三井财团肯定密切配合。

然而,思维发散开。华尔街有没有参与呢?在曝出Tucom公司巨亏500亿之后,华尔街肯定参与了!

岑万几人心中暗自思量着。说笑一会,告辞离开。陆景到东京来。只是参加池佐学的聚会。他们负责的Tucom公司的官司依旧继续。

陆景送走下属,回到总统套的主卧中。墨静雯穿着白色丝质的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秀发披肩,明媚动人,“陆景,你们谈完了,情况怎么样?”

“竹下修一的处境不大好。670亿美元的窟窿让很多人对亚太财团没有信心。”陆景轻拥着明艳性感的静雯,温柔的吻着她柔软的红唇。

墨静雯享受着爱人的温柔,放松的道:“那亚太财团在劫难逃咯?真是让人感到轻松啊。陆景。浴缸里的水我给你调好了。”

“没那么夸张,还要看明天池佐学能不能说服大部分财团人士袖手旁观。”陆景微笑着说道,“静雯,要不要一起泡个澡?”

墨静雯娇羞的轻笑,俏脸微红,小声说:“算了呢。你今天要早点休息。”

陆景呵呵一笑,去奢华的浴缸中泡着澡。给莫心蓝、吴璇、丁灵打电话。她们在香港参加和华的议事会议。陆景叮嘱她们不要喝酒,对肚子里的小宝宝不好。

絮絮私语从电话里传传来,窗外的夜色流淌。陆景惬意的点了一支烟。仰头倚在浴缸中,吐着烟圈。

叶静雨在纽约忙着SIT的事情,董晚瑶还要处理离校的各种手续。两人都没有跟他一起来东京。

话说,这一圈转下来还真累。纽约、柏林、安曼、京城、江州、黄海、纽约、东京。幸好。现在和亚太财团较量,差不多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虽说收获不少,和华在全球经济秩序中的地位蹿升至一个新的高度。但他确实得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身体不累,脑子累。

陆景的思绪飘飞。这时,手机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已经来到东京三天的唐悦的电话。陆景接了电话,听唐悦说了一件事,笑道:“答应他。”

竹下修一启程前往中东迪拜的行程被耽搁下来。6月2日,池佐学在位于世田谷区的青园别墅中宴请他昔日的“盟友”,他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事实上,陆景、查尔斯沃伦、雷纳德洛克菲勒、贾尔斯、谢尔维、哈利伯纳德、安迪摩根、杰西卡富林明等人陆续抵达东京时,他就已经得到消息。

“池佐学,究竟要干什么?他能说服这些人不支援我?”银座的某间高档餐厅的包厢中,竹下修一呢喃自语。包厢没有人会回答他的问题。

两个美貌的年轻女孩跪坐在竹下修一左右。一个穿着牛仔裤,长腿修直,一个穿着黑西装制服,曲线窈窕。服侍他用餐。他最近压力有点大。需要放松。

竹下修一当然明白池佐学对他的仇恨,但是,在掌握亚太财团的大权过程中,有些人是必须要清洗的。他不会手软。

青园别墅位于东京知名的富人区世田谷区。这里居住着很多明星、政要。

傍晚时分,陆景的车队从柏油马路驶入绿树环绕的别墅区深处。两侧都是精美的别墅,最高不过三层。迥异于东京的高楼大厦风景。环境幽雅。

青园别墅是一栋占地广阔的白色三层别墅,穿着各色制服的保镖、佣人、服务员一一就位。宾客如云,又仅仅有序。

陆景和墨静雯在别墅门口下车。烟诗凝等人去停车。门口,一名穿着青色商务衫的青年九十度鞠躬,用日语道:“欢迎光临,陆桑。请跟我来。”

陆景点点头,挽着墨静雯的手臂,进入到别墅明亮的客厅中,客厅中赫然有七八位老熟人。陆景对池佐学的聚会并不怎么上心,没有打听宾客,没想到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查尔斯沃伦等人都来了。

寒暄着,众人都避开了经济话题,维持着表面上的和气。很快。就到了宴会开始时间。

宴会布置成一个类似于哈利波特里魔法学院的毕业宴会那样,长排的酒桌在餐厅中陈列开。左右相对。一共四排。每个人面前都几道菜。身后会有服务员给客人提供优质的用餐服务。

作为主人的池佐学在主位落座后,宴会开始。漂亮的舞姬和酒菜纷至沓来。气氛舒适。

“吓。你们真是腐败啊。”烟诗凝在陆景身边小声说道,“这哪里是吃饭,简直是吃钱。”

陆景就笑,“诗凝,要加上一句,吃文化。当然,我对这些不感兴趣。话不投机,相看两厌啊。”说这话时,对面的哈利伯纳德正在瞪他。

墨静雯和烟诗凝两人一左一右的吃吃轻笑。绝美的风情流溢。

挨着陆景隔壁就坐的是杰西卡富林明和安迪摩根。杰西卡好笑的看向陆景。陆景又在逗他身边的女孩子笑。真是个风流人物。

“啪!啪!”舞姬一曲毕,池佐学拍着手,舞姬们退下。池佐学起身,说道:“非常感谢诸君能参加我的酒宴。”说着,一鞠躬。

池佐学的身材瘦小,短发花白,今年68岁,沧桑的脸上带着沉痛的表情,用低沉、痛楚的声音说道:“诸君。14岁年前,我妹妹池佐结衣在亚太财团的内部清洗中惨死。我至今还记得那惨痛的一幕幕。”

池佐学语气转厉,“她的死和竹下修一脱不了干系。今天是时候向竹下修一这个刽子手讨回公道的时候。诸君,我在此恳请你们不要援助亚太财团。我的仇恨在我有生之年不会消息。请诸君体量我的心情。拜谢诸君!”

池佐学再次深深的鞠躬。

池佐家参加宴会的3名老者和4名中年人都从桌位上站起来,走到中间,分别向分作在两侧的来宾鞠躬。气氛肃穆。

池佐学一挥手。让池佐家的人退下,道:“我在此向诸位保证。我不要亚太财团资产的分毫,我只要一个东西。我要竹下修一的人头,祭奠我死去的妹妹。”

池佐学三度鞠躬。

人头,两个字,让在座的宾客不寒而栗。看情况,池佐学是痛恨竹下修一到了极点。很显然,这个时候救竹下修一,就得承受池佐学的滔天怒火。

池佐学是借着今天家宴的场合、时机向原本竹下修一的盟友表示他的决心。

安迪摩根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这种程度的威胁自然不在他眼中。倒是杰西卡富林明似乎被吓到。在餐桌上说人头,很能营造恐怖氛围。

其余各人反应不一。

酒宴结束后,池佐学邀请松阪真守、长井旬、住友理、岩崎照之、陆景、查尔斯沃伦、雷纳德洛克菲勒、贾尔斯、谢尔维、哈利伯纳德、安迪摩根到别墅的小客厅中商谈。

长井旬便是长井静香的叔叔长井宁次的父亲,长井家族的话事人;住友理是住友财团的一号人物;岩崎照之是三菱财团的幕后主导者。

这些都是在日本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即便是现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到他们都要礼让三分。

陆景带着墨静雯坐在充满日式风格客厅的左侧。烟诗凝留在了外面,每个人只带一个随从。陆景小声感叹道:“静雯,日本人真TM变态。”

吃饭的时候说人头,挺影响食欲的,又不是拍电影。然而,刚才池佐学说完后,居然酒宴还进行了四十分钟。靠了。

墨静雯掩嘴偷笑。和华和池佐学代表的三井财团是“盟友”,池佐学再怎么严厉,都难以影响到她现在轻松的情绪。当然,确实如陆景说的,吃饭的胃口都搞没了。

“亚太财团面临着极大的资金缺口,他们的资产约有2500亿美元,不知道诸位打算怎么分食?”池佐学开口说道。

他刚才只是表明他强硬的态度。真要现在在座的诸位不去帮竹下修一,得拿出利益。在座的都是商业精英,都明白联合起来压价的道理。

现在就是“分赃大会”大会的预演。同时,也是池佐学要求各方站队,表明态度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