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0章 失败?成功

第1840章 失败?成功

安迪-摩根对池佐学的做法很有些不满,淡淡的道:“池佐学生,我保持中立。我今晚还有点事情,就这样。”说着,带着助理罗伯特离开。

至于,池佐学说他不取亚太财团任何资产,是骗鬼的。池佐家只是三井财团十三支中的一支,池佐家不取,自然会有三井财团中其他家族去取。日后他们私下的交易,谁能知道?

沉着脸的池佐学坐在椅子上愣神。

松阪真守、长井旬都是责怪的看了池佐学一眼。池佐学绝对是被仇恨和眼前优异的形势冲昏了头脑。今天酒宴类似于胁迫,对性格强势的安迪-摩根来说,简直是羞辱。谈不拢,也是可以预料。幸好,安迪-摩根表明了态度。

雷纳德-洛克菲勒讥讽的笑道:“池佐先生,你的策略似乎不大成功啊。我态度也是中立。再见。”

雷纳德-洛克菲勒与贾尔斯、谢尔维、哈利-伯纳德一同带着随从离开。搞不清状况!美国人何时需要对日本人客气?

几分钟的时间,人就少了一半,就剩下陆景和查尔斯-沃伦。形势急转直下。

查尔斯-沃伦长得很像憨豆先生,瘦瘦高高的绅士模样,坐在客厅右侧花瓶边的藤椅中,双手扶着藤椅的椅柄,笑着道:“池佐先生,我的态度也是中立。哦,我留下来,听听接下来的商谈,你们不介意吧?”

池佐学道:“谢谢。沃伦君,我不介意。”

陆景微笑着插话:“很抱歉,我介意。查尔斯,既然你已经表态中立,我们预备怎么分蛋糕的事情,你还是别听了。”

查尔斯-沃伦长的人模狗样,也是个背地里捅刀的货色。陆景前脚才和他达成一些合作的协议,他立即就让渣打银行参与到竹下修一的联盟中。岂有此理!

查尔斯-沃伦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敛去,立即变得尴尬无比。

红鼻子的爱德华在查尔斯身后一脸的尴尬。他知道这是陆景对之前查尔斯敌意的“回敬”。

松阪真守、长井旬、住友理、岩崎照之都是沉默的喝着茶。在沃伦财团与和华财团之间怎么选,傻子都知道。英国人早已经没落。在亚洲的影响力日渐衰落。

客厅里沉默了一会。查尔斯-沃伦脸色变青,气恼的起身离开。日本人已经用实际行动,在他和陆景之间做出选择。他留下来是自取其辱。

小客厅中安静下来。

“陆先生?”长井旬用中文提醒了陆景一句,闲杂人等都走光了。有话可以说了。

陆景笑一笑,不客气的道:“池佐先生有点急了,现在根本就没有到分蛋糕的时候。当然,我很赞赏池佐学生不妥协的态度。”

虽说,池佐学好心办了坏事。但是竹下修一这几位曾经的盟友都表态中立是一件好事。

池佐学无奈的苦笑,起身鞠躬,诚恳的道歉:“陆先生,是我急了。”三井财团是世界一流财团。和华财团实力强大,距离世界级财团的水准线仅仅只是差影响力而已。而陆景是和华财团的话事人,池佐学只是三井十三支中的一家,在面对陆景时,份量还是轻了些。

陆景摆摆手,说:“我认为现在的策略很简单,就猛攻猛打。尽快的给亚太财团最核心的业务、企业造成最大的损失。

三井、住友、三菱最终能从亚太财团这里收获多少利益,并不在于收购了亚太财团多少资产、企业,而在于在日本这个市场上,你们少了一个强力的对手。”

岩崎照之淡淡的笑了笑。陆景说的这一点,他们几十年的老江湖,怎么可能看不到。但是,如果要花费巨大的代价,才能收获微薄的利益,那又何必去找亚太财团的麻烦呢?随便做点其他的投资不行吗?

说白了,没有人愿意充当先锋。打“攻坚战”。倒不是说亚太财团能有多大的抵挡力度。而是,担心给隐藏在身后的人摘了桃子。把竹下修一逼急了,他难道不会把旗下的优质资产打折卖给刚才说保持中立的那些人吗?

住友理喝着茶,悠悠的转移话题。“陆先生,你的要求是什么?”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谁愿意给一个毛头小子指点、训斥?即便是正确的。

“我要tu公司的控制权。”陆景干净利落的说道。与和华内部的猜测相反,陆景无意多拿亚太财团的资产。亚太财团的资产虽多,却是有定额,总计约2500亿美元。和华多拿。自然要多出力。而和华在日本的影响力约等于0。拖延下去,只会徒增变数。

陆景现在的第一目标就是尽快干掉竹下修一。否则,夜长梦多!竹下修一本人就是反面教材:他没有快速的“钉死”汤开复,这才给了和华布局反击的时间。

松阪真守和长井旬对视了一眼。陆景是个明白人。只要控制权,而不是要股权。

很多时候一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隐藏在幕后,只要少数人知道,而股东却是登记在案的。

这符合日本国内的实情。日本政府不可能允许外资掌握一家移动运营商。所以,只要不是控股权,tu是不是和华控制,这里面的弹性空间很大。

住友理、岩崎照之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陆景,这个要求提的太轻了。同时,两人明白了陆景的意思,和华财团在接下来的较量中不会出力。

日系财团这些人此刻的表现让陆景明白为什么对亚太财团的围剿还没有实质性的行动。

试问,亚太财团资金链几乎处在断裂的状态下,日系财团又占据着舆论上的主动,如果收购亚太财团的关联企业会很困难吗?发动经济战,在股市上收购亚太财团核心企业的股票会很困难吗?

实际上很简单。从5月24日,到今天6月2日,10天的时间过去,三井及其盟友居然对亚太财团温柔至极,似乎都怕打扰到亚太财团一般。

陆景懒得再和住友理、岩崎照之、松阪真守、长井旬废话、斗心眼,站起来,目视池佐学,平静的说:“池佐先生,我希望单独和你谈一谈。”

实际上,陆景和日系财团的关系一直都不好,根本没有互信的基础。他和池佐学互信的基础是池佐学对竹下修一深刻的仇恨。

池佐学和朋友们说了一声,带领陆景来到别墅二楼的书房中,这是他平时独自思考的地方。书房不大,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布置的很雅致。

“陆先生,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坐下来后,池佐学用汉语向陆景致歉。当然,这只是日本人习惯性的礼节。真正有多少歉意,不要当真。

陆景从棕色的手包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掂出一颗中华,点上,美滋滋的吸了一口。手包是静雯帮他拿着,刚刚进来时,静雯将手包给他。

“池佐先生,虽说和我预料的有差距,但要说失望还谈不上。另外,你今天这个酒宴很成功。”

池佐学有些不解的看着陆景,“陆先生…”他以为陆景在讽刺他。今天这个宴会是实实在在的失败。根本就没有和安迪-摩根等重量级人物达成协议啊!

陆景笑一笑,说:“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安迪他们的态度。”竹下修一“盟友”的态度,陆景去纽约和安迪-摩根见面后基本就搞清楚了。今天只是让他看的更清楚一些。而且,池佐学的态度会震慑住一批试图投机的人。

池佐学无奈的笑一笑,陆景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指责他来着,“陆先生,这于事无补。他们都是站在利益的一方。中立是暂时的。”

“所以,我们迅速的给亚太财团重创。”陆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从手包中拿出一纸打印的文件给池佐学,“这是天骄基金旗下的优质公司nujta(日本越洋航空)的股权分布以及财务数据。”

“纳尼?”池佐学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nujta详细数据,一句日语脱口而出。

十几分钟后,池佐学看向陆景的目光有所变化,诚恳的鞠躬道:“陆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请看我接下来的表现吧!”

有这样详实的内部数据,要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那里还怕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亚太财团反应过来,企业的控制权已经易手。池佐学的心情从陷入僵局的担忧变成距离成功一步之遥的狂喜。

陆景点点头,“我等会就去机场。资料,接下来会有人邮寄给你,你给一个可靠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吧。必须要的时候,需要你给线人提供保护。”

越是古老的方式,越是难以追查。

“我明白。”池佐学毫不犹豫的答应。很显然,和华收买了亚太财团的某个高层。

再联想到陆景在德国砸了200亿美元,为和华砸出一线生机。池佐学判断陆景是个很“恐怖”的人。

因为,大家都是生意人,需要计算成本、得失、投资回报率,但是,陆景似乎不考虑这样,他要的是达成目的。他玩的不是资本,而是政治。

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目标明确,意志坚定,追求长期回报。这样的人很厉害。可以与之为友,不能与之为敌。

陆景要连夜飞回黄海。在黄海停留一天后,他将返回京城。婉仪的预产期在即。东京这里的事情,他交给池佐学。

还有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