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2章 日薄西山

第1842章 日薄西山

雷纳德看了竹下修一一眼,“很抱歉,竹下会长。¥,我,爱莫能助。”募集资金对他来说,不容易,但并非办不到。洛克菲勒在美国的人脉很强。

他忧虑的是得罪日系财团:三井、住友、三菱。池佐学那天强硬的表态让他心中有所顾虑。第二,他担心得罪他的盟友:花期银行、汇丰银行、aig。

竹下修一并不死心,相比较而言,游说雷纳德,比游说安迪摩根要容易的多,“雷纳德,亚太财团目前的资产约有2500亿美元,我计划出售一部分非核心资产,先将芝加哥交易所的石油期货头寸平仓。这里约亏损700亿美元。

接下来,我会调集资金和人手,与日系财团争夺亚太财团核心企业的控制权。很多企业都有毒丸计划。我的胜算很大。我现在只是需要注入流动性和信心。我愿意将亚太财团45的股份出售给你。

另外,雷纳德,这是扩张你影响力的一大良机,试想,如果你逆势拯救了亚太财团,你在全球富豪圈中,在全球的财团圈子中的地位、影响力,会达到何种程度”

雷纳德颇有些意动,影响力增加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说:“竹下会长,我考虑一下。”

然而,令竹下修一想不到的是,一周之后,他等来的不是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救援,而是,域外财团大幅参与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

“唉”竹下修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雷纳德洛克菲勒这个人在性格上有缺陷,最终无法成为领袖人物。

深田哲二从办公室门外进来,轻声道:“会长。晚饭我已经安排人送到餐厅”

“深田君,辛苦了。你也没吃饭吧叫上吉永君和四叔一起吧。”竹下修一忧愁的叹口气,吩咐着自己的助理。从办公室前往餐厅。

亚太财团的总部大楼最顶层是他的办公场地,拥有办公室、休息室、餐厅、休闲室等等设施。还有一个室内高尔夫练习道。

晚餐是江户派握寿司、生鱼片、章鱼烧、丸子三兄弟、抹茶卷心酥。各有几样,再配着清酒、红酒。

虽说类似于快餐,但以竹下修一的身份,依旧是精美无比,味道极佳。都是东京中百年老店的味道。

从这些小细节中,可以看深田哲二这个猥琐男的水平。以及他为什么会受到竹下修一的器重。

长方形的餐桌边,竹下修一、吉永宏树、竹下直人一边小酌,一边吃着晚饭交谈。气氛有些沉重。亚太财团现在面临着很艰难的局面。

日系财团、摩根、洛克菲勒、沃伦、汇丰、花期、aig一起扑上来。世界上没有那个财团能挡得住

而令人意外的是,之前和亚太财团苦大仇深的和华财团,竟然只是起诉亚太财团,要求偿付70亿美元的股权转让金。他们要加入的话,局面还要严峻几分。

竹下修一给吉永宏树、竹下直人两人倒着酒,低声道:“来,我们干一杯。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

“唉”喝着清酒,吉永宏树第一次觉得清酒竟然是如此的寡淡无味,一口干了,放下酒杯。道:“竹下君,我们的情况很危险,要不要再去和雷纳德洛克菲勒谈谈”

这段时间。亚太财团遭遇了众多大鳄的“攻击”,竹下修一施展手段,合众连横,出售了一些资产、股份,获取大量的资金。同时,竹下修一还前往中东、欧洲、美国寻找买家,拿到了不少资金,顺利的将芝加哥交易所的头寸平仓。总计亏损682亿美元。

然而,再加上法院中还没有宣判。但是必须需要偿还给p露电讯的70亿美元。再加上一部分僵尸股的企业资产,亚太财团失血达到1800亿美元。

再扣除亚太财团在全球各地约240亿美元的不动产。亚太财团目前的资产只剩下约500亿美元。亚太财团现在的状况用一个词来形容:日薄西山

竹下修一摇摇头,咀嚼着生鱼片。眯着眼睛道:“没有用。雷纳德洛克菲勒要肯救援我们,他早动手了。这个人难以成为领导者。”

竹下直人苦笑着接话,“而像安迪摩根那样的明白人,我们都不用去游说。”

深田哲二附和道:“陆景通过私t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利益以及低价转让安卓公司的股份,成功的让安迪摩根保持中立。我们确实很难说动安迪摩根。”

吉永宏树心情烦躁的叹口气:“现在超世界级的财团,美国东部财团那些人属狼的,除非我们肯将整个亚太财团奉上。他们才有可能帮忙。”

“先人的基业,怎么能白送给美国人。”竹下修一惆怅而坚决的说道,“吉永君,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吉永宏树喝着红酒,看向竹下修一。竹下修一道:“我想要向和华财团求和、认输,请你去一趟京城找陆景,转达我的意思。”

“”吉永宏树、竹下直人、深田哲二三人都震惊的看着竹下修一,怎么可以向和华财团认输

向陆景认输,无异于唾面自干很伤自尊心和颜面。

“现在要找一个人能出手救我们的话,只有和华财团可以。第一,和华财团的决策者陆景有足够的魄力。第二,和华财团作为新兴财团,对我们的优质资产、企业有渴求。”竹下修一解释道。语气冷静,但心中极为难受。

对于自视甚高、骄傲的竹下修一来说,向一个青年,曾经的敌人认输是奇耻大辱。一生的名声、荣耀付诸流水。

这个道理,吉永宏树等人都懂,但是心里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而竹下修一能成为他们的领导者,大约高明之处便在这里。吉永宏树道:“竹下君,如果陆景不接受呢”

竹下修一低头沉默,几秒后,道:“那我们只能用500亿美元的资金和那些大鳄们做最后的周旋。我们现在多卖掉几家企业,争取将僵尸股都抛售,筹措资金。然后重点保住几个有前途的行业。”

“我会尽力的。”吉永宏树沉声说道。沉吟了一会,又道:“竹下君,我有一件事需要提醒你,我们可能存在着内奸。池佐学对我们的情况太了解了。”

竹下修一点点头,道:“内奸的事情,我早已经察觉,也安排人秘密的去查了,已经有点眉目。现在这个情况,财团上下已经人心惶惶,要是公开查的话,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聊着,晚饭吃完,竹下修一回到他的办公室中,看着窗外的夜景,在落地窗前伫立着,如同雕塑。

吉永宏树当年夜晚就飞往京城,求见陆景。这几乎是亚太财团最后的希望。然而,吉永宏树并没能成功。他根本没有见到陆景。因为,陆景此时不在京城,而是在香港。

丁灵的预产期在6月24日。陆景在日启程前往香港。和华在香港的高层都前往柏斯国际大学医院看望丁灵。6月25日12:09分,丁灵给陆景生下一个7.3斤的儿子。守在产房外丁向阳和丁妈妈高兴的手舞足蹈。见人就发红包。

柏斯国际大学医院是和华资助的私人医院,被和华收购之后改名,迅速的成为香港最顶尖的私人医院中的一员。

晚上时分,陆景从医院出来,回到香港山顶的1020号别墅,第二天早晨,墨静雯从1008号别墅过来看他时,说道:“陆景,吉永宏树想要见你。”

陆景脑子里还沉浸在喜悦中,再加上这几天比较累,半天没反应过来,揉着眉心,好一会,才道:“过两天吧”

陆景和吉永宏树的见面安排在了6月28日,香港丽都酒店14楼的咖啡厅中。墨静雯已经安排包场。

下午3点许,陆景和墨静雯走进典雅的咖啡厅时,吉永宏树带着助理已经等候多时。吉永宏树的前心腹横山雅史死于和华的报复性枪杀。

吉永宏树今年56岁,穿着商务休闲装,留着胡茬,老帅哥一枚。已经被王灿打成太监的吉永右典完全遗传了他的基因。“陆先生,很抱歉打扰你了。”

吉永宏树起身,向陆景鞠躬行礼。态度放得很低。

陆景嘴角带着笑,他主要还是因为丁灵和众多红颜们汇聚在香港,心情极佳。当然,曾经的敌人在自己面前鞠躬行礼、恭恭敬敬也是一件蛮爽的事情。

陆景和吉永宏树握了握手,在铺着洁白餐布的咖啡桌边坐下。墨静雯去吧台点了两杯咖啡,端过来时,陆景正在和吉永宏树闲扯香港的天气。

抿着加糖的咖啡,陆景问道:“吉永会长,有话直说吧,我一会还要去看我的儿子。”

吉永宏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艰难的说道:“陆先生,亚太财团愿意向和华财团认输。”

陆景淡淡的一笑,说:“我的义务呢”

吉永宏树道:“我们希望陆先生能出资拯救亚太财团,为此,我们愿意付出49的股份作为回报。”说完,期待的看着陆景,心中微微有些紧张,等待陆景的裁决。

陆景身边的墨静雯听到吉永宏树的条件时,顿时美眸瞪圆,随即意识到失态了。连忙看向陆景。她心中倾向于同意。

拿到亚太财团49的股份,以现在亚太财团的虚弱程度,再加把力,差不多可以把亚太财团给吞下。那和华的实力会强大到何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