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3章 不满

第1843章 不满

“哈哈…”陆景忍不住大笑。声音在空寂的咖啡厅中回响。“抱歉,抱歉,我只是有点忍不住了。”陆景连声说道。亚太财团大概没搞清楚情况:真正要灭亡亚太财团真是和华财团,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去救亚太财团?

听到吉永宏树的求援,陆景顿时感觉很有些喜感:他这个幕后者是不是隐藏得太深了些?

当然,大笑和他最近心情很好也有些关系。

吉永宏树一脸严肃,看着陆景,认真的说道:“陆先生,我向你认输、求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陆景点点头,收敛了笑容,这点风度,他还是有的,说:“我认同你的观点,吉永会长。我非常感谢你们亚太财团对我的认可,但是我无意和全球大多数的财团做对。所以,很抱歉。”

吉永宏树脸色渐渐的变得黯然,用力的抿了抿嘴,从座位上站起来,微微鞠躬,“我明白了。陆先生,很抱歉今天打扰你了。”说着,带着助理离开,背影看起来有些凄凉。

看着吉永宏树的背影,坐在陆景身边的墨静雯不解的娇声问道,“陆景,我们为什么不趁机拿下亚太财团啊?”她才不信陆景随口扯的理由:得罪全球大多数财团,没那么夸张!

陆景端着洁+↗长+↗风+↗文+↗学,w≯▼¤et白的骨瓷咖啡杯,笑着摇头,“静雯,亚太财团不是那么好吞并的!竹下修一能力出众,躲过这一劫,在他的领导下。亚太财团有很大的概率在未来恢复元气。”

陆景对竹下修一的评价很高,对付竹下修一这种人。要么不动手,做朋友;要么。就一定要钉死,不能给他一丝翻盘的可能、机会。

“竹下修一经历了这次的陷阱,他会更加的警觉,我再也不可能找到这么的好机会对付他。静雯,我没有兴趣给自己树一个一生之敌。”陆景很明白救回竹下修一的后果。

“哦…”墨静雯若有所思的点头。她看到的是亚太财团的资产,而陆景看到的是亚太财团的威胁。

陆景笑一笑,亲吻着明媚娴雅的助理的红唇,“走吧,静雯。我们去看小灵。亚太财团要成为历史的尘埃,还要一段时间。我们这段时间好好休息。”

墨静雯轻笑着娇嗔,灿若明珠。给人看到了啊。挽着陆景的手臂,一起走向咖啡厅外。

吉永宏树被陆景拒绝后,当天就返回日本东京,向竹下修一汇报结果,“竹下君,对不起,我有负重托。”

傍晚时分。天骄基金的总部大楼办公室中,夕阳射落进来,浸染着地板、茶几、沙发。

竹下修一长长的叹了口气,拍拍吉永宏树的肩膀。声音低沉的道:“没事!吉永君,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和华财团始终都想置我们于死地啊!”

关于内奸的事情,看来很有必要要调整一下方向。重点要关注与和华来往的人。

听着竹下修一的安慰。吉永宏树心里好受些,说:“竹下君。那么,我们只能背水一战!”

“嗯。背水一战!”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树用力的握手,就像比赛前运动员相互打气一样。

陆景拒绝援助亚太财团的消息,在吉永宏树返回东京后迅速的传开。这对亚太财团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就像是落水的人连最后一个救命稻草都没有抓住。

不少人嘲笑亚太财团异想天开。10个月前,亚太财团是怎么对付和华的?这个时候反倒要求人家帮忙,够没脸没皮的。话说,和华财团没有主动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迷惑了不少人。

正在收购亚太财团资产的日系财团和美国财团等则是意识到夜长梦多,继续维持高强度的收购。

纽约,位于曼哈顿下城的丽都酒店高层54楼餐厅,环境优雅。灰白相间的装饰点缀着欧式风格。数十张精美的桌台依次铺陈开。细腻悠扬的音乐飘扬。

哈利伯纳德和杰西卡富林明、伊丽莎白在玻璃廊柱边的餐桌用餐、闲聊。美食满桌。

话题围绕着纽约富豪圈中最近很火的话题:亚太财团的前途。哈利伯纳德的结论是:“亚太财团确实灭亡不了。”

伊丽莎白长发盘起,穿着清凉的绿色蕾丝长裙,身姿纤细窈窕,气质清纯、很有学院风韵,喝着海鲜鱼汤,好奇的道:“为什么?”

哈利伯纳德英俊的脸上浮起笑容,摇着红酒杯,卖弄的说道:“伊丽莎白,不管怎么样亚太财团都有约2500亿美元的资产。即便资产价格压低,给人趁火打劫,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竹下修一完全可以将手中的股票、资产、不动产变现。有资金,什么事做不成呢?

我预估竹下修一现在手中可动用的资金约有200亿美元左右。在最后关头,他肯定会保住亚太财团的核心资产,比如天骄基金的总部大楼、教育产业等等。他手里的资金完全可以保证他做到这一点。所以,可以得出结论,亚太财团灭亡不了。”

伊丽莎白沉吟着点头,询问着其中的细节。她今年19岁,正在英国伦敦的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就读。对经济理论、经典案例都很有兴趣。

杰西卡穿着色彩缤纷的长裙,乳挺肤白,美艳性感。吃着海鲜,笑吟吟的看着伊丽莎白和哈利伯纳德聊天。说起来,哈利和伊丽莎白两人挺般配的。只不过,哈利受不了荷兰皇宫的礼仪约束,没有娶伊丽莎白的想法。

这些天,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等朋友都在忙着“鲸吞”亚太财团的资产。他们都在纽约指挥。她最近空闲着,没那么多聚会需要参加。

闲聊着,哈利伯纳德提出他的最终观点:“亚太财团虽说不会灭亡,但是,他们肯定将会失去世界一流财团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则是和华。”

亚太财团保肯定是保的住,但最终会跌到亚洲三流财团的位置。在他看来,亚太财团与和华财团的较量其实在美国的财团加入后,就已经注定结果。

“真是让我不喜欢啊!”伊丽莎白笑着道,毫不掩饰她对和华的恶感。

杰西卡抿着红酒,笑着摇头。陆景也是她的朋友。

哈利伯纳德眼中精光一闪,握着酒杯,道:“我曾经建议雷纳德拯救亚太财团,但是他没有同意。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哼,我宁愿保留一个日本人的财团,也不愿看着一个中国人的财团崛起。”

他的不满,更关键的原因是他没有在这场饕餮大餐中分享到足够的利益。美国人动手太晚了,亚太财团大部分核心资产都给日系财团给抢到手。

要是,当时选择拯救亚太财团,东部财团,洛克菲勒家族所获得的利益要大得多。

伊丽莎白咯咯轻笑。清澈的大眼睛中暗藏疑惑。哈利伯纳德这个爱吹牛皮的家伙竟然在表达对洛克菲勒家族当代最出色的人物的不满。

雷纳德洛克菲勒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60街有一套豪华的复式公寓,价值7000万美元。他在纽约的时候,一般住在这里。

7月2日晚,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高尔德财团的继承人斯图亚特高尔德来访。

雷纳德招呼两人在露台上欣赏着纽约的夜景。月华如水,落在空旷、舒适的楼台上,微风徐来。曼哈顿、中央公园、哈德孙河和东河的景色尽收眼底。侍女送来点心和咖啡、酒水。

喝着威士忌,艾德蒙阿伯特一张马脸上写满担忧:“雷纳德,最近华尔街中似乎有些不利于你的声音。”

雷纳德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我听说了,无非是在这次并购亚太财团的行动没赚到钱。哼,他们下手晚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艾德蒙阿伯特苦笑一声,不好再说。眼睛看了好友斯图亚特高尔德一眼。

依旧胖胖的高尔德缓缓的开口道:“雷纳德,我前段时间在东京。东京中流传着一个说法:6月中旬,竹下会长曾经和你会面,请求你拯救亚太财团,并许下了45%股份的回报。所以,华尔街很多人对目前的局面不满。”

目前的局面是亚太财团的资产几乎快要被瓜分一空。但,以花期银行、哈利伯纳德为首的华尔街资本,没有捞到足够的好处。大头都给日系财团拿到。

雷纳德不爽的挑挑眉头:“是有这回事。但是当时那种情况,我拯救亚太财团的风险有多大?你问问安迪摩根、查尔斯沃伦,看看他们敢不敢救?”

说完,雷纳德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顿在木桌上,金色的朗姆酒酒液摇晃。他心中出离的愤怒,华尔街那帮混蛋。有肉吃就是兄弟;喝口汤,就说是他能力不行。岂有此理!

“当初,池佐学第一个吃螃蟹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动手,反而选择观望?”聊了几句,雷纳德冷哼的说道,“这次只喝到汤,管我何事?谁让他们在竹下会长出售资产价格时,拼命的压价?”

斯图亚特高尔德胖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原来,华尔街对雷纳德不满的原因还有一个。并不仅仅是发起收购的时机原因,还有他吃了“独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