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4章 背叛

第1844章 背叛

艾德蒙阿伯特无奈的摇摇头,劝道:“雷纳德,华尔街的声音对你很不利。我建议你还是要分一部分利益出去,平息这些声音。”

有的说雷纳德难堪大任、魄力不足;有的说雷纳德缺乏领导力。不管出发点是什么,都间接的削弱了雷纳德的影响力。

洛克菲勒家族和美国东部财团的关系很复杂。雷纳德与东部财团核心企业花期银行的一些人关系并不大好。却又和美国东部财团的核心决策机构纽约会保持着一定的来往。

雷纳德沉着脸没说话,他并不想转让到手的利益。谣言这种事,对他没什么杀伤力。

艾德蒙阿伯特叹口气,岔开了话题。三人闲聊着最近好莱坞的女星凯特温特莱特、凯特布兰切特的一些隐事、妙处。气氛慢慢的好转起来。

这时,雷纳德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雷纳德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他的助理露丝急切的声音:“雷纳德,东京时间今天早晨6点,竹下修一的心腹深田哲二叛逃。据说他被和华策反了。”

“什么?”雷纳德目瞪口呆,和华竟然可以“策反”竹下修一的助理?随即,大脑急速的飞转起来,思考这件事对他的利弊。

一旁的艾德蒙阿伯特和斯图亚特高尔德都是一脸的震↖,..惊。这…!东京那边只怕是石破天惊。

几分钟后,雷纳德忽而醒悟过来,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因为,他曾经对来见他的哈利伯纳德说:这次较量是的三井、住友两家财团与亚太财团的事情,与和华无关。当时,哈利伯纳德是提议救亚太财团。

而。和华现在都策反了深田哲二,怎么可能无关?恰恰相反,这场较量中,和华至始至终都是主角。这无疑于是坐实了华尔街一些人对他无能的指责。

tm的!雷纳德很很的拍了一下桌子。

东京的清晨,晨曦才亮。马路、街道上已经随处可见行人。东京的人口密度相当大。

一辆黑色的丰田皇冠在道路直穿着红灯,飞快飚行。“快。快,快!他们有枪。”车后排中的一名中年男子不断的催促。忽而,汽车一个漂移,刺耳的声音响起。

“啊…,要死了,要死了。”车内,中年男子不停的念叨。

“玛德!”副驾驶座上的唐悦恨恨的骂道,后面追兵很急,回头道:“深田哲二。你喊个毛啊!要死也有劳资陪着你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靠!”

深田哲二给唐悦骂的不敢出声。他现在心情极度的惶恐。今天凌晨加完班后,竹下会长还叫他在办公室里小酌一杯,勉励几句。然而,当他回到居住的公寓楼下时,亚太财团的杀手已经就位。要不是他细心,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唐少,我们去哪儿?”开车的是唐悦的保镖。

“去世田谷区的青园别墅。”唐悦从兜里拿出手机。继续给池佐智久打电话催他派人来接。他接到深田哲二之后就给池佐智久打了电话。

黑色的丰田车一路飙行。十几分钟后,宽敞的马路上出现两辆三菱的面包车。追随而来。

“轰。”面包车不断的撞击丰田。火花四溢。情况危急万分。深田哲二吓的哇哇大叫。唐悦骂道:“靠,今天搞得不好要交代了。”

这时,一辆军绿色的沙漠王子从十字路口横冲过来,将两辆三菱面包车拦住。唐悦的手机也适时的响起,“唐少,这边走。”

前面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轻盈的闪出来。在马路上稀松的车流中异常显眼,辨识度很高。

唐悦松了口气,吩咐道:“跟上。”

清晨7点许,唐悦、深田哲二安然的抵达池佐家总部所在的青园别墅。马路上幽静,带着浓郁的别墅区气息。池佐学、池佐智久等池佐家的核心人物总计五人已经等候在别墅中一间私密的客厅中。

池佐学满脸笑容的和唐悦寒暄着。他的汉语相当不错。他都没有相当陆景策反的竟然是深田哲二,这可是竹下修一的助理。亚太财团没有深田哲二不知道的事情。

池佐学此时心情大好。和唐悦聊了一会,看向一旁精神不佳、穿着黑色西装的深田哲二,伸出手,“深田君,我们见过面的。”

深田哲二苦涩的笑了笑,和池佐学握了握手,“池佐会长,你好。”他随着竹下会长一起见过池佐学。只是,那时是敌对状态。

池佐学点点头,做个手势,说:“深田君,你先好好休息,回头我们再详谈。”

一名池佐家的核心人物亲自领着深田哲二去安排好的住处。池佐家有求于深田哲二,此时对他极为优待。

看着深田哲二离开的身影,池佐学兴奋难言,转头对唐悦道:“唐先生,你暂且安心的在这里住几天,有什么需求,可以向智久提。”

“行。”唐悦无所谓的跟着池佐智久离开,带着深田哲二来池佐家族的总部,他知道深田哲二就会脱离和华财团的控制,但是在东京,和华的实力是无法庇护深田哲二。必须要与池佐家族合作。等几天风头过了,他再离开。

“哈哈!”等唐悦等人离开后,池佐学仰天大笑,激动的难以自抑。他妹妹的仇有希望报了。

池佐家的三名核心人物都是笑起来,兴奋的讨论该怎么样给竹下修一最后一击,完美收官。

7月2日,深田哲二叛逃亚太财团的消息,很快传遍全球所有的顶级富豪圈中,令人震惊不已。

东京,这场日系财团和亚太财团较量的大戏,背后潜藏的因素逐步的浮出水面。

在探究深田哲二叛逃的原因时,很多人才恍然大悟:和华财团至始至终都是这场较量中真正的主角。

东京。某栋日式别墅中,松阪真守和长井旬在一间风格华贵的静室中密谈。

深田哲二叛逃亚太财团对当前的局势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作为三井财团内交好的松阪家和长井家自然需要协商、交流。

跪坐在榻榻米上,松阪真守叹着气,“池佐学这家伙狡猾啊!6月2日那天他肯定和陆先生达成协议了,竟然糊弄我们。”

吃独食的池佐家很可恨。特别是他还和池佐学达成过合作的协议。但是,池佐学在6月初率先向亚太财团发起收购行动。他们日系财团跟在后面还是沾了光的。因而,他现在只是叹气的说,要是早知道和华财团有这样的手段,他早与和华合作。

长井旬一身黑衣,点点头,缓缓的道:“我早就觉得池佐家屡屡一击得手极为不对劲。原来是深田哲二给他们提供了情报。松阪君,接下来的局势,你有什么看法?”

接下来的局势:亚太财团的会长竹下修一必死。池佐学手里握着深田哲二这个“大杀器”,以他对竹下修一的仇恨。不可能放过竹下修一。他死后,日系财团会将亚太财团剩余的资产瓜分的精光。

那么,对亚太财团剩余的力量,是怀柔招降还是强势收购,估计各家财团会各有计较。

松阪真守心中早有计较,轻松的道:“还是谈一谈吧,我们和竹下会长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他每每有出人意料之举。让池佐学这头狐狸先趟雷。”

“哟西。松阪君。我们的想法一致。”长井旬得意的说道。住友、三菱估计也是这样的想法。不出意外,竹下修一临死前肯定会拉人垫背。他们没必要一马当先。

竹下修一自深田哲二叛逃之后。就病倒在家中。7月2日晚,处理完亚太财团事务的副会长吉永宏树前来看竹下修一。

别墅中的侍女将吉永宏树带到了竹下修一养病的房间。晚上8点许,房间中光线幽暗。

吉永宏树走到竹下修一的病房前,半蹲在床头,看着他的老朋友,一贯形象儒雅的竹下修一此刻脸色苍白、精神颓唐。吉永宏树禁不住悲从心起。

“竹下君。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如果不是深田哲二的背叛,亚太财团的局势绝对不会崩溃。但,深田哲二为什么要背叛呢?吉永宏树百思不得其解。

竹下修一闭着眼睛,轻叹口气,说:“没有。”顿了顿。说:“吉永君,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深田为何要背叛。逻辑上,他和三井的仇恨非常深…”

接下来,竹下修一给吉永宏树讲了一个很忧伤的爱情故事。那一年,深田哲二20岁,就读于京都大学文学部。他在大学中爱上了一个很美丽的女孩。但因为相貌,家境,即便是成绩优异,他不敢对女孩表露心声。

有一天,他的好友,一位来自三井家族的少爷,看上了这个女孩,让深田哲二代写了一封情书给这个女孩。深田哲二暗恋两年,将他的收在信封里寄托着情感的情书投递出去。中文系的才子,所做的绯句,非同寻常。打动了那个女孩。

接下来,三井的富少和美丽的女孩在京都大学里出双入对。六个月后,富少玩腻了,粗暴的甩掉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投海殉情,自杀身亡。

七年后,受到竹下修一赏识的深田哲二在亚太财团的力量帮助完成复仇。富少被抛尸海中,“被兑现”情书中一生一世的诺言。这至今在京都市都是一桩无头案。

听完故事,吉永宏树头都快大了,种种疑虑在心中盘旋:深田这个王八蛋有病啊,竟然在有人命官司的把柄被竹下君掌握的情况下背叛,他就不怕被警方追查吗?

“所以,我也想不通,深田到底是为什么背叛?他的性格很懦弱的。”竹下修一坐在床头,点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绕着他的脸庞。

“吉永君,亚太财团的事务暂时拜托给你。放心,会有转机的。我回头会给陆景打个电话。”

吉永宏树沉默了一会,心情沉重的道:“竹下君,我会处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