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6章 胜败

第1846章 胜败

7月4日,东京传来消息,日本税务部门突击搜查天骄基金的总部大楼寻找亚太财团偷税的证据。随即,竹下修一被日本检方传讯,要求配合调查。

一时间,亚太财团人心惶惶。

而,日系财团磨刀霍霍。亚太财团最后的资产,美国财团、沃伦财团肯定是没法拿到手的,而日系财团占据地利,尽可入手。

就在这时,陆景却是意外的接到了竹下修一从东京打来的电话。夜晚时分,陆景此时正在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1号包厢中和王灿、唐悦、谢晋文等人一起吃饭。

唐悦今天上午从东京返回,东京那边的风声已过。听池佐家的消息,竹下修一已经命令属下不再追杀深田哲二。因而,今天这个酒宴一个接风,一个是压惊。唐悦那天接深田哲二出来很危险,差点没命。

这个时候接到竹下修一的电话让陆景有些莫名其妙。前些时候,他已经拒绝了吉永宏树的求援。陆景去餐厅外的休息客厅中接电话,“竹下会长?”

“陆景,关于亚太财团与和华的争斗,现在也算是落幕了。我失败了。”

陆景看着窗外的浅淡的夜色。七月初,京城还是挺热的。包厢中有着清幽的凉意。微笑着,语气淡淡的道:“竹下≮,..会长,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电话里,竹下修一苦涩的笑了笑,胜利者有资格做任何感叹。“胜负的事情,我们现在不必说了。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请你最近来一趟东京。我还邀请了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等人。”

陆景心中一动。微微沉吟着,问道:“竹下会长,是什么事情?”

“你来东京了,就知道。”竹下修一没有说,呵呵笑着挂了电话,很洒脱。却是让陆景一头雾水。

陆景现在自然不会去东京,他至少要等到婉仪7号出月子才会离开京城。不管红颜多少,娇妻婉仪在他心中的地位是独特的。

“竹下会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里。安迪摩根有些同情的问道。他接到深田哲二叛逃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假的。随即,知道是和华策反了深田哲二才信了几分。

夜色浸染着房间,竹下修一的脸庞隐在阴影中,轻叹着道:“安迪,我也不知道深田为什么要背叛我。7月12日,我在东京半岛酒店宴请诸君为此事做一个了结,请你一定赏光。”

“唉…,我会去的。”安迪摩根叹了口气,为竹下修一感到惋惜。怎么了结?助理背叛。他估计麻烦大了,“竹下会长,生活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到底是朋友一场。他已经可以预见竹下修一凄凉的结局:不会太好。池佐学可是竹下修一的死对头。曾经放言要他的人头。竹下修一能有什么办法呢?

“安迪,谢谢!”竹下修一沉默了一会,毅然的挂了电话。他不会改变他的主意。

….

伦敦。艳阳高照,行人如织。

查尔斯沃伦也接到了竹下修一的电话。答应在最近前往东京参加他的酒宴。此时,他正在伦敦城的某栋大厦中和心腹爱德华商议这件事。

“爱德华。你觉得竹下修一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亚太财团躲过这一劫?”如同憨豆先生般的查尔斯沃伦问道,他刚才沃伦古堡回来,向叔叔沃伦侯爵汇报了东京的变化。有深田哲二“出卖”竹下修一,亚太财团的命运依然注定。

爱德华摇摇头,“查尔斯,竹下修一自身难保,说不定要吃官司,进监狱。他还能有什么办法让亚太财团免于被瓜分呢?”

“所以很奇怪啊。令人莫名其妙。”查尔斯沃伦叹道,“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深田哲二究竟为什么背叛竹下修一?和华能给他开出什么筹码?应该不仅仅是为了钱吧?”

红鼻子的爱德华沉默。这个问题,他也想不通,看来所有的谜团都只会在东京的聚会时揭开。

迪拜。黄沙漫漫,热浪阵阵。迪拜城中正大兴土木和建设。

已经嫁给约旦王子的戴安娜常住迪拜,下午时分,约了好友纳赛尔在别墅的观景客厅中一起喝下午茶。顺便聊聊东京的情况。窗外海景怡人。侍女艾丽莎和赛琳在一旁侍候着。

“这么说,你也接到邀请了?”戴安娜穿着一袭镂空黑色长裙,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美艳。

纳赛尔按照阿拉伯人的习惯缠着头,微笑着道:“是的,我傍晚就会动身。戴安娜,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戴安娜双手优雅的捧着茶杯,喝着红茶,好奇的笑道:“亚太财团与和华的较量结果与我没关系啊,我去干吗?看热闹啊?”

这件事和纳赛尔有关系,因为纳赛尔原本是亚太财团在西亚资本的首领。是竹下修一的下属。只是,后来他和陆景联手,脱离了亚太财团。

纳赛尔笑着摇头,“不,戴安娜,这件事和你有相当大的关系。这次亚太财团的失败,竹下会长是损失最大的一方。同时,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损失也很大。他的表现太令人失望,蒸蒸日上的势头会受挫。”

戴安娜低头沉思了一会,道:“纳赛尔,你是说,陆景凭借着打败亚太财团,有可能在影响力上超越雷纳德?”

纳赛尔点头,“确切的说是在钻石联盟中的影响力有可能超过雷纳德洛克菲勒。”

戴安娜明白了,眼珠子转了转,“好,我跟你一起去东京见证竹下会长的失败。”

哈利雷纳德、杰西卡富林明一行于7月8日上午9点许抵达东京国际机场。

巨大的机场在眼光中如同蜂巢般,繁忙异常。一辆辆出租车、私家车、豪车从机场进出。

一行人从专用通道里出来,接机的车组已经等在马路旁。杰西卡招招手,妍丽的笑道:“哈利,我先走了。”来接杰西卡的是前几天就到东京的安迪摩根。

看着杰西卡窈窕丰盈的背影坐进蓝色的雪佛兰中,哈利雷纳德轻叹了口气。他和安迪摩根交情一般。这时自然不好打扰。在纽约,谁都知道安迪摩根想要娶杰西卡。然而,作为杰西卡的朋友之一,他确实知道杰西卡并不想嫁给安迪摩根。

杰西卡作为纽约最璀璨的明珠今年才28岁,是一个很有韵味和风情的性感大美人。她可以让见到她的男人心情愉快。哈利伯纳德今年25岁,自然对杰西卡很有好感、想法。

然而,杰西卡在男女情事上很保守,自04年和乔纳森伍德离婚后没有任何绯闻传出,他自然也没法一亲芳泽。

就他的观察,以杰西卡有些柔弱的性格,只怕很难抵挡的住安迪摩根的“攻势”。 时间久了,她会给安迪摩根“捕获”。一想到杰西卡那性感火辣的娇躯任由大她20岁的安迪摩根驰骋、纵马扬鞭,他心里便觉得很不爽。

“走吧!”哈利伯纳德坐进车中,吩咐道。他最近在杰西卡面前失分很多。他前些天还判断亚太财团不会灭亡,但是转头就给池佐学“打脸”了。谁都知道,掌握着深田哲二的池佐家要灭掉亚太财团并非难事。

“该死的日本人,出尔反尔。”哈利伯纳德暗骂一句。他骂的是池佐学曾经承诺不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只要竹下修一人头,而现在的情况是池佐家族收购的亚太财团优质资产最多。

哈利伯纳德关于亚太财团不会灭亡的观点,陆景听丹尼尔沃伦说起过。在东京由竹下修一举行的聚会,丹尼尔沃伦也收到了邀请。他曾经和竹下修一是朋友。

定在7月12日,东京半岛酒店总统套房中的酒会,陆景7月9日才和娇妻、满月的女儿道别从京城出发。他的第一站是黄海。

六大世家中的唐论语和黎逸明同样收到了竹下修一的邀请,他们俩申请和陆景一起去东京。这个申请自然是由黎倾城带到。

飞机在轰鸣声中穿越云层。这架班次的头等舱给和华包下来。头等舱中四个座位两两并列,相对而坐。空间宽敞。

陆景在和墨静雯、小季、江妩点评哈利伯纳德的预判,“图样图森破!他对财团之间的斗争,认识太肤浅。”

季婉彤娇柔的轻笑,秀丽的明眸崇敬的看着陆景。她今天穿着白色的t恤,搭配铅笔裤。坐在座位上,乳峰曲线曼妙,双腿修长圆润。气质清纯秀美。

“陆总,你能不能不要用‘图样图森破’来点评啊!感觉你老气横秋,外加汉语词汇量太少。”江妩鄙视道。头等舱的座位有多的,她受季姐的照顾,坐过来和季姐聊天。

这话说的墨静雯、季婉彤都娇笑起来。江妩说话很有“锐气”。坐在陆景身后那个区域的高婉薇、黎倾城、余乐等人都笑起来。大概很少有人敢这么“呛”陆景吧?

一同前往黄海,黎倾城正好同机返回。她这会咯咯娇笑。

机舱中,气氛轻松。对接下来的东京之行,和华内部并无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