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47章 邀请

第1847章 邀请

陆景在黄海汇合了唐论语、黎逸明之后,带着余乐和保镖一同前往东京。静雯、小季、薇薇等助理都留在了黄海,等待他从东京返回来处理六大世家的事宜。这一次,和华要准备并购高、黎、崔、齐的资产。

7月9日的傍晚,陆景的飞机从黄海飞往东京。裴高峰、裴吴越、崔横波、齐文敏、齐宾鸿、崔九霄、崔瀚、崔无双、高俊耀、高修平、高婉薇、黎倾城、雍驰、唐素衣等人在机场送行。场面宏大。六大世家的人这段时间基本都齐聚在黄海。

返程的路上,高婉薇、黎倾城、齐宾鸿三人坐在一辆车中。光影明暗。开车的黎倾城带着墨镜,随口笑道:“齐少,我把你的想法给景哥提了,他说了,等他回黄海一起处理。嘿,各家大出血肯定免不了。”

“呃,倾城,谢了。”齐宾鸿坐在后排,沉吟着,见副驾驶座上的高婉薇嘴角带一抹温婉、动人的笑意,诧异的道:“薇薇,你们高家通过了?”

崔、高、黎、齐四家都把这次齐聚在黄海,让陆景“审判”生死当做一道关卡、大考。所以,齐宾鸿这么问。

黎倾城娇笑道:“齐少,你别管薇薇姐,她恋爱了。”

“倾城…,老实开车呢!”高婉薇娇嗔,却不否认黎倾≮↘长≮↘风≮↘文≮↘学,w︾↗↑et城的话。脑中回忆着这几天和陆景相处的点滴。

和景哥初识,会觉不自觉的提防。他在某些方面的名声确实不大好。但是,接触的久了。才知道他的才华、能力、性格、心胸都是一时之选。身上有着会清新的阳光气息。

而和他确定关系之后,对他的温柔、细腻心思会有更深的体会。让她情不自禁的想着,期待着见到他。和他说话,想他的吻。几日的分离,都感觉尤其的难受。

齐宾鸿一脸的恍然,用屁股想都知道高婉薇和谁恋爱。只是,感觉怎么这么诡异呢?陆景给高婉薇下了“迷魂药”?

高婉薇在交际上很有水平,从后视镜上见齐宾鸿一脸的诡异,她不想六大世家的圈子中传她是花痴呢。岔开话题,问道:“齐少,你说竹下修一这是什么意思?除了亚太财团的旧部。还邀请了新加坡的李氏。感觉很怪。”

齐宾鸿道:“估计竹下修一是想要陆景他们见证什么。结果不外乎两个,第一,他绝地大翻盘,保住亚太财团,第二,他做戏失败,亚太财团烟消云散。”

黎倾城冷哼一声,道:“竹下修一要保住亚太财团难度不小吧?”她对竹下修一没什么好印象。

齐宾鸿禁不住笑道:“倾城,难度再大。竹下修一肯定也得试试啊。”

试问谁会甘心背负着失败“死去”?竹下修一必然要奋力一搏。只是,他猜不到竹下修一的办法。

陆景、余乐、唐论语、黎逸明一行抵达东京后,住到东京丽都酒店中。自己旗下的酒店,在安保上没有问题。

唐论语带的后辈是唐弼。而黎逸明带的是黎思源。老实说,黎逸明相当的尴尬。但是,竹下修一邀请他来东京参加宴会。他不能不来。这实际上是竹下修一对他能力的一种认可。

10日上午,陆陆续续的有消息传来。新加坡的李义济。新加坡陈氏、印尼商人的领袖、云丰集团的前任董事长周晋成都已经抵达东京。

下午时分,三星李氏、现代郑氏的两位会长抵达。李健熙、郑梦先随行的还有一些韩国财团中的小辈。

11日。丹尼尔沃伦、马文克朗、山姆麦考密特、老富林明等人从美国抵达。

他们在机场还碰上了欧洲的一些财团,家族。如:德意志银行财团、法国的巴黎荷兰银行财团,罗斯柴尔德家族。

陆景住的丽都酒店总统套房这两天热闹的非凡,不少熟人纷纷来拜访他,小酌一杯,聊聊东京当下的局势。

谁都知道和华财团在此次瓜分亚太财团的狂潮中没有拿到什么筹码。但是,在这场震动全球经济圈的较量中,和华至始至终都是主导者。

没有人会,没有人以,轻视一家即将成为世界级财团的财团。如此威势,此时,全球各地的财团汇聚在东京,谁又会不来拜访和华的这位掌舵人呢?

“玛德!失策了,早知道竹下修一搞这么大的场面,我早该给董叔叔、陈叔叔打电话了。”陆景下午回访了长井旬之后,回到酒店,对余乐大倒苦水。余乐这两天也是跟着他到处跑。

东京这里现在完全是一场财团交际的盛会。美国、欧洲、英国、中东、南洋、日本、韩国,全球大部分的财团都汇聚在东京。陆景一个人哪里应付得过来。

他昨天晚上就给董坤城、陈旭江等人打了电话,希望他们立即来东京,应付各种交际酒会,收集各家财团的态度、信息。预计和华财团的高层们会在今晚抵达。竹下修一的酒会定在12号晚上,和华还有些时间来做做“功课”。

余乐跟着陆景进入总统套房中。两边的保镖微微致意。穿着蓝色制服的貌美侍女送了清茶到书房中。

书房布置的精美、奢华。书架、书桌、落地灯等家具用品,做工考究。只是书柜里的书都是常见的日文书籍。

坐到柔软的深红色沙发上,余乐呵呵笑道:“陆景,谁让你不重视这次东京之行啊?我预感竹下修一要在明天晚上的聚会上玩一把大的。”

“很难说。”陆景笑着揉眉心,说:“最近心情太放松了,一下子收不紧。”他心里确实不大重视。他这次东京之行的目标很简单:控制Tucom公司。

陆景和余乐说笑着竹下修一聚齐众多财团在东京的意图。抽着烟,气氛轻松。对和华而言,等竹下修一倒下后,再收购Tucom易如反掌。

这时,陆景忽而接到竹下修一的电话,“陆景,有没有兴趣出来聊聊?我在千叶等你。”

竹下修一这个邀请有点古怪。明天(12日)晚上,他会在东京半岛酒店举办一个盛大的酒宴,宾客都是财团中人,试图为亚太财团的命运做最后一搏。这个时候,他却邀请自己见面,很有诡异。

但,见面地点在千叶,陆景也不用担心有人身安全,微微沉吟了几秒,说:“行。”

千叶是东京最最有名的商务会所,位于东京银座某栋大楼的50层至55层,视野极佳,可俯瞰整个东京的繁华胜景。

提供优质的餐饮、住宿,配套设施齐全的会议室,幽雅安静的包厢,酒吧、茶室、宴会厅、豪华浴池、室内高尔夫、健身房等等。可满足各种社交需求。

陆景和竹下修一见面的地方便是在一间奢华的套房中。蔚蓝的落地玻璃窗有十几米长,米白色的帷幕拉开,东京灯火璀璨的夜景扑面而来。套房的客厅中,却又极为安静,营造出一种截然不同,又令人印象深刻的风格。

陆景的保镖赵姿检查了一番,退出套房。

“请坐,陆景!”客厅的茶几处,竹下修一微笑着伸手邀请陆景落座。他今天穿着一袭青布衫,有点像街头上悠闲的老头儿,但衣衫材料一看就不是凡品。气质儒雅。

陆景点点头,对竹下修一找他谈什么,他还心存疑虑。这时,一名穿着时尚短袖彩色连衣裙的长发少女从餐厅里出来,气质清爽、靓丽,身姿窈窕。她泡了两杯茶,又远远的退回到餐厅中。

陆景心里腹诽两句。竹下修一的眼光还真是不差。

“陆景,请喝茶!”竹下修一在即将败亡的时刻,礼仪依旧无可挑剔。

陆景笑一笑,喝了口茶,“竹下会长,有话还是直说吧!”

竹下修一拿起青花瓷茶杯喝了一口,目光落在陆景的脸上,平静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所有的恩怨都会在明天晚上做一个了断。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陆景就笑了笑。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竹下修一接着道:“为此,我愿意提前支付拖欠PLU电讯的70亿美元股权转让金。同时,我愿意以1日元的价格,将Tucom公司转让给和华。”

这个条件很丰厚,切中和华的要点。但陆景依旧是不动神色,缓缓的喝着清茶,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竹下修一所提的要求只怕也不好办。

竹下修一见状,笑了笑,继续说道:“我这次估计是很难逃脱税务部门的追责,我希望你在我进入监狱后能够照顾我的女儿。”说着,招招手。

刚才上茶的美丽少女从透明玻璃隔开的餐厅中走到客厅中,双手合十,向陆景鞠躬,用日语道:“陆桑,请多多指教。”声音清脆,态度温柔、恭敬。

陆景这才发现这个漂亮的少女容貌和竹下修一依稀有点类似,尴尬的揉揉眉心,他刚才还腹诽竹下修一来着。然而,竹下修一的这个请求相当古怪。陆景道:“竹下会长,亚太财团难道找不到人保护你的家人?”

竹下修一失笑了一声,有点悲呛,“陆景,我进去之后,亚太财团很快就会烟消云散。我们俩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我只能将家人托付给朋友。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

说着,竹下修一起身,向陆景深深的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