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0章 最后的晚餐

第1850章 最后的晚餐

竹下修一带着全部穿着黑色衣服的9名亚太财团高层步入总统套房的客厅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正在交谈的房间中逐渐的变得安静。

竹下修一微微点头致意,缓步走向客厅正中。他今年45岁,身高中等,气质儒雅。只是,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但今晚谁都可以看得到他脸上坚毅的神情。

“各位,很高兴你们能接受我的邀请来到东京。酒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请随我去餐厅吧。”竹下修一宣布后,领着众人去餐厅。

此时聚集在总统套房,来自于各大财团的人足有五六十位,东京半岛酒店总统套房的配套餐厅容不下这么多人。

奢华的餐厅中,椭圆形橡木餐桌只提供了13个座位。琳琅满目的玻璃器皿、餐具铺在餐桌上。营造出华贵的用餐氛围。

竹下修一当先入座,坐在餐桌上端的主位上。竹下直人和吉永宏树站在了竹下修一身后。

“诸位,请!”竹下修一朗声说道,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到这时,诸多财团中人都明白了,这不仅是吃一顿饭,而是在开会。餐桌的位置上写有人命。左右两侧各6个位置,依次排开。

左侧分别是:陆景、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哈¥↘,..利伯纳德、老克洛斯、巴黎荷兰银行财团的话事人科诺。

右侧分别是:池佐学、住友理、岩崎照之、查尔斯沃伦、李健熙、纳赛尔。

餐厅是长方形的布局,两面环窗,东京美丽的夜色映入进来。餐桌位于餐厅正中。而众人除了入座。只能在餐厅中站立。没有多余空间的就只能站在玻璃门外来“欣赏”今晚的大戏了。

看到座位排序,山姆麦考密克脸色不大好。不满的道:“安迪,这有点过分了。竟然将你排在陆的后面。”

“我们尊重主人的意愿!今天的主角是和华财团和池佐家。”安迪摩根笑一笑,眼色中闪过一丝不爽,和身边的杰西卡、马文克朗说了两句,坐到了铺着白色餐布的椭圆形餐桌边。

雷纳德对他的座位很满意,和斯图亚特高尔德、AIG的艾德蒙阿伯特、戴安娜、钻石联盟的众人笑笑,坐进餐桌中。和华与亚太财团这一回合的较量中,他的表现不佳,影响力下降。确实不如安迪摩根。但,他也对屈居于陆景之下感到不满。

“哈哈。竹下修一这个位置很费心思。”哈利伯纳德与身边的尼古拉斯贾尔斯、谢尔维说道,走上前,坐到餐桌处。要是他父亲前来,肯定要坐在左手侧第一个位置上。美国东部财团才是当今世界第一财团。但是,他就无法去争这个位置了。

“科诺先生,请!”,“克洛斯先生,请!”老克洛斯和科诺两人笑一笑,相互做一个谦让的手势。一起坐到餐桌边。

另一边的池佐学、住友理、岩崎照之纷纷落座。只不过,住友理、岩崎照之两个老头嘴角带着狡猾的笑容。很明显竹下修一今晚是把陆景、池佐学架在火上烤。

这倒是和传言有点不符,难道竹下修一和陆景昨天晚上没有达成什么协议。竹下修一可是将女儿都送给陆景了。两人心中暗自思索着。

纳赛尔一身阿拉伯白衣装束,很谦让的让李健熙先行。这让李健熙身边秀丽窈窕的李怡馨多看了纳赛尔这个阿拉伯人一眼。心中有些好感。

她原来听说。阿拉伯人品性很卑劣,他们认为你对他好,是真主安拉的意思。和你无关。该翻脸就翻脸。看来,还是有人懂礼仪的嘛!

个子高高查尔斯沃伦一脸苦笑的和心腹红鼻子的爱德华对视一眼。走上前。英国在亚洲的力量确实衰退了。日本人心中已经不把英国放在眼中。

当然,他还能捞到一个座位。而新加坡的“王储”李义济脸上都快阴出水来。

和华一行人就站在李义济旁边。看得一清二楚。陆景笑着摇头,正要走上前入席。“陆景…”许雪有些担忧的拉了一下陆景的衬衣袖,她有点担心。

陆景今天要是坐在左侧第一个席位上,这是最尊贵的客人座位,那么,和华恐怕要额外的收获很多敌意。竹下修一真是恶意满满。

陆景温和的笑了笑,摸了摸许雪白皙的小手,说:“许雪,没事。”对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点点头,“董叔叔,我坐过去了。”董坤城几人都笑着点头。

和华采取的议事会议制度,扁平化的架构,各自负责一摊子,不是那种“一言堂”的家族架构。但和华内部公认,陆景是和华的话事人、一哥。

陆景从容的稳步走向餐桌边,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和华还真敢坐啊!竹下修一嘴角浮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陆景脸色平静,挥洒自如的坐在竹下修一左侧空缺的位置上。

现在要求竹下修一更换座位顺序,那就是示弱了。既然他要把和华架在火上烤,那就烤烤吧!和华要成为世界级的财团,就应该有沐浴在“暴风雨”中不倒的实力、气度。

余乐在人群中拿着一台DV在拍摄。他早知道今天会好戏连场。果然,竹下修一先声夺人,先来了“一场”排座位的好戏。

“酒宴开始吧!”竹下修一说道,脸上不知道何时浮起了如沐春风的微笑。随着他一声令下,穿着蓝白色制服的服务员次第送上酒水、精美的料理。片刻间,餐桌上摆满了玲琅满目的美食。餐厅中香气飘逸。

竹下修一笑一笑,环视四周,并没有动筷子。餐桌边的12人也都没有任何用餐的举动,只是仍由半岛酒店的服务员们忙碌。

餐厅内外的所有人都明白,菜肴、酒水不过是点缀,重点在于竹下会长接下来要说什么。他不可能是请大家来看他请人吃饭的。

竹下修一的目光落在了身材矮小的吃左学身上,讥笑的道:“池佐君,听说你曾经在6月2日对诸君宣布,你只要我竹下修一的人头,而不要亚太财团的资产。但是,就我所知,目前收购亚太财团资产最多的正是池佐家吧?”

池佐学坐在竹下修一右手侧第一位,今天穿着深色条纹t恤,商务装,虽然没有意气风发的笑容,但眉眼间的得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听到竹下修一的质问,池佐学哂笑一声,道:“我认为竹下会长还是考虑怎么保住亚太财团为好。”

失败者没有人权!竹下修一即便当众控诉他又能如何?

竹下修一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坚定的道:“亚太财团所有违法的后果都将由我来承担。亚太财团不会受到任何波及。”说着,环视一圈,“我只是想要告诉诸君,池佐家是一个反复无常、言而无信的家族!”

餐厅内外微微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不少人意味深长的看向池佐学、池佐家的一行几人。

池佐家在此次收购亚太财团优质资产的狂潮中获利最多,很多人都吃不满。竹下修一的话不由的让众人想起6月2日池佐学在青园别墅举办家宴时的承诺。确实,池佐学在在场众人这里的“信用”已经破产。

“你…”池佐学感觉有点不妙,脸上得意的神情收敛起来,来不及细想,反斥道:“竹下会长,不要岔开话题,你还是说说你今天宴请我们吃饭的用意吧!”

“哈哈,哈哈,哈哈!”竹下修一仰天大笑,然后,盯着池佐学的眼睛,一字字的道:“池佐君,你心虚了!”脸上的表情换变成轻蔑的神情,说:“池佐君,可见,你的保证、承诺如同垃圾一般。这一点,今天在场诸君可以见证。”

池佐学确实心虚了,竹下修一已经成功的挑起在座众人对他不满的情绪,冷哼一声,表示他不屑于和竹下修一分辨。

竹下修一哈哈一笑,转向餐桌边的众人,嘴角翘起来,说:“我想我可能要让在座诸君失望了。亚太财团剩下的资产不会再出售。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来保证公司的控制权。无论深田哲二还要吐露什么秘密,亚太财团所有的罪责,都将我一人承担。”

住友理看着顾盼自雄、态度强硬的宣布结论的竹下修一,慢条斯理的讽刺道:“竹下会长,就怕你承担不起啊!”

这一句话,众人都是赞同的。日本的检察官、法官又不是傻子。吉永宏树、竹下直人等这些亚太财团的高层与核心人物能脱罪?

“不,我承担的起!”竹下修一洒脱的一笑,长身而起,说:“几百年来,竹下家族可以有失败的会长,绝不能有囚徒会长。我这样身份的人,怎么可以出现在被告席上?”说着,拿起面前的酒杯,“请诸君满饮,为我送行!”

“会长!请让我替代你吧!”亚太财团的一名四十多岁的高层悲怆的从人群中走出,向竹下修一九十度鞠躬,声音哽咽。

餐厅内外先是安静了片刻,随即一阵哗然。没有人对竹下修一准备自杀有心理准备。餐厅内外的众人纷纷出声,试图阻止竹下修一的决定。“竹下会长,事情还不至于此。”“竹下会长,请你在考虑考虑。”“竹下会长,我们跟池佐家拼了。”(。)

pS:求订阅啊!

公布下本书的书友群:312484933.进群验粉丝值。只要订阅了本书即可。其实,我之前贴在作品相关的章节里面了。

呃,我会在里面冒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