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1章 葬歌

第1851章 葬歌

餐厅中、总统套房中声浪阵阵。确实有很多人同情此刻竹下修一的决定。然而,坐在餐桌边的12人却都没有劝竹下修一,先后举起手中的酒杯。

到陆景他们这个层次,可以体会竹下修一的想法:自身的荣誉比生死更重要。税务部门的追查不过是手段,最根本的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审判。竹下修一绝不接受这样的侮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见餐桌边的12人都举杯,竹下修一微微一笑,一仰头,将圆形的清酒酒杯,将杯中的清酒一口干了。然后,走开一步,向陆景鞠躬行礼,“陆景,我的身后事就拜托你了。”说着,从容举步,离开餐厅,向总统套的主卧走去。

餐厅内外的人群自动的给竹下修一分开一条路,气氛肃穆,没有人说话。生死间有大恐怖,作为全球有数的经济精英们、富豪们,众人对竹下修一此刻慷慨赴死的行为表示尊敬。此刻,餐桌边的陆景等人都站起来,目送竹下修一离开。

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在原地九十度鞠躬,送竹下修一离开。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在竹下修一向他鞠躬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竹下修一给他设得圈套是什么。但是,竹下修一没有给他拒绝、说话的余地,从容镇定的走上他的死③长③风③文③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一刻,他给竹下修一用“道义”绑架了。试想,他在这个时候拒绝竹下修一的“身后事”会在全球顶级财团圈子中造成什么影响?陆景只能接受。因为利大于弊。

安迪摩根摇摇头。将手中的空酒杯放到铺着洁白餐布的餐桌上。竹下修一对陆景是“捧杀”,对池佐学是“贬杀”。看起来。他的策略很成功。

竹下修一怎么说都是他的朋友,选择自杀。他心中不好受。事情没到要死要活的这一步的。但是,他尊重竹下修一的选择,这是一名财团话事人的骄傲。

雷纳德洛克菲勒看了正在座位上沉吟不语的陆景一眼。心里有点伤感,又有有些幸灾乐祸。

很明显,竹下修一成功的用“阳谋”让大家相信:陆景会对亚太财团最后剩余的“领地”进行庇护。这个“领地”包括:竹下修一的妻女、儿子、私产、亚太财团的资产、高层。

陆景昨天晚上和竹下修一密谈,接着,竹下修一将女儿竹下景子送给陆景。在加上竹下修一临死前郑重向陆景托付后事,再加上1日元出售Tucom股权。如此种种,谁会相信陆景和竹下修一没有私下的协议?陆景再怎么巧言善辩。也分辨不清楚。

坐在陆景对面的池佐学脸色阴晴不定的拿着酒杯,心中怒骂竹下修一。他的处境有点被动。

池佐学下首的岩崎照之微微一笑,心情轻松愉快。池佐学在这次亚太财团的收购中获利最大,但是经过竹下修一这一番的“贬杀”,池佐家的收益大幅缩水。

因为,池佐家被贴上了“没有信誉”的标签。今天在场这么多人,全球顶尖的财团来了大半,池佐学能一个个的解释的清楚吗?何况,池佐学确实违背当中的承诺了。

他们这些获利较少的人当然不介意传播池佐学的坏名声。大快人心!他到没发现竹下修一还是有“可爱”的一面啊。哈哈!

一身阿拉伯人装扮的纳赛尔对今天这场“大戏”看得目瞪口呆。又悲从心起。他其实根本没看懂竹下会长的深意,但是可以确定,今天竹下会长用他的生命完成了一次“逆转”,保住了亚太财团最后的一点资产。

而竹下会长曾经是他的领袖。这样的慷慨赴死,让他自豪、骄傲,又伤心、难过。

竹下修一离开餐厅后。坐在餐座边的众人都没有起身,餐厅内外的众人也没有离开。大家都在沉默的等待最终的结果。

就在众人心中各自转着念头时。大约十分钟左右,一名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满脸悲伤的走进餐厅。忍着眼泪向吉永宏树、竹下直人点点头,“会长,去了!呜呜!”他忍不住哭出声。

餐桌边的众人纷纷默然起身,与各自的随行人员聚在一起。竹下修一死了,这餐晚宴也就结束。

吉永宏树、竹下直人两人同时向陆景弯腰行礼。吉永宏树恳求道:“陆先生,请你主持大局。拜托了。”他们俩的表现仿佛陆景的家臣一样。但陆景知道这其中的门道。

然而,陆景并没有推辞,轻轻的点头,面向餐厅内外的众人,声音低沉、严肃的道:“诸位,人死如灯灭,身死恩仇消。今天的酒宴结束了。竹下会长的葬礼会由竹下家族通知大家。请大家在东京稍留几天,送竹下会长最后一程。”

陆景是用英语说的这段话,在场的人基本都听懂了。众人纷纷回应道:“好的,陆先生!”“我很敬佩竹下会长,一定去。”“我们会去的。”

竹下修一选择自杀太过于震撼,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没回过神来。不管竹下修一生前与众人的恩怨如何,至少,在此刻,众人都很钦佩、尊重他的选择。

众所周知,和华是此次覆灭亚太财团的主角。但刚才众人亲眼所见,竹下修一请陆景主持他的身后事。而且现在吉永宏树、竹下直人还在向陆景行礼。没有人质疑陆景的资格。更何况,陆景身为和华财团的话事人,他的话有很重的份量。

众人慢慢的散去,唏嘘不已,感叹难言。

安迪摩根和杰西卡、马文克朗、山姆麦考密克站在一起,看了陆景一眼,说:“陆,如果你为难的话,我可以主持竹下会长的后事。”

陆景拒绝道:“安迪,谢谢,我应该可以处理好。”负责竹下修一的后事是一个烫手山芋。有利有弊。但,这是他在全球顶级富豪们面前捞声望、树形象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让给安迪摩根?竹下修一是算到了自己在风险和收益面前的抉择,这才从容不迫的去赴死!

安迪摩根微微点点头,和陆景握握手,带着朋友们离开。杰西卡临走时向陆景笑了笑。她看不懂场面上的争斗和交锋,但她可以确定一点,竹下修一绝对信任陆景的人品。陆景,很了不起。不是谁,都可以受到“敌人”这样的尊敬。

雷纳德洛克菲勒摇摇头,和随行的朋友们离开。他现在和陆景关系不算和睦。没必要多说什么。等着参加竹下修一的葬礼!竹下修一死了,但是,余下的较量现在才刚刚开始。亚太财团剩余有约400800亿美元的资产。这是一块肥肉,没有庇护的力量,谁不想咬一口?

哈利伯纳德冷笑一声,不爽的威胁道:“陆先生,没有人愿意放弃收购亚太财团剩余的资产,你好自为之吧!”说着,与尼古拉斯贾尔斯、谢尔维等人一起离开。

陆景在餐厅中一一和来参加这场酒宴的宾客道别。住友理、岩崎照之都是意味深长的和陆景握手。而池佐学则是很干脆的邀请陆景改天谈一谈。陆景同意了。

约半个小时,来自美国、欧洲、英国、中东、南洋、日本、韩国的财团的代表们缓缓的散去。

这些财团包括: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芝加哥财团、美国东部财团、英国沃伦财团、德意志银行财团、法国巴黎荷兰银行财团,罗斯柴尔德家族、三井财团、住友财团、三菱财团、三星、现代等等。

一个个的名字声威煊赫。竹下修一的谢幕大戏,不算孤单。

东京半岛酒店总统套房中渐渐的安静下来,窗外传来东京都市喧闹的声音。现在是夏季,才8点不到。气氛压抑。现在在场的只剩下亚太财团的核心成员与和华财团的几人。

陆景沉吟了一会,对吉永宏树道:“吉永会长,我对日本的殡葬礼仪不是很熟悉,你现在安排一下,找人通知殡葬相关的各方以及将死讯通知竹下会长的家人。”

“哈伊!”吉永宏树双目通红,应了一声,去餐厅外安排。

竹下修一在自杀前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所有的善后事宜。毕竟,在酒店的总统套房中自杀,很犯忌讳。而且,死人,肯定是要通知警方的。

半个小时后,随着警方、酒店、殡仪各方面的人员到来,亚太财团开始处理竹下修一的遗体。

陆景、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许雪、余乐没有进入总统套房的主卧,而是在客厅中等待消息。奢华的客厅此时很冷清。随行的保镖已经进来,枪支的保险都已经打开。

就陆景几人小声交谈时,吉永宏树捧着一个做工精美的暗色长木匣子走过来,里面红缎子上是一把日本武士刀。

吉永宏树鞠躬行礼,将长木匣子举起来,说道:“陆先生,这是竹下家族家传的武士刀。锻造于德川幕府时期。按照我们日本人的传统,胜利者有资格获得对手的武器做为战利品。请您收下。”

“啊…”武士刀上有明显的血迹。许雪惊呼出声。那明显就是竹下修一的血。(。)

PS:??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