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2章 利弊得失

第1852章 利弊得失

7月12日的深夜里,车队缓缓的行驶在东京繁华的街道上,前往丰岛区目白的竹下家族别墅。装着竹下修一遗体的灵车在车队正中。

车队中第二辆的黑色奔驰中,吉永宏树与竹下直人默然的沉思着。车窗外的灯光偶尔透进来,一闪而过。带着繁华后的落寞。

“陆景没有接受,他还是不信任我们。”竹下直人缓缓的开口,声音沉重,眼睛中满是怨毒。

刚才在东京半岛酒店中,陆景没有接受作为战利品的武士刀。按照计划,只要武士刀上有陆景的指纹,他将安排人指认陆景杀了竹下修一。想必,很多人愿意看到新崛起的世界级财团话事人陷入法律制裁中。

竹下家族很乐意与陆景这位瓦解亚太财团的幕后主使者玉石俱焚。

“嗯,有点可惜了。”吉永宏树轻叹。竹下修一给他留下的计划并不是这样,但他不想阻止竹下直人。他的儿子给陆景指使人打成太监。他心中的仇恨一样炽烈。

“更可惜的是,他竟然让我来作为竹下会长葬礼的主持。”吉永宏树不满的握住右拳。

按照常理,陆景接下了处理竹下会长身后事的嘱托,应当担任“治丧委员会主席”。但他将这个职位让给了自己。这就让他们少了很多下手的机会。

“小狐狸一只。”竹下直人闭上眼睛,神色愤慨,“吉永君,我们还可以找机会。”

吉永宏树默不作声。他不会主动去杀陆景,但不会阻止竹下直人。

竹下修一的遗体被灵车接出酒店后,陆景、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许雪、余乐一行人便从东京半岛酒店离开。

加长的劳斯莱斯中,气氛肃穆、感伤之中又带着轻松、忧虑。肃穆、感伤,是因为竹下修一今晚的举动令人敬佩和伤感。其实没到生死的地步。但,他选择了有尊严的死去。

毫无疑问,今晚最大的赢家是竹下修一。他赢取了身后的名声,也保住了亚太财团。

亚太财团核心资产基本被日系财团、摩根、洛克菲勒、东部财团收购。目前还有约400-800亿美元的资产。要“吃下”最后这部分资产。众多收购方面临两个难题。

第一,陆景和竹下修一是否有秘密协议,是否需要顾及陆景、和华的面子?竹下修一的葬礼实际上可是视为和华财团的“加冕仪式”。

一个世界级的财团,有多少人愿意触怒其话事人?更何况。陆景在此次击败亚太财团的过程中展示出过人的能力和手腕。

第二,竹下修一的死,会引起日本政坛很多人的同情。亚太财团能屹立这么多年,岂能没有人脉。

并且,亚太财团所有的罪责、漏洞都将会由竹下修一一人承担。责任推到死人身上。谁还有什么话好说?亚太财团此时手中又有现金,想要收购,没那么容易。

此时车内和华众人的忧虑则是为此而来,和华在无形中给亚太财团挡了挡箭牌、庇护者。坐在火上口上。

当然,“轻松”则是因为竹下修一死了。这样杰出的人物,确实是大敌。应对铲除。

劳斯莱斯车平稳的行驶在东京繁华的街道上,灯影明灭。陆景和董坤城低声商量道:“董叔叔,竹下修一死后,现在的局面很复杂,我们几个不能都留在东京。要防止被人打黑枪。”

美国总统都能被人打黑枪,何况自己这些人?更危险的是,他们现在在东京,和华在东京并没有多少影响力。

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享受成功果实的甘美,也不是去纠结竹下修一的算计,而是众人的人身安全。

董坤城脑海中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赞同道:“嗯,竹下修一的死让局势更加的混乱,难保不出问题。这样吧。我留下来,老陈和旭江、许雪回香港。”

这次来东京,本来要算上莫心蓝的。但是,她还在怀孕中。因而没有来。莫培英对莫氏集团在和华财团中的地位并不担心,也没有替代女儿前来。

陈创和、陈旭江都点点头,“可以。”陆景也认同董坤城的意见,说:“今天晚上就走。”

许雪担忧的双手握住陆景的手,“陆景,你留下来。没事吧?”她给竹下修一的血给刺激到,危险就在眼前。她和陆景的关系,她都没顾忌到。

“许雪,我没事。”陆景温和的笑了笑,安慰的拍了拍许雪的手,轻抚着下她额前的秀发。

坐在车末尾的余乐汇报道:“陆景,我已经让GI调派人手过来,今天下半夜能到。”

“嗯”陆景点点头。他只所以不去竹下修一的家中主持他的葬礼,就是担心亚太财团玩花样。这一点,刚才在东京半岛酒店中,和华众人已经达成共识。

竹下修一的死,博取了很多人的同情,同样也唤起很多人的仇恨。听听吉永宏树献刀时的用词就知道,亚太财团上下将他当做逼死竹下修一的主谋。

许雪是个手腕、工作作风很强硬的女强人,此刻在陆景面前柔弱无比,董坤城、陈创和两人都是一脸古怪的微笑。陆景和许雪的关系在和华内部没有公开,他们现在才知道。

陈旭江可是早就知道,微微一笑,品着红酒,说:“竹下修一是大赢家,我们和华是第二个赢家。在竹下修一向陆景鞠躬交托后事的一刻,我们就是世界级的财团。”

陆景笑一笑。董坤城、陈创和、许雪、余乐都点头。这一点,大家都认可的。

陈旭江接着分析道:“陆景在东京主持竹下修一的‘身后事’,对我们而言。有利有弊。总体而言,利大于弊。

有利的地方,陆景、和华的声望、影响力就此可以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声望、影响力对我们日后的发展非常有利。而池佐学就是反面例子。

弊端有两点。第一,就是陆景在东京这里的安全。很难说竹下家族没有人会热血上头,或者有人故意栽赃。第二,竹下修一把我们和亚太财团绑在一起。我们要额外付出代价才能保下亚太财团。”

被道德捆绑,确实是一件非常令人不爽的事情。这是和华收获之余的瑕疵。

陆景喝了口红酒,自嘲的道:“这个局面是我中了竹下修一的算计。他是连环套。很高明。”

到陆景这个层次,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竹下修一昨晚郑重的委托他在亚太财团败亡后照顾竹下景子的人生,这对陆景来说其实是举手之劳。

反倒是陆景要拿回Tu公司的控制权要费些周折。亚太财团未必肯将这块肥肉吐出来!双方的官司到目前还没宣判。时间成本挺高的。既然竹下修一愿意配合,他当然会选择最简单的方案。

但这正好中了竹下修一的算计。竹下修一要将陆景帮在一起,除了道德,还要有利益,还要让陆景无法辩驳,还要让别人相信。这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但竹下修一做到了。

道德捆绑,是竹下修一在今晚宴会时做到的,他委托陆景处理他的后事,并且没给陆景拒绝的机会。

利益,竹下修一给了陆景的声望。竹下修一当场向陆景鞠躬,吉永宏树、竹下直人向陆景家臣一样向他鞠躬,在现代可没有下跪的礼仪。这给陆景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包括,托付后事也是。

利益之二,竹下修一将Tu以1日元转给陆景了。这是200亿美元的资产。再加70亿美元的股权债务。总计270亿美元。

在竹下修一心中,还有利益之三,他的女儿竹下景子。当然,在陆景这儿是没有的。他没有“欺辱”竹下景子。

让陆景无法辩驳:Tu股权转让的事情,东京传得沸沸扬扬,还有协议为证。天知道竹下修一在亚太财团又没有留备份文件?

无法辩驳之二:信业银行向和华银行转账70亿美元的转账记录。

无法辩驳的证据,自然就可以让别人相信。竹下修一在酒宴上的表演,谁会不信啊!

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许雪、余乐都微微笑起来,他们知道竹下修一做到这些的难处。确实很高明。当然,陆景中招,在几人眼中,根源在于他风流的性子。竹下景子很漂亮的哦。

陆景接着道:“竹下修一的葬礼后,我会再和池佐学、吉永宏树等人谈谈。我不会让和华与亚太财团绑在一起。活人怎么都不可能输给死人。竹下修一安排的再完美,也会有漏洞。”

董坤城几人都笑着点头。这一次,和华的收获有三点:第一,踩着亚太财团的“肩膀”获得足够的影响力,一跃成为世界级财团。这节省了很多时间。否则,按照陆景给和华的规划,和华将在文化方面发力,将影响力渗透开。

第二,干掉了竹下修一。竹下修一在去年8月份后几乎将和华逼到了墙角。是和华的生死大敌。竹下修一在他临死前展示出来的手腕让人心惊。

第三,击溃亚太财团。亚太财团现在手中还只有400亿美元-800亿美元的资产。和华可谓大获全胜。

但听陆景的意思,他要铲除亚太财团。这一点,大家是赞同的。但,又和竹下修一的托付有些冲突,怎么解决要看陆景怎么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