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3章 落幕

第1853章 落幕

陆景一行回到东京丽都酒店时,郑梦先、郑孟日、周晋成、陈弘厚、唐论语、黎逸明、纳赛尔等人已经在酒店中等候多时。

在酒店中,郑梦先他们先行一步,没有等陆景一行,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和华的力量。这时,自然而然的过来提醒陆景:竹下修一的“大戏”落幕,但落幕之后的凶险更胜从前。

因为和华从后台走到了前台。并且,今天还给竹下修一架在火上烤了一会:陆景做首位,多少人不服呢!

夜色已深,陆景、董坤城、陈创和、陈旭江、许雪分开和招待来访的众人,传达和华的意图。余乐和几人的助理则是安排返程的事宜。

书房布置的精美、奢华。陆景招呼郑梦先、郑孟日、朴弘基在柔软的深红色沙发上落座。

“竹下会长选择自杀,不是我的本意,我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东京传言我和竹下会长达成协议不实。”陆景递了烟给三人,直言表明他的态度。

郑梦先点点头,对竹下修一自杀感慨了几句。然后,扶了扶眼镜,说:“陆先生,和华首先要处理好竹下会长的后事,然后再来处理亚太财团剩余资产。而处理竹下会长的后事,第一条,你应当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他出生于豪族,≌长≌风≌文≌学,ww↘¤↑t什么花样没有见过?陆景是和华财团的创建者、话事人、灵魂人物,他留在东京,确实有生命危险。

首先,竹下家族可能会有人要杀陆景偿命;其次。其他“收购者”有动机。因为陆景一死,和华就不绝对不会庇护亚太财团。而且。杀害陆景的凶手,背锅侠就是竹下家族。最后。和华崛起为世界级的财团,利益受损方,和陆景有恩怨的,都有可能趁机除掉他。背锅侠还是竹下家族。

陆景很多事情都会听取郑梦先的意见。郑梦先的能力、智商都是一时之选,如果不是现代财团的羁绊,郑梦先在和华议事会议中应有一席之位。

因而,郑梦先一开口,就将话说的非常透彻。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吸着烟。缓缓的道:“郑会长的意见非常中肯,我已经让吉永宏树全权负责竹下会长的葬礼。我会注意的。”

郑梦先赞许的笑一笑,说:“陆先生,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一声。”

追随陆景这样的人物,是现代郑氏的荣耀。只看竹下修一这样的敌人都敢将后事托付给陆景,就可以知道陆景的品格如何。

“有需要的话,我不会客气。”陆景笑着说道。闲聊了一会,陆景起身送郑氏兄弟离开。回到书房中。缓缓的踱步,沉思着。

竹下修一的死讯在当晚(12日晚)就传遍东京。主持葬礼的吉永宏树将竹下修一葬礼的通夜定在了13日,14日是告别仪式。

13日上午,日本主流媒体: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NHK、富士电视台、朝日电视台纷纷报道:天骄基金会长竹下修一于12日晚去世的消息。

亚太财团在日本并不是一个公司名称。或者法人名称,而是一种通称。和三井财团类似。真正的对外称呼是天骄基金。这是亚太财团的核心企业。

天骄基金在日本国内拥有广发的影响力。涉及能源,金融。酒店,地产、基建、船运、IT、电信、教育、风投、航空、石油、医药、矿产、保险、传媒等业务。

竹下修一自杀身亡引起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关注。随即。日本媒体披露出了竹下修一自杀的原因:生意经营失败,天骄基金的资产被收购大半。

这并非什么好的评价。显然是经过过滤的新闻。但三井财团的松阪真守、长井旬以及住友理、岩崎照之直到13日晚上通夜开始。都没有等来陆景的反击。这让几人心中不由的有点犯嘀咕。他们在测试陆景对亚太财团的“庇护”程度。竹下修一的身后事,当然包括他的身后名声。

亚太财团最后剩余的400亿800亿美元的资产是快大肥肉,谁不想咬一口?

竹下修一的家位于丰岛区目白。米白色的别墅坐落在林荫道的一侧。占地极广。据说,周边都是竹下家族成员的别墅和住所。

通夜一般是晚上7点开始,是由家人、朋友、邻居、同事参加。参加过今天的祭拜之后,便不用参加明天的仪式。

陆景和董坤城坐车抵达别墅时已经是晚上7点半。此时,陈创和、陈旭江、许雪已经回了香港。穿着黑色西服配耳麦的保镖将别墅四周警备的安全。一路上,都是来祭拜的宾客。

“陆先生,你来了!”吉永宏树迎了出来,恭敬的向陆景行礼。他身后4名来自分别竹下家族、吉永家族的青年子弟一起弯腰行礼。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嗯,我来祭拜竹下会长。”虽然知道眼前这是场景虚假的客套,但陆景心中依旧感到很爽。很有点皇帝出行般的感觉。

吉永宏树带着陆景、董坤城进入灵堂中。灵堂中十分肃穆。坐着佛教的法事。陆景和董坤城上过香后,便告辞离开。前后时间极短。

陆景的汽车刚刚离去竹下别墅,正在映世包厢中喝酒的斯图加特高尔德就收到了前方传回的消息:任务失败。

斯图加特高尔德脸色顿时沉下来。

….

同一时间,竹下别墅的某栋房间内,一名青年不满的道:“四叔,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竹下直人眼神幽幽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大辉,会长对竹下家族贡献很大,他是为我们而自杀的。他的葬礼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这是对他的不敬。”

“哈伊!”大辉低下头,“四叔,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差点冒犯会长,请你处罚我吧!”

竹下直人摇摇头,“大辉,后天,我们将邀请陆景来竹下别墅议事…”

竹下大辉抬起头,用力的握住拳头,“我明白了。”

夜色笼罩着东京。世田谷区一栋精美的别墅二楼小客厅中。月色如水,落在地板上。

住友理接到一个电话后,笑着摇摇头,挂了电话,对岩崎照之道:“岩崎君,看情况我们都预料错了,陆景在竹下别墅中一句话都没有提到报纸上对竹下修一的评价。”

岩崎照之饶有兴趣的笑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难缠,我感觉我们已经老了啊。”

陆景在面临巨大的名望、影响力的诱惑时不为所动,他没有选择给竹下修一办一个完美的葬礼:包括身后名声、葬礼规格、仪式等。而是,果断的将这些事情都交给了吉永宏树。这样陆景就少了很多麻烦。

竹下修一只是将“身后事”拜托给陆景,并没有说葬礼。“身后事”主要是指妻儿、家产。陆景只要保护竹下修一的妻儿、家产,在世人眼中就不算没有完成嘱托。依旧会受人敬重。

当然,陆景这样所获得的声望、名声就没有那么完美。但也足够让和华财团的影响力渗透人心。

住友理和岩崎照之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这次试探,他们发现陆景并没有保护亚太财团剩余资产的意图,既然如此,他们就不客气了。

至于,收割了亚太财团最后的资产会不会令陆景名声受损,这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了。日系财团与和华在澳洲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

竹下修一一死,双方便没有合作的基础。别人害怕和华财团世界级财团的实力,他们可不怕。因为住友财团、三楼财团同样是世界级的财团。

安迪摩根、山姆麦考密特、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雷纳德洛克菲勒、艾德蒙阿伯特、斯图加特高尔德等人参加了14日的告别仪式。

随即,竹下修一的遗体被抬上灵车送往火化场火化。然后,埋入到竹下修一指定的墓地中。

安迪摩根一行回到东京湾清水源的豪宅中,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返回美国纽约。竹下修一的遗体火化后,这里一切事宜都高一段落了。

他对亚太财团剩余的最后的资产没有兴趣。啃硬骨头不是他的喜好。

“唉…”安迪摩根穿着青色的T恤衫,在别墅一楼的小客厅中看着远处的沙滩,海浪冲击着黄色的沙滩,一阵一阵。仿若他此刻的心潮起伏。

“别难过了,安迪。”杰西卡穿着酒红色的无袖长裙,轻声安慰道,“这是竹下会长自己的选择。”

安迪摩根点了点头,说:“我想起去年12月份我们和竹下会长还在棕榈滩见过面,一起参加酒会,现在就已经天人永隔。杰西卡,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回纽约?”

杰西卡看着安迪摩根英俊不羁的脸庞,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安迪,你得给我一些私人的空间、时间啊!我想在东京这里晚几天走。”

安迪摩根心里颤了一下,杰西卡说的是他们的感情,就笑,“好吧,我先和马文、山姆他们回纽约了。”

“安迪,谢谢!”杰西卡松了口气,安迪逼的她太紧了,她几乎招架不住。她想要找陆景再问个法子。只是,陆景这几天肯定忙得很,她得等几天才行。这是她想在日本多留几天的真实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