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4章 此消彼长

第1854章 此消彼长

14日竹下修一的遗体火化后,日本关于竹下修一生平、纪念的活动慢慢的开展起来。但,对于来参加竹下修一聚会的全球财团们来说,故事已经落幕。

随着竹下修一的死,陨落的是亚太财团。他们从一家世界级的财团在近一年内跌落到亚洲二流财团的水平。至少400亿美元的资产让亚太财团依旧是普通人、普通企业眼中难以企及的存在。

崛起的是和华财团。众人公认他们依旧达到世界级财团的水准线。资本实力、全球影响力都已经达到。

安迪-摩根、罗斯柴尔德、德意志银行财团、英国沃伦财团、法国巴黎荷兰银行财团等等纷纷在14日就离开东京。他们对后续的收购兴趣不大。

15日下午,东京世田谷区,一套高层复式公寓中。雷纳德和艾德蒙-阿伯特、斯图亚特-高尔德在公寓客厅的落地窗前喝着下午茶。餐点精美。红茶可口。午后的炎热阳光透落进来。室内却是清凉。

“陆的胆子真是小啊,竟然让吉永宏树主持葬礼。哈哈!”雷纳德上吃着蛋挞,微笑着说道。语气充满不屑。他现在就想看陆景吃瘪、出丑。

他留在东京准备伺机收购亚太财团最后的资产。另外,杰西卡还停留在东京,和安迪-摩根分开,他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艾德蒙-阿伯特笑着摇头,品着红酒,“雷纳德,这恰恰说明陆景很高明。他并没有固执的一定要将竹下修一的葬礼办的完美无缺。”

艾德蒙心里虽说厌恶陆景,但不会去刻意的贬低这个人。陆景在名利的取舍上很有讲究。

胖乎乎的斯图加特-高尔德一脸的懊悔,问道:“艾德蒙,你说陆景他不担心名声受损吗?”

艾德蒙意味深长的看了高尔德一眼,笑道:“斯图加特,他总得先顾着他的命吧!他的名声主要在于能否保住竹下会长的妻儿、财产。考验才刚刚开始。”

高尔德语塞。他的枪手早已经就位,但是。葬礼时竹下家族的别墅防卫森严,没法下手。陆景一枪崩了米奇,他怎么不能效仿?有现存的背锅侠在。

雷纳德长出一口气,信心十足的道:“确实才刚刚开始。日系财团已经在行动,我们也要动起来,嘿,陆景…”这是打击陆景声望的好机会。

艾德蒙、高尔德笑着附和。

就在雷纳德-洛克菲勒、艾德蒙和高尔德说笑时,雷纳德的助理露丝从书房中走来。道:“很抱歉,打扰你们的下午时光了。雷纳德,我刚得到的消息,布鲁斯-卡地亚前往位于港区的丽都酒店拜访陆景。”

艾德蒙愣了一下,心里微微有点不痛快。卡地亚家族是全球知名的珠宝商。是珠宝、腕表、配饰的翘楚。地属于钻石联盟的成员。布鲁斯-卡地亚此时前往丽都酒店拜访陆景,实际上是陆景影响力上升最直接的体现。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他是背叛了雷纳德。

谁都知道雷纳德-洛克菲勒和陆景的关系渐冷。

雷纳德-洛克菲勒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用力的将酒杯放在手边的茶几上,“嘭”的一声响。沉着脸道:“我知道了。”

送过竹下修一最后一程,纳赛尔、戴安娜、拉希德、哈希姆一行人在14日就飞回了迪拜。

15日下午,酋长山别墅区10号别墅,纳赛尔和他的两个美姬在欣赏着蓝色的落地玻璃窗外绿树成荫的美景时,接到心腹哈桑的电话,“布鲁斯-卡地亚去见陆景了。”

在12日晚竹下修一自杀前用“陆景”来称呼之后,现在很多人都说陆景的全名,而不是“陆”、“景-陆”。对于一家世界级财团的话事人而言,需要尊重他的称呼习惯。

纳赛尔愣了愣,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挂了电话,轻声自语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雷纳德-洛克菲勒失分太多。”

这次亚太财团败亡的事件中,受益方有:陆景、和华,美国财团、日系财团。失败方。除了亚太财团,还雷纳德-洛克菲勒。

雷纳德虽说从亚太财团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优质资产,但华尔街对他颇有怨言。他在利益分配上没有做好,而且在有机会力挽狂澜时没有救回竹下修一。

雷纳德的影响力正在消退。蒸蒸日上的势头很有可能被打断。

想了想,纳赛尔拨了戴安娜的电话。中东这边的资本可以考虑“下注”了。

东京丽都酒店位于东京都的港区,毗邻东京湾。港区是东京23都个特别区之一。聚集了诸多国外大使馆,国际气氛浓郁。东京丽都酒店就在赤坂。

午后的阳光盛烈,仿佛燃烧着的火焰在炙烤着万物。陆景在东京丽都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的休闲客厅中,拿着红酒杯,独自欣赏着东京的都市美景。

此时,陆景的心情极佳,不仅仅是和华在东京这里的收获,还有江州、建业、黄海传来的喜讯。昨天,7月14日,宋雨绮为他在诞下一个女儿。今天上午,叶妍、唐诗经分别在建业和黄海的医院中给他生下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血脉的延续让陆景心情愉快至极,几乎想要高歌一曲。可惜,东京现在的局面非常复杂,他现在无法立即飞回国内陪伴她们。

“陆景!”余乐在门口冒头,笑道:“布鲁斯-卡地亚过来拜访你。要见见吗?”

这两天参加竹下修一酒宴的财团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东京,不少人在离开前来拜访陆景,令他应接不暇。这也算是声望上升之后带来的“后遗症”。董总已经于昨天下午返回了香港。

陆景禁不住微征,舒服的靠在沙发中,摇着手中的红酒杯,“布鲁斯-卡地亚?”

布鲁斯-卡地亚是钻石联盟的成员。双方打过交道,只是泛泛的交情。他和雷纳德-洛克菲勒的交情很好。

余乐点点头,他已经大致的了解过布鲁斯-卡地亚的来意,说:“是的。他马上就要离开东京,说想和你谈谈钻石市场的问题。”

“那就见见吧!”陆景放下酒杯,笑着说道,和余乐一起前往会客厅。

布鲁斯-卡地亚是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蓝色的商务t恤,西裤,一头金色的短发,见陆景走进会客厅,连忙起身和陆景握手,“陆先生,你好。”

布鲁斯-卡地亚的态度很恭敬,陆景微笑着和他握握手,“你好,卡地亚先生,请坐。”

对布鲁斯-卡地亚对陆景恭敬的态度,余乐已经见惯不怪。这两天来访的人基本都是这样的态度。陆景,是世界级财团的话事人!谁敢不恭敬?

余乐临时客串了一下服务员,倒了清茶就退出去会客厅。陆景这次来东京只带了他一个助理。本以为是很轻松的一趟旅程,没想到竹下修一搞了一场“大戏”将陆景卷进去,现在都无法离开东京。

奢华的会客厅布置的很有商务气息,土黄色的方块沙发三面围绕在红木茶几。明亮的光线从宽阔的落地窗透进来。

布鲁斯-卡地亚斟酌了一会,说:“陆先生,我得到一个消息,雷纳德留在东京,他可能会针对你。请你务必小心。”

陆景笑一笑,“这是意料中的事情。”

见陆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布鲁斯-卡地亚一咬牙,低声道:“陆先生,斯图亚特-高尔德找了枪手。雷纳德知道这件事,但他并没有制止。以我对雷纳德的认知来看,他应该还有后手。”

他和雷纳德-洛克菲勒交往了有十几年,雷纳德心中对斯图亚特-高尔德这个胖子其实并不重视,认为高尔德只会玩女人。雷纳德肯定有他自己的办法。

陆景神色微动,竟然会是这样,沉吟着,半响后,真诚的道:“卡地亚先生,谢谢你的提醒。”

卡地亚松了口气,脸色露出了个笑容,陆景的气度果然非同寻常,在如此成功之时依旧听得进意见。卡地亚从随身带的棕色手包中拿出一个精美的珠宝盒子,“陆先生,我搜罗了几款珠宝,请你品鉴一番。”卡地亚是全球知名的珠宝商和钟表商,是有名的奢侈品牌。

陆景接过盒子,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放在一旁,笑着道:“卡地亚先生,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卡地亚就笑起来,和陆景交谈的确令人感到愉快,诚恳的道:“陆先生,我希望能邀请你到纽约我的别墅里做客。”卡地亚的总部在纽约。

陆景笑着点头,答应下来,“我会的。”

喝了一杯茶,宾主尽欢。陆景起身送卡地亚到总统套房的门口。“留步,留步。”卡地亚没让陆景送他到电梯口,连声说道。卡地亚家族约八百亿美元的资产在和华财团的眼中只是个小case。

陆景也没有矫情,点点头,目送卡地亚离开。卡地亚对他的提醒,让他知道雷纳德已经放弃了某些底线、准则,默许暗杀的行为。谁让背锅侠都是公认的?

回到客厅中,陆景微微沉吟着。下午三点,他就要前往位于丰岛区目白的竹下别墅。看来,得做一点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