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5章 抵达竹下别墅

第五卷 世界狩猎场,旌旗飘扬 第1855章 抵达竹下别墅

和陆景见过面,送完礼物,布鲁斯-卡地亚心情愉快的哼着小调,带着心腹手下从电梯中出来,坐车离开东京丽都酒店。

“从这次会面,可以看得出陆景比雷纳德-洛克菲勒的优秀之处,在领导力、亲和力上,陆景要甩雷纳德几条街。”布鲁斯-卡地亚心里想道,“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陆景没有当面拆开我的礼物,想必会给他一个惊喜。”

第一次私下接触,他送了价值8千万美元的礼物给陆景,可谓下了血本。

因为,雷纳德的表现让他有点失望。今天雷纳德不救竹下修一,明天轮到他呢?因而,他想要换一个码头。

就在布鲁斯-卡地亚遐思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布鲁斯-卡地亚从棕色的手包中拿出手机,看看号码,微微等了几秒,这才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罗德斯的笑声,“布鲁斯,听说,你去见陆景了?”

“是的。”布鲁斯-卡地亚淡然的说道,“和陆先生聊了聊珠宝方面的趣闻。”

戴比尔斯的罗德斯是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忠实“走狗”。

罗德斯干笑了几声,“布鲁斯不要紧张,以陆景现在的声望、地位,你去拜访他是应该的。呃…,没说其他的吧?”

布鲁斯-卡地亚哈哈一笑,“罗德斯,你觉得我应该说的什么?说了,陆先生会信吗?我只是和他搞好关系而已。”

罗德斯笑了几声,挂了电话。想也是,第一次私下接触就大卖特卖钻石联盟内部的消息,陆景心中会怎么看布鲁斯-卡地亚?

不能说罗德斯的想法不对,但是他又哪里知道,他理解错了。布鲁是把雷纳德给“卖”的彻底。

晴空万里。一辆黑色的奔驰平稳的由东京丽都酒店出发。港区这里都是大使馆,繁华街道两边的建筑充满了国际都市的风情。

“陆景,没事吧!”坐在陆景身边的余乐有点紧张。他刚从陆景口中得知他们此行的凶险之处。明面上有高尔德财团的枪手,私下里还不知道雷纳德会玩什么花样。而且,他早听说竹下家族内部对陆景极为不满。今天只怕会搞出动静来。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余乐,笑道:“不管有没有事,我们都得去啊。元文,有把握吗?”

给陆景开车的是他的贴身保镖赵姿。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正是GI公司的主管,元文。董坤城回香港之后,陆景留在东京的危险,和华高层都知道。

元文穿着笔直的黑色西装,咧嘴一笑。自信的道:“景少,出了问题,你扒了我的皮。”GI出过几次纰漏,甚至连陆景的女人黄紫琪都给人绑架。

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要是还出篓子,特别是在保护陆景的时候出篓子,他真的可以考虑自杀了。

元文回头笑道:“余助理,咱们GI公司的实力你见识过的。”

余乐点着烟,苦笑道:“就是因为见识过才觉得害怕啊。我们和华有这样的实力。洛克菲勒家族会没有?”和华私下里的黑色交易,他处理过好几起。墨静雯、小季她们都不适合处理这些事情。

他得到陆景的全面信任也是因为处理毁掉by全球副总裁福特-库伯职业生涯一事。福特-库伯用虚假情报欺骗和华。

元文一时间语塞,余助理这思维转的很快啊。貌似很有道理。想了想,道:“余助理,我安排一组人,贴身保护你。”

陆景笑一笑,缓缓的抽着烟,他的心态要比余乐沉稳一些。余乐再怎么聪明,才华出众,今年也才28岁。自己则是两世为人。心里年龄都有四五十岁了。

车外的街景变化着,陆景想起董坤城离开东京时对他的叮嘱。

14日下午,陆景从东京丽都酒店送董坤城一行去东京国际机场。唐论语、黎逸明等人上午就飞回黄海。也是他送行的。

“陆景,我先回香港。你在东京小心再小心。”机场登机口,董坤城殷殷的叮嘱着陆景,“我们这次捞取的利益已经够了,你以自身安全为重。”

昨天晚上去竹下别墅风平浪静,与他们的预期不一样。显然,吉永宏树、竹下直人不允许竹下修一的葬礼上出现混乱。这恰恰说明将“治丧委员会主席”的头衔给吉永宏树是很好的一招棋。

但。接下来,陆景面临的风险就大了。吉永宏树已经邀请陆景于15日下午前往竹下别墅商议竹下修一的“后事”。

陆景笑着道:“董叔叔,我会的。”接下来面临的危险他知道。但他得留在东京将竹下修一的“后事”处理完。这才算是完美收官。

从陆景的角度而言,他要考虑的不是安全问题,这一点,GI公司的保镖团队会处理好。元文已经赶到东京。

陆景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解决”亚太财团,又不影响他的声誉。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问题。

董坤城拍了拍陆景的手臂,转身带着保镖和助理进入登机通道。

让陆景一个人面对风险,甚至是生死的风险。他心中有些惭愧。但他留在东京没有意义。

竹下修一家的别墅是一栋占地极广的米白色别墅。据说是竹下家族祖传的住宅。

陆景和余乐在吉永宏树和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的簇拥下从别墅栽满樱花的庭院穿过,来到一间充满日式风格的房间中。

宽敞的房间足有一个室内篮球场大小。窗栏、地板都是原木材质。米黄色的壁纸与原木色调十分相衬,装饰精美。

陆景几人走进来时,原木色的木地板上已经跪坐了四十多名竹下家族的成员。有男有女,年龄不一。

见陆景几人进来,房间中不少人都抬头看着陆景,有些年轻人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竹下家的传言中,摧毁亚太财团荣耀的幕后者就是陆景。逼死竹下会长的也是他。

竹下景子和竹下友和跪坐在母亲宫崎美嘉身边,他们是位于第一排的位置。“八嘎,我要杀了他。”竹下景子听到弟弟的低吼。抬起头看着已经走到众人侧前方的男人。他的身姿消瘦、挺拔。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如同众星拱月般,令他看起来气度非凡。心中有些复杂的感觉。她心中的仇恨并不炽烈。

因为,她的好友李怡馨在昨晚离开东京时给她打过电话,询问陆景在7月11日晚上有没有“侵犯”她。顺带着开导了她一番。财团之间的争斗你死我活,没有道理可讲。亚太财团失败,并不能怪陆景下手狠辣。

但,真正令她仇恨消退的是11日晚上父亲的话,“景子,相信爸爸,我不会害你。”在父亲的设计中,在如今家族众人的眼中,她其实已经给陆景侵犯过。

而以父亲对她的疼爱,断然不会将她的人生交到一个“杀父”仇人手中。她承担不起这样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是她的第一男人,一方面是杀父之仇。

就在竹下景子脑海中转着各种年头时,吉永宏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陆先生,请。”吉永宏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邀请陆景到竹下家族众人的正前方的一张木案几前落座。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走到精美的如同汉代宫廷宴会时使用的案几面前,跪在下来,昂首挺胸。赵姿毫不犹豫的站在陆景身后半步。余乐、元文、吉永宏树等人站在了侧前方。

陆景脸色平静的扫视了面前四十多名竹下家族的成员,声音清朗的说道:“各位,竹下会长离世前,曾经将身后事委托给我。我今日前来,是解决大家的困难。在各位提要求之前,我先说一说我的几个想法。”

“我和竹下会长算不上朋友,但互相欣赏、惺惺相惜。他的死,我很难过。我知道东京内现在流传着是我逼死竹下会长。但这不是真相。我愿意在这里重申:我没有逼死竹下会长的意图。以和华在日本的影响力,也做不到这一点。”

“我受竹下会长的嘱托来处理他的后事。诸位,我在此明言,竹下会长时期各位的私产、待遇、家族规定一律不变。维持原状。规则的执行,我委托竹下直人先生、吉永宏树先生全权处理。”

“渡过这次危机后,我希望看到竹下家族的新会长诞生。由他来带领竹下家族前进。在此,我愿意对诸位明言,我支持竹下会长的儿子竹下友和在几年后,日本法律规定的成年之时担任竹下家族的会长。这个承诺在我有生之年不会改变。”

“啊…”竹下友和失态的发出声音,一脸震惊的看着陆景。他没想到陆景会这么说。要知道,前些天,家里的一位长辈找到母亲,希望他们一家搬出竹下家族的祖宅。为新会长腾出位置。

陆景顿了一下,看向下面第一排发出声音的小正太,略微打量了一会,作出判断,问道:“竹下友和,你有意见?”

“我,我…”竹下友和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脑海里的念头脱口而出,“陆先生,我要杀了你给我父亲报仇。”

房间顿时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音,12岁的竹下友和这番话太大胆。陆景现在要干掉竹下家族实在太容易。

这时,房间四围站着的GI的保镖们纷纷拔枪,拉开保险。现在,忠于陆景的保镖在这间房间中占着多数。房间中竹下家族的成员惶恐至极。寒意,笼罩在众人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