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6章 枪声

第1856章 枪声

现场的气氛很紧张。如临大敌的Gi保镖们迅速做出反应。而竹下直人和吉永宏树根本没有料到陆景的护卫态度会这么强硬,直接处在下风。

“陆先生,陆先生,友和是无心之言,无心之言。”宫崎美嘉的脸都吓白,浑身颤抖着,跪坐在地板上的蒲团上连声哀求。她就这一个儿子。

陆景表情平静,双手轻轻的向下压了压,拿着枪的保镖们纷纷撤回指着场中众人和指着吉永宏树几人的枪口。

“竹下夫人,我理解你的心情。”陆景对宫崎美嘉温声说了一句,然后,对竹下友和正色道:“竹下友和,你父亲选择自杀,是为了保护你和族人。而不是让你来挑衅我。你要报仇,可以!等你带来竹下家族复兴亚太财团之后,我欢迎你来向我挑战。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我从来不会对仇人手软。”

陆景的态度异常强硬。竹下友和不大服气的低下头。他也怕枪。那黑洞洞的枪口让他感觉到冰冷的寒意。此刻,陆景的强大,深深的映在他心头。

“珰”的一声,房间第三排的一名男子怀中落下一把手枪。场中一片哗然。竹下家族成员纷纷看过去。是竹下大辉。此前,竹下家族私下里的串联中,他极为活跃,也是力主要刺杀陆景给会长报仇的人。

“不许动!”赵姿大喝一声,连忙从陆景身后闪出来,站在他面前,双手端着手枪,瞄准了那名男子。十米的距离,她有100%的把握一枪爆头。至于误伤不在她考虑范围内。

今天的局面一波三折。站在众人侧前方的吉永宏树额头有些冒汗,心中大骂竹下直人,“真是个蠢货,怎么能在议事厅动手?动手了,我们能跑的掉吗?”

竹下直人心里有些打鼓,脸上不露声色的站起来。向陆景鞠躬行礼,解释道:“陆先生,家族里面不少年轻人比较冲动,误信了谣言。希望你能宽恕他们。”

陆景脸色早就沉下来,他对竹下友和一个小屁孩的威胁自然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有人怀里带着枪,这说明竹下家族内部对他不仅仅是有意见。只怕动手刺杀的意见占了上风。

陆景意味深长的看了竹下直人一眼,缓缓的道:“可以。送他到东京的警局中反省几天吧。”

“哈伊!”竹下直人心里松了口气,答应下来,拍陆景马屁的话,他就没说了。在陆景和竹下直人对话时,GI公司的保镖已经将枪支缴获,将瘫软的竹下大辉绑起来,口里塞住。拉到一边。

竹下直人挥一挥手,在GI公司保镖的监视下,竹下家族的两名黑衣保镖将竹下大辉带走。

议事厅中再次回复平静。不过。这一次,不是日本人特有的那种秩序感的安静,而是对雄踞在众人正前方的陆景畏惧。因而安静无比。几乎可以听到呼吸声。

除了竹下修一的儿子,在坐的都是成年人。没有人会冲动。都在仔细的思考陆景说的话。陆景今天前来,实际上是保障了大家既得的利益。

而且,陆景明确的将会由竹下友和来继承竹下家族会长的职位,这让忠于竹下修一的人心中的立场开始出现动摇。现在刺杀陆景,那么,竹下友和未来的地位谁来保证?

赵姿退回到陆景身后。陆景顿了顿,沉声道:“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下面。各位最近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我会解决。”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竹下家族成员都没有站起来说话,只是沉默以对。陆景这是在“施恩”,谁敢应声?

陆景等了十几分钟。见竹下家族的四十多位成员没有说话,就道:“好了,那今天就到这儿。吉永会长、竹下先生,我们换个地方聊一聊亚太财团的事情。”

竹下直人连忙道:“陆先生,就在这儿吧,这里是竹下家族的议事厅。”

“也行。”陆景答应下来。他并不介意独踞一个座位。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想当“下属”。那也由着他们。

…。

竹下家族的成员们纷纷站起来,整齐划一的向陆景躬身行礼,然后悄然无声、有秩序的退出去。议事厅中随即空出大片的位置,显得空荡荡的。金色的夕阳斜斜的落入。将背景墙上的挂画、窗栏染的五颜六色。

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两人为首,在蒲团上跪坐下来。身后还有三名亚太财团的高层。同时也是亚太财团内部持有股权的小家族成员。

陆景径直问道:“吉永会长,亚太财团现在还有多少家底?你们有没有把握抵挡的住随后而来的收购。”

吉永宏树看了一眼四周的保镖,见陆景没有撤回的意思,回道:“陆先生,亚太财团还有约740亿美元的资产。包括一些企业的股份,债券投资,全球的不动产投资等。呃…”

竹下直人接着话头说道:“陆先生,我们肯定抵达不住随后的收购,请你想想办法。”

陆景对竹下直人这个老狐狸并不大相信,竹下家族里面充满了他逼死竹下修一的流言,竹下直人脱不了关系,立场可见一斑。淡淡的道:“我没有办法可想。亚太财团在日本政坛上的资源,是你们自己掌握的。”

竹下直人在陆景这儿碰了一个软钉子,脸色讪讪的,闭上嘴停下来。

陆景又详细的问了几名亚太财团高层一些问题,聊了约一个多小时,陆景心中对亚太财团的情况大致有数,又索要了财务报表,让余乐那好,就准备告辞离开。

“陆先生,议事厅这里有侧门可以离开祖宅,你让司机开车绕到这里来就好。大约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请你换个房间稍坐片刻。”吉永宏树建议道。

陆景点点头,老实说,跪坐这种姿势,没受过训练相当遭罪。他现在双腿都有点麻了。

陆景一行人从宽敞的议事厅出来,穿过宽敞的木质走廊和明亮、布局有层次的堂屋,来到一间幽静的房间内。房间约有40平,欧式风格。墙壁、地板、沙发、灯饰等家具齐全,灰白色的主格调。看起来像一间休息室。

陆景、余乐、元文、赵姿四人次第坐在围在茶几边的灰白色长沙发上,略作休息。

余乐打开一瓶自带的矿泉水,一脸蛋疼的骂道:“玛德,竹下家族这帮孙子真的不坏好意啊,竟然带枪。刚才要是站起来开一枪,怎么防备?”

赵姿木然的道:“他开不了枪。我有十足的把握在他开枪之前将他干掉。”

元文嘿嘿一笑。他信这话。赵姿是GI公司王牌中的王牌。

“哈哈,余乐,专业的东西还是要专业人士来处理,我们就不要瞎操心了。”陆景拧开一瓶水,喝着水,道:“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的脚TM的受罪了,现在还酸着。靠。”

余乐正要说话,嘿然一笑,“喏,陆景,给你揉脚的人来了。”说着,挤眉弄眼的努努嘴。

幽静的休息室门口,穿着白色长布袍的竹下景子端着一碗莲子羹出现。一头黑长直的乌黑秀发披肩,玲珑的身姿曲线极美,修长而窈窕,清爽、靓丽的女孩。表情怯生生的,如同一只小鹿。

余乐和元文告辞离开。赵姿面无表情的站在窗口处,拉开距离。身处险地,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陆景离开她的视线。

“陆先生,我妈煮了一碗粥,让我送过来。请你垫垫肚子。”竹下景子走到面前,双手端着碗,直视着陆景,俏生生的说道。她其实是有点害怕。

虽说陆景11日晚在千叶留给她的印象不错,但刚才在议事厅那一幕把她吓到。令她感受到陆景的威严、权势、可怕。只是,她不得不来送一碗粥聊表谢意。因为,陆景今天的表态保住了她家里在祖宅的居住权。并且支持她弟弟继任会长。

陆景接过粥,笑一笑,放在木质的茶几上,做个手势示意竹下景子在长沙发上坐下来,“请坐吧!”竹下修一将竹下景子“奉献”给他,但陆景并没有要轻悔她的意思。余乐说让她捏脚,只是说笑罢了。

“不要紧张,我不吃人肉。”陆景笑着说道:“景子这个名字在日语中是幸福、优雅的寓意吧?你父母对你的期许很高啊。”

竹下景子低头轻笑了下,很含蓄、浅淡的笑容,“是的。”说着,看看木质茶几上的粥,轻声说:“粥要趁热的喝才好。我妈妈的手艺很好。”

陆景笑着摆摆手,“我现在不饿。”他们来之前就已经确定,不会在竹下别墅中吃饭、喝水,确保万无一失。

竹下景子正要说话,就在这时,赵姿一声爆喝,“小心。”陆景下意思往沙发下躲,顺手将竹下景子拉倒。紧跟着就听到“砰砰”的枪响声。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啊…”给陆景拉倒的竹下景子在这一瞬间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这是比枪声还好的警报器。“怎么回事?”余乐、元文两人带着七八名保镖快步抢了进来。就见,陆景和竹下景子很狼狈的躲在茶几边,粥流了一地。沙发上有几个弹孔。而赵姿手捂着腹部,单手持枪,表情痛苦。

“怎么样?”

“没事吧?”

众人七手八脚的扶着陆景、赵姿、竹下景子,纷纷紧张的问道。几名保镖持枪警戒。赵姿摇摇头,“我没事,中了一枪。”指着窗户外的榕树,低声说:“枪手在庭院里面,他被我击中,你们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小心点。”

两名黑衣保镖翻着窗户过去。片刻后,喊道:“赵姐,已经死了,你打中了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