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7章 唯你是问

第1857章 唯你是问

吉永宏树、竹下直人带着人匆匆赶过来,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两人一脸的骇然。竹下直人向吉永宏树是使个眼色,摇摇头,示意这名枪手不是他安排的。吉永宏树心里叹了口气,现在怎么向陆景交代?

“不好,这粥有毒,陆景你没喝吧?”余乐眼尖,一眼就看到竹下景子刚才送来的粥洒落之后,木茶几和地板上开始出现一点点腐蚀的迹象。

“啊…,陆先生,我没有下毒!真的。”竹下景子吓呆了,恳切的看着陆景。

陆景对余乐摇摇头,示意他没有喝粥,然后对竹下景子道:“我相信你。”

“阿里嘎多呜过咋一马斯!”竹下景子紧张的情绪松下来。看着沙发上的弹孔,要不是陆景拉她一下,她就得中枪。再看木茶几上腐蚀的状况,心中愧疚、难过、害怕的情绪涌上来,低声抽泣。

在吉永宏树的安排下,赵姿给几名保镖保护着去了医院治伤。吉永宏树安排人送竹下景子回屋,又给警局打了电话报警。

陆景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抽着烟。十几分钟后,有一队日本警察前来。了解情况后,在凶手现场勘察了一番,和吉永宏树说了情况,就告辞。

吉永宏树走到陆景面前,一脸惭愧的道:“陆先生《︾,..,对不起,今天让你受惊了。刚才警方已经查明,枪手是以伪造的身份入境,不是日本人。”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吉永会长。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想知道的是派来的枪手?以亚太财团在东京的实力查不出来吗?”

“我这就去查!”吉永宏树额头上有些冒汗,他已经感觉到陆景生气了。很生气。陆景连竹下会长都可以“干掉”。要弄死他,基本很轻松。特别是现在亚太财团实力大不如前。

“竹下家的祖宅这里的安全工作。由你全权负责。宫崎美嘉、竹下景子、竹下友和三个人出了任何问题,我唯你是问。明天你来我的住处一趟。哼,余乐,我们走。”陆景用力的将烟头在茶几上碾灭,带着和华众人离开。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陆景走后三分钟,休息房间内压抑的气氛才稍稍缓解。

竹下直人虽说心中并不介意干掉陆景,但是当时那种暴风雨爆发的前奏,还是让他感觉到异常的不舒服,一直保持沉默。

“到底怎么回事?”吉永宏树揉揉脸。低声问着一直在勘察现场情况的保镖头目。

“吉永桑,你看这里…”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头目指着碎了一地的玻璃,“陆先生和景子小姐坐在沙发上在聊天的时候,藏到的树边的枪手寻找机会准备开枪。但是,他有一个问题,他必须要先打碎玻璃,才能击中陆先生。

而击碎玻璃的声音势必会引起陆先生那位女保镖的警觉从而被击杀。雇佣兵要钱,也要命。从枪手的尸体上看,那位女保镖是高手。所以。我推测当时的情况,应当是枪手在犹豫的时候被陆先生的女保镖发现,从而先行示警、开枪。经过激烈的枪战后将枪手击毙。”

“哟西,我明白了。”吉永宏树点了点头。看着满屋的狼藉,吩咐助手收拾、处理。

“竹下君,我们俩需要谈谈。”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换了一间日式的房间密谈。原木色的榻榻米上的小桌上。侍女已经摆好清酒和美味的寿司。夜色渐渐的降临,此时已经是晚饭时间。

“竹下君。我想问问这枪手是谁派来的?我明天要向陆景交差。”吉永宏树喝了一口清酒,看着竹下直人满是皱纹的老脸问道。

竹下别墅的安全是由竹下直人负责。有枪手溜进来,他不可能不知道一点端倪。

竹下直人迟疑了一下,说:“和高尔德财团有点关系。听说陆景曾经枪杀了高尔德财团继承人的一位朋友。可惜,那间房间竟然是欧式的。”

日式的房间如同中国古代的风格,窗户以木质、纸张为主。而欧式的房间才会装上玻璃。

吉永宏树叹了口气,“竹下君,我不反对你的决定。但现在已经引起陆景的警觉。很抱歉,我将接受竹下别墅的安全工作。请你理解。”陆景今天明显对竹下直人起了猜忌之心。他不想和竹下直人走得太近。拿走竹下别墅的防卫权,也是一种表态。在自身的生命威胁面前,他需要向陆景作出一些姿态。

竹下直人沉吟了一会,无奈的点点头,“我明白。”他理解吉永宏树的顾虑,陆景今天说“唯你是问”不是开玩笑,而是警告。陆景的手很黑。

竹下修一遗留下的策略是与陆景合作,度过当前的难关。但是,他和吉永宏树其实都不看好陆景能帮助亚太财团度过危机。

吉永宏树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来解决亚太财团的困境。而,他是想要借助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力量。美国人在日本很有份量、影响力。

因而,吉永宏树不反对他刺杀陆景,但对刺杀陆景也不积极。此刻,给陆景警告后就缩了。

他想要刺杀陆景,是因为陆景是摧毁亚太财团的主使者。深田哲二的背叛就是和华主使。陆景摧毁了竹下家族的荣耀,这份仇恨让他敌视陆景。同时,他也希望用陆景的死来做“投名状”。他还有一些利益上的诉求需要雷纳德支持。

机会稍纵即逝,他得换一个思路了。

华美、奢侈的竹下别墅在夜色中,灯火绰绰。随处可见巡逻的黑衣保镖。

今天的枪击事件,以及食物下毒事件,让别墅里的厨师、侍女、保姆等“服务团队”如临大敌。

奢华的主卧室中。不间断的传来女孩的哭泣声。竹下景子今天给吓坏了。她17岁的生命中还没有经历这么残酷的画面。宫崎美嘉轻声安慰着女儿。

一名中年仆妇穿着整洁的衣衫进来,轻声汇报情况:“夫人。我已经探听清楚。别墅的安保工作由吉永副会长接手。陆先生明言,夫人。小姐和少爷三人出了任何问题,就要追究吉永副会长的责任。”

宫崎美嘉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追问道:“陆先生那位保镖的伤势怎么样?”

“已经送去医院,据说肠子给打断,正在手术,没有生命危险。”

“嗯,安娜,你先下去吧!”宫崎美嘉吩咐道,轻抚着女儿的秀发。拍拍她的肩膀。竹下景子正趴在母亲的腿上哭泣。宫崎美嘉对正在跪坐在面前的儿子感叹,“友和,你现在知道谁在保护我们了吗?”

竹下友和今年12岁,良好的贵族教育已经让他对事物的对错有足够的判断力。陆先生今天来竹下别墅,在竹下家族所有人到面前确定了家中的地位,待遇,现在则是生命安全的保证。比起那些居心叵测的家族长辈要好得多。

“妈妈,我知道。是陆先生!”

“不错。我今天让景子送去的那碗走应当是给人下了毒,试图栽赃给景子。”宫崎美嘉看着儿子的眼睛。“那么,你还要去挑战陆先生为你父亲复仇吗?”

“是的。”竹下友和没做思考,迅速的回答:“妈妈,我知道陆先生说的有道理。父亲不是他逼死的。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张大之后去挑战他。越是强者才越有挑战的意义。”

宫崎美嘉慈爱的笑一笑,没说什么。以陆先生今天强势的表现、承诺。谁都看得出来,丈夫的死。不是他逼迫的。因为,他如果做了。肯定敢当众承认。丈夫将后事委托给他,确实很有道理。

今天的“误会”,她需要尽快向陆先生作出解释。如果陆先生误以为是她要下毒,那就麻烦了。

陆景和余乐、元文离开竹下别墅后,没有第一时间返回酒店,而是去了丰岛区的医院看赵姿。在医院听医生介绍完情况后,陆景放下心来。赵姿的情况不算严重,手术后没有生命危险。

余乐从外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便当回来,看到正在医院停车场抽烟的陆景,递了一份便当给他,“陆景,咱们这一关算是过了,下面怎么搞?”

出了这样的事情,和华不报复才有怪了!现在是找出幕后主使,然后下手。真以为和华是泥捏的吗?

陆景心中的怒火很盛。今天又是枪杀,又是毒药。只是以他现在城府,还不至于大骂。此时他很冷静,脑海中正在推敲、完善他的计划。有些事情,见微知著。今天的事情,竹下直人脱不了干系。

“先吃饭吧。既然有人要选择对抗到底,我也不用客气。”陆景接过温热的便当,扒拉了几大口。确实有点饿。至于,便当的滋味,分不出来了。

“景少,十三两个小时后能来东京。请你稍等。”元文带着岑万、江祺广、上官绍、刘腾过来,汇报道。赵姿目前肯定无法担任陆景的贴身保镖了。这个时候,他不可能让陆景去和人见面。必须要等十三过来。

陆景点点头,和岑万几人握握手,聊了几句在竹下别墅被枪手刺杀的事情,随后吩咐刘腾:“赵姿这里,你们要安排可靠的人照顾,等她病情稍微稳定之后,我会安排她回香港。”

“景少,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刘腾保证道。

东京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中,斯图亚特高尔德接到了一个电话后,郁闷的将手中的玻璃酒杯砸在地板,“废物。”

于此同时,雷纳德在他位于世田谷区的高层公寓中接到了竹下直人的电话。

“竹下君,看来,你和竹下会长的能力还是有差距啊。”

竹下直人心中腹诽,恭敬的道:“洛克菲勒先生,请放心,我有办法让陆景身败名裂。请再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