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58章 说服、清洗

第五卷 世界狩猎场,旌旗飘扬 第1858章 说服、清洗

东京的时间比香港快1个小时。东京晚上8点许,香港才7点,赵姿受到枪击的事情传回香港,和华高层震动,连夜在总部世运大厦聚会。

陆景从医院里回到东京丽都酒店,在书房中,打开笔记本参加视频会议。

视频中,世运大厦的会议里,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许雪、叶静雨、莫心蓝、杨星长、马飞依旧在座。

另外,陈笑、苏晓玉、杨玉立、周复生、唐悦、徐怀观、董冰、何梦瑶都在全球各地接入进来。

陆景安抚了大家的情绪后,拒绝了唐悦前来东京的提议,关了视频,在书房中吸着烟,俯瞰着东京的夜色。

竹下修一利用道德将他捆绑在亚太财团上,让他感觉手脚有点施展不开,带着镣铐跳舞的感觉。其实,他内心中是不打算留下亚太财团。这次枪击让他随后的报复、清洗在道义上站住了脚。

不止如此,他本来没打算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但是现在,他就不客气了。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在竹下别墅遭遇枪击和毒杀,未必是坏事。

这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从窗边走到书桌前,拿起手机看看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陆景好奇的接通电话,“你好。”

“陆先生,你好,我是宫崎美嘉。”电话里传来一口流利的汉语。令陆景有些惊讶。宫崎美嘉接着道:“陆先生,很抱歉,我让景子送的粥给你带来的危险。我想当面向你致歉。”

陆景对了解宫崎美嘉、竹下景子、竹下友和的想法没什么兴趣,淡淡的道:“竹下夫人,我现在可不敢再去竹下家族的祖宅了!危险重重啊!”

宫崎美嘉歉然的道:“陆先生,对不起。我明天中午在千叶设宴向你赔罪好吗?请务必赏光。”

陆景沉吟了片刻,“竹下夫人,设宴就不必了。下午一起喝杯下午茶吧。”

开完会,和华众人就散去。董坤城和陈旭江两人在世运大厦董事长的办公室中坐下来聊天。助理泡了清茶进来,就退下去。澄澈的夜空十分美丽。

“旭江。我心里很惭愧啊,其实,我和陆景都知道去竹下家族的别墅会有危险,但是我没有陪陆景一起去。他果然还是遭遇到了危险。”董坤城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陈旭江吸着雪茄,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安慰道:“坤城,陆景让你先回香港,就是不想让你陪他冒险。总归。陆景没有受伤。你看,历代皇帝驾崩时,皇宫最危险,但辅政的大臣们还是得去啊。”

这个比喻其实不恰当。竹下修一委托陆景处理他的后事,陆景确实得去一趟竹下别墅,会见竹下家族的成员。明知道有危险也得去。但,去了这一趟之后,陆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再也不去。

当然,他这么比喻,是因为陆景刚才视频里笑着说安抚竹下家族成员的意见:“皇帝驾崩嘛。安抚皇后和太子,这种事历史上多得是。我琢磨下就知道怎么稳住竹下家族的成员。”

竹下修一轻叹一口气,摇摇头,“陆景这次在东京收获不会小,我们在香港这边的工作要做好。”

“陆景的保镖受伤住院?”住友理惊诧的问着前来汇报的心腹,随即,脑海中盘算开。

毫无疑问,陆景受到枪击的事件势必会改变东京此刻的格局。陆景只怕不会在受到竹下修一刻意制造的“道德”上的约束了。

只是,托付后事,没人认为需要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嘿。竹下直人那个蠢货!”住友理琢磨了一会,拨了岩崎照之的电话。他们两家正在收购亚太财团旗下金融企业。得警惕陆景来“抢食”啊。

16日上午8点,吉永宏树准时的出现在位于港区的东京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门口。

余乐打着哈欠在客厅中招待吉永宏树,昨天晚上一堆人向他打听陆景遭遇枪击的详情。偏偏全球各地的时间又不统一。他一晚上就没睡好。

“吉永会长,陆景还在健身房跑步,你稍等一会。”

吉永宏树笑着,用英语道:“余助理,没事。我可以等一等。”态度很好。

余乐点点头,回房间继续补觉。将吉永宏树晾在客厅中。陆景等会会怎么训斥吉永宏树,不用想都知道。亚太财团还剩下760亿美元的资产,和华至少可以咬下300亿美元的利益。试图枪杀陆景的后果很严重的!

吉永宏树也不介意余乐冷淡的态度,在客厅中来回踱步。看到一名很清秀的女孩在不远处冷冷的盯着他。腰间有枪。

陆景在健身房运动了半个小时,冲过澡,去餐厅吃了早饭,这才在富丽堂皇的会客厅中接见吉永宏树,上午清新的阳光透进来,整个东京都沐浴在阳光中。“请坐吧,吉永会长。”

“谢谢!”吉永宏树穿着一件深色的衬衣,五十多岁的人,头发有些花白,脸上神情疲倦,带着面具化的笑容,笑容中带着些许的讨好。他的谦卑,恭敬,是源自对和华财团实力的畏惧。

“陆先生,我已经查明白,昨天潜入到竹下别墅中的枪手是高尔德财团-派出的。”

陆景神情微动,布鲁斯-卡地亚给他提起过这件事,似笑非笑的看了吉永宏树一眼,“吉永会长,你要给我说的就只有这些吗?”

吉永宏树愣了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知道陆景什么意思:枪手是怎么进去的?没有竹下直人的配合基本不可能。但是,他并没有出卖竹下直人的想法。说起来,他对陆景畏惧归畏惧,但并没有到要“甘为门下走狗”的地步。

陆景冷笑了一声,“吉永会长,你在我面前忍辱负重,看来图谋很大啊。我在竹下别墅中遭遇到生命危险,这恐怕并非竹下会长的本意。你想要保住亚太财团,不和我合作,是打算和谁合作?日系财团、雷纳德-洛克菲勒、哈利-伯纳德?”

“…”吉永宏树额头有些冒冷汗。这是目前正在东京试图吞掉竹下家族最后资产的三方。之前,作为世界级财团亚太财团的副会长,他在陆景面前谈笑自若,最差劲的时候,也可以要求陆景尊重他的人格。可是现在,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陆景喝了一口茶,看着窗外明丽的阳光,缓缓的道:“吉永会长,我不会鲸吞亚太财团剩下的资产。”

“纳尼?”陆景的情绪一收一放,挥洒自如。吉永宏树给陆景的态度弄的有点失态,一句日语脱口而出。

“很奇怪?”陆景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沐浴在阳光中,“亚太财团是竹下家族的亚太财团。我可以支持你将之变成吉永家族的亚太财团。”

吉永宏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陆景是在鼓励他和竹下直人内讧。内讧不是问题,关键是,陆景会在事后表态支持他。这个支持对他掌握亚太财团至关重要。

“陆先生,竹下会长将他的身后事托付给你…”

“是的。处理好竹下会长的身后事,不代表我要丢掉性命。对吧?”陆景哂笑一声,打断吉永宏树:“竹下直人在亚太财团的份额,你可以吃掉。”

吉永宏树有点动心了。亚太财团目前760亿美元的资产,竹下直人手中握有约150亿美元左右的资产。这部分资产让他动心。另外,他之所以想要独自应对亚太财团接下来的危机,不就是想要掌控亚太财团吗?

“陆先生,竹下家族的资产减少会有损于你的声望。”吉永宏树迟疑的试探道。

陆景意味深长的着看了吉永宏树一眼,明言道:“吉永君,我只保证竹下会长家人的利益。”

吉永宏树悚然一惊。竹下直人、竹下大雄对陆景怀有恶意,而且已经表露出来,陆景已经不需要对这些人负责。在道义上无可指责。他有点明白陆景的意思了:陆景内心中压根就不想亚太财团继续存在。而竹下直人的愚蠢,给了陆景极好的理由。清洗了竹下家族的亚太财团还是原来的亚太财团吗?

吉永宏树低头沉吟着,衡量着得失。

陆景也不催吉永宏树,悠闲的喝着茶,看着风景。这种斩断“枷锁”的感觉很令人舒服。他当然会从亚太财团手中获取巨额的利益,但需要讲究“吃相”。直接收购其资产是最贪吃的一种方式。

“陆先生…”吉永宏树抬头,看到陆景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中,仿佛与夏季上午的太阳融为一体,炽烈无比。他想起和华财团的威势:如九十点钟的太阳。禁不住恍惚了一下。

陆景转过身来。吉永宏树收敛心神,连忙道:“陆先生,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你承诺竹下友和继承竹下家族会长的职位,将来,我如何自处?”

吉永宏树的问题有点多,陆景皱眉道:“10亿美元以下的企业可以让竹下友和直接管理,但100-200亿美元的企业又怎么能让他管理呢?他未来能在亚太财团主席的位置山获得多少权力取决于他自己的才华。”

吉永宏树明白了,向陆景弯腰行礼,恭敬的道:“陆先生,我愿效犬马之劳。”

看着“臣服”在自己面前的吉永宏树,陆景点点头:“严查昨晚的下毒案。”

“哈伊!”吉永宏树干净利落的答应下来,向陆景告辞,大步流星的离开,他要去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