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61章 处理余波

第1861章 处理余波

“不,不,不是我…,你们搞错了。”松腾安娜尖叫着后退,试图摆脱吉永宏树带来的保镖的控制。但,这只是徒劳。小会客厅的空间并不算大。

竹下直人穿着黑色的夏季薄衫,沉着脸,愤怒的大喝道:“够了。吉永会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吉永宏树带人闯进他的小会客厅中,这实在太无礼。把他当什么了?

这时,刚才给竹下直人训斥的侍女结结巴巴的道:“竹下桑,外面来了很多黑衣保镖,我们被禁止出入。而且,我们的手机没有信号。”

“八嘎!”竹下直人大骂一声,气势汹汹的盯着吉永宏树,“吉永宏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昨晚的枪击事件后,陆景要求保护宫崎美嘉等人,他昨晚刚刚将亚太财团的保安力量移交给吉永宏树。

“无关的人先出去!”吉永宏树一挥手,身边随行的保镖将松腾安娜、侍女给带出去。奢华的小会客厅中顿时就剩下吉永宏树和竹下直人两人。此刻,夕阳已经落下,房间中光线幽暗。

竹下直人气愤填膺的盯着吉永宏树晦暗不清的脸庞,胸口起伏不定。他正在强制的压制他暴怒的情绪。

“竹下君,我已经决定和陆先生合作。他愿意支持我吞下你在亚太财团的股份,并支∟长∟风∟文∟学,w£◎☆t持我吉永家族成为亚太财团中的主人。所以,请你交出手中的权力和股权吧!”吉永宏树沉声说道,态度咄咄逼人。

“幼稚!”竹下直人直斥道:“你我都同意无法依靠陆景的力量度过目前的危机,你有他的支持又如何?日系财团、洛克菲勒、美国东部财团会将亚太财团连骨带皮一起吞下去。”

吉永宏树嘿嘿一笑:“竹下君。不要太早的下结论。亚太财团只会属于吉永家族。我确实认为依靠陆先生无法度过目前被收购的危机。我的打算是将你手中的资产赠送一部分给我们在政坛上的朋友。博一博。”

财团之间的较量,是从政治、经济、舆论多层次的立体战争。并非说企业的股权掌握在手中就无事。因为企业有可能受到外部的因素干扰。因经营不善而倒闭。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减少外部因素对亚太财团旗下剩余企业的干扰。首先要排除政治上的因素。其实,这也是竹下修一为亚太财团自保设计的路线。亚太财团手中此刻有较为充裕的现金流。

解决政治上的顾虑后。亚太财团完成可以在和华财团的支持下,经营好旗下的企业。但,吉永宏树认为和华财团的支持是可有可无的。要度过目前被收购的危机关键在第一步。

而竹下直人与他的分歧在于,竹下直人认为,第一步都很难以实施成功。这就是人与人的行动力不同所造成的认知差异。在竹下修一眼中十拿九稳的事情,在吉永宏树看来只有70%的成功概率,而在竹下直人看来,50%的成功概率都不到。

吉永宏树今天上午向陆景表示臣服的时候是想赌一把70%的概率,反正没有陆景的支持。他也是要赌一把的。吉永宏树并不知道竹下直人和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协议。

然而,在下午的时候,吉永宏树接到了陆景一个电话,他们将会与池佐家族合作,在JAIC日本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的“攻防战”中做文章。当然,吉永宏树并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竹下直人。

“吉永宏树,你会失败的。”竹下直人不屑的说道。

吉永宏树微微昂起下巴,“竹下君,成功与失败。对你而言没有意义。我已经准备好合同,你准备签字吧!”

“哈哈,哈哈,哈哈!”竹下直人仰头哈哈大笑。然后俯身盯着吉永宏树,眼神锐利,“如果我不签呢?就凭你把我扣在家中?”他经历过竹下修一对竹下家族的大清洗。那时候“杀”得人头滚滚。池佐学的妹妹就死在清洗中。在池佐学看来,吉永宏树的“宫变”手法太稚嫩。

吉永宏树淡淡的道:“竹下君。我想松腾桑会指认你是下毒的主使吧!涉嫌谋杀,你怎么都会给判上几年。我听说监狱中一向不大安全。”

竹下直人脸色微变。

吉永宏树口气淡淡的接着道:“你的大儿子竹下太郎曾经卷入一起女模特致死事件。你的二女儿竹下绘里香有吸毒的习惯。吸毒很容易过量致死。小儿子竹下崇喜欢游艇。大海向来很危险。”

“你别说了…”竹下直人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眼神闪烁不定。

吉永宏树笑一笑,在阴暗的光线微微笑着。

深夜十二点许,吉永宏树如愿以偿的从竹下直人的别墅中走出来。等候在别墅门口的一名青年立即迎上来,“爸,恭喜你!”显然,眼力很不错。

吉永宏树轻轻的笑着,疲倦的脸色中带着兴奋,吩咐道:“高德,这里就交给你了。扣住竹下直人两天。禁止他与外界联系。”

吉永高德,他的私生子。独子吉永右典被陆景的朋友打成太监之后,性情变得古怪。他已经放弃了吉永右典。

“爸,请你放心,我一定做到。”吉永高德二十多岁,挺胸说道。

此时,竹下直人占地600平米的精致三层楼别墅的大门、侧门布满了荷枪实弹的黑衣保镖。附近居住的居民都是竹下家族的成员,对竹下直人的别墅突然加强安保并不惊讶。

看着这个勇猛精进的儿子,吉永宏树欣慰的点点头,坐车前往东京丽都酒店。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陆景汇报。

竹下直人拿出了一个陆先生和宫崎美嘉在包厢中的视频。流传出去不大好。

深夜里吉永宏树抵达位于港区的东京丽都酒店后并没有见到陆景,他索性在丽都酒店里办理了入住手续。第二天上午8点43分才在餐厅中见到陆景。

听吉永宏树汇报完之后,陆景失笑,喝着牛奶,微微眯着眼睛。昨天下午宫崎美嘉的举动对他刺激还是挺大的。宫崎美嘉保养的很好,身材窈窕,乳白腰细,臀圆腿长,仿佛一枚熟透的果子。

陆景收下U盘,问道:“这份视频还有多少人看过?”

吉永宏树急忙道:“除了我、竹下直人、松腾安娜就再也没人了。”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笑道:“吉永会长,你能这么快就搞定竹下直人,处理的不错。我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有助于你提高在亚太财团内部的威信。”

吉永宏树有点跟不上陆景的思路,他还没搞明白陆景对这个视频到底是什么态度啊,微征了下,“陆先生,你是指…”

陆景就笑,“你不想知道深田哲二最近在做什么吗?你一会和余乐沟通下。”

吉永宏树神色一震,随即有些兴奋。他有些明白陆景说的大礼是什么!确实,拿下叛徒深田哲二,那他在亚太财团内部清洗竹下直人的反对声音会降到最低。

宫崎美嘉下午从千叶回到家中,傍晚时分就得知吉永宏树带人扣住了竹下直人一家,而随即她的心腹松腾安娜被扣在竹下直人别墅的消息就传来。

“昨晚下药的人安娜,她是竹下直人的‘间谍’?” 宫崎美嘉跪坐在茶室中的蒲团上,难以置信的问道。她正在和女儿竹下景子闲聊。景子昨晚受到了惊吓。陆景被刺杀时,她受到了波及。

“是的,夫人。”前来传信的是竹下别墅中的一名三十多岁的侍女。

“你先下去吧!”陡然听闻松腾安娜背叛的消息,宫崎美嘉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轻叹了口气。

竹下景子穿着白色的和服,释然的小声:“怪不得呢!”虽说陆景昨晚肯定不是她下的毒,但这件事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也只有松腾安娜才有机会下毒。

“景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宫崎美嘉想起今天下午松腾安娜对她的怂恿,心里悚然。假设陆景今天下午没有把持住,和她春风一度,而松腾安娜将下午的事情传扬出去,那岂不是会毁了陆景的名声?那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松腾安娜这个八嘎,枉我对她这么好,她竟然会背叛我。哼,活该!我绝不会为她求情。”宫崎美嘉心里暗骂,轻拍着胸口,一阵后怕。对她下午“荒唐”的举动有些后悔。

现在想起下午的事情,她有些难言的情绪涌动。挺刺激的感觉。她确实愿意献身给陆景,来换取对生活的保障。只是,没想到这个举动会如此的危险。这件事,应当到此为止了。

竹下景子点头,像一只乖巧的小鹿。

宫崎美嘉轻轻的摸了下女儿的头,说:“安娜被扣住了,吉永副会长大概和四叔起了龌蹉,由得他们去吧。我们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景子,这两天,学校正好放暑假,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需要外出旅游吗?”

“妈妈,暂时不用。”竹下景子道。

宫崎美嘉轻轻的点头,“嗯,走啦,我们吃晚饭去。我今天下午见到陆先生,他决定将竹下基金交给我管理。我以后会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