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62章 死亡

第五卷 世界狩猎场,旌旗飘扬 第1862章 死亡

7月17日,就在吉永宏树向陆景汇报视频的情况时,青园别墅的一间精美的日式房间中,深田哲二正在收拾他的行装,准备离开池佐家。

昨天晚上他接到池佐智久的通知,外面的警报解除。吉永宏树向陆景效忠,他可以离开青园别墅,去东京的任意地方。

“哟西!我终于可以离开了。”深田哲二在青园别墅呆的有些腻。他叛逃之后一直躲在青园别墅池佐家族的庇护下。衣食、美女不缺。唯一的遗憾就是无法离开。

这期间一个个的消息传来,更令他心潮起伏:多方收购亚太财团的资产;竹下会长自杀;陆景受竹下会长的委托处理后事;竹下景子和陆景的绯闻;和华财团成就世界级财团等等;竹下会长的葬礼;陆景遭到枪手刺杀。

报纸上分析、报道,东京的财经格局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当然,企业的变更和普通人的生活无关。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走出青园别墅感受“后亚太财团”的经济脉搏。按照他与和华财团的协议,他背叛竹下会长的利益中,包括2亿美元的现金,担任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会长。还有竹下会长的三大美姬。

深田哲二很快就收拾好行李,一个黑色的皮箱子而已。拖着箱子走出庭院,白色的马路上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等候路边。绿树林荫中,鸟语花香。深田哲二深深的吸了一口。

前来送行的池佐智久微笑着和深田哲二握手,“深田君,你只有这么一点行李?第一站去哪里?我让人送你。”有保镖将深田哲二的行李放到后备箱中。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深田哲二笑着说道。他的第一站是港区赤坂的一间高级公寓。那是雅美的住所。她是TBS电视台的主播。很符合他的审美。

“也好。我都已经感觉深田君迫不及待的心情了。一路顺风,深田君。”池佐智久和深田哲二道别,目送深田哲二开车远去,嘴角浮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池佐智久回到别墅中,父亲池佐学在二楼的休闲厅中休息。见池佐智久进来,池佐学低声问道:“他走了。”

池佐智久点点头,坐下来。喝着茶,“父亲,可惜了那2亿美元啊!陆先生怎么就舍得真的支付这2亿美元呢?深田哲二的银行卡是瑞穗银行的吧?”

池佐学训斥道:“鼠目寸光。正是因为陆先生支付了这2亿美元,谁会认为深田哲二的死和他有关呢?”

池佐智久恍然的拍拍脑袋。确实也没关系。昨天中午的聚餐结束后,陆景的助理余乐向他暗示了一下,既然池佐家没有继续并购亚太财团资产的意愿,那么留着深田哲二也没用。

而放深田哲二离开青园别墅后,并非和华没有尽到保护的职责。而是深田哲二没有在第一时间与和华联系。当然,根源在于他给了深田哲二一个错误的信息:外面风平浪静了。

池佐学接着道:“智久,你这两天盯紧JAIC日本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的事情。两到三天内就会有结果。”

“我明白,父亲。”池佐智久应道。

上午的阳光中,深田哲二哼着小调,惬意的顺着空旷的马路开着车。窗外有靓丽的少女们穿着水手服走过。已经放暑假了啊。7月中旬到8月底是暑假时间。

深田哲二已经查过银行账户,和华支付的2亿美元已经到账。他得找个时间与和华联系一下。索要一个职位。这是他的社会地位的保证。

就在深田哲二幻想的时候,雷克萨斯突然轰的一声,发动机停止转动。深田哲二被迫将车子停在路边。就在这时,一名枪手突然出现。砰砰两枪,将深田哲二的头给打爆。

深田哲二在临死前,怎么都想不到死亡会来得这么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了什么,没人知道。最终,他还是没能去见到他想要的女人。

17日晚上,东京的电视台中纷纷报道了一起凶杀案。前天骄基金会长竹下修一的前助理深田哲二在世田谷区的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上遭到枪杀。警方正在全力缉捕凶手。

午后的阳光炽烈的照射在林荫道、别墅、园林、庭院、走廊中,拖出长长的影子。路面如火。

几辆轿车平稳的停在竹下别墅的正大门前。陆景、余乐、元文、岑万、江祺广、上官绍、刘腾、吉永宏树、吉永高德等人纷纷从车上下来。吉永宏树是带着亚太财团的高层来祭拜竹下修一。陆景是顺路来办点事情。

竹下修一的骨灰还没有入土,而是在灵堂中,停放49天后再进入竹下家族的目的。

在日本。高级别墅一般都毗邻墓地。这是日本文化中的一种。竹下别墅旁边就是竹下家族的墓地。

幽暗、肃穆的灵堂中,陆景、余乐、元文、岑万、江祺广、上官绍、刘腾上了三柱香就出了灵堂。吉永宏树带着四名亚太财团的高层一起给竹下修一上香。

吉永宏树鞠躬道:“竹下君,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深田哲二受到了惩处。美子、智子、雅美将按照你安排的方式生活,不会被打扰。请安息吧!”

四名亚太财团的高层齐齐鞠躬。这个动作也表明,他们将和吉永宏树的步调保持一致。

昨天,吉永宏树召开亚太财团的高层会议,出示了几份协议。竹下直人亲笔签名将股份转让给吉永宏树。他被清洗出亚太财团。

昨天,背叛的深田哲二干掉的消息传来,亚太财团上下人心宾服。新的权力架构已经形成。亚太财团只要度过日系财团、洛克菲勒、美国东部财团的收购危机。就算稳定下来。走出与和华较量带来的生死存亡的危机。

“竹下家族的这栋祖宅建造的正是不错啊!”灵堂外的走廊中,元文四处打量,笑着说道。

3天前,他陪着陆景、余乐来这里,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现在却是心态放松,以一种主人翁的心态来欣赏这栋精美的别墅。

前后的诧异,如同隔世,令人恍惚。

陆景笑笑,抽着烟,问岑万几人,“你们还没有来祭拜过竹下修一吧?”

岑万笑呵呵的道:“景少,竹下修一死后,我们忙的脚不沾地啊。再说,那会儿我们过来祭拜确实也不合适啊。”

江祺广笑道:“怎么不合适,要以诸葛亮哭周瑜的心态来祭拜嘛!当然,我怕死,不敢来。”

江祺广是谈判专家,说的陆景几人都笑起来。今天,他们是以胜利者的心态而来。众人抽着陆景拿出来的香烟,说笑着。陆景虽说尊重竹下修一,但是也不禁止下属们享受、品味成功的喜悦。

老实说,他15日,在这里遭受枪击、下毒,确实有些窝火。吉永宏树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很快就竹下家族中竹下直人一系给清洗干净。

“上官绍,Tu的事情还理得顺吧?”

和华此时已经收回Tu公司。由岑万暂时兼任董事长,负责具体事务的是上官绍。上官绍笑着道:“还行,努力向岑总学习。”

陆景点点头,手指头夹着烟,说:“Tu的定位是日本第二大运营商,要做到世界500强的规模,专注于日本本土四岛的移动业务。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确保Tu公司的控制权吗?”

上官绍答道:“陆少是希望通过移动运营商来销售景华的电子产品,从而在日本庞大的数字电子市场分一杯羹。”

“宾果!”陆景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Tu就是我们和华财团在日本的桥头堡。它是一个渠道,我们可以将之拓展到电子产品、游戏、泛娱乐等领域。我会让天辰娱乐来配合进入日本市场。”

日本的市场向来是一个很封闭的市场。这和日本人的注重细节的特点有关。往往一个新兴的领域,会给他们衍生出很多细节上令人赞叹的东西。使得外国的产品很难进入到日本市场中。

而,这一点,在文化上要表现的稍微弱一些。至少,韩国娱乐圈和日本娱乐圈就有相当的联系性。好莱坞大片一样的在日本热卖。

陆景的泛娱乐化的概念,包括:游戏、漫画、歌曲、娱乐、传媒,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帝国,这样和华的根须就深深扎牢在日本。

这时,华丽精美的走廊尽头,竹下景子穿着浅粉色精美汉服,身姿窈窕,轻掩着口鼻,怯生生的道:“陆先生,我妈妈让我来邀请你见面。”

陆景到竹下别墅里来,是要将手中吉永宏树给他的视频还给宫崎美嘉。余乐刚才已经向竹下家族的侍女传达了他要求见面的意思。这会儿,竹下景子亲自来请。

“景少,快去吧!我们随便逛逛!”众人哄笑。竹下夫人是很个漂亮的美妇。虽然知道不可能,但禁不住大家在脑子里往某些方面幻想一下。然后起哄。

陆景笑着摇头,灭了香烟,和竹下景子一起转过走廊、堂屋、客厅,来到一间精美的日式客厅中。宫崎美嘉已然跪坐在榻榻米上。。

PS:??三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