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80章 闲暇时光

第1880章 闲暇时光

2007年是韩国的大选年。2007年8月份,韩国各党派的党内选举就将完成,接着便是参加12月份的总统大选。

和华在汉城整合韩国银行业的洗牌,设立和华银行(韩国)公司,将韩国的财阀都绑在一起:现代、安氏集团、韩国汇兑银行、三星、LG、白雀集团、韩国第一银行。

2007年伊始,由和华财团暗中主导,现代、三星执行的清洗安氏集团在和华银行(韩国)公司中股份的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至8月份,安氏集团17.4%的股份被众人给瓜分。

作为韩国的第三大财阀,安氏集团实力受损,同时与三星、现代两家交恶。这次韩国大选,关系着和华在韩国的长期布局。

一共有三方力量参与竞逐:和华银行(韩国)公司、安氏集团以及其背后的花期银行、韩国政坛中要求限制财阀影响的力量,以李明博为代表。

成功的话,和华财团在韩国的影响力将会大幅提升。当然,这只是经济方面的影响力。韩国,还驻扎着美军。防谁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因为,朝鲜半岛历来都是中国的势力范围。即便是懦弱、腐朽的清末,中国还在朝鲜半岛有驻军。当时,袁世凯是朝鲜的太上皇。皇宫随便∫长∫风∫文∫学,ww≤£◎et进。

因而,和华财团在这次谋求利益的过程中,必须要对外表明是经济利益的诉求,而非政治诉求。

唐悦喝着茶,笑道:“放心。问题不大。保管打李明博一个措手不及。”

韩国大国家党的总统竞选人投票将会在2007年8月20日举行。李明博因为之前与现代财团闹翻,表明限制韩国财阀的意图。现代财团等全力支持大国家党的另外一位候选人: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朴槿惠。

在前世里朴槿惠于2012年获胜当选为韩国总统。在她执政期间,随着中国实力的日益强大。韩国与中国关系改善。但由于美国在韩国有驻军,实力犹在。中国想要恢复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还任重而道远。

陆景笑着点头,“交给你处理。我过两天就去江州、云春度假。”

唐悦笑着道:“行。你在东京确实搞得很累。需要休息休息。有任何计划外的变动,我都会通知你。”

说着,顿了顿,“陆景,随着和华财团成为世界级财团,我们是不是会参与到全球的政治博弈中去?听说前几天外交部的容三叔和你见面聊过?”

陆景点点头。容三叔是烟诗凝的长辈,沉声道:“嗯。不用担心。我们只侧重于经济。顶多是牵线搭桥,和中资国企差不多。政治方面不会涉足太深。”

唐悦释然的笑一笑,说:“大国争霸,我们涉足太深,怕有倾覆之危。”

作为京城的子弟,在见识上当然是有的。何况还有和华的智库在提供分析。当前世界,最主要的矛盾不是什么气候变化、碳排放、环境变化,人权、恐怖主义、伊核问题等等。

全球最主要的矛盾是:中国的崛起对美国的霸权的潜在挑战。和华在这个主要矛盾中如何定位?如何抉择?如果是“马前卒”。将会有极大的危险。好在,陆景的定位只是参与。这是非常明智的。

中国的崛起,与对美国的挑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中国才可以恢复到汉唐的容光。和华首先要“隐忍“的生存下去,才能谈其他。

陆景笑着点头,“我理解。放心。我知道分寸。”和华的体量到这里了。很多事情自动的会找上门来。资本无国家,但资本家有国籍。和华财团的比较对象不是欧美的财团。而是临近的日系财团。

要说三井、三菱没有和日本政府相互配合,这话谁会信?和华的定位类似于三菱、三井在日本的定位。他会为国家尽一份力。但他也会注意其中的分寸。不给和华带去覆灭之灾。

陆景和唐悦闲聊了一会。唐悦便告辞识趣的离开。没见杨晚婷正等着么。

陆景和杨晚婷一起在紫罗兰山庄中看着夕阳。漫天的夕阳洒落在精美的大唐雨景庄园中,五颜六色。人工河、田野、别墅、林荫、马路构筑成一幅极美的画卷,美轮美奂。

“晚婷,这夕阳真美啊!”陆景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天边,拥着杨晚婷感叹道,“都不记得我有多久没这样放松的心态了。”

杨晚婷轻笑,赏心悦目,抚摸着陆景清廋的脸颊,“陆景,你是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不要想着到2013年退休什么的。现在你就可以边休息边工作的。”

陆景看着怀中的如玉佳人,笑道:“那样的话事情总会找到你。哪有来一个金盆洗手来的痛快。我到时候天天陪你们闲话聊天、度假。享受美食、人生。”

杨晚婷俏脸微红,依偎在陆景怀中,悠然的想着那一刻。只是,想着香港那晚她们八个女孩子给陆景一一热吻时的场景,她便有些娇羞难堪,终究是有点不适应呢。她喜欢私下里和陆景单独在一起。就像这几天这样。

陆景和杨晚婷絮絮私语,说着往事、情话时,不时的笑闹,这时陆景接到董冰打来的电话,“陆景,在干啊?我刚劫了渣打银行一笔3000万美元的生意。”

陆景就笑起来,轻抚着晚婷的长发,“董冰,我给你99分,再加1分,怕你骄傲啊!”

董冰千里迢迢打电话来当然不是向他汇报这么一件小事情。而是想和他说话。7月30日他和董冰在香港半岛酒店约会谈南非的事情,他同意了董冰的方案。公事谈完后谈私情。情动之下,差点就全垒。

和华财团持续打压渣打银行的决议,他在香港时已经和陈旭江、许雪、董冰深谈过。同意渣打银行进入黄海,内地市场只是一手缓兵之计。渣打银行丢掉了香港的市场,就丢掉了三分之一的利润来源。再将渣打银行挤出南非,渣打银行就等着破落之后被收购吧!

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因为,对敌人的怜悯是对自己的残忍。

董冰在电话里娇笑道:“陆景,你还是给我100分吧!我喜欢听你完美的评价。”

陆景笑起来,“你不怕我是骗你的啊?”

董冰笑道:“真真假假,我才不管。反正,看我的心情咯。”那天和陆景约会时有些动情,陆景哄她说:就看一下。她才不信呢。觉得第一次有些仓促,便没同意。

挂了和董冰的电话,陆景低下头,看着怀中默不作声,嘴角带笑的玉人,歉然的道:“晚婷,对不起啊!”

杨晚婷轻轻的抿嘴,轻声道:“陆景,我有一点吃醋。可是去没法生气。我早知道你这家伙的风流多情,可还是把心陷在你这里,这有什么办法啊?”

陆景腆着脸轻抚着杨晚婷的秀发。红颜多了,他面临的感情问题也多了。不是谁都会顺着他的意思。

感受到陆景的歉意,杨晚婷心中柔软,罕见的主动的亲吻着陆景的脸颊,一个浅淡的唇印落在陆景脸上,“陆景,谢谢!”她知道陆景心中还是在乎她的感受的。

其实,以陆景的地位,多少美丽的女孩子都会围着他转,宠着他,顺从他的意思。只是,她才品味到甜蜜的爱情,看到他和别的女子亲近,心里总有难受。

陆景笑笑,释然的松口气,“晚婷,我们吃晚饭去。”他终究不是情圣,但愿意呵护好爱他的女人。

湖东区贤府别墅18号别墅。

“薇薇姐,你学做菜做什么啊?”黎倾城一脸暧昧的笑着,丝毫不加掩饰她取笑的意思,在餐桌边品尝着高婉薇的厨艺。晚饭是高婉薇下厨。

高婉薇穿着居家的T恤、短裤,清秀娇俏的女郎。但黎倾城和高婉薇多熟悉啊,一眼就看出她有所不同,似乎变得更加有女人味了。妩媚水润。

高婉薇轻嗔着白黎倾城一眼,她就不信倾城不知道她练厨艺是干什么,说道:“倾城,我听说叔叔阿姨到京城了,你今晚怎么有空到我这儿睡觉?”

黎倾城苦着脸道:“薇薇姐,别问了,我都快丢死人了。我爸妈明天和陆景在湖东路浩清波见面。今天晚上我懒得听明叔、我爸妈他们啰嗦。所以,到你这儿来避难来了。”

她原来和薇薇姐在京城同为四大名媛时,经常来她这儿留宿。

高婉薇一听就知道黎倾城在说什么,眨眨妩媚的明眸,咯咯娇笑起来,打趣道:“倾城,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屈服吧,反正你心里不也那么想的吗?”

“薇薇姐…”黎倾城不满的拖长语调。她想归想,也知道陆景对她的一双美腿颇有想法,但是总不能以这种方式啊。这在古代叫什么啊?

高婉薇连忙笑道:“好啦,好啦,不说你的事情了。”景哥放了黎家一马,仅仅是凭黎逸明倒戈的功劳是不够的。所以,黎家想要弥补,重点便是在倾城身上做文章。

黎倾城这才松口气,吃着菜,压低声音,笑着问道:“薇薇姐,你是不是给景哥吃了,感想如何?”

高婉薇俏脸刷的一下绯红,前些天在黄海的时候,陆景和她在她黄海的家中成就好事。感受当然是极好的,令她着迷。只是这事怎么说啊。明眸娇嗔道:“倾城,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下你的婚事为好。”

黎倾城举手投降,笑嘻嘻的道:“薇薇姐,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