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81章 倾城

第五卷 世界狩猎场,旌旗飘扬 第1881章 倾城

“浩清波”位于湖东路大学城,是知名的京菜馆。闻名遐迩。

优雅的四人方桌处,陆景微笑着眼前的一对中年夫妻握手,“黎叔叔好,阿姨好!”

黎倾城约他今天见面吃饭,说她父母来京城了。挺怪异的一个要求,但陆景这段时间心情放松,也没多想就答应下来,将地点定在浩清波这里。

“啊…,陆先生,你好。”黎倾城的父母约四十五岁,衣着考究,明显有些拘束,没想到掌握着六大世家命运的陆景会这么客气。

“景哥,我让服务员上菜啦。”黎倾城站起来向服务员招手。180身高的黎倾城站起来相当的惹眼,身姿挺翘。她穿着乳白色的中袖圆领衬衫,下身是蓝色的筒裙与黑色丝袜。衬衫的下摆扎在腰间,越发的显得乳挺腰细。亭亭玉立。美丽、耀眼女孩。

喝着茶,随意的闲聊着。很快,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便端上来。几人边吃边闲话着。黎父道:“原来陆先生是喜欢京城菜的口味。”

陆景笑笑,说:“我老家杭城那边的,口味清淡。除了甜菜不大适应外,其他菜系都合口味。有肉就行。”

黎倾城笑着插话道:“景哥,肉食者鄙哦。”

“诶…”黎母担忧的瞪女儿一眼,这话说的太随意了。她和丈夫来之前,黎家的家主黎逸明千叮万嘱,把准备工作做到了极致。

黎家的资产都在南方,唐、裴两家属于江浙资本。想要吞下黎家还真有些困难。因而,黎逸明的打算是主动“投靠”、暗中控制,关键就是要陆景默许。

黎倾城缩回去,低头吃菜。她性格虽然带刺、冷傲,但在父母面前还是“好孩子”。

陆景笑着摆摆手,“阿姨,没事。我和倾城说笑惯了。”

黎父微微点头,吃了一筷子菜,表情有一些凝重。斟酌着道:“陆先生,倾城这孩子自小性子野,说话不过脑子。你多担当。我和她妈妈常年都在羊城的家族企业里工作,倾城要麻烦你代我们多多照顾。”

陆景微征。看了黎父一眼,然后转头看黎倾城,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回事?这话明显不对味。

他原本以为只是朋友间吃端饭而已。要是有小事能办就办了。倾城在他这儿还是有这个面子的。哪里会想到竟然听到类似于“托付”的话。

“景哥,你在香港给我打电话时我给你说过的。”黎倾城精致绝美的瓜子脸上浮起明艳的轻红色,不敢看陆景的眼睛。低下头。

陆景恍然,想起来怎么回事。7月28日,在香港丽都酒店总统套房中见完齐宾鸿,他给黎倾城打了个电话。黎倾城说:“我明叔正在做我爸妈的工作,要我跟着你。我心烦着呢!正在云春度假。”这种小事他早忘了,黎倾城不提他哪里记得起来?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黎父有一点紧张,看着陆景,等待他的答复。

陆景喝了几口茶,想了想。便明白前因后果,说:“黎叔叔,六大世家的事情是你们内部事务,我一贯是不管的,也没有精力去管。我只看结果。”

六大世家整合的猫腻,前些时候裴吴越给他当面说过。他略知一二。

“呼…”黎父松口气,任务完成。心里又有点伤感。毕竟让女儿跟着陆景不是他和妻子的本意。歉然的给黎倾城倒了一杯茶。

“爸…”黎倾城感受到父亲的情绪,眼眸有些发红。她父母在黎家并非多么出色,只是家族企业的高管而已。每年忙的不管她。聚少离多。但她和父母的感情还是极好的。否则,这种事。她早就扎刺了。明叔知道这一点,所以用父母来压她。

陆景放下茶杯,礼貌的笑说道:“黎叔叔、阿姨,我吃的差不多了。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说了几句场面话。起身告辞。饭桌上的气氛太古怪,他懒得多呆。

黎倾城犹豫了一下,踩着高跟鞋,追着陆景出了“浩清波”餐厅。暑假时间,湖东路大学城这里人气要少一些。蓝色的宾利停在路牙边很显眼。

“景哥,你生气了啊?”黎倾城追上陆景。气喘吁吁的说道。挺翘的乳峰起起伏伏,很是魅惑。她穿着5的高跟鞋看比陆景还要高。

陆景拉开车门,“生气到不至于,只是氛围太怪了。貌似我成了大反派一样。倾城,上车吧!我们换个地方吃饭。”陆景歪头,示意黎倾城先上车。

浩清波餐厅内,黎父和黎母两人看到黎倾城坐进陆景的车中,相对苦笑。想起黎逸明说的一些话:倾城对陆景有意。看来还真是如此。

“唉…”黎父长叹一口气。所有的情绪涌上来,交汇起来,就是一声长叹。

蓝色的宾利绕着燕子湖畔驶向燕湖家园。黎倾城坐在陆景身边,单手捂着自己白腻精致的瓜子脸,沉默着。饶是她说话一贯大胆,和景哥也是混熟的,但禁不住有些娇羞。

今天这顿饭的意思很明显:她父母将她“托付”给陆景了。而陆景没有拒绝。

抵达燕湖家园小区A栋。陆景和黎倾城上了6楼。陆景拿钥匙打开门。他本来是打算吃完饭后来这里午休的。

燕湖家园这里的房子每天都有人来打扫、通风透气,保持随时可以入住的状态。方琴和张漓她们俩都在江州定居。江州的居住环境确实比京城要好一些。小漓怀着孩子。琴姐则是在建业陪着叶妍。

黎倾城心里有点犯嘀咕,陆景说带她一起去吃饭的,怎么到这里来?宽敞、明亮的公寓中透着夏季的清新、幽静。微风徐来,窗帘微动。

陆景在客厅正中陷入到沉思中。这是琴姐的家,在这里他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啊。和琴姐、小漓、叶妍。11年的时间过去。他和琴姐的女儿都快两岁了。

黎倾城见陆景陷入沉思,心底不安的情绪涌上来。这时陆景转过身,黎倾城明眸看着陆景的眼睛,鼓着气,问道:“景哥,你不会想在这儿要我吧?”

景哥真要要她的身子,她大概是不会拒绝的,只是会心里很不舒服。

陆景一愣,顿时哭笑不得,这妮子说的什么话?训斥道:“倾城,胡说什么啊?我刚才在路上已经发短信了,等会锦江楼的饭菜就会送来。你想哪里去了?”说着,伸手作势要敲黎倾城的头。

黎倾城这才知道误会陆景了,心里的一口气给泄掉,精致绝美的瓜子脸上浮起一丝羞赫的绯红,火辣辣的。不好意思的略微蹲下来一些,方便陆景敲她的头。她穿着高跟鞋比陆景要高。轻柔的道:“景哥,你轻一点。”

陆景好笑的摇摇头,轻轻的抚了一下黎倾城额前的秀发。他倒不会真的用力敲她的头。他心里正充满着对美好事物的回忆。“好了,倾城,我做个样子让你爸妈、黎家放心而已。我还真能‘欺负’你啊?竹下景子我都没欺负的。我没有当大反派的兴趣。”

他不否认自己的好色、风流、喜欢美丽的女孩子、意志力不坚定,但是,他绝不会做一些没品的事情。这是原则问题。

别人送“女人”给他这种事免不了。他收下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至于到底怎么样,还是他说了算。他对黎倾城有兴趣但没想法。

听着陆景剖白心迹,黎倾城展颜轻笑,风情怡人。心里松口气又有些失落。她不想以小妾的方式给送到陆景身边,但她心中对陆景很有好感,愿意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可是陆景现在表明态度不会“羁绊”她的人生,这让她有些难言的失落。

这时,刚好锦江楼的中餐外卖送到。陆景在客厅靠近窗户的地方摆开桌子和黎倾城吃着米饭、精美可口的小菜:红萝卜牛肉、清蒸松鼠鱼,清炒小白菜,鱼香肉丝。

燕子湖湖面上烟波浩渺,鱼鸥咸集。风景极美。陆景慢慢的扒拉着米饭。黎倾城则是沉默的想着她的心思。

“景哥,你在想什么啊?”饭后,黎倾城主动的收拾了卫生,给陆景泡了一壶清茶,放在桌边,轻声问道。

“想这里的女主人,和以前的事情。”陆景舒服的靠在沙发上,视线从窗外美丽的风景上收回来,落在黎倾城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声音温和的说道。他还不至于为黎倾城误会而生气。

“倾城,坐啊,我们随便聊聊。”陆景喝了一口茶,做个手势邀请黎倾城坐下。

黎倾城依言坐在陆景对面的沙发上,修长如玉的双腿并拢起来,歪向一边。黑丝勾勒着这双美丽至极的长腿。漂亮澄澈的秋水眸子注目着陆景。想着这次被“赠送”给陆景,但却没有和陆景关系更进一步,心中禁不住有一些伤感。她其实愿意的,只是不喜欢这种方式。

陆景道:“倾城,我先声明我对你没有非份之想。我和你的事情只是挂个名头。不会对你有什么额外的困扰。等你找到感情的寄托,给我说一声,我会给黎家打个招呼。当然,在我身边待久了,很容易爱上我啊。所以,你要抓紧时间。”

说着,陆景笑起来。后面一句话只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和那么些漂亮的女生打过交道,他很懂女人的心理。

“景哥…”黎倾城娇嗔着翻个白眼,“景哥,你脸皮太厚了。哪有你这样自夸的呢?”陆景说对她没非分之想有点伤她的自尊。她可比薇薇姐还漂亮。

陆景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