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88章 插花

第1888章 插花

玫瑰园联排的几间青色瓦屋在午后的阳光中带着幽静的气息。陆景带着温雪、温蓝出了清凉的会客房间顺着屋檐下整齐紧密的青砖小路到尽头的卫生间门口。

这一排瓦屋是玫瑰园的员工工作、待客的场所。由于陆景偶尔会亲自过来,简朴的外表之下,其内部设施堪比五星级酒店。环境清幽、古朴,舒适、整洁。

卫生间外的洗漱台布置的很雅致。石头质地的洗手池。竹筒做的水管。绿意盎然。潺潺的流水带着山泉的清冽味道。一点不比豪华酒店的格调差。

“温雪、温蓝,你们俩在这儿等我一会。”陆景温和的笑一笑,吩咐一声转身离开。

温雪、温蓝姐妹俩对视一眼,一头雾水,想不明白陆景突然带她们俩来这儿干什么?

温蓝明亮的星眸微微一转,小声道:“姐,你说陆哥不会是要送礼物给我们吧?”她和她姐俩看玫瑰花时羡慕的神色只怕没有逃过陆哥的眼睛。路上来的时候,她们已经知道陆哥来玫瑰园拿花是要等会去送给雨绮姐。

“这我哪里知道?”温雪雪白细嫩的脸庞上浮起一抹淡淡的浅红。心中有羞涩的情意涌起。午饭时,她无意间向陆哥表明爱意,陆哥没有表态,但态度亲和。此刻,心中禁不住微微有些期待起来。她们此刻身处在玫瑰园,陆哥能送的只能是玫瑰花。

温蓝娇涩的笑一笑,感觉心跳都快了几分。心中有难言的情绪涌起,她也就有些期待呢。只是感觉有点不真实。玫瑰花代表着爱情。可陆哥会对自己和姐姐“表白”吗?

陆景拿着两支玫瑰花回到卫生间门口的洗漱台前时。温雪、温蓝两个精雕玉琢的女孩正安静的打量着洗漱台的装饰、布局,似乎在等待他回来。

“陆哥…”看到陆景手中的玫瑰花。温雪白腻的俏脸刷的一下变成绯红色,问候的话都缩回嘴中。微微低头。

温雪今天穿着清爽的白衬衣,胸前乳-罩的轮廓若隐若现,酥胸丰挺。水磨蓝的牛仔裤勾勒着她优美的腿臀曲线。浑身洋溢着青春明丽的风姿。

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在这低头的一瞬间有着“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娇羞”的神韵。陆景都看的有些失神,心中浮起美好的情怀,回过神几秒后,温声道:“温雪,你先来。我给你们挽一个插花的发髻。”

“啊…”温雪微微有些惊讶,心里羞涩、期待的感觉稍去。陆哥没拿玫瑰花“表白”呢,但帮她梳发髻也是很亲密的举动。温雪俏脸上红霞轻烧。缓步走到陆景身边,站在洗漱台前的大玻璃镜子前。

看着温柔的给姐姐梳头的陆景,温蓝明亮的星眸流波,站在一旁。她明白过来为什么陆哥会带她和她姐来这里,因为这儿有镜子啊。

约五分钟后,陆景看着镜子中的美女,双手轻扶着她的香肩,笑道:“行了,温蓝你看看怎么样?”

陆景给温蓝梳的是一个简易的发髻。将她披肩的秀发梳拢到侧面,将白色的玫瑰花插在她的秀发中段。令她青春明丽的学生气质中多了几许美人的妩媚。

“嗯,挺好的。”温蓝声音有些轻颤。因为陆景是从身后扶着她的双肩,她几乎是在陆景的怀中。颈脖上都能感受到陆景呼出的气息。“陆哥。谢谢!”

陆景能感受到较能明丽玉人儿的情思,禁不住轻轻的将她拥在怀中,立时幽香满鼻。温香软玉的触感令他沉醉。低头轻轻的吻温雪娇艳的脸庞一口。

“陆哥…”温雪依偎在陆景怀中。娇羞的低下头。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

“温雪,唐突你了。”陆景轻声在温雪耳边说。再次邀请道:“温雪,你们明天陪我一起去云春。好吗?”

“嗯。”温雪娇柔的点头。这在中午吃饭时就决定了啊。即便心中有些小诧异,但给陆景一个吻给吻的神飞九霄,遐思无限。这会她还晕晕乎乎的,没有明白陆景的意思。

半米开外的温蓝却是明白陆景的再次邀请是什么意思?就是中午吃饭时她姐答应邀请之前理解的意思:陆哥想要她们留在他身边。想到这儿,温蓝白皙的脸蛋上禁不住泛起红晕。

“我给温蓝梳个发髻。”陆景轻轻的放开温蓝,见她一副还没回魂的娇媚模样,又禁不住亲昵的在她嘴唇上轻啄了一口,引得温雪满脸娇羞的扭开头,心中甜蜜的情潮喷涌,明艳如花。陆景这才看向温蓝。

“陆哥…”温蓝飞快的看陆景一眼,低下头。在进入江州大学前她的性子比她姐要清冷一些。所以一般都是她姐和陆哥说话。进入江州大学一年,她的性子也明快了许多。但当她爱慕的男子要回应她的情意时,她依旧惊慌失措。血液都仿佛要沸腾燃烧起来。甜蜜的娇羞啊!

陆景感受的到温蓝这一声轻呼,一眼轻瞥里蕴藏的意思,心中再柔了几分。有些事情决定了,他便不再犹豫。双手环着温蓝的细腰,面对面,俯身低头轻吻她嫣红如玉的温软嘴唇。温雪浑身轻颤。陆景感受着双胞胎美人妹妹的心中情思。这才给她梳环插花。

温蓝今天穿着浅灰色的无袖中裙,马尾辫。陆景将她的马尾盘起,将红色的玫瑰花插在她的发髻上。立时多了几许俏皮的妩媚感。

看着镜子中并排站在一起,一模一样的美丽容颜,陆景温和的笑问道:“温雪、温蓝,我的手艺怎么样?”语调有些得意,他对盘发髻多少有些心得。

“陆哥,挺好的。”温雪柔声道,看着镜子娇媚可人的自己,感觉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那种朦胧的感觉正在无比的清晰起来:她渴望呆在陆哥身边,为他做饭洗衣,照顾他的起居生活。最好能一辈子都这样。

温蓝娇柔的看陆景一眼,附和的点点头。

陆景笑一笑,爱怜的抚着温蓝的脸蛋,“温蓝,你又回到以前那样了啊?老听温雪的话。还是中午在江大里面那样最好。下午你们俩就不和我一起去见雨绮了,回宿舍收拾下行李。我明天一早派人在江大南门接你们。”

陆景安排人开高婉薇的车送温雪、温蓝回江大,他则是和高婉薇、季婉彤坐车前往新丰公寓见宋雨绮。在江州这些天,他早和雨绮见过面深谈。下午,他只是想和她多呆一会。

植物园外的马路上停着一辆蓝色电动跑车t10。这款电动跑车正在全球热卖。特别是在欧美市场受到追捧。国内也逐步的兴起来。蓝色的跑车旁,温雪、温蓝两人目送陆景的豪华奔驰离开。

“姐,我们俩带着花进学校会不会显得很傻啊?”温蓝开玩笑说道。陆哥对她感情的回应让她心情愉悦。

温雪扭头看妹妹一眼,轻笑道:“温蓝,觉得傻你就别带啊。”她心中同样很开心。

“我才不会呢。怎么说都是陆哥给我插的花啊。虽然水平一般。”温蓝笑兮兮的回了一句,和她姐一起坐到电动跑车中。江州的九月酷暑炎炎。在日头下晒一会都难受得很。

车后座上,温蓝从精美的爱马仕手袋中拿出手机,举起手“咔嚓”自拍了一张,然后发到私t的空间中,图片下配了一句,“漂亮不?”

温雪、温蓝在江州大学是何等的人气?瞬间便有人在后面留言:“温校花,恋爱了啊?”晒玫瑰花的自拍,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是谁盘起你的长发?是谁给你插上心扉之花?…”看用户名是文学院的一名大才子,温蓝的狂热追求者。

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回复,都在问温蓝怎么回事。也有各种猜测。

温雪凑过来,看得发笑。妹妹在校园里有些冷,但在虚拟空间里比她活跃多了。心中娇柔难言,拿出她玫瑰金的s7手机也自拍了一张,想要将她此刻的形象保存下来,铭记终生。

温蓝想了想,在一条回复下面,甜蜜的回了两个字:“是啊。”她确实恋爱了。这支火红的玫瑰就是见证。

立即,她的空间留言被刷屏。接下来,在江大里掀起的“风波”可想而知。

从江州植物园回新丰公寓既可以从江州大道绕徐华路回去,也可以从景华科技园绕新月湖回去。回江大的路一样。新丰公寓就在江大的南门外。

但陆景没和温雪、温蓝一道回江大。而是坐车绕到了景秀园。他手中的两束玫瑰花要分别送给小季和薇薇。先到的是小季的住所。

陆景送小季到小别墅中高婉薇在车中稍等。布置得精雅的客厅中充满了粉色系的味道。即便是小别墅也给小季布置出了单身女孩的寓所感觉。

小季性子娇柔,是个软妹子,但很有内涵。

季婉彤将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插在花瓶中,然后放在落地窗前的桌子上。这是她人生22年收下的第一束玫瑰花。看着阳光落在火红的玫瑰花上,禁不住低头轻嗅。香气怡人。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沐浴在午后阳光中的小季闭上眼睛品味花香、爱情,这是一副极其动人的画面。

陆景轻轻的一笑,心中微醺。长久以来的疲倦在她美丽动人的神态中舒缓开。仿佛一抹清香沁人心脾,比刚才温雪、温蓝在镜子前的娇美妩媚不遑多让。

或许,这幅画面他将永生难忘。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