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89章 代言人交接

第1889章 代言人交接

时间缓缓的流走。

“陆哥,我们走吧,别让薇薇姐和雨绮姐等久了。”小季娇柔的声音惊醒了陷入沉思中的陆景。

陆景回过神来,小季精致柔美的容颜就在眼前。粉色的t恤,白色的七分裤,清纯秀美的女孩。嘴角带着一抹清秀的笑容。花开怡人。让陆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今天上午时分在办公室里迸发时的“柔媚”。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牵着小季的手一起出了别墅。

宋雨绮居住在位于江大南门外与南阳街毗邻的新丰公寓。5号楼13层三室一厅的公寓中在下午相当热闹。多了一个宝宝,想不热闹都难。虽请了2名特护,但邵秋兰、陈苏子、方琴等还是会时不时的过来照顾一二。

陆景、小季、高婉薇进屋,恰好碰到陈苏子、熊玉娇在宋雨绮这里。说笑着去卧室里看哭闹的小宝宝宋婷。在卧室里聊了半个小时后,陆景与宋雨绮在客厅的窗边小圆桌边说话。

宋雨绮7月15日顺产下女儿宋婷后,身体显得丰腴。此时穿着宽松的粉色家居孕妇裙,充满了母性的光辉。双手覆在陆景手掌,笑吟吟的道:“今天下午怎么有空来看我?”陆景离开江州前来看她让她很高兴。

…,..

“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陆景笑一笑,温柔的捋了捋她额前的秀发,说:“我刚才听苏子说你要准备减肥。这才出月子几天?再缓缓吧。先把身体调养好。塑形的事情不急,你回头可以向秋兰、苏子请教嘛。她们产后身材都恢复得很好。”

感受着陆景的关心宋雨绮心中甜滋滋的,秀美的眸子温婉的看着陆景,丝毫不掩饰她心中的情感,温婉的点头,说:“我听你的。”

两人就这么坐在客厅中。随意的说着闲话,气氛温馨、写意。11年的时间,爱情、感情、亲情早就交融在一起。特别是在女儿宋婷出生后。这份感觉更加的强烈。

喝着清茶,宋雨绮轻声道:“陆景,婷婷出生后,我的时间大半要花费在她身上。江州这边的事情我想脱手不再管了。我和玉娇谈过。她愿意接手。”

陆景微微有些诧异又有些理解。宋雨绮管理着他在全球各地的不动产。还包括服务于他的团队:厨师、园艺、保姆、豪华飞机的飞行员、空姐、游艇上的驾驶员等等。是他的大管家。同时还兼任着他在江州的代言人。他现在一年中在江州呆的时间有限。有些事情都是雨绮处理、协调的。毕竟,她可是最早跟随他的助理。

“呃…,我一会和玉娇谈谈。”陆景沉吟了几秒,说道。

“嗯。”宋雨绮微笑着点头。

晚风吹拂着书房的窗帘。夜色浓郁。奢华书房中明亮的灯光将两条人影映在木质地板上。喧闹的南阳街热闹的声音隐隐传来。

“玉娇,你确定想回江州来?”书桌边,陆景喝着清茶,温声问着站立在落地窗前的熊玉娇。

她今晚穿着浅蓝色的短裙,身姿高挑丰腴。珠圆玉润的少妇。妩媚无端。浅蓝色短裙下露出的两条雪白大腿并拢在一起,丰腴匀称。肌理嫩腻,叫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起来。

“对啊,苏耀在江州呢。”熊玉娇轻抚着鬓角的秀发,美眸隐蔽的嗔陆景一眼。她知道陆景在看她的大腿。不是不让他看。陆景要是想摸一下,她估计都不会拒绝。只是怪羞人的。

“你不是已经收服了戴安娜吗,让她帮忙照看下迪拜Le公司的事情刚好啊。”

陆景嘴角翘起来,靠在柔软的书椅上,说:“玉娇。你又想偷懒啊。”商业经营说起来很风光,总裁嘛。但真正坐到那个位置就明白其中的辛酸苦辣。挺辛苦的。熊玉娇有些公主气。这些年培养下来,大抵还是没改正过来。遇到困难便想偷懒。在迪拜,他能给予的照顾可比国内要少。很多事情要她自己处理。

“陆景,我没有呢。”熊玉娇白皙的脸蛋有些发烫,小巧的鼻子微皱,轻声分辨。“我只是不习惯中东的生活。”

陆景禁不住呵呵笑起来,摆摆手,“好了,玉娇,我同意了。不过。不是让戴安娜帮忙管理迪拜Le公司,而是派出职业经理人。”

熊玉娇到底是跟着陆景学习了几年,反应过来,杏目微微睁圆,“你不信任戴安娜?”陆景可是去约旦的首都安曼参加了戴安娜的婚礼。他心中竟然不信任戴安娜。这有点颠覆她的认知。

陆景笑一笑,看熊玉娇一眼,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

“陆景,你要说我图样图森破就说吧。”熊玉娇像个小女孩一样娇嗔的说道,眸光妩媚如水。陆景是她在商业上的导师。经常“笑话”她单纯。此刻,心中禁不住有“臣服”于他的念头涌起。

“算了,老说这一句没新鲜感啊。你啊,太容易相信人。”陆景微笑着点评,“我打算让牧高山去迪拜负责地产业务。”

陆景从没有放松对戴安娜的警惕。她在东京的时候和雷纳德洛克菲勒走得很近。据说滚了几次床单。而他和雷纳德洛克菲勒的较量远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在和亚太财团的一系列较量中,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态度“敌对”。这种事情不是说雷纳德洛克菲勒向他道歉一句就可以揭开。

只是,他现在还在休假中,这些事情暂时不去考虑。对付雷纳德洛克菲勒这样的“大人物”需要耐心的等待时机。等待两年三年的时间都不足为奇。这是财团级层次较量的常态。

“啊…”熊玉娇失态的娇呼一声,和陆景很久没见的生疏感正在逐渐的消失,“你上次不是说让他整容再和潘婷婷结婚吗?他现在能去迪拜?”

牧高山原本是某个财团的商业间谍,后来为陆景服务。身边永远都跟着GI公司的保镖防止被人暗杀。好友潘婷婷和牧高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受不了这样的状态。她给陆景反应过这件事。

陆景道:“玉娇,整容只是开玩笑,这你都信啊?”随即,自信的轻声道:“现在没事了。”

高尔德财团现在要是还敢来惹自己,简直是不想活了。东京暗杀自己的帐,他还没和斯图亚特高尔德算。

熊玉娇眨眨美眸,感受到陆景的自信。随即,又有些气结、小不满,她给陆景“涮”了一回。“陆景,你…”熊玉娇微微嘟嘴,转过身去。将丰腴性感的娇俏背影留给陆景。

看着耍小性子的熊玉娇,陆景禁不住失笑,说:“好了,玉娇,不要生气。给你一个补偿。等两天你和雨绮交接完去云春玩几天。我到时候在白云宾馆请你吃饭。”

熊玉娇也不是真生气,仪态曼妙的回过身来,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轻笑道:“那我过两天去云春找你。不许赖账哦。”

突然,心中对陆景那点儿微妙的情绪不知不觉的浮起来。一直以来的自我禁锢似乎在这一刻断裂开来。只是,让她如何拒绝这个邀请?

陆景笑着点头。

9月12日,陆景、关宁、墨静雯、季婉彤、高婉薇、温雪、温蓝一行前往云春度假。车队绵长。而许雪、赵清芷、李慕清等人则是已经在云春等了几天。

云春已是初秋时分,天高气爽的时节,江州还是酷暑炎炎之际。周五下午,汉北区,远大大厦49楼顶层,熊玉娇在远大集团总裁办公室中和好友潘婷婷笑谈着。

宽敞、奢华的办公室中开着空调,清凉无比。潘婷婷穿着一身红色的职业套裙,她的职务是远大集团的副总。熊玉娇遵循陆景的“教导”,用人唯亲,稳固其在远大集团的根基。

“这么说,老牧不用整容了?我也可以考虑结婚的事情啦?”潘婷婷手撑在办公桌上,笑吟吟的说道。

熊玉娇笑道:“婷婷,你就这么急着嫁人啊?”她的丈夫苏远和潘婷婷的丈夫孟汉生在4年前死于印度新德里的一场车祸,来自于明州高家的谋杀。陆景身边的新助理高婉薇就来自于明州高家。

潘婷婷声音微沉的道:“玉娇,我们总要开始新的生活。我不像你还有耀耀可以寄托。”她是苏耀的干妈。

熊玉娇轻轻的点头,她这辈子不会再嫁人,叹口气道:“是啊。婷婷,老牧这个人不错。他不像陆景的助理余乐,到处鬼混。祝福你们。”牧高山和余乐、陈超是好友。

“谢谢!”潘婷婷笑一笑,“玉娇,我打算辞去远大集团副总的职务。另外,老牧要是去迪拜的话,我想和他一起去。”她要和牧高山结婚的话,肯定不能都占着远大集团副总的职位。

熊玉娇挽留了一番,最终同意下来。送走满脸甜蜜的好友,熊玉娇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着繁华的景华科技园,微微陷入沉思。远大大厦是汉北区的地标性建筑,视野开阔,可以眺望江州的全景。近在咫尺的景华科技园美景自然是尽收眼底。

三天的时间过去,也不知道陆景在云春玩得怎么样?忽而,有一些甜蜜的情思涌起来。她有些期待去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