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0章 云春度假二三事(上)

第六卷 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第1890章 云春度假二三事(上)

9月中旬,陆景在云春陪着众多美人儿度假,放松他在东京紧绷的神经时,让我们再将时间调回到7月份紧张的时刻。在黄海、徐城发生了一些事情。

7月18日的傍晚,一辆粉色的法拉利跑车从徐黄高速上拐下来,驶入黄海市区,少顷,转向黄海的高档小区雅湾公寓。

开车的是苏琳,带着墨镜,一袭短袖青色长裙,白皙的锁骨迷人。她昨天去徐城接出狱的哥哥苏威。今天开车接苏威回家。母亲现在和她一起住在黄海她家中。

2年前,她和严景铭离婚后,雅湾公寓那栋500平的豪华公寓的才产权便转到了她名下。作为离婚财产的补偿。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威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看到繁华的黄海都市,顿时感觉宛若一梦,低声道:“苏琳,我交友不慎啊。冯逸风那个狗娘养的。”

他已经知道好友冯逸风在他进去后对苏琳的骚-扰。这种事,苏琳不会给他说,是他圈子中冯逸风的跟班说的。

苏琳笑了笑,轻挽着秀发,很精致迷人的骨感佳人,少妇风韵十足,开着车进入雅湾公寓小区中,“苏威,算了。他不是已经犯事进监狱了吗!”

挺讽刺的。她哥出来,冯逸风反倒进去了。

今天距离陆哥那天在她面前“发毒誓”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陆哥兑现了他的承诺。最近几天,她心中充满了欢乐。实际上,她昨天去徐城接苏威,也是因为陆哥给她打电话通知的。

苏威诧异的看了苏琳一眼,貌似妹妹对这件事并不太在意,这有点奇怪。他又哪里知道苏琳此刻心中快要溢出来的欢快情绪。“苏琳,总之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给冯逸风那个王八蛋好看。竟然敢打他妹妹的主意。

苏琳在小区里停车位上停好车,摇摇头,说:“行了,苏威。现在不是以前了,你安分点吧!老老实实的结婚,生子,过日子。到了。赶紧上去,妈这些天可担心死你了。”

苏威错愕的愣住,这还是他那个妹妹吗?要知道苏琳以前的性子很柔弱、没什么主见。苏琳的改变太大。这只能是家里这段时间天翻地覆的变故造成的改变。顿时,声音有些哽咽,感动的道:“苏琳。这段时间你受苦了。接下来的日子,我来照顾你和妈。”

苏琳嘴角带笑,扭头看她哥一眼,还是以前那副模样,只是经历了数月的监狱生涯变得沉稳了许多。轻轻的点头,柔声道:“苏威,没什么。你以后别再惹妈生气就好。”

苏威会有他的生活:组建家庭,小孩子等等。她心中想的照顾她一辈子的人是陆哥啊。

苏威出狱后在黄海呆了十几天,便和妹妹苏琳一起陪着母亲返回老家苏江省钱州市通城县居住。苏家落魄了,亲戚间的往来零落。然而这里有父母年轻时的记忆。可以慰藉母亲悲伤的心情。

古老的江南县城中。几条略显繁华的街道纵横。除此之外便是陈旧的九十年代建筑。

当然,夜生活也是丰富的。只是,苏威并不愿意去鬼混。见识了京城、黄海那样的繁华之地,小县城的生活又哪里能吸引他?有时候甚至一天都接不到一个电话。这让他感觉到极为不适应又有些释然。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平凡生活吧!

8月中旬的一个傍晚,苏威开着一辆白色的昆成汽车稳稳的停在一处半旧的小区中。打开车门,从后备箱中拿出一袋米、两壶油。吃力的扛着上6楼。

昆成汽车是国内极为普及的国产车。性价比高,售后服务好。又打着国产汽车民族工业的名头,销量极佳,远超一汽、上汽等国资企业的合资车。他回到通城县后买了一辆8万的昆成汽车代步。

“妈。苏琳,我回来了。”苏威在门口喊了一句。等苏琳过来打开门,他将米、油送到厨房。

老母亲正在厨房里做晚饭。苏妈一迭声的指挥着苏威放下,“小威。放这儿,放这儿。看你累得。让超市的人送来不就得了。”她现在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苏威笑道:“妈,我力气大着呢。要超市的人来干嘛?”和母亲说了一会话,去卫生间里洗把脸准备吃晚饭。回到客厅中这才发现苏琳嘴角带着微笑,仿佛兴致极高。禁不住好奇的问道:“苏琳,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和苏琳是多年的兄妹。妹妹的情绪他还是能觉察到。

“没什么啊。我打算明天启程去云春散散心。”苏琳俏脸忽而有些微红,强自镇定的说道。已经是8月中旬了,母亲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她想去云春“赴约”了。就是不知道陆哥是否还在云春。她没好意思给陆景打电话问这件事。这几乎等于“送上门”给陆哥“欺负”呢。她那好意思去给陆哥电话?而她这段时间没有和朋友们联系,并不知道陆景的行程。

“哦!”苏威对苏琳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又关心的道:“苏琳,你一个女生怎么去云春?路上要小心。”

“苏威,我都28岁了。在国内旅行,这你担心什么啊。”苏琳笑了笑,说道。坚持她的意见。家庭的巨大变故对她的性格确实有一定的影响。

“好吧!我明天一早开车送去钱州坐车。”苏威无奈的道。他现在很重视亲情。这是他经历一场“大难”之后的深刻体悟。无论生死,富贵、荣辱,永远陪着身边的是家人。

2007年的云春与10年前相比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繁华的街道、宽阔的马路、川流不息的汽车,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五星级酒店,购物街,美食城。这一切都诉说这座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在近年来经济腾飞的成果。

云春市奥康步行街1号的咖啡馆二楼中,悠扬的曲调舒缓的响起,早秋午后的阳光闲适的落在幽雅的卡座上。

云春作为知名的旅游城市,一年四季风景各异,都属于旅游旺季。充满小资情调的咖啡馆中上座率有60%。临窗的圆桌处的两位美丽、出色的女士不时的吸引众人的目光。

一位带着精致的眼镜,气质知性,绝美无暇;一位身姿高挑窈窕,气质文雅。两位美丽的女士一看便是受过高等教育、兰心蕙质,令人心生向往。

“无垢,事情这么严重了啊?”邵秋兰优雅的轻抚着精致的眼镜,对公众场合被人行“注目礼”她已经习以为常,问着好友柳无垢。她和柳无垢结识是从江州作协的研讨会上开始的。

柳无垢轻轻的点头,有点难为情的道:“秋兰姐,要是…太麻烦…就算了。”

江州有人觊觎她的美貌,想要她成为禁脔,动用了一些社会上的手段。她的女儿在学校被人骚扰,得到好友邵秋兰的帮助得以转入景华国际学校。而她最近的稿费被拖欠,各种麻烦不断。

柳无垢都求到云春来了,邵秋兰怎么可能不管?同样是美丽的女人,对柳无垢的遭遇感同身受,微笑着拍拍她的手背:“无垢,对我来说要打消那位牛总对你的企图很困难,但对某个人来说很简单啊。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邵秋兰语气中充满自信。柳无垢心中稍微安宁,看着邵秋兰拿出手机拨号。电话很快接通。

“小景,你在哪里啊?我有个朋友来云春看我,有时间见见她吗?”

电话里,陆景道:“姐,我和关宁、梦瑶与叶仪,张勇在爬白云山。晚上预计要在山顶上留宿。”说着,顿了顿,“姐,明天吧。明天上午。我在白云宾馆见见你的朋友。”

邵秋兰就笑,打趣道:“小景,上午你能下山到白云宾馆啊?别把关宁和梦瑶给累着了。下午吧。”

白云山上的缆车不是贯穿全程,上午要从山顶下到白云宾馆很有点困难。她心中又怎么会不体谅陆景呢?

挂了电话,邵秋兰对柳无垢道:“无垢,我先安排你在白云宾馆住下来吧,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即便是朋友,她生活上的事情也不方便对柳无垢直言。

柳无垢隐约明白邵秋兰打电话的是一位大人物,感激的笑了笑,“秋兰姐,谢谢。”心中有些期待起来。

坐落于白云山半山腰的白云宾馆前身是云春市委的招待酒店。改制后归属于和华下属的丽都酒店集团。总计经过两次翻新、扩建,前后花费约2亿美元,才有了如今这座屹立于半山腰、金碧辉煌、占地广阔,拥有着园林风景的五星级酒店。

下午2点15分许,柳无垢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前往15层的顶层总统套房。邵秋兰临时突然有事,让她独自去见那位大人物。

白云宾馆与动辄几十层的五星级宾馆不大相同。总共只有15层。这大概与它位于半山腰有关。但,它依山而建,环境十分优美,拥有各类客房412间。大小会议室20多个,餐位1800多个,可以同时容纳800人开会和1000人用餐。

粤菜、维扬菜、川菜、本地土菜及法式,欧陆式西餐一应俱全,夜总会、酒吧、桑拿、游泳池、KTV、网球场、健身中心、美容中心等配套设施设备。是举办各种会议,度假休闲的最佳场所。

柳无垢心中暗自咋舌,在总统套房门口被一名女子保镖客客气气的请到旁边的房间中安检了一回,这才得以进入一间宽阔奢华的客厅中。

一名男子正背对着她,在五十米开外的沙发上安静的看着书。十几米宽的落地窗外,白云山、云春市的美景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