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1章 云春度假二三事(中)

第六卷 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第1891章 云春度假二三事(中)

午后的阳光清爽、宽阔无比的大厅彰显着低调的奢华、清茶袅袅、书本散发着香味、休闲装的男子背影消瘦。

这么一副画面让柳无垢心中升起很怪异的感觉。这与她的心中设想的见面方式可不大一样。

按理说,大人物会见不应该是助理、随从环绕,或者是目光如鹰鸷般的审视她,或者出考题之类的吗?怎么会是家居闲适的会面场景呢?

柳无垢收敛着内心的疑惑,缓步走上前。她身姿高挑窈窕,行走间黑色的长裙裙摆飘飘,自有一股文雅的风韵溢出来。

听到脚步声传来,陆景从书中的世界中跳来来,扭头看了看,微笑着站起来,“是柳小姐吧?”和眼前文雅的美人握手,“秋兰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请坐。”

他上午和关宁、梦瑶、张勇、叶仪一起从白云山下来,中午在白云酒店吃过饭后,张勇、叶仪告辞。关宁和梦瑶回白云居午休。

“陆先生,谢谢!”柳无垢轻声道,依言坐到陆景对面。这里是落地窗前的一处休闲座。两张浅灰色的高背沙发和一个圆形木茶几构成。

“听秋兰说你是网络作家?”陆景笑着问道,打量着柳无垢。她约有175,身姿窈窕。端坐在沙发上,黑色的长裙贴着她婀娜的身-体,乳挺腰细。容颜俏丽,气质文雅。有着馥郁的书香气。只是眉目间含着淡淡的愁结,让人我见犹怜。

“是的。陆先生。”柳无垢有点放不开,毕恭毕敬的回答。

陆景微微点头,说:“很时髦的职业啊。月入没有一万以上供应你女儿在景华国际学校读初二很有难度吧?”

柳无垢的女儿今年才读初二。据说是收养的。她今年二十八岁。不过,在外人看来有些瞠目结舌。她大约十五六岁就有了这个女儿。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是因为她女儿的容貌和她有几分相似。当真是一个很故事的女人啊。

柳无垢答道:“我在江州的一份杂志上有发表散文、小说。每月能收到一些稿费。我…”柳无垢停顿了一下。即便是好友邵秋兰介绍的,但是要她向一个陌生的男子诉说苦楚,心里还是有些障碍。牛总有些话很过分。

陆景心思敏锐,理解的笑一笑,摆摆手,说:“你的事情等玉娇过来再谈。”

柳无垢心中松口气。说:“好。”心里对这位陆先生能否解决问题笃定了几分。

陆景和柳无垢随意的聊了几分钟。熊玉娇便从客厅外走进来。她来云春后本来就住在白云宾馆。邵秋兰下午2点许给陆景打过电话后,他立即给熊玉娇打了电话。熊玉娇比柳无垢来得晚,只是因为打扮花了一些时间。

珍珠白的针织衫配白T恤、咖啡色的直筒裤。腰细腿长,臀部浑圆挺翘。娇美轻熟的美人风情如同醇厚的美酒般溢出来。

“陆景…。我来了。啊,这位是…”熊玉娇看到高挑俏丽的柳无垢微微愣神。

陆景就笑,介绍道:“玉娇,这是秋兰的好友柳无垢,大才女哦。她遇到了一点麻烦。你帮她解决一下。”

“哦。”熊玉娇娇俏的一笑,对柳无垢点点头。心里其实有点不情愿。她才和雨绮姐交接完“工作”,昨天晚上来到云春度假,陆景说请她吃饭的。饭还没吃就得回江州了。

陆景洞悉熊玉娇的心思,笑道:“玉娇,去了江州还可以再来云春向我汇报工作嘛!”他其实也乐意熊玉娇在他身边晃悠。又对柳无垢道:“柳小姐,我和玉娇聊一会。”

“哦,好的。”柳无垢识趣的告辞,走出总统套房心里还空荡荡的。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从电梯出来回到房间,琢磨了好一会才明白怎么回事:

第一。陆先生无视了她的美貌。这让她感觉很怪异。长这么大,还真没有男人可以无视她。当然,后面进来的那个少妇容貌、气质、风情都是极美的。

第二,她很难处理的事情在陆先生看来是芝麻大的事情。他表现的太轻松了,几乎是蜻蜓点水般的说了一句。这让她感觉很不真实。寄予厚望的谈话,竟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结束,让她感觉空荡荡的。

柳无垢离开后,陆景笑着打量熊玉娇今天的装扮。T恤和直筒裤勾勒着她的曲线。胸大臀圆,再加上她今天化了淡妆,娇美妩媚的少妇。风情无端。说道:“玉娇,你今天这身衣服挺搭的啊。

熊玉娇陪着陆景站在落地窗前的茶几边。听到陆景的话,白皙的脸蛋浮起轻红,就仿佛一块轻红美玉雕琢出。娇美的“嗯”了一声。心里很高兴。女为悦己者容啊。轻笑着道:“陆景。你从哪里认识的这位柳小姐啊?”

鉴于陆景一贯的风流,她不介意打趣陆景一下。陆景在云春的别墅:白云居那儿这些天可是美女成堆。

“秋兰介绍来的,说她有点困难让我帮一下。你想哪里去了?”陆景好笑的摸了下熊玉娇扎起来的秀发:“玉娇,帮我倒杯茶来。”

“又使唤我啊!“熊玉娇笑道。她不反感陆景的亲昵动作,也很乐意为他做一点小事,弯腰拿了茶杯。去客厅外添了茶水,重新放到陆景的茶桌上,美眸轻嗔,声音娇柔糯软,“你还看啊?”

她弯腰的时候白色的T恤领口大开。胸口的风光都给陆景看光。拿茶杯的时候她就知道。只是,情迷心酥。她添了茶回来,仍旧弯腰将茶杯放在小茶几上。

陆景心里荡漾着些许炙热的情绪。笑着揉揉眉心,转移话题,“玉娇,柳无垢的事情你尽快办好。这是你上任之后第一个考验。”

熊玉娇知道陆景在转移话题,但很配合他。她又不是真生气,心里酥麻,娇声说:“我会的。”柳无垢那点事情在她看来是小事。

陆景点头,轻挽着熊玉娇的细腰,幽香扑鼻,实在有些忍不住想和她亲近,在她耳边小声道:“玉娇,等你回来,我手把手教你打桌球。”

“嗯。”问着陆景身上清新的味道,熊玉娇轻咬着嫣红迷人的嘴唇轻嗯了一声。陆景哪里是想教她打桌球,是想占她便宜呢。当她是三岁的小女孩啊?

只是,她不愿意拒绝。

明月当空。江州某个小区的公寓中,柳无垢拿着手机在书房中踌躇着。

熊玉娇很快就帮她搞定牛总的纠缠。两天的时间,牛总就发来短信,表示他以后再不敢来纠缠,遇到她退避三舍。这让她感到极为快意。

她现在在犹豫着是否要给陆先生打一个电话。给好友邵秋兰的电话自然是打过了。

这两天,她大致的也打听到一些消息。熊玉娇是江州房地产商远大集团的总裁。据说有数十亿的资产,是江州、楚北知名的企业家,荣誉等身。

只是,她很容易想起熊总在陆先生面前的娇柔之态。而陆先生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她看到的是一个享受下午时光的男子形象。谈吐温润。

柳无垢一时间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她这个电话是否应该打?

熊玉娇回江州两天的事情就处理完了柳无垢的事情,然后立即返回云春。至于,陆景到底怎么手把手教她打桌球的,只有当事人知道。白云宾馆提供桌球室。

不过,从熊玉娇一直陪着陆景在云春度假,甚至愿意陪陆景泡温泉,可知一二。两人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貌似已经突破了某些禁锢的界限。

9月下旬,云春的秋意越发的浓郁。漫山遍野的绿色山林仿佛都染上秋意,或红或黄,层层叠叠。

繁华的落云商业街上,陆景陪着围着披肩、带着墨镜的李逸落、李慧乔在商业街中漫步。

两女虽说是亚洲天后级的女星,但是谁又会想到两人正在云春度假呢?

“逸落,这样真的可以?”沿着落云商业街的主街道,在人流中漫步着,陆景笑着问道。李逸落打算创作一首爱情歌曲,正在寻找灵感。就像他曾经在江州大学的校园中遇到她那样。

身姿瑰美的李慧乔掩嘴轻笑,柔声说:“陆景,那总不能像你昨晚那样寻找灵感吧?”

陆景老脸微红。昨晚清芷她们四大花旦一起陪他。早餐时给李慕清娇嗔他“荒唐”,然后问他要不要试试7-s一起。李慧乔、李逸落当时都笑起来。一旁的成彩英满脸绯红。她是7-s的队长,这次陪着清姐来云春度假。

李逸落声音空灵的道:“陆哥,可以的。”她最近忽而有些灵思,打算写一首歌曲。

陆景笑着点头,温声鼓励道:“逸落,我相信你。”小逸落在这方面的才华毋庸置疑。并不仅仅是天辰娱乐的资源堆砌让她取得目前的成就。

“陆哥,谢谢!”李逸落轻哼着她心中的调子,不断的修改着。

李慧乔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光彩。同为亚洲天后级的女星,李逸落是创作型歌手,而她只是演唱歌手。不过她在电视、电影上的成就比李逸落大。

当然,现在她和逸落都淡到二线,争这些没意思。现在天辰娱乐的“一姐”是芝荷那妮子。她的行程已经紧凑到无法到云春来见陆景。

漫步在落云商业街上,突然间,陆景发现一个熟悉的倩影在前方两米处的一间商铺外和小贩询问,顿时一下愣住:苏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