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6章 合作

第1896章 合作

陆景并不知道秦成文和倪昭君的对话,11月15日上午和卫婉仪坐车前往商云市的碧湖酒庄度假。他和国开行行长保胜利今晚的会面也在碧湖酒庄。

卫婉仪刚在黄海参加了电子竞技的一系列的活动。近两年,国内的电子竞技运动蓬勃的发展。庞大的人口的基数再加上规范的职业联赛,国内电子竞技的优秀选手层出不穷。

根据cgl预测,2008年wcg上,中国队有望打破韩国人在wcg上对星际争霸这款游戏冠军头衔的垄断。

商云市位于京城西北300公里处。走高速需要两个小时,是京城的水果、蔬菜供应基地。而且,由于日照的因素,商云市是国内顶级的葡萄酒庄所在地。国内的红酒厂商王朝、长城、张裕等都在商云市有葡萄酒庄。

豪华的福特商务车平稳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从车窗看去,两侧的景物正在飞速的倒退,可知车速不慢。

工作顺利,又可以和丈夫去度假,卫婉仪心情极佳,笑着道:“陆景,你最近挺悠闲的啊,和华那边没什么事情要忙吗?”

陆景轻挽着娇妻的肩膀,欣赏着娇妻的美颜。明眸善睐,瓜子脸儿,优美粉润的嘴唇,鼻梁秀直精致。构成一副美丽,娇俏清秀的容颜。婉仪在产后略微丰腴了些,不复她少女时的清瘦,气质更胜从前,有几许雍容华贵的味道。

“婉仪,和华现在是大财团,同级别的较量,不会立即发生。需要慢慢的布局、等待。所以我最近很轻松啊。不过,年前可能要去一趟南非。”

卫婉仪展颜轻笑。漆黑的美眸看着陆景,依偎在陆景怀里,带点慵懒味道的说道:“哦。”

正说笑着话。陆景忽而接到王灿的电话,“陆景。听说你答应秦大少明天晚上去嘉南俱乐部吃饭?”

“嗯,有这事,怎么了?”陆景略微有些奇怪。

王灿将最近京城里秦成文力推倪昭君和闵雯竞争的事情说了说,又道:“小谢忙着筹备婚礼。据说闵雯有点担心…”担心什么,王灿没明说。

陆景就笑,“这么说,这位倪昭君肯定很漂亮啊!这件事我们中立就行。”

“这…”王灿有点迟疑。闵雯2008年1月1日就要嫁给谢晋文,说起来算是自己人。

陆景微微一笑。提点自己的好友,“王灿,你觉得小谢会喜欢他妻子整天在外面应酬?他要真有想法帮闵雯争这个头衔早给我们俩打电话了。你和小雨结婚的时候有什么事情是你们自己弄的?都是长辈们一手包办吧?”

“我靠!害得我白操心一场。”王灿恍然大悟,随即幸灾乐祸的笑道:“闵二哥身边怕是有明白人。嘿嘿,小谢结婚以后怕是有得苦头吃啊!”

“吵吵更健康啊!”陆景笑一笑,和王灿说笑了一会,挂了电话。苏家倒下,闵、秦所争的东西,陆家肯定是保持中立。

王灿这个电话倒是让他对倪昭君有所期待。闵雯算是很出挑的美女,她都紧张。看情况,倪昭君的气质、容貌、手腕都有明显的优势。不像薇薇和闵雯竞争时,优势只有一线。

想到高婉薇。陆景拨了一下墨静雯的电话。她们几个助理这次都跟着的。车队就在陆景的车后面。

毕竟,和保行长的会面,涉及到一些经济层面,他需要助理们为他准备一些资料。

就在陆景和妻子卫婉仪前往商云市时,国开行的行长保胜利和他倚为智囊的国开行投资部副总经理张乐池已经在商云市的最负盛名的望月农庄中喝茶小坐。

望月农庄是一家生态农庄,极富有农村小村落的特色:菜地、水田、池塘、鸡场等等。但整治的风景如画,如同江北小镇。

保胜利和张乐池此时所在的便是vip区的湖边7号小别墅中。宽敞的人工湖中水鸟飞跃。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上幽静无比。客厅中,清茶袅袅。

“乐池,你觉得我们这次能说服陆景吗?”保胜利看着辽阔的湖面。轻叹口气说道。

张乐池摇摇头,“保总。我看悬。即便有烟处长牵线搭桥。不过,陆先生既然肯见我们。我们多少应该会有一些收获。”

保胜利轻轻的点头。

临近中午时分,陆景、卫婉仪、墨静雯、余乐、季婉彤、高婉薇、烟诗凝、齐宾鸿一行抵达商云市,在碧湖酒庄安顿下来。

碧湖酒庄是一处青白色的别墅群,位于成片的葡萄园的左侧。11月中旬,北方已是冬季,夏季时郁郁葱葱的葡萄园略显凋疲。

蓝天白云,微风徐徐,旷野一望无垠。碧湖酒庄优美的环境令人心旷神怡。与云春相比,又是另外一种风韵。

吃过晚饭后,陆景在别墅二楼的走廊边给董冰打了个电话,“董冰,到约翰内斯堡了吗?”

电话里传来董冰清脆的笑声,“早到了。陆景,你现在在陪谁呢?”在香港时,陆景带她去看了一场电影。选得是那种很普通的电影院,让她有一些很新奇的体验。她从小就不会去普通的影院。最后在半岛酒店的felix餐厅里包场,只有她和陆景两个人,吃了一顿浪漫的法式大餐。和他约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令她无比的期待下一次。

“和婉仪在一起啊。我12月份应该会去南非。”陆景笑着说道,脑海中浮起董冰的倩影。

“嗯,放心吧,我会处理好和南非政府的关系,争取把租界办下来。”董冰道。她想要在陆景面前证明她的能力。

陆景就笑,“我去南非只是去看你的,工作上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好啊。”

“诶…”董冰娇嗔。她当然知道陆景私下里应该是来帮她的。这让她有点不满,又有点甜蜜的感觉。

陆景和董冰聊了一会,身后忽而穿来脚步声。墨静雯在走廊上冒头,冲陆景笑一笑,说:“陆景,保行长、张经理来了。”

陆景给董冰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和墨静雯一起并肩往一楼走去。在一楼的客厅中见到久违的保胜利、张乐池。烟诗凝正陪着两人说话。这次会面的邀请是通过烟诗凝的渠道转交给陆景的。

见陆景和墨静雯下来,保胜利、张乐池两人连忙站起来。陆景和保胜利、张乐池握握手,笑道:“保行长,有段时间没见了。我这里有几瓶好酒,我们今晚好好聊一聊。”

“那感情好啊!”保胜利爽朗的笑道。

片刻后,余乐从碧湖酒庄的酒窖里跳了几支红酒上来,醒酒之后给众人倒上。

保胜利斟酌了一会,切入正题,“陆先生,我看到ek咨询公司发布了看好美国经济增长的分析策略报告,可是我从第四石油的傅总那儿了解到,美国的经济形势怕是有点不妙啊。”

2007年11月中旬,08年的次债危机风险已经凸显出来。只是局势还没有恶化,市场看法分化为两级。

陆景用sit在美国上市遮掩和华财团旗下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做空美国的事实,这时候,自然要利用ek公司发声,把戏做全套。

“傅总,我有段时间没见到她了,她还在新加坡吧?”陆景笑了笑,喝着红酒,没有回答保胜利的问题。

没有态度有时候往往也是一种态度。保胜利心里微微一动,嘴里答道:“据说傅总会高升到汇金公司。”

陆景笑着点点头。

保胜利试探了一回合收获不大,当即决定亮出来意,他在陆景面前实在没什么底牌可言,“陆先生,你有没有兴趣让和华公司与国开行合作?”

财团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力量的支持。他相信陆景肯定明白这一点。他只是“排头兵”。

陆景沉吟了几秒,微笑道:“保行长,我暂时没有兴趣。”

“唉,我就知道。”保胜利轻叹口气。陆景这个回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他的心情依旧有些沮丧。他和陆景在韩国,在缅甸都合作的很不错。但这似乎没有什么用。并不足以改变陆景的决定。

陆景对保胜利沮丧的表情视而不见,笑着道:“保行长,我国对外贸易中结算量最大的银行是那家银行?”

保胜利回答道:“陆先生,是中国银行。”

陆景微微一笑,道:“和华在南非有一笔生意…”

保胜利心里一动,有些明白了,看向陆景,略有些激动的询问道:“陆先生?”

陆景笑一笑,轻轻的点点头,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国开行的业务基本都在国内。主要支持国家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支柱产业等重点领域建设。

国内的金融领域他是不打算过多的涉足的,但是国外的合作却是可以。

有些话说明白就没意思了。保胜利坐了十几分钟后,就带着张乐池告辞,脸上有些许的喜色。他今天可以说完成了任务,又可以说没有完成任务。

因为,陆景表露出来的意思是在海外进行合作。而且是一种默契式的合作,不会有什么字面合同、口头协议之类的东西。

陆景和墨静雯、烟诗凝、余乐送保胜利离开后,在书房里讨论了一会。余乐返回到隔壁的别墅中休息。他不住在陆景这里。墨静雯她们自然可以留宿在这儿。

陆景想了想,拨了傅婕的电话。汇金并不是一个好去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