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7章 浪费机会

第1897章 浪费机会

“陆景,其实你没必要让步…”书房中,见陆景挂了电话,烟诗凝走到陆景身边,有点忐忑的说道。陆景打算在南非的一个项目与国开行合作。

烟诗凝是精英特工,但是在金融、人际交往上就要差一些。她没听懂陆景对保胜利的暗示,还以为陆景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让步了。这让她有些愧疚感。

陆景笑着摸了摸烟诗凝的长发,她是个风姿独特的大美人,宽慰道:“诗凝,这跟你没关系啊。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烟诗凝一脸的茫然,但还是娇柔的点点头,“嗯”了一声,心里好受一些。她内心中信任陆景的话。

书房的一旁,墨静雯掩嘴偷笑。她跟着陆景好些年了,自然知道他的语言习惯。陆景的“让步”确实和烟姐无关呢。

2007年12月初,国开行投资部副总经理张乐池调任中国银行南非分行行长。其工作地点便在南非约翰内斯堡。

11月16日下午,陆景独自坐车返回京城,秦成文秦大少邀请他晚上在嘉南俱乐部吃饭。预计秦成文会让倪昭君会露面。

婉仪对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这些事情没多大兴趣,留在商云市继续悠闲的度假。反正,陆景明天就会回来陪她。

墨静雯等人自然也继续在商云市办公。陆景预计和卫婉仪要在商云市呆上10天左右。随行的齐宾鸿则是和保胜利、张乐池等人去搞关系。

齐宾鸿目前负责和华在缅甸的业务,那里六大世家大量的投资。国开行也是投资者之一。他和国开行搞好关系很有必要,何况这次在商云市是借着陆景的名头。事半功倍。

高婉薇正是看到这一点,才会让齐宾鸿从缅北回来参加陆景此次在商云市的度假之行。她正在逐步的进入工作状态。

陆景身边并不缺乏精明强干的助理。她所擅长的是和人沟通。所起到的作用也应当是润滑剂的作用。帮助陆景下属的执行“网络”运转得更加自如。

从商云市走高速回京城要2个小时。陆景在车上给聂问白打了个电话,“小白。你到纽约没有?”

几天前在香港分别后,聂问白返回交州休息一两天,然后启程去美国纽约哈佛大学看望女儿墨知秋。她打算在美国陪着墨知秋过圣诞节。

电话里传来聂问白悦耳的声音,带着成熟女人的慵懒味道,“前天到的。我在市区中心董晚瑶的公寓里。陆景,你最近怎么样?”

“我啊,挺好的。我还在回京城的高速路上。想着,给你打个电话。”陆景笑一笑,心情放松。温声说道。她是一株风情迷人的解语花。

和聂问白说了一会话,电话里突然传来墨知秋嘀咕的声音,“陆景,你烦不烦啊,大半夜的骚-扰我妈?纽约现在是凌晨呢。”

“我去。”陆景无语。他都没想到墨知秋此时在聂问白身边。他刚才可是和聂美人调-情了几句。随即,心中浮起几许愧疚,他没考虑到时差的问题。

如果换做晚瑶她们,他或许会考虑到。但在聂问白这儿,他终究要“放肆”一些。

“问白。你们休息吧。回头再聊。”陆景和聂问白说了一声,挂了电话。

纽约。窗外天色黑压压的,路灯昏黄的灯光从阳台那里透了些许进来。

聂问白穿着冬季的睡衣,平躺在被窝中。伸出一只粉腻的胳膊,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老妈,你生气了?”墨知秋轻轻的推了推重新睡下的母亲。微微撅嘴说道。

聂问白好笑着捏捏女儿的脸蛋,“干嘛。我还不能生气啊?”

“当然不能。你是我妈啊!”墨知秋缠着母亲撒娇,“妈。你心里怎么想的啊?”

聂问白诧异的道:“什么怎么想的?”

墨知秋笑嘻嘻的道:“你和陆景的事情啊!你都39岁了。陆景身边又不缺美女。怎么,你和他的感情好像越来越好呢?”

“去,想说你妈年老色衰当不成花瓶啊?”聂问白没好气的轻敲墨知秋的额头一下,傲然的道:“哼,你妈我至少还能美丽六七年。小知秋,学着点哦。”

她是被上天所钟爱的女人,时间几乎很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再加上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保养得体,姿容宛若三十岁许的佳人。

墨知秋咯咯娇笑,“知道你保养有方啊,把花瓶这项事业做到极致。哦,那我以后叫你聂姐得了。”

“去,没大没小的。”聂问白娇笑着拍墨知秋。

笑闹着。卧室里慢慢的安静下来,母女俩重新进入梦乡。

陆景抵达京城后,换车去燕京大学接了李菲菲,然后前往市郊的嘉南俱乐部。

秦成文在嘉南俱乐部主楼三楼的电梯处亲自迎接着陆景,笑着和陆景握手,然后与李菲菲打着招呼,“菲菲,很久没见你来嘉南俱乐部玩了啊?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到位的,你可以提出来,保证立即改正。”

秦成文随行的几名跟班都是哈哈大笑,烘托着“热烈”的气氛。这是他们的职责。

李菲菲身姿高挑而丰盈,有着宛如大片中女郎的美丽。穿着蓝黑色调的大衣,白色的打底裤,一双纤盈修长的**展露出来,让她尤其的出彩。微笑着道:“秦大少,你这里太热闹了,我不大喜欢。”

秦成文呵呵一笑,“菲菲,你这性子越发的恬淡了。”李菲菲在燕大教书,这几年几乎淡出世家子弟的圈子。听说她和陆景走在了一起。

说说笑笑,到了三楼的1号包厢中。这是秦成文的专用包厢。

奢华的1号包厢中。高高的吊顶上三盏排成直线的紫色吊灯散发柔和的光芒,有着说不尽的风流富贵气息。

秦成文吩咐跟班一声“上菜“。几名富少、帮闲知机的退出包厢。最后一道菜送上来的是一名身姿优雅的美女。穿着白色长裙,行走间裙摆飘飘。美丽无端。

秦成文笑着介绍道:“陆景,这是倪昭君。不介意的话,让她今晚给我们斟酒。”多余的话,自是不用说了。

“秦少,你这是给我打埋伏啊!”陆景并不意外,他早从王灿那儿得到消息,笑着点点头,“斟酒就不必了,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吧。”

陆景这话让倪昭

昭君冷若寒霜的俏脸上稍微柔和了一些。开口道:“陆少,请容许我去换身衣服再来。”声音清澈、悦耳。

李菲菲似笑非笑的嗔了陆景一眼,在陆景耳边小声道:“陆景,倪昭君比我还漂亮呢。”来的路上,陆景已经给她说过这件事以及他中立的态度。

陆景笑着摇头,拿出手机写了一行字给李菲菲看:“菲菲,在我眼里,你比倪昭君至少要漂亮100倍。”

李菲菲美丽清秀的面庞浮起一抹娇羞的红晕,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握着陆景的大手。倪昭君姿容要胜她一筹。她还没自恋到以为陆景说的是真话。但是。陆景的话让她感觉心里甜滋滋的。

片刻后,倪昭君换了一身衣服回来。一身白色的毛衣,黑色的长裙。纤腰秀直,挺翘。长长的秀发卷卷地披落在香肩上。五官精致。鹅蛋脸儿,容颜绝美。

四人在包厢中边吃边聊。主要是秦成文和陆景聊。李菲菲偶尔插几句。都是京城世家子弟圈中有趣的事情。吃过饭,撤下酒席。换了清茶。

喝着茶,秦成文笑呵呵的问道:“陆景。你觉得昭君比闵雯怎么样?”

陆景笑着摆摆手,明言道:“秦大少。这件事,我持中立立场。你和闵二哥沟通。”

秦成文微笑着点点头。这个结果算不错了。陆景没有偏帮闵雯。

听到陆景说中立,倪昭君心里松口气,又有些气恼。秦哥给她说过,陆景只要保持中立,她就有获胜的把握。但是,这位陆二少莫非眼神有问题,她难道不比闵雯更出色?

陆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倪昭君,说:“倪小姐,我倒是有个问题问问你。”

倪昭君在沙发上坐直身-体,注目着陆景。粉背秀挺,侧面的倩影极是美丽。

陆景道:“倪小姐,第一个问题,我一直都没有听说过你。你是学成归国的?”

倪昭君愣了愣,这个问题很怪,竟然是盘问她的来历。她是由秦成文推荐进京城的世家子弟圈中,这能有什么问题?想归想,答道:“我一直在宁北乌市发展。”

秦成文插话道:“陆景,昭君今年24岁,接手她父亲的公司,在乌市干得很不赖。我因此推荐她到京城来发展。”

陆景“哦”了一声,点点头,笑着转移了话题。略坐了半个小时,陆景和李菲菲联袂离开。

送陆景和李菲菲离开后,回1号包厢的路上,倪昭君一脸古怪神色的问道:“秦哥,今晚这个‘面试’算成功还是失败啊?”

秦成文笑一笑,道:“昭君,陆景保持中立就是成功啊。你现在对陆景的印象怎么样?我前天就说过陆景是个讲究人。可惜了一次机会啊,你下次能不能见到他都是个问题。”

“秦哥,怪我。”倪昭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歉然的道。她早听过陆二少的风流传闻,但是今天见面后其实并没有这种感觉。陆景看她的眼神很清澈,充满着欣赏的味道。并没有那种占有她的欲-望。

“早知道这样我今天应该主动表现一下的。拿下京城第一美女的头衔就没有问题了。”倪昭君心想。她根本就没做准备功课,哪里能投陆景所好表现呢?只能是浪费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