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8章 拜访(一)

第1898章 拜访(一)

“你觉得怎么样?”舒适的车后排,李菲菲依偎在陆景怀中,看着窗外的风景,清秀的笑着问道。

陆景轻抚着李菲菲乌黑的长发,笑道:“菲菲,什么觉得怎么样?”

李菲菲笑道:“你就装啊!我问你觉得倪昭君怎么样?她有没有可能将闵雯挤下去。”

“这可不好说。倪昭君漂亮是挺漂亮的,但是我没发现她的优点。在宁北乌市经营一家数亿规模的公司成功并不能说明什么。”

李菲菲略微有些吃惊的挑头看着陆景,“这还不够啊?”

陆景爱-抚着怀中佳人,笑着解释道:“菲菲,京城第一美女只是个头衔。要想发挥出它的威力,需要实力、手段相匹配。能坐上这个位置,没有人会只是花瓶。

白唯琵琶一绝,厨艺上佳。她就像古代的名伶,让五陵公子为她竞奢华。心蓝在经济脉络的把握上非常出色,她可以用生意带给人利益。所以世家子弟们都追捧她。

苏琳的歌舞美妙无比,当时又有苏威、严景铭鼎力支持,宛若众人的小公主,令人心生亲近。风白露清艳绝伦,处理事情明快利落,说话大大方方,能说透彻又不让人反感。她在平衡各方利益上做的很好,算是一个仲裁者。

闵雯其实是各方势力妥协的产物。当时四大名媛全部退出,只剩下她,所以被推到了京城第一美女位置上。她的姿容、能力都在平均线以上。要说特点,就是她有足够的野心。处理事情很主动。很努力。”

李菲菲眨眨眼睛,取笑道:“我倒是觉得闵雯能上位是你一手主导的啊。因为四大名媛全部都给你收了。对吧?”陆景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她和陆景的“大管家”宋雨绮私交不错。

陆景微微一笑,不否认,也不会傻到在菲菲面前去承认,继续道:“我目前还没有看到倪昭君身上有什么闪光点。冷傲这种定位,黎倾城能在京城玩得转是因为有我公开支持,而且她只是四大名媛中的一位。倪昭君要走这条路线只怕不通。”

李菲菲点点头,认可陆景的分析。“也就是说,还是得看倪昭君、秦大少怎么运作。事情可能会反复。”

“是啊。菲菲,倪昭君只是个过客而已,我们还是谈谈我们自己吧。”陆景笑着道。“我最近比较清闲,西山之行可以提上日程了。”

他陪着婉仪在商云市度假完之后,会考虑去一趟南非,但是昨天和保行长谈过之后,他有点新想法(张乐池就任中国银行南非分行行长)。还得等等再去南非。那么,和李菲菲去西山市走一趟,见见她父母倒是可以开始准备了。

李菲菲仰头轻吻了陆景一口,“陆景,你认真的?”

“这还能有假?”陆景笑一笑,“菲菲,我们不可能一辈子瞒下去,总要尝试着去做做你爸妈的工作。”

李菲菲心里有些感动,微微翘起嘴角,展颜轻笑。优雅中带着柔情,“好吧。陆景,如果搞砸了,你得负全部责任啊,我就说我给你骗了。”

陆景笑着搂紧李菲菲,说:“行啊。”

说笑着,车子停在燕大校园9号宿舍楼三单元楼下。陆景和李菲菲一前一后的进入她的宿舍中。避免被她的同事看到。

晚上401房间卧室中的旖旎自不待言。他有段时间没和菲菲在一起了。

陆景第二天回了商云市,陪着娇妻卫婉仪在商云市度假,一直到11月底才从商云市返回。

婉仪休假回来后立即投入到电子竞技的工作中:筹备中国电子竞技协会第二次大会。

体育总局已经就电子竞技成立新部门:挂在信息中心下的电子竞技项目部。而在前世里,电子竞技项目部要到09年6月份才会成立。婉仪在电子竞技项目部中担任副部长。

之所以担任副部长。主要还是方便她随时可以休假以及不用参加各种会议。事业归事业,陆景可不愿意妻子太过于劳累。

12月初,在金顶俱乐部参加了几个经济沙龙后,陆景低调的离开京城。在宁西省西山市的机场和李菲菲汇合。

陆景到西山市明面上的理由去缅北考察和华在那里的投资。

近年来,因为缅甸油路的存在。以和华旗下的信安基金为主导,六大世家这几年累积在缅北投入了约4。25亿美元,用于推动、建设缅北的医疗、教育事业。

和华当然不会是在缅北做善事的,而是搞“文化入侵”。潜移默化的结果是缅北12县城区全部通行普通话,汉族人口比例正在逐步上升。

陆景和李菲菲在机场汇合后。坐车离开西山机场,前往李菲菲父母的住处。

西山作为宁西省省会,亦是经济中心。景华在西山设分公司。调用一辆豪车接送陆景毫无问题。

陆景这次身边带着的保镖是赵姿。她已经从7月份在东京受到的枪伤中恢复过来。这件事后,陆景对她越发的信任。

“陆景,真的不要紧?”坐在车中,李菲菲略有点紧张。即便,她和闵家的联姻,是陆景暗中做了工作帮她解除。父亲对她有些愧疚。但陆景明显不可能与卫婉仪离婚。她难以想象父亲震怒的后果。

陆景笑一笑,拍拍李菲菲的手背,“菲菲,没事。你今天什么都不要管,听我的。”说着,笑起来,“先对下口供啊。我们俩是约着一起来西山的。我要去缅北,你是来看李叔叔、史阿姨。”

李菲菲给陆景说的笑起来,心里忐忑的情绪稍缓,“嗯,我知道了。”只是有些疑惑陆景到底要采取什么方式来向取得她父母的同意。

李菲菲早打过电话回家。陆景和李菲菲抵达1号别墅时是下午四点许。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还没回来。

小保姆开了门。史阿姨早在客厅中等着。她五十多岁,头发花白,带着眼镜,精神头很好。她有段时间没见到她的宝贝女儿了。

“妈。”李菲菲提着手袋给了妈妈一个拥抱。

史阿姨笑道:“哎呀,菲菲,我这把老骨头都要给你折腾倒了。”随后,目光有些狐疑的落在陆景身上,陆景和菲菲之间的“纠葛”有点深。两个人原来订的娃娃亲。后来给退了。

李菲菲心里一紧,连忙解释道:“妈,我在机场上和陆景碰到了,正好一起来家里。”

陆景从容的笑着道:“史阿姨好!”他每年都要去李家拜年。和史阿姨照过很多次面。以他现在的成就,去李家拜年自然是一团和气。

史阿姨笑着点点头。看着陆景拎着两瓶红酒来,就笑道:“小陆,来就来,还带礼物干什么?回头你李叔叔肯定要不高兴。”她知道丈夫挺赏识陆景的。

李菲菲顿时感觉有点呲牙,站在母亲身后给陆景做了个无奈的神色。现在京城里叫陆景“小陆”的人实在不多了。她都听得有点刺耳。陆景现在是一家世界级财团的话事人啊。

只不过,她知道母亲这是对陆景表示亲近。关系差一点的晚辈来,能不能叫一句“小某”都是问题。

然而,多少有点不合时宜啊,妈!

陆景微笑着道:“史阿姨,我路过西山要是不来看李叔叔太不像话。来看李叔叔不带礼物也不像话啊!我一点小小的心意。”

他带来的酒只是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拍来限量版好酒:木桐酒庄1945年出产的红酒。拍卖价是8888美元一支。这份礼物他费了点心思。

陆景这句话让史阿姨很满意,笑眯-眯的招呼陆景落座,“小陆,晚上在这儿吃饭。我和菲菲去厨房安排晚饭。”

陆景笑着点点头。看着李菲菲被她妈妈拉到厨房里去说话。李菲菲临走前给了陆景一个“担忧”的眼神。她肯定少不了要给她妈“审讯”一番。

倒不是审讯感情的事情,而是关于陆景的事。她妈当年看不上混吃等死的陆景,和陆景的母亲罗女士关系不佳。当然,现在对陆景的态度已经改变。

晚饭时分,李明湖回到家中,见陆景来了,换着拖鞋,笑着道:“陆景来了。一会我们聊一聊。”女儿今天来西山看他的事情他当然知道,否则晚上也不会回来吃饭。

陆景道:“李叔叔,可不可以不谈经济话题?我最近在休假中。”

这话说的众人都是一笑。

史阿姨道:“老李,吃饭了。难得菲菲来看你,你到家还谈什么工作?”刚才菲菲在厨房里说了陆景不少好话。她倒是了解到陆景在经济上所取得一些瞩目的成就。比如:去年年底的光伏产业疏通,就是陆景在德国办的。

李明湖哈哈一笑,“好,吃饭,先吃饭。”他还是想和陆景聊聊。

四人在餐厅里落座,将陆景带来的红酒开了一瓶,边吃边随意的聊着。陆景连声的夸着史阿姨的手艺,夸得史阿姨眉开眼笑。餐桌上气氛很好。

李菲菲隐蔽的娇嗔陆景一眼,心里好笑。陆景竟然能把她妈哄高兴。

吃过饭,陆景去别墅的休息室里回拨一个电话。刚才吃饭时接到墨静雯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陆景道:“静雯,什么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