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9章 拜访(二)

第1899章 拜访(二) [ 返回 ] 手机

墨静雯此时还在京城,咯咯笑道:“陆景,你肯定猜不到什么事情。倪昭君打我的电话想要邀请你出去喝杯咖啡。”

陆景微愣,笑着摇头,“静雯,这种事情不用请示我啊,直接拒绝。”

“真的,假的啊?”墨静雯明媚的轻笑,打趣陆景一句。她心里知道陆景会拒绝。只是,倪昭君找了一个中间人(韩鸿信)说情,她不得不汇报一声。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说:“静雯,当然是真的。倪昭君再美丽、漂亮,和我关系也不大啊。”

墨静雯几乎能想象得出陆景无奈的样子,笑道:“好吧。哦,薇薇刚才给我说齐宾鸿已经到西山了。你要出发前往缅北可以给他打电话。他会安排好一切。”

陆景点点头,“嗯,我知道。”结束和墨静雯的通话,一回头却是发现李菲菲在门口站着。

一身黑色的桃心领羊毛衫,青色的长裤。身姿高挑而丰盈。丰挺,俏臀圆润。贴身的衣衫让她身材曲线显得异常的性感,充满了女人的魅力。仿佛是一颗快要成熟的果子,滋味鲜美。

陆景笑着走过去,吻了出挑的大美人一口。李菲菲身高173,穿着高跟鞋,都和他一样高了。

李菲菲娇涩的笑了笑,白腻的脸蛋上掠过一抹红晕,轻轻的抚着陆景的脸颊,柔声道:“陆景,我妈对你印象还不错。我来的时候还担心死了。”

陆景手挽着李菲菲的细腰,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香气,笑道:“基本的拍马屁的功夫我还是有的。”

李菲菲美眸轻嗔,吻着陆景的嘴唇,心里有甜蜜的感觉涌起:陆景是为她才哄她妈的,“油嘴滑舌。哦,我爸让我来叫你去他书房一趟。他想要和你聊聊。陆景,你给我爸说我们俩的事会没事吧?”

即便今晚的氛围还不错,但是她还很担心。她觉得还没到开口说服父母的时机。

陆景笑笑,轻抚着李菲菲的秀发。“菲菲,放心,没事。”

李菲菲无奈的嗯了一声。这件事,她只能信任陆景的判断、能力。

陆景和李菲菲温存了一会。一起出了房间。随后,陆景去书房里和李明湖聊天。

半个小时后,李明湖板着脸送陆景出书房。找个借口等候在客厅中的李菲菲脸刷的一下子变得卡白。喉咙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声音来。

李明湖铁青着脸,没留意到女儿的脸色。声音硬邦邦的道:“菲菲,替我送陆景。”说着,转身回了书房。

李菲菲茫然无措的看着陆景,轻咬着嘴唇。如果,如果她父亲不同意她和陆景之间的感情,那她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陆景皱着眉头,轻声道:“固执已见!”说着,当先一步走出1号楼。他还沉浸在刚才与李明湖的争吵中。

李菲菲给这句话“重击”一记,穿上外套,换了鞋子。泫然欲泣的跟在陆景身后,送他出门。

漫天的星辰点缀着夜空,西山市的天空比京城更清晰。

秋阶凉如水。李菲菲穿着白色的皮鞋和陆景走在别墅区的大道上。气氛沉默。

陆景感觉有点安静,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到李菲菲满脸泪痕,禁不住诧异的扶着她的双肩,“菲菲,怎么了?”

“陆景…,我爸他…”李菲菲忍不住伏在他怀中哭起来。她难以下定决心和父母断绝关系,也难以下定决心和陆景断绝关系。她知道她做不到,可是面对这样的“万丈深渊”前路,她该怎么办?

陆景哑然失笑,温柔的吻着李菲菲的泪花。“菲菲,想什么呢?我会傻到直接在李叔叔面前说我们俩的事情吗?我根本没和李叔叔说我们俩的事情啊。”

“啊…”李菲菲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陆景,貌似她想差了,“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从书房出来脸色那么吓人?”

陆景揉揉眉心。说:“我和李叔叔就控制城市房价的问题吵起来了。我们俩的观点不一致。”

“啊,陆景,你出来也不和我说一声。害的我白担心。”李菲菲破泣为笑,捶陆景几下泄愤。轻嗔薄怒,美丽的眼睛上还有泪痕,妩媚无端。

“我想着房价的事情一下子忘了啊。菲菲,是我不对。”陆景握着李菲菲的手放在心口,诚恳的道歉,他一时间没有留意到李菲菲的神情。

在清冷的冬夜,树林的林荫下,陆景和李菲菲拥抱在一起,说着情话。温存了片刻,将那炙热起来的情绪稍稍缓解。并肩着往别墅外走。陆景嘴里给李菲菲说着他的思路。

“2007年,全社会已经感受到房价过快上涨带来的压力。这导致居民幸福生活指数下降,导致物价上涨。从长远上来看,控制房价过快增长是政府必要出台的措施。市场上那只看不见的手,在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失衡。”

“最为可行的方式是:加大、加快保障房的建设。商品房则是交给市场去运作。这是欧美发达国家通行的做法。我认为征收房地产税可以有效的抑制投机性需求。增加持有房产的成本。尽量让房产脱离资本属性。”

“当然,想法是美好的。能否实施又是另外一方面。美国的房地产税征收就做的不错。而澳大利亚不收土地税,澳洲就有很多大地主。如:澳洲农业集团。和华财团。”

陆景最后一句话说的李菲菲笑起来,情况不是她想的那样,她现在的心情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在国外是地主啊?”

陆景笑道:“菲菲,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欠收拾。我是要从内部搞一搞他们。柏斯所在的西澳洲当年就曾经公投脱离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在法律上属于英联邦;在军事上依赖美国。是其坚定的盟友;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从03年开始的矿石热潮,大部分都是出口到我们国家。

我们不能让澳大利亚有‘放下筷子骂娘’的机会。骂了,就要他付出代价。这张牌可以好好的打一打。”

“异想天开。”李菲菲美眸嗔了陆景一眼,又在他耳边轻笑道:“不过呢,我喜欢听你说这些。”

陆景笑着摇头。

说说笑笑,别墅区的入口在望。李菲菲迟疑了一下,问道:“陆景,你今天没说,那还要不要继续说服我爸妈啊?要不算了吧?我都提心吊胆的。”

陆景微微一笑,“菲菲,其实,我已经用行动说了啊。我们俩一起去见你父母,其实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啊。回头李叔叔和史阿姨就会回过味来。我们俩怎么可能刚好在西山机场碰到。都是从京城来的,不是约好的谁信啊?”

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哪里会直接去说啊。他可是结婚了的人。

李菲菲有些恍然,原来陆景是在用这种办法去说,又蹙着眉头道:“可是他们明白了,未必会同意?”

陆景温和的笑道:“菲菲,这种事情只可能默认,不会有只言片语的支持。我们俩走这么一朝,差不多是点透了。具体李叔叔、史阿姨什么想法,我很难预料。但我想应该不是最坏的结果。”

菲菲在燕大教书,今年已经30岁,但她爸妈都没有催她嫁人。实在是之前的政治联姻将女儿逼在海外好几年不回国他们内心中有些愧疚。菲菲的婚姻她自己大约能做90%的主。

李菲菲有些明白了,轻叹口气,“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一直隐瞒着。省得现在发愁,指不定那天就给我妈叫去审问了。”

陆景温声道:“菲菲,恋爱的感情有没有父母的同意、祝福,关系很大的。而且,我们俩终究是要造一个小小陆出来的…”

李菲菲娇羞的白陆景一眼,娇柔的道:“没个正经的…”脑子里却是想起和陆景拥有孩子的事情。应当会很不错吧!她会好好的教育他。男孩子不能像陆景这样风流,女孩子也不能像她这样傻…

想着,“噗嗤”娇笑的看了陆景一眼,突然微抬下巴,像一只骄傲的天鹅看向天空中皎洁的月亮。

一如当年骄傲的公主。

只是,与十八岁之前的时候不同的是,此时,她的手给陆景握着的。陆景对着他初恋的女孩轻轻的一笑。

这一次西山市的“拜访”不管成功、失败,他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12月5日夜。月华如水。

陆景在西山市郊的盛泉度假会所住了三天,还参加了一次李明湖的私人聚会,就房价的问题和高参们辩论了一番。降房价的声音要多一些,但是怎么降,有分歧。

比如: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来实现房价温和的下降。虽说房价账面数值不变,但因为货币购买力在贬值,实际上房价在下跌。

当然,这些讨论都是小范围内的。观点不扩散。

12月9日,陆景和李菲菲一起坐上了前往缅甸仰光的火车。期间会途径缅北。经过仰光到新加坡,再飞回京城。齐宾鸿会在火车上陪同至缅北重镇:老街。

届时,陆景会视察他的工作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