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0章 缅北见闻

第1900章 缅北见闻 [ 返回 ] 手机

夜色渐深。

李明湖一脸微笑的回到家中。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摆在餐桌上。李明湖去厨房里洗过手,坐下来吃了一口菜,舒服的道:“老史,你的手艺又涨了啊。”

史阿姨笑眯-眯的端着碗扒拉着米饭,“老李,你是最近在外面酒宴参加多吧?你要听医生的话少喝点酒。”

“有一点。和罗教授他们聊得开心,喝了一点。”李明湖哈哈一笑。不管他在宁西省的干部眼中多么威严,在老妻面前他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史阿姨摇摇头,知道这事儿不好说。结婚这么些年,菲菲都30岁了,她和老李还没有红过脸。

吃了会饭,李明湖有点诧异的问道:“老史,菲菲呢,怎么不见她来吃饭?”

史阿姨有点感叹的笑说道:“你那个宝贝女儿在我们身边呆几天就耐烦了!她下午给我打电话说她和陆景一起坐西仰铁路去仰光玩几天。顺便去珀斯度假。柏斯那里正是夏季。”

李明湖脸色微动,心里的一桩心事给勾动起来,沉声道:“是菲菲自己打的电话?”

他那天和陆景讨论房价的事情,火气有点大。有些事情没看明白。现在早回过味来了。心里有点不痛快,陆景和菲菲在糊弄他呢。只是…

史阿姨不明所以,道:“是啊!”

李明湖轻轻的叹口气,放下筷子,“老史,菲菲…,唉,由她去吧!”

“诶,老李,怎么回事?”丈夫这话里透着话,史阿姨惊讶的说道,随即有点回过味来,“你是说…。这不行…,我给菲菲打电话,那孩子糊涂。小陆再出色,已经是有家室的人…”

史阿姨怒容浮现。可心里又浮起复杂的情绪。说到底。在之前菲菲的婚姻上,她和老李都亏欠女儿的。

菲菲三十岁没嫁出去,有菲菲眼光高的原因,也有她“悔”了两次“婚”的原因。一次是和陆景的娃娃亲。一次和闵家的联姻。

李明湖摇摇头,站起来去书房。食不甘味啊。

书房中烟雾缭绕。明月清照。李明湖在书房中踌躇了很久,最终还是将手机放在书桌上,长长的叹口了气,“唉……”

手机屏幕显示标停留在“陆景”两个字上。

由于缅甸油路的存在,西山市有一条连通仰光苏山港的铁路:西仰铁路。

这是一条石油运输的黄金通道,绕开了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石油从波斯湾起运,抵达仰光苏山港转运国内,价值连城。

陆景和李菲菲下午便是乘坐西仰铁路离开西山市,约两个小时后抵达缅北果敢的治所:老街县城。

老街的县城如同国内九十年的小县城。几条新建的街道纵横分布。入夜后便只有几家主要的建筑亮着灯。

县城中心街一栋16层楼的酒店中。陆景和李菲菲吃过晚饭在酒店房间里眺望老街这并不繁华的夜色。两人都见惯了喧闹的大都市:京城、黄海、纽约。在深夜里独处,看着安静的街道,别有一番滋味。

李菲菲穿着明黄色的大衣,黑色的修身长裤。身姿修长,靓丽容颜清秀如玉,依偎在陆景怀中,“陆景,我爸妈知道我跟你一起来缅甸,不知道会怎么想啊?”

陆景爱怜的摸了摸李菲菲额前的刘海,“菲菲。明天早上就能知道了。”

这时,陆景撂在酒店客厅长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呀!”李菲菲吓了一跳,有点紧张的抱着陆景的腰,丰挺的抵着陆景的胸膛。漆黑的美眸看向手机:“别是我爸打给你的吧?”

“我看看。”陆景温柔的抱了菲菲一下,才放开她,走过去拿起手机,微笑着摇摇头,“菲菲,是齐宾鸿的电话。”说着。接通电话,“小齐,什么事?”

电话里齐宾鸿压低声音道:“陆少,果敢军的二把手想要和你见一面。人在酒店楼下。”

陆景微微沉吟了几秒,道:“我就不见了,你处理吧。”

齐宾鸿有点错愕,顿了一会,道:“好。”

陆景笑一笑,挂了电话。缅北内部的斗争他并无介入的想法。从他的角度而言,只要是心向祖国的人执政就行。

和华在缅北做的是教育、医疗、基建三项业务。当然,还可以加上文化。

公司有足够的武装实力在缅北这片“纷扰”的土地上保证和华的利益不受侵犯。

第二天上午,陆景和李菲菲在专用的贵宾餐厅中休闲的吃着早餐。老街晴空万里。疏密的冬季阳光落在街道两侧的建筑上。

“这里和国内差不多啊。”李菲菲看着装修精致的餐厅,感叹道。早餐是金银馒头、豆浆、油条、鸡蛋。

“那当然。果敢这里都是用的国内的区号、邮编。手机都是移动、联通的信号。”陆景笑道,扭头在菲菲雪白的颈脖上闻一口,幽香扑鼻,香喷喷的大美人,“菲菲,我们要不要再庆祝一下?”

李菲菲俏脸立时变得绯红,小声娇嗔道:“你都庆祝一早上了!”庆祝自然是庆祝她爸妈昨晚没打电话来。这表明她爸妈默许她和陆景在一起。

庆祝方式自然是那个。李菲菲没有拒绝。她喜欢陆景迷恋、宠爱她的感觉。就像十六岁时那样,她是他心中唯一的公主。她愿意给她爱的人带去快乐、享受。

陆景道:“菲菲,我觉得至少应该庆祝十天啊。你要考虑一个男生能够和他的初恋女神在一起时激动的心情啊。”李菲菲父母的默许扫清让他可以牵着李菲菲的手直到死亡,不会再出现任何变数。

李菲菲明眸多姿的看陆景一眼,情意流泻,温柔的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柔声道:“陆景,你这张嘴哄过多少女孩子啊?油嘴滑舌。先吃早饭呢。”

看似娇嗔,实则她根本没有拒绝陆景的要求。

她知道她确实是陆景的初恋。那是很美好的情感。以陆景如今所取得成就、地位而言,是他的初恋,确实算是一件值得骄傲、开心的事情。

陆景嘿然一笑,心情极好的和菲菲说着情话。

这时。齐宾鸿带着两名随从从餐厅外进来。目光搜索了一番,看到陆景,连忙走过来,“陆少。昨晚老街发生了枪战。要不,今天还是别上街四处转了。”

陆景一身干系太大。难保没人会铤而走险。缅北这里各种势力林立,黄-赌-毒盛行。跟民国时差别不大。不大安全。比如:老街这里最大的赌馆就是意大利人开的,有黑手党背景。

和华已经是世界级财团,和美国、欧洲、英国的财团都有些龌蹉、利益较量。他不得不慎重。

陆景点点头。“我在老街要停留几天,好好的看一看这里。明天再去也可以。”又问道:“我昨天晚上听到枪声了。问题不大吧?”

齐宾鸿略微犹豫了一下,沉声道:“问题不大。”

和华和六大世家每年再次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教育和医疗。近两三年来,缅北的汉语人口急速上升。缅北的区号,邮编全部是在国内的序列中。

此地,相当于当年大宋的羁绊州。

稳定局势,他还是有一些把握的。他来缅北这段时间已经分别和国内负责这边的情报、外交事务的工作人员打过交道。

有些事可以做,不要说。国内的力量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扩展的程度。陆景知道其中的缘由,微笑着点头。指指餐桌:“小齐,吃过早饭没,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齐宾鸿缺点不少,能不能重要在两说间,但办事能力确实还不错。难怪当年可以在黄海和诗经并列为“人杰”。

齐宾鸿有点心动,这是和陆景拉近关系很好的办法,只是看到陆景身边的美丽女郎俏脸妩媚轻红、娇柔多姿的模样,拒绝道:“咳,陆少,我吃过了。”

齐宾鸿知机的告退离开。

陆景和李菲菲在酒店里呆了一天。第二天上午时才出门到老街的街道上闲逛。

缅北12县中,果敢这里承接的资金量最大。因而,老街几乎成为缅北的经济中心。

县城中心是一个大广场,围绕着广场则是三纵三横的街道。街道两侧的门店全部使用汉字标识。

其中。联通、移动、电信、中国银行、邮政、中国农业银行这样熟悉的标志、颜色很能让人感觉到亲近。还有一家麦肯基。名字看得令人发笑。山寨嘛。但生意极好,透过玻璃窗看以看到里面排着长队等待点餐。

陆景和李菲菲带着墨镜,牵着手,徜徉在人群中,看起来就像是国内来旅游的一对小情侣。

只是,李菲菲173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乳翘腿长,高挑婀娜,风姿绰约。即便带着墨镜,还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缅北这里,这样高挑、丰盈、时尚、出众的大美女可很少见。

“菲菲,我们找个咖啡馆坐会?我看到那边有家小咖啡厅。”陆景环视了一圈,笑着说道。

半步开外,赵姿面无表情的跟着他。对他搂着李菲菲的腰肢亲密行为视若不见。

“行啊,有钢琴的话,我给你弹一首曲子。”李菲菲微微一笑,亲昵的摩挲着陆景清瘦的脸庞。她很愿意为陆景做一些事情,就像恋爱中的女人。

咖啡厅在老街算是高端场所,位于二楼。环境一般,胜在清幽、安静。坐在临窗的软椅上,可以看到中心的广场上小贩叫卖,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这正是陆景所喜欢的味道。

穿着马甲的侍者过来,拿着纸、笔,看容貌大像汉人,一口不大标准的普通话,推荐道:“先生,小姐,我们这里的南山咖啡很不错,我建议你们尝尝。”

陆景笑笑,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真正的南山咖啡?销售说辞而已。牙买加的南山咖啡产地大部分都被日本人所控制,90%的销量都是在日本。国内很多二线城市的南山咖啡都是冒牌的。比如宝岛的咖啡连锁品牌上岛咖啡,里面基本都是假货。大约这位侍者的眼力不错,看得出来他和李菲菲衣着考究。

陆景从李菲菲的手袋中拿出她的钱夹子,拿出一张100元的人民币放在桌上,“来两杯普通的焦糖咖啡,剩下的是你的小费,我有些话问你。”

人民币在缅北同行。甚至,在仰光也是可以流通的。

货币,是一个主权国家的经济命脉。陆景插手人民币在缅甸的流通自然是要实现他的目标。

“好的。谢谢你,先生。”侍者眼热的拿着100元,道谢后快步离开,看起来心情振奋。

从李菲菲的钱夹子中拿钱陆景没什么不好意思,他身上都没带钱夹子,因为他基本用不到钱夹子里的东西。衣食住行,都会有手下的人安排好。

李菲菲嘴角翘起来,很优美的笑容,宛如高贵的天鹅。她喜欢这种在旅途中受到陆景照顾的感觉。还有他展现他旅途经验的魅力时刻。

片刻后,咖啡上来。侍者恭敬的站在一旁。

李菲菲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这里的普通话很流行吗?怎么我在街上看到所有的商人都是说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