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1章 缅北见闻(二)

第1901章 缅北见闻(二) [ 返回 ] 手机

“是的,小姐。这是信安基金的一个要求。如果我们接受使用普通话作为通用的语言给客人服务,我们将会在每个月获得信安基金的奖励500元。”侍者流利的答道。

这话让李菲菲诧异的看向陆景。方法是好方法,商人逐利嘛。且不说这么做的成本,一个月500元就可以让商家趋之若附?

陆景笑笑,解释道:“缅北这里的物价比较低。500块一个月,一年就是6000,对老街这里的商家而言,这是一笔不菲的资金。”

侍者见这对衣着考究,看不到牌子的男女很和善,插话道:“先生,其实我们这里之前也一直是用普通话服务,偶尔讲英语。”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缅北12县,果敢自治区这里本就是汉人,当然是用普通话。

但是学校里教的是缅甸语。和华要做的事情就是让缅甸语课程成为摆设。这是齐宾鸿在缅北的工作之一。

同时,因为果敢的首府老街已经成为缅北的经济中心,推行普通话有利于和华在整个缅北地区的“教化”工作。

缅北这个地区最好是拿下来。缅甸军政府一向是没什么信誉。缅甸油路是共和国石油输入的干道之一,缅甸油路的安全不能寄希望于纸面的协议。~而是要有军事方面的震慑。

而且,缅族对汉人多是乒、盘剥、防备。

比如:税收。华人的税收是缅甸人的几倍。比如:缅甸公民法。华侨在缅甸只属于归化公民,只有纯土著血统的公民,才是真正的缅甸公民、正统公民。才拥有百分之百的公民权。概括的说:华人在缅甸只是二等公民。勤劳创造的财富被缅族人肆意的掠夺。缅族人当年做了不少孽。

相关的资料,陆景在仰光时就已经了解过。仰光反华浪潮时。很多华人死于非命。这是血债。

中国人民是最勤劳的人民,理应获得相应的权益、地位。诚如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名言:要用德意志的剑。为德意志的犁获取土地。

当然,现代社会,手法要温和一些。多是通过金融,教育,医疗等等手段。都是十年,数十年的计划。

陆景希望有一天:缅甸的华人能占到缅甸国民数量的60%以上,获得公民权,掌握这片土地的命运。

和华现在正在做这件事。

李菲菲又问了几个感兴趣的问题。比如:老街的赌场外面为什么有“谢绝中国人入内博彩”的牌子,侍者都一一作答。

李菲菲笑着看向陆景。陆景喝着咖啡。随口问道:“你们这里过什么节日?圣诞节过不过?”

侍者笑道:“先生,我们这里过清明、中秋、春节。圣诞节那是外国人的节日啊。我们想过,政府也不允许啊。”

果敢每年的清明、中秋、春节都会举行官方活动。本来就是汉人,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提倡,洋节基本没人过。

陆景点点头。缅北这里,普通话、人民币、中国护照都是通行。和华做的事情只是将缅北的“汉文化”扩大,最终浸润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齐宾鸿在缅北负责的事务就是这些事情:确保普通话的推广,确保汉族新生儿、人口比例的上升。这是“移风易俗”的根基。

然后,逐步的推动缅北的基础建设。特别是果敢地区的基建。国开行私下里为信安基金提供了大量的贷款用于缅北基础设施建设。

“小齐事情办的还是不错的。”又问了侍者几个问题,陆景笑着说道。他对齐宾鸿的工作很满意。

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所作的事情正在缅北以一种温和的方式上演。

侍者一脸的迷茫,他显然是不知道陆景口中的“小齐”是谁,道:“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

侍者说话时,看了门口一眼。走进来一名矮胖的男子,趾高气扬。眼神一眼就扫到了陆景和李菲菲这里。眼神眯了一下,目光在李菲菲的大腿上停顿了几秒。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挪开。

陆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这位年轻的侍者可以离开了。大致的情况,他都有所了解了。

“陆景,那人的眼神好恶心。”李菲菲不满的嘀咕道。

陆景微笑着握住她的手:“菲菲,要不要我叫人把那个猥琐男打一顿?”

李菲菲顿时笑起来,娇靥如花,“得了,你还在国外耍你的陆二少脾气啊?”她不想和陆景的旅途无事生非。她从小到大,给男人偷瞄的时候多得很。总不能不和社会接触吧?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还真可以在果敢耍一耍他的陆二少脾气。

陆景和李菲菲说话时,侍者迎上了矮胖男。

矮胖男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侍者为难的用普通话道:“先生,我们这里不接待不能说话普通话的顾客。很抱歉!请您换一家咖啡店吧。”

矮胖男说的缅甸语。侍者和矮胖男的争吵很快就吸引了咖啡馆中大部分人的注意。上午时分,咖啡馆人也不多。

李菲菲在陆景耳边呵气如兰,笑道:“陆景,这也是你搞的规定?”

很明显,那名侍者可以听得懂缅甸语,只是一直在用普通话争吵。而那矮胖男也挺得懂普通话。却一直坚持用缅甸语说话。感觉挺怪异的。

不知道是侍者故意“蔑视”缅族人,还是矮胖男故意来找茬。

陆景微笑着抿咖啡,挺苦的,“缅族人和狗不得入内嘛!明牌子不能竖,软抵制还是可以的。”

昨天和李菲菲在酒店里待了一天,享受度假的乐趣外,还做了一点正事。齐宾鸿送来的50多页的材料,他还是大致的审阅了。

很快,咖啡馆的老板从房间里出来,和那名矮胖男交涉了十几分钟,最后无奈的拿出200元给那名矮胖男,将其打发走。

“嗯?”陆景微微皱眉,按了一下铃,让侍者将他们老板请过来。他最不担心的是信安基金制定的规则在实际操作中走样。刚才的那一幕很显然就是。

咖啡馆的老板四十多岁的模样,穿着灰色的外套,方脸,个子不高,脸上一团和气的笑容,道:“先生,你有什么吩咐吗?”

陆景和他寒暄几句。老板自我介绍姓罗,坐到陆景、李菲菲的对面。

陆景道:“罗老板,刚才是怎么回事?别误会,我挺好奇的,老街这里是汉族的地方吧,还有缅族人这么嚣张?”

罗老板愁眉苦脸的长叹一口气,“陆先生,不瞒你说。老缅虽说在我们果敢有十几个特派员、老师,平时基本都是摆设。特别是信安基金来投资之后,他们更是夹起尾巴做人。”

“哦?”李菲菲好奇的眨了下眼睛,“怎么说?”

罗老板嘿了一声,冷笑着道:“前年有个教缅甸语的老缅在教师里体罚说汉语的孩子。把那孩子打的遍体鳞伤。嘿,他第二天就给人用枪打死了。据说是县里的一个毒贩干的。老缅打那以后就都老实了。”

李菲菲有点震惊,随即反应过来,看向陆景。

陆景淡然的喝着咖啡,“乱世用重典。”老缅当年杀起华人来可不手软。不知道造了多少孽。信安基金当然也不会手软。公司有分队在老街这边。否则,投资的利益怎么保证?

缅北的局势可是很复杂的。墙头变幻大王旗。唯有枪杆子才是硬道理,是最大的道理。

李菲菲小声问罗老板,说:“假的吧?是信安基金的人做的?”

罗老板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摆手说:“陆夫人,我可没这么说啊。政府都结案了。”这等于是说了。说着,又叹口气,“可惜,我没拿到汉族的户籍啊。”

“呃…,这有什么讲究吗?”李菲菲道。

罗老板说:“陆夫人,入了汉族户籍,我只要到老街的信安基金会说一声,这老缅的钱就得乖乖的吐出来。他就是看我不是,没挂信安基金的牌子才敢来敲诈。”

李菲菲恍然,又问道:“你不是汉族人吗?怎么入不了汉族户籍?”这挺奇怪的。

罗老板一脸的苦笑,“陆夫人,我们官方的称呼叫果敢族。就是汉族啊。我说的这个汉族户籍,是信安基金开出的一个证明本。政府不认的。

要拿这个本,要参加信安基金的考试。考试考语文。难度不大。基本上那些小学毕业生都能拿到。我都四十多岁了,写个500字的作文实在要命。考了两回都没过。就耽搁了。”

“啊,哈哈。”李菲菲禁不住看着陆景笑起来,感情是小学毕业考试的难度,“啊,罗老板,我不是笑你啊。别误会。”

罗老板苦笑道:“陆夫人,我既然说出来就不怕你们二位笑话。这世道,日子难过啊。”

陆景笑一笑,说:“罗老板,要拿到这个信安基金的小本,难道没有其他办法?”

罗老板看向陆景,说道:“陆先生,信安基金的小本都是有电脑制造的,有审批程序,查的很严。至少要买通3个人才行。我这点小本生意拿什么去贿赂信安基金的职员啊?咖啡馆都送了,别人都不一定看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