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2章 缅北见闻(三)

第1902章 缅北见闻(三)

陆景满意的笑了笑。信安基金内部的管理还是相当严格的。以和华旗下的信安基金为主导,六大世家这几年累积在缅北投入总计约35亿元。用于推动、建设缅北的医疗、教育事业。后期还包括基建部分。

以人民币在缅北的购买力,这是相当大的一笔款项。必须要严格管理。

当然,能有这样的成绩,除了信安基金的管理能力水平外,还和信安基金在缅北的正式职员并不招收本地人有关。

陆景心情不错的递了一支烟给罗老板,问道:“罗老板,没有其他的办法拿到信安基金的小本?”

罗老板摇摇头,见陆景没有点烟,他也只是打量下手中的“中华”,放在铺着卡其色桌布的咖啡桌上,说:“陆先生,只能通过考试获得。”

陆景笑一笑,说:“罗老板,对于你这样心中向往信安基金的商人,我想他们应该会乐意接纳。”

罗老板双手作揖道:“谢陆先生吉言。”信安基金颁发的小本在缅北很有作用,特别是对商人而言。信安基金的高层和缅北各支武装的负责人都能说上话。

这个蓝色小本模糊的涉及了经济利益、政治地位、人身、财产安全、社会地位等方面的优惠。对他很有吸引力。然而,他~②长~②风~②文~②学,ww↗↖∞t的考试成绩不过关。这实在令人沮丧万分。

陆景微微一笑,慢慢的品着咖啡,转了个话题,“罗老板。你这里有钢琴吗?我夫人想要为我弹一曲。”

李菲菲看向陆景,盈盈一笑。陆景称她为他的夫人让她心中快乐的想要欢歌一曲。

罗老板愣了下。“这…”他这里怎么会有钢琴?

“没有就算了。下次吧,希望能有吧。咖啡厅里没有钢琴很影响氛围。”陆景笑着说道。并不怎么介意,牵着李菲菲的手,一起离开咖啡厅。

罗老板一头的雾水的看着陆景、李菲菲离开。这对风姿出众的男女很特别。

具体特别在哪里,他却说不上来。

若干年后,当缅甸全境通行普通话时,位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首府老街的这家咖啡厅名声斐然。咖啡店老板老罗此时位居掸邦政府经贸部部长。

咖啡厅中一架名贵的斯坦威钢琴静静的放置在正中。咖啡店的服务员会骄傲的向旅客们介绍这是和华财团主席陆先生要求的。

然而,陆先生此后便再也没有来过这家咖啡厅。留下的只是他的传说。

传说一:陆先生在咖啡厅喝咖啡时与罗部长深谈了2个小时,涉及掸邦民生的方方面面。很多掸邦人民今天享受的政策就是当时制定。

并且,陆先生深思熟虑后。在此作出了一项最重要的决策:允许掸邦的商人通过向信安基金旗下的企业捐赠,获取信安基金颁发的汉族身份证(小蓝本)。

信安基金的力量由此迅速的壮大,扩展到掸邦商业领域的各个角落。为日后建立掸邦人民政府立下卓绝的功勋。

传说二:陆先生非常喜欢听钢琴演奏。他的某位夫人在咖啡馆演奏了一曲,被惊为天人。掌声如雷。

这也吸引了缅族的一个老缅过来。陆先生有保镖护卫,老缅自然不敢调戏他的夫人,而是把咖啡馆敲了200元离开。

罗老板很气愤。

陆先生说:“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他活着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场可以看到。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跨。”

罗老板当时没听懂啊。

第二天。信安基金的负责人齐宾鸿,也就是后来的缅北王,他推动果敢公布了一条法令:允许果敢人人持枪。

打那以后,老缅在果敢作威作福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哐哐”的铁轨撞击声在深夜里连续的传来。陆景拥着李菲菲。听着深夜里西仰铁路的“合唱调”。

这是一节加挂的豪华车厢。拥有卧室、浴室、餐厅、会客厅、侍从室等设施。

在咖啡馆和老罗交谈之后,陆景在老街停留了几天,和齐宾鸿深谈了两次。涉及信安基金的发展模式转变以及他的职业发展。然后。便和李菲菲一起坐上火车前往仰光。

此时,季婉彤、高婉薇、烟诗凝、裴吴越、黎思源、唐弼等在仰光。

仰光出了一件大事:搁置了一段时间的迁都议题再次提起缅甸军政府希望迁都内比都。

同时。和华在仰光的代理人郜然传来消息,昂山素季希望能见陆景一面。

陆景因此让助理小季、薇薇汇合六大世家的二代子弟在仰光等他。六大世家在缅北有许多投资。这件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豪华车厢的卧室中。宽敞的席梦思大**,李菲菲跨坐在陆景的大腿上。温软身子的紧贴着陆景。她刚和陆景做了两次,美妙难言。美眸注目着他的眼睛,娇柔的道:“陆景,你想什么在啊?”

陆景笑笑,“菲菲,当然是想你为什么这么美啊!”

李菲菲轻笑,“你又哄我。一看就知道你在想正事。我去洗个澡啊。”陆景和她在老街的这些天经常接到一些电话。仰光的局势有点紧张。

陆景点点头。

李菲菲从陆景身上下来,帮陆景点了一支烟,温柔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才迈着一双修长的美腿去浴室。

光滑的脊背,滑腻难言。丰盈浑圆的雪臀隆起,有着臀涡,双腿笔直纤盈,修直的能戳到人心窝里去。菲菲的背影性感无比。

陆景注目着菲菲美丽、性感的背影,口有点干,失笑一下。想着在老街和齐宾鸿的谈话。

金碧辉煌的酒店的套房中,陆景和齐宾鸿在客厅的茶几相对而坐。之前已经聊过开放商人拿小蓝本的渠道和持枪的问题。陆景现在要谈的是对缅北未来的规划。

陆景道:“小齐。你的业绩很不错。如果信安基金在缅北推行普通话已经取得初步的成功,可以考虑从商业领域转向政治领域。获取更大的权益。”

“当然,信安基金本身不能替代政府职能。这需要逐步的分离一批人出来运作。小齐,你有没有兴趣在缅北做一番事业?”

虽说齐宾鸿和高婉薇一样出身于六大世家,但陆景总体而言是不大“信任”齐宾鸿的。他并没有让日后齐宾鸿进入和华体系中高位的打算。

而是希望齐宾鸿能在缅北有所作为,最好能结束缅面北部、东部的乱局。缅北、缅东这里各种武装林立。赌博盛行。毒品泛滥。城头变幻大王旗。

对共和国而言,首要的要求是禁止毒品流入国内。其次,禁止赌博危害国内。

这是一个根本原则。如果这些武装、政权做不到这一点,就属于需要打击、严惩的对象。

缅甸与共和国接壤的克钦邦、掸邦。沿线的大部分武装都是亲中的。但各自有各自的小算盘。比如缅北的克钦独立军暗中亲美。其军方二号人物曾经访美。在美国的撮合下与昂山素季有来往。

缅北的各武装和缅甸政府时有冲突。共和国和缅甸政府有合作、有对抗。特别是近年来,美国加大了对缅甸军政府的拉拢。并且打出昂山素季这张民主牌。

因而,缅北、掸邦的局势多变、复杂诡诈、云诡波谲。想要彻底的平定,难度很大。

齐宾鸿来缅北这段时间对缅甸克钦邦、掸邦的局势有所了解,沉吟了一下,道:“陆少,我对军事指挥、政治毫无研究…”

陆景笑着道:“军事另外有人负责。你要做的是极致的利用手头的经济力量。以城市控制实地,充分的发挥城市、商业的力量。果敢在缅北要起到以色列在中东的作用。地盘小,但是要能打。”

齐宾鸿沉默了一会,陆景都说到这份上。他不答应也不行了,点点头,“好。”

陆景欠身点了点烟灰,听着浴室里水流的声音。思绪又飘回来。缅甸这盘棋怎么下,他大致有些想法。

当然,和华还不足以成为下棋的人。只是说是棋盘面上的一个强有力的“棋子”。这是国家间的博弈。

实际上。当今世界上的大部分冲突都可以归结为大国博弈。基本上是四方:欧洲、俄罗斯、美国、中国。

欧洲以英、德、法三家为主。其余都是喽啰。

陆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他到缅北来。随身的手机早就换成了卫星电话。

仰光。

上午时分,位于市区正中心的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书房中。高婉薇忽而接到齐宾鸿的电话。

高婉薇对正在办公的季婉彤歉意的笑一笑,季婉彤娇柔的笑着做个“无妨”手势。

高婉薇走到窗户边接了电话,知性的微笑道:“齐少,最近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齐宾鸿叹道:“薇薇,我算是倒霉透顶,陆景打算让我在缅北长期干下去。真是要命啊,缅北这里有个什么啊。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我去。”

他一肚子苦水。

高婉薇愣了下,听着齐宾鸿叽里呱啦的说着,温声安抚道:“齐少,那你的打算呢?”

齐宾鸿道:“我能什么打算啊,薇薇?陆景要我在缅北,我难道还能逃不成?昨天有个国内的电话打给我,过两天我的军官团就可以配齐了。”陆景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

齐宾鸿又道:“陆景估计是想着法治,然后建立文官政府。奶奶的,我索性在缅北当个缅北王。到时候,陆景肯定得调我回国了。”

高婉薇噗嗤一笑,“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走啊。”

“这又什么舍不得的。”齐宾鸿叫嚷道。他还真就舍得。山沟沟里的国王有个屁的享受,还不如回归大城市里呢。

开玩笑了几句,谈话氛围轻松了点。齐宾鸿问:“陆景还没到仰光?”

高婉薇道:“还没。今天下午到苏山港。我们这里都急了。仰光的气氛有点紧张。”

齐宾鸿沉默了一下,小声道:“安全没问题吧?”他不愿意看到陆景死掉。不管怎么样,他心中还是很敬佩这个男人的。

高婉薇摇摇头,“安全没事。就是缅甸政府内部要迁都的声音有些大。可能压不住,我都有些发愁。”

聊了几句,高婉薇挂了电话,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仰光繁华的街区,心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