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3章 迁都风云(一)

第1903章 迁都风云(一) [ 返回 ] 手机

西仰铁路建成后便取代了滇缅公路这条抗日时期“大动脉”的大部分职能,迅速的成为连通仰光港与国内的交通要道。

12月15日上午11点许,西仰铁路上,一列火车从勃固方向开往仰光。

铁路段的某处,一座调度值班室中,气氛沉闷。四名穿着缅甸国防军制服的男子表情冷峻。看军衔是一个上校,一个少校,两名上尉。

“呜呜…”火车的汽笛长鸣声由远而近。

少校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道:“11点23分,正好是那一列列车。”说着,看向上校。

上校点点头,冷声道:“开始对表!现在是11点23分40秒,1分钟后启动炸弹。”

四名缅甸国防军军人纷纷抬起手腕。

一名上尉手中拿着一个对讲机制式的遥控器,紧张的吞了一口唾沫。他将见证一个历史事件。

仰光。

缅甸最高权力机构,缅甸和平发展委员会的大楼中,缅甸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康瑞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品着茶。难得有片刻闲暇时光。

他的一名幕僚从门外进来,汇报道:“康瑞主席,昂吞将军想要面见你。”

? 康瑞摆摆手,“我就不见了。你告诉他,我会在今晚的酒宴后的会面中说服陆先生同意我们的迁都计划。”

幕僚顿了下,担忧的道:“康瑞主席,怕是会有些难度啊。”

06年。军方就计划由仰光迁都内比都,但被和华财团所阻止。其代理人郜然明确的发出警告:如果迁都就要做好承受巨大经济损失的准备。这件事就此被压了下来。但是。近来,军方里迁都的呼声有高涨起来。他心里也同意迁都的决策。

康瑞不悦的“嗯”了一声,扫了幕僚一眼,“我心里有数。”

“好的。”幕僚无奈的应了一声,离开。

烟诗凝从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回来,在车中看着沿途的繁华街道,人来人往。高大的建筑中带着热带雨林、殖民地、佛教的风情。

每年的10月至2月是仰光最怡人的时候,蔚蓝的天空下鲜花绽放,天气凉爽,清风拂面。

仰光相比于东南亚的其他城市而言。并不大繁华。室内的建筑修建主要依赖于外资:来自于新加坡与中国的资金。

返回丽都酒店的这几条街道,基本都是和华财团出资修建。包括:酒店、购物中心、商铺、餐厅、银行、娱乐中心等设施。街道带着很明显的中国风。汉字随处可见。入驻的商家基本都是国内的品牌。

烟诗凝嘴角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缓缓的开着车。她知道陆景在暗中主导这一切。想着下午就能见到他,心中禁不住有些期待。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烟诗凝接了手机,是傅婕打来的,“傅总?”

电话里传来傅婕的声音,“诗凝,是我。陆景到仰光了吗?我有点事情要找他谈。”几年前。她和陆景、烟诗凝在仰光一起经历了缅甸的政局变动。在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动中,经由陆景牵线,国内支持的康瑞得以上台。

烟诗凝娇柔的说道:“傅总,还没有啊。陆景下午到仰光。”

“哦,听说仰光的氛围很紧张。你们的安全没问题吧?”傅婕迟疑了下,轻声问道。仰光的苏山港由中建七局承建。傅婕是第一任负责人。现在的负责人是烟诗凝的堂哥烟玉成。傅婕知道仰光的事情不奇怪。

烟诗凝笑一笑。自信的道:“傅总,没事。”

就在烟诗凝和傅婕通完电话时。西仰铁路上一声巨响。一列火车的尾部加挂车厢被炸飞。高速行驶的火车扭曲在铁轨上,死伤无数。

尖叫声、呻吟声、哭泣声、骂声在铁路沿线响起。哨子声、喇叭声、喊声交汇。铁路上一片混乱。

四名缅甸国防军官看到尾部加挂车厢被炸飞后,满意的笑了笑,第一时间离开。巨大的爆炸中,存活率很低。

西仰铁路上发生爆炸的消息在两个小时内迅速的传到仰光。随即,稍稍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有记者从仰光赶往出事地点。

因为死伤者中有中国公民,驻缅甸大使第一时间拜会缅甸和平发展委员会康瑞,要求保证中方人员安全。

康瑞结束和杨大使的会面后,怒气冲冲的找来幕僚,“昂吞呢?让他立即滚过来见我。混账东西!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吗?赶紧给我确认陆先生的消息。”

“好的。”幕僚心里有些震惊,他没料到昂吞中将他们这么大胆,竟然下手对付和华财团的掌控者陆景。

十几分钟后,昂吞中将赶到康瑞的府邸。

会客室中,康瑞沉着脸,沉默了两分钟,第一句话却是,“查明陆先生的下落没有?”

昂吞中将个子不高,肤色黝黑,他是军方的强硬派,资历比康瑞要老得多,见康瑞这么问,愣了下,随即得意的笑道:“应该查不到了。只怕那位陆先生已经变成了零件。”

“混蛋,你还笑,你知道我们这次会得罪了多少人吗?陆先生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康瑞压低声音,怒吼。

昂吞中将嘿嘿一笑,直视着康瑞:“康瑞主席,但我们收获得更多。我们应该立即查封陆景在仰光的一些投资。逮捕他的代理人郜然。”

康瑞没有再说话,在会客厅中来回的走动着,焦虑不安。善后的事情很难做。

就在这时,康瑞的侍从官拿着一部手机进来,低声道:“丽都酒店转来的电话。”

康瑞点点头,不耐烦的道:“昂吞,你在这里等着,我还要和你商议怎么处理这件事。”说着,离开会客厅,去书房中接电话,翻译在一旁等候着,“我是康瑞…”

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子声音,不紧不慢的道:“康瑞主席,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吧?”

听到这个声音,康瑞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竟然是陆景的声音,“这…”心中忽而有些发凉,那一丝的窃喜荡然无存。

但那紧迫的焦虑感也随之而去。陆景没死的话,他的善后工作就要好做多了。

随即,一脸震惊的翻译将陆景的话翻译过来。

康瑞道:“陆先生,你没受伤吧?我深表歉意…”

会客厅中,昂吞中将悠闲的在沙发上抽着烟。心情放松。怎么善后,他大致上有点把握。

只要恢复西仰铁路,事情就不难处理。至于死伤的中国人,陪点钱就完了。一人五六万人民币。再多,缅甸国防军也拿不出来。

不接受也得接受。

“咚、咚!”就在昂吞中将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接着五六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快步走进来。带队的是康瑞的侍从官,“昂吞中将,你被逮捕了。”

“啊?你说什么?”昂吞中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他看清楚那张逮捕令的时候,手里的香烟落到地上。

随即咆哮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康瑞疯了吗?他要是敢不迁都内比都,军方会联合起来把他赶下台。他算什么东西,也敢逮捕我?”

侍从官冷静的看着昂吞中将跳脚骂人,心里一阵快意。昂吞中将为首的一帮军方强硬派基本就不把康瑞主席放在眼里。现在就由不得他们了。回道:“昂吞中将,陆先生已经安然抵达仰光。”

昂吞中将停下叫骂,难以置信的看着侍从官,断然的道:“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陆先生在勃固就下了火车,乘坐汽车抵达仰光。走吧!”侍从官挥手,将昂吞中将带走。

仰光市中心区高达50层的丽都酒店巍峨耸立,独占鳌头。这是仰光第一高楼。这栋充满了中西合璧风情的五星级酒店是来仰光旅游、出差、商务的人士的首选。

49层的总统套房的阳台上,陆景在阳台上抽着烟,俯瞰着仰光这座城市。他刚给康瑞打过电话。

从历史的角度而言,缅甸王朝建立的首都并不在仰光,而是在内陆。仰光是英国殖民时期建立的城市。它是一座港口。迄今为止,缅甸全年80%的进出口贸易都要经过这里。

即便迁都,仰光依然是缅甸最为繁华、最大的城市。

陆景抽了一支烟,从阳台上进来。奢华精美的主卧室中,李菲菲、烟诗凝、高婉薇、小季都在。电视中正在播放西仰铁路上的爆炸事故。

“陆景,你没事吧?”烟诗凝起身迎着陆景,关心的问道。

陆景笑着摇摇头,搂着烟诗凝的细腰。她今天穿着一袭黑色的连衣裙,越发的显得乳挺腰细,丰腴成熟的大美人。温声道:“诗凝,我胆子那有那么小啊?我们俩那年在仰光可是顶着炮弹睡觉的。菲菲,你呢,还好吧?”

李菲菲看了一眼陆景的手,她倒是还不知道烟诗凝和陆景有这层关系,娇柔的说:“还好。现在还有一点忐忑。幸好,烟姐安排我们从公路进仰光。刚看了电视,爆炸现场很吓人。我们俩要是在火车上,肯定不能幸免。”

她还有点后怕。

陆景笑了笑,拥抱着李菲菲,轻吻着她的脸蛋,说:“菲菲,没事,都过去了。”

李菲菲柔顺的点点头,抱紧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