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4章 迁都风云(二)

第1904章 迁都风云(二)

陆景安抚了李菲菲的情绪,和烟诗凝、高婉薇、小季一起去总统套房的客厅。

此时,裴吴越、黎思源、唐弼、烟玉成、郜然等人正等候在客厅中。他们得知爆炸的消息后,就聚集到了丽都酒店这里。

陆景进入仰光之后就直达丽都酒店,然后给康瑞打了电话,密谈了约半个小时。他还没有来得及和众人详谈。

正在客厅茶几处三三两两聊天的众人都看过来。裴吴越问道:“陆景,你和李小姐都没事吧?”

烟玉成道:“陆少,没事吧?”

“姐夫,你还好吧?诗经姐给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了。”唐弼道。

黎思源问候道:“陆先生!”

郜然道:“陆总,没事吧?”

“我和菲菲都没有大碍。大家有心了。”陆景微笑着做个手势,示意众人落座。裴吴越几人随行的助理都忙活起来,倒茶,让座。

仰光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客厅是灰白色格调的典雅风格。落地窗的帷幕拉起来。下午时分,室内光线明亮。围绕着墨色茶几的是两个单背沙发和两个长排沙发。

陆景坐在正中的沙发中,接过童兮兮递来的茶水,笑着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童兮兮笑笑。她是跟随者裴吴越一起来仰光。如今,她这位老同学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甚至,可以干涉一个小国的政治局势。

陆景被缅甸军方刺杀,非常危险的同时,何尝不是彰显出了他的权势、影响力啊?只是,不知道这场较量陆景能否获胜,在缅甸贯彻他的意志?

陆景将茶杯放在手边的角几上,环视了一周,沉声说:“我同意缅甸政府迁都内比都的议案。六大世家在缅甸的投资不会受到影响。”

裴吴越、唐弼、黎思源都轻轻的松了口气。

高婉薇在主卧里面就知道陆景的决议,知性的笑了笑,轻抚着秀发。

六大世家现在可名不副实咯。高家的资产正在逐步的向她名下转移。这是她三伯设计好的规避被唐、裴两家打压的办法。崔家几乎被压到极致。黎家、齐家也受到了损失。只有。唐家、裴家在保持着增长。

据说,新的六大世家准备出炉了。追随着陆景的浙东三大家族林、许、阳,再加上叶静雨的叶家有长足的发展。建业银行成功在国内上市让这四家的实力大幅增长。

郜然琢磨了一会,说:“陆总。这样会不会显得我们太软弱了。”陆景给缅甸军方刺杀,立即改弦易辙,这个让步会让外界以为和华是纸老虎。

陆景摆摆手,声音冷峻的道:“我已经和康瑞达成协议。策划今天这起爆炸案的昂吞中将等人都要死。”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陆景的话里透着一股杀气。众人心中一下凛然。这件事确实没那么容易了结啊。并不是说陆景脱离了危险,这件事就完了。还要清算的。

陆景和众人聊了一会。众人知机的告退。陆景和众人一一单独聊几句。

门口处,裴吴越拦住了要送他和童兮兮出门的陆景,小声道:“陆景,你让我、黎思源、唐弼来仰光不仅仅是宣布同意迁都这个决定吧?”

很明显,陆景在遭遇刺杀之前应该就已经拿定主意同意缅甸政府的迁都方案。

和康瑞的协议不过是顺水推舟,正好借康瑞的手清洗缅甸军方的强硬派。同时,康瑞也希望清晰缅甸军方中不听话的声音。两人各取所需,所以才能迅速的达成协议。

陆景笑了笑,裴吴越号称国内的基金之王,不愧是聪明人。也不瞒他,说:“仰光这座城市很重要。缅甸军方不打算要,我们可以收下来。”

裴吴越眼睛微亮,笑道:“我说呢。裴家会加大在仰光的投资。”

陆景笑着点点头。

从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里下楼,看着匀速下降的电梯外的风景,童兮兮有些迷惑的道:“吴越,仰光是缅甸最大的城市,缅甸军政府怎么可能不要?他们还是会通过驻军、税收部门牢牢的控制着仰光啊。”

裴吴越揽着童兮兮的肩膀,“兮兮,你觉得一座城市的权力有哪些?”

童兮兮愣了下。

裴吴越接到道:“首先。军事控制权肯定归缅甸军方。税收部门我们同样插不上手。但是,行政权力我们未必就不能拿下来。传媒、司法、城建、金融、治安、水电,这些都是可以期待的。你这次来仰光有没有发现仰光的华人和汉字变多了?”

“呃…,好像是的。国内的金利来。报喜鸟这些品牌都能看到。”童兮兮认同的道。

裴吴越道:“我和齐少聊过,缅北那边的变化还大一些。汉字、普通话、人民币公开通行。”

“啊…”童兮兮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几乎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一个主权国家、民族,如果文字、货币都被替换,面临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还有,裴吴越感刚刚提及的人口比例变化。陆景这是在为缅族挖掘一个坟墓埋葬他们。这或许需要几十年。或者更久。但,实在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想法、计划。

裴吴越会心的一笑,走出电梯,抬头看向仰光上空的蓝天白云,心中酣畅。

烟玉成留在最后,跟着陆景去了书房,建议道:“陆少,要不要去苏山港暂住几天?”

丽都酒店太高,又位于仰光的市中心,逃跑起来很不方便。而苏山港归中建七局所有,一旦有事,陆景可以从海路撤退到新加坡。

陆景笑着摆摆手,丢了一只烟给烟玉成,“没那么夸张。康瑞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就要考虑在缅甸军方换个合作伙伴了。”

烟玉成笑笑,不好再说什么。拿出打火机给陆景点了烟,说:“缅甸军政府这次想要迁都内比都是因为国内民-主运动情绪高涨,昂山素季在缅甸国内的威望越来越高。”

内比都是缅甸的第三大城市。位于缅甸中部山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处在交通要道,可以控制缅甸南北。周围是粮食产区。人口大部分为缅族。很有利于防守。巩固政权。

陆景吸了口烟,笑道:“封建王朝选择首都的地点和现代不大一样啊。内比都估计日子会比较清苦喽。”

烟玉成给陆景说的笑起来,“缅甸本来就很穷,士兵能吃饱饭就不错了。享乐主义之风还不盛行。”

正聊着,烟诗凝从书房外进来。满屋的烟味让她轻掩着琼鼻,说:“陆景,大使馆的吴参赞来了。“

烟玉成掐了烟,“陆少,那我先回去了。市区这里一旦有变化。你给我电话。我能调集一些人手过来。”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烟玉成的肩膀。

陆景和烟诗凝、吴参赞刚在小会客厅中聊完,回来时,高婉薇快步走来:“景哥,昂山素季的联络办公室给我打电话了,她想晚上和你见面。”

陆景微笑道:“薇薇,我刚受了惊吓。总得休息两天啊。”

高婉薇轻轻的一笑,“我知道啦!”陆景哪里是受了惊吓?他只是要预留时间给康瑞清洗缅甸军方内部声音。然后再和昂山素季会面。这样,和华才能收获的更多。

烟诗凝也娇柔的笑起来。轻轻的依偎在陆景怀里。陆景的安全归她负责。她其实也有些后怕呢。

入夜时分,仰光某处。

一名年老的妇女沉默的坐在房间中,身影枯瘦。仰光周边地区枪声不断。

一名穿着缅甸传统服装的男子轻步走进来,行礼道:“夫人,康瑞镇压了昂吞将军等对外强硬派。”

年老的妇女双手合十,点点头。

男子担忧的道:“夫人,康瑞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独-裁者!我们要早做准备。”

年老的妇女摇摇头,问道:“和华那边的回应呢?”

男子道:“高小姐回复说等两天再和我们见面谈谈。”

年老的妇女叹了口气。“唉,只怕到时候我们会失去得更多啊!”

男子有些不解。难道缅甸全国民-主联盟要担忧的不是缅甸军方势力,而是一家外资公司吗?这实在令他费解。

这名男子又哪里知道:和华每年都会向缅甸民-盟提供了约1000万美元的政治资金。

否则,民-盟哪里有如今的声势!

夜色渐渐的落下帷幕。市区中炒豆子般的枪声缓缓的平息。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酒吧中。陆景五人略微吃过晚饭,品着红酒闲聊。

李菲菲有一点紧张,问道:“陆景,我们会没事的吧?”

陆景将李菲菲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爱怜的抚着她披肩的长发。“没事的,菲菲。楼下安排了GI公司的保镖,情况不对,我们会立即撤往苏山港,从那里转道新加坡。”

这本来是一趟轻松的旅途,结果却让菲菲受惊了。

李菲菲“嗯”了一声。在陆景身边,她显得有些软弱。惊魂未定。

陆景看了一眼在窗户边拿着望远镜观察的烟诗凝,问身边的季婉彤、高婉薇:“小季,薇薇,你们俩呢?”

小季娇柔的道:“陆哥,我有点害怕。”小季是个软妹子,胆子一贯很小。

陆景将小季也抱到怀里来,他对小季与众不同的,温柔的抚着她的美-腿。安抚她的情绪。

高婉薇知性的笑一笑,拿起手机晃了晃,“景哥,战况很顺利呢。康瑞将军的部队占据优势。再过一个小时,他就可以肃清残敌。”她刚收到战报。

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李菲菲和季婉彤两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陆景刚要说话,这时,手机响起来。是王灿的电话。自己在缅甸遇袭的事情传回国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