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5章 迁都风云(三)

第1905章 迁都风云(三)

“我靠,陆景,你在缅甸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啊,竟然有人拿对付张作霖的办法对付你啊!这是皇姑屯再现啊。”电话里,王灿笑哈哈的开玩笑。

陆景翻个白眼,道:“我靠,你这什么破比喻?缅甸军方刺杀我是因为迁都的事情。”

缅甸军方利益相关的一些公司与和华旗下的企业有经济往来。所以,郜然威胁说经济损失并非一句空话。

陆景和王灿胡扯了几句,顺带着解释了缘由。王灿问道:“菲菲,没事吧?”他刚听陆景说李菲菲和陆景在一起。他和菲菲是好朋友。

“菲菲受了点惊吓。”陆景将手机递给李菲菲。

李菲菲接过电话,“王灿。”

“菲菲,你没事吧?”王灿关心的问道。

李菲菲笑了笑,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后怕。当时,烟姐安排我们换车时,我和陆景都是很放松的心态,哪里想到最后那列火车真出事了。呃,你在京城也听到消息?”

王灿笑道:“都上新闻联播了,我哪能不知道?死伤了数百人。还有7名中国公民。”陆景的行程他自然是知道的。

聊了一会,挂掉电话。陆景搂着怀里的两个佳人,“菲菲,看样子我们俩得分别打电话回去了,免得大家担心。”

“嗯。”李菲菲点点头。

陆景在抵达仰光的第二天上午就和康瑞在丽都酒店的行政套房中会面。

很显然,以康瑞的手腕、实力,在一夜的时间内已经稳定了缅甸的局势。清洗了缅甸军方中的反对派。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康瑞立即来见陆景,为陆景“压惊”。

48层的行政套房,会客厅装饰得典雅舒服。蔚蓝色的落地玻璃窗外,清新的仰光风景扑面而来。咖啡的香气袅袅的飘散。

随从们都退了下去。会客厅中就只有康瑞的翻译与和华的代理人郜然留下来参与会谈。

康瑞道:“陆先生,昨天晚上昂吞中将涉嫌叛国已经被就地枪决。非常感谢一直以来你对我的支持。愿我们的友谊长在。”

陆景喝着咖啡,云淡风轻的微笑着,仿佛昨天上午差点被炸死的人不是他。“康瑞主席,有没有兴趣在仰光试行自贸区?”

翻译将陆景的话翻译过去。康瑞微微蹙眉,他不大懂自贸区的内涵,琢磨了一下。迟疑的道:“陆先生,仰光的税收是否会减少呢?”

缅甸早在2002年就加入中国-东盟自贸区。但所取得经济效果对缅甸来说似乎不大显著。是否有这个必要在单独建立一个仰光自贸区?

陆景轻笑道:“康瑞主席,仰光自贸区的建立会极大的带动仰光地区的经济发展。政府的税收并不会减少,相反还会增加。同时,自贸区的土地增值会非常可观。运作得好的话。我预计会超过仰光一年的财税总额。当然,自贸区的土地如何分配就看康瑞主席如何决断了。”

郜然眼神微动。他可比军人出身的康瑞懂经济得多。陆总现在很明显在“诱之以利”。

听到可以分配土地的所有权,康瑞心中一动,有点明白陆景的意思了:仰光自贸区是一个大蛋糕。怎么做,可以与和华来合作;怎么分,他说了算。

巨额的财富分配权对他巩固在军中的地位可是大有好处。他的家属、朋友可以名正言顺的在里面分一杯羹。

“陆先生,我需要和我的经济顾问商量一下才能做决定。如果可行,我会在自贸区中为你的企业留下最大的一块土地。”康瑞看着陆景说道。

陆景摆摆手,“康瑞主席,自贸区的事情还是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办吧。这是展示缅甸经济成果的一个窗口。”

康瑞愣了下。陆景居然不要好处?心里疑惑的同时,又很赞同陆景的话,这是对外展示的一个窗口。对缅甸军方统治的稳定大有好处。

陆景微微一笑,接着道:“康瑞主席,我希望得到改造、建设仰光城市的权限。仰光自贸区发展起来后,我对仰光的房地产市场很有信心。”

康瑞顿时笑起来。原来陆景要得更多,这样他就放心了,说:“陆先生,我可以给你80%的份额。”

他刚尝到分配财富的甜头,当然还想在房地产市场中插一手。不过。缅甸的基建公司水平不够。这一点在西仰铁路的建设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基建还得以和华为主。

“可以。”陆景并不回绝,反而是点点头,悠闲的喝了一口咖啡。

郜然不解的看了陆景一眼,他不明白陆景为什么不要自贸区的利益。反而转而要仰光城建的权力。这实在是“因小失大”。或许,陆总有他的考虑吧!

康瑞笑了笑,“陆先生,那祝我们合作愉快。”说着,又道:“另外,我这次来丽都酒店。是想向陆先生解释我们迁都的原因。掸邦的局势太过于混乱。”

缅甸一共分为七省七邦。掸邦占地面积约为16.1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800万。人口比例,掸族占到60%,同时拥有大量的华人。

掸邦首府东枝市,是缅甸最大的一个邦,也是人口最多的一个邦。境内军头林立。缅甸军政府要稳定统治,就必须要稳定北面的掸邦、克钦邦。

内比都地处缅甸中段,距离东枝市不远,可以有效的辐射国防军的控制力。

听着康瑞的“叙述”,陆景略微有些惊讶,原来迁都还有这样的隐情。恐怕这个才是缅甸军政府迁都的真正原因。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缅甸军政府因为政府体制问题,和美国很不对付。将首都放在仰光这样的港口城市,显然很容易遭受到美军的“斩首”行动。而迁都内比都则可以避免这一点。

但从康瑞的解释来看,只怕缅甸军政府要“稳定”日益活跃的克钦邦、掸邦武装才是关键。这两个地区的武装力量才有推翻缅甸军政府的可能。毕竟当年给国-军残部艹翻的情形历历在目。而即便缅甸军政府逮捕、软禁昂山素季,美国动手的概率也不大。

陆景点点头,说:“我理解康瑞主席的担忧。当然,因为缅甸油路的存在,我希望缅甸保持稳定。最好以谈判为主。”

齐宾鸿在缅北的发展暂时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他现在还不希望缅甸国内局势动荡。

康瑞笑起来,说:“我会尽量以何谈为主。谢谢陆先生的理解。有仰光的财力支持,我对稳定掸邦、克钦邦的局势很有信心。”

陆景笑了笑,拿起咖啡杯,缓缓的抿了一口。

送走康瑞后,郜然陪着陆景坐电梯上到49层的总统套房中。上午十点许,喧闹的街头声音若有若无的从客厅的窗户处传来。

“郜然,想不通?”看着沉默的郜然,陆景掂了一支烟出来,点了火,笑了笑,将烟盒丢给他。

郜然接过烟盒,拿了一只烟点上,吸了一口,崇敬的看着陆景,道:“呃,陆总,我担心我们在缅甸介入的太深,会失去经济上的威慑力。”

和华在仰光的投资愈多,受制于缅甸政府的程度就越大。然而,陆总在和华里是一个传奇。他相信陆总的眼光能看到未来。

陆景微笑着点点烟灰,“郜然,缅甸军政府迁都以后,仰光就不一定是缅甸军政府的。”

“嗯。”郜然应了一声,心中反复的品味着这句话。

缅甸军政府即将迁都内比都的消息,陆景通过烟诗凝的渠道传递给了共和国缅甸大使馆。后续缅北、掸邦局势的变化,国内自有策略。

而与缅甸政府的接触,也在小季、郜然的主持下开始进行,落实陆景和康瑞达成的协议。当然,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12月17日下午时分,碧空万里。黑色的防弹宝马缓缓的行驶在仰光的街道中。随着大量的华人在和华的引导下涌入仰光进行商贸活动。仰光人流密集。

从中建七局借来的黑色宝马停在了仰光市内一处不起眼的小房子前。水泥外表的二层楼高的小房子前,1名衣着朴素的缅甸男子在门口守着。

郜然出面交涉了几句。陆景、高婉薇、季婉彤、赵姿、郜然一起进入简陋的房间中。郜然在缅甸这些年,已经掌握了缅甸语。

一名枯瘦的老年妇女等候在房间中,见陆景等人进来,双手合十,用英语道:“欢迎和华的朋友们到来。陆先生,你好!”

缅甸是一个佛教大国,几乎人人信佛。而昂山素季的丈夫是英国人。她在英国呆了很久。

陆景双手合十,会了一礼,“很高兴见到你,昂山女士。”陆景对昂山素季并不无多少敬意。昂山素季的父亲是缅甸独-立的领-袖。死于英国人支持的武装。而她的丈夫却是英国人,在英国生活十五年,是英国国籍。她被西方媒体鼓吹为伟大的民-主斗士,这实在是有点滑稽。

权力斗争耳!

她是西方用来牵制缅甸军政府的一张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