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6章 迁都风云(四)

第1906章 迁都风云(四)

陆景和昂山素季用英语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作为开场白。应昂山素季的要求,陆景同意和昂山素季密谈。

实际上,见面地点如此隐晦,便是因为双方准备密谈。

小季细心的在陆景面前的桌几上放了一瓶从车上带来的矿泉水。她信不过缅甸人。哪怕是西方媒体中大名鼎鼎的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曾经在1991年获得诺贝尔,在全球知名度很高。当然,诺贝尔就是个笑话。明眼人都知道它受西方操纵,满足西方的政治需求。

在小季的心中,陆景的生命比昂山素季的生命更重要。

高婉薇、小季、赵姿、郜然悄然的退出小房间。路过门口时,赵姿身上的检测器突然的“滴”一声。赵姿顿时双目死死的盯着门口这位衣着简朴的男子。袖口一抖,黑洞洞的枪口垂下来:昂山素季的这位亲信身上带着监听设备。

“别误会,别误会。”男子讪讪的举起手,用汉语快速说道:“这只是我平常带在身上的玩意儿。并不是有意监听。我这就离开。”

郜然一脸冷意,幽幽的道:“原来你懂汉语啊?”想也是,缅甸民盟那么大的声势,昂山素季身边的人怎么都会有两把刷子。

康瑞上台以来,仰光市里华商的生意逐渐的兴隆,华人越聚越多。汉语在仰光算是同行语言之一。这老缅懂汉语倒也正常。

“略微懂一点。”衣着简朴的男子额头上有点冒汗。

郜然在仰光很有名。华商中的头面人物。他经营着一家注册在马来西亚的远洋贸易商行:市海商行,主营玉石、金矿、木材。与缅甸军政府多位要员关系密切。

这样一位人物用一种冷幽幽的语气向他说话,他不得不担心他在仰光的人身安全问题。

小季精致柔美的脸蛋上布满怒意,不满的娇声道:“你们怎么回事呢?要求见面密谈的是你们,居然还要监听录音。”

高婉薇蹙眉道:“赵姐,这房子两边只怕还有设△¤style_txt;备。你看着他。我去通知景哥一声。”一旦陆景和昂山素季的对话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高婉薇进到简陋的房间中给陆景说明了情况。

高婉薇她们出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陆景这时正微笑着和昂山素季聊缅甸民-主运动的发展,还没有进入正题。

陆景听了汇报,淡淡的道:“昂山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之间的谈话有可能被录音?”

昂山素季枯瘦的脸上神色立时微变。用缅语将门口的那名男子喊了进来,询问了几句后,严声训斥。

半响,那名男子一抹头上的冷汗,唯唯诺诺的退下去。

昂山素季双手合十的道:“陆先生,很抱歉!昂猜他们没有正确理解我的意思。我并没有录音要挟和华的意图。我会严厉的处罚昂猜等人。”

她前天说和华会对缅甸民盟要求得更多。这让昂猜等人心中有了些想法,试图录音这次谈话让她在与和华的交往中处于优势地位。但这是何其愚蠢的一个做法啊!

陆景喝了一口水,道:“昂山女士,我听不懂缅甸语。我并不关心你在事后对你的随从的处罚。我只关心我们现在的谈话该以何种方式进行下去!”

昂山素季沉默了几分钟。诚恳的道:“陆先生,接下来的谈话,你可以录音。”

陆景脸色稍微柔和了几分,点点头,“薇薇,你留下来帮我录音。”

“好的,景哥。”高婉薇站在陆景身后,拿出陆景的s7手机。s7手机具备摄像机的功能。

见陆景身边的女孩将一只精致的白色手机拿在手中。略微等了一会,昂山素季为取信于陆景率先开口说道:“

陆先生。缅甸人民渴望大选的意愿强烈,希望可以用选票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决心不可动摇。明年全民公决通过《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的大势不可逆转。

我们民盟预计将会取得2010年大选的胜利。本着全国各民-族人民平等、和解的原则,我愿意承诺推动修改《缅甸公民法》的条款,为缅甸国内的华人争取合法的、平等的公民权。”

有些事情事先在联络的时候就已经沟通过。昂山素季知道陆景需要什么。陆景要缅甸华人享受同缅族人同等待遇。

最主要的既是在税收上的平等,在选举权、投票权的平等。这些,归结起来。就是要缅甸的华人享受与其经济地位相当的社会地位。

而缅甸军政府是不会给予缅甸华人平等待遇。陆景只能和她合作。每次缅甸国内的战争,加税对象便是华人。因为华人勤劳、温驯,又掌握着社会中一定比例的财富。实在是剥削、榨压的好对象。

陆景轻轻的颔首,说:“昂山女士,缅甸人民的命运自然要有缅甸人民自己来决定。我很乐意看到缅甸民-盟赢得缅甸的全国大选。为此。市海商行、信安基金将会分别在每年捐赠1千万美元用于支持民盟的活动。”

要是康瑞听到陆景这番话肯定要吐血。

缅甸军政府最大的外部威胁是克钦邦、掸邦的民族武装。最大的内部威胁便是缅甸民盟领导的民-主运动。

陆景前天上午才向缅甸最高领导人康瑞表态支持缅甸军政府稳定克钦邦、掸邦的意图,现在又转而“支持”缅甸民盟加快在缅甸内部的夺权行动。康瑞要是知道了,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陆先生,谢谢!”昂山素季面露喜色,向陆景道谢。每年2千万美元的政治活动经费,在缅甸可以做很多事情。组织游行活动、媒体宣传都需要资金。

“昂山女士,希望缅甸的华人能早日享受到平等的待遇,他们的日子太苦。”陆景轻叹口气,又道:“缅甸新的国家宪法将会规定缅甸实现市场经济?”

“是的。”

陆景道:“仰光有条件成为缅甸的经济中心啊。”

昂山素季心里微微一动,将陆景的话挑明了说,“陆先生,缅甸军政府迁都内比都,其在仰光的控制力势必会减弱。我认为仰光同时也会成为民-主运动的中心。”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喝着瓶装的矿泉水。看来,昂山素季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削弱缅甸军政府在仰光的影响力是他和昂山素季的共识。

对和华而言,要想“掌握”仰光,首先需要一个文官政府,其次需要消除缅甸军政府在仰光的影响力。这是他需要借助于昂山素季的地方。

对昂山素季来说,如果掌握了仰光,就掌握了整个国家的税收源泉。有税收资金,她可以借此施展她的政治抱负。她很乐意看到和华在仰光加大投资带来税收。

陆景和昂山素季密会之后,就准备离开仰光,前往新加坡。然后从新加坡转机飞回国内。他在缅甸出了这么大事,总得回一趟京城。和父母、婉仪、大哥大嫂、红颜、朋友们见见面。

届时,李菲菲会先飞往珀斯度假。陆景随后会去珀斯。

12月18日下午,缅甸,仰光,苏山港。

陆景、烟诗凝、李菲菲、高婉薇、郜然、杨大使、吴参赞等人一起在中建七局总经理烟玉成的陪同下参观业已经成为国内重要石油运输通道的苏山港。

空荡荡,巨大的海港码头尽头,蔚蓝色的海洋碧波不起。夕阳散落下点点金光。风景如画。

杨大使笑着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啊!缅甸军政府迁都内比都,是稳定其政权的开始,也是其国内政局动荡的开始。”

陆景笑了笑,递了一支烟给杨大使。他下午时和共和国驻缅甸大使杨大使密谈了很久。

吴参赞道:“陆先生,今天上午民-盟内部的人员做了调整。一直追随在昂山素季身边的昂猜被派到缅甸北部城市曼德勒。”

烟诗凝道:“放逐?”

吴参赞点点头。陆景和昂山素季谈了什么,他不得而知。杨大使可能知道一些。不过,他可以断定,中资、华商在仰光发展的春天要来了。

高婉薇、小季、郜然都是微微一笑,他们对昂猜的印象相当不好。说笑着,众人往回走到了码头边。一艘游轮正等在这里。苏山港这里有缅甸政府的出入境管理机构,陆景等人将在这里上船,前往位于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

陆景和杨大使等人道别,然后拍了拍来送行的郜然的肩膀,“多和小齐联系下。”仰光这里的事务将会由郜然负责。

郜然会意的点点头,“我会的,陆总。”仰光与果敢是和华在缅甸局势的两个棋眼。

金色的夕阳中,陆景一行登船,在繁忙的苏山港出海,前往新加坡。

仰光市区,某栋民居中。

“他走了。”昂山素季身边,一名心腹低声道。因为昂猜的“流放”,他们这些人对陆景殊无好感。

昂山素季轻轻的点头,“还要看以后。”

心腹眼中微微一亮。有点明白了。原来,民盟并不会答应和华财团的任何条件。默契终究只是默契。

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昂山素季在各种不公开的聚会中对和华的话事人陆景称赞有加。

然而,陆景的心思、手法,又岂是她能猜测得到的?

在缅甸民-盟手中通过的一部新的公民法案赋予了华裔在缅甸的选举权。这个国家族群的主体正在慢慢的变化。

以至于很多年后,何梦瑶途经仰光时,诧异的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汉字,汉语为官方语言之一。与国内的都市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