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7章 新六大世家(一)

第1907章 新六大世家 一

?印尼。

12月份的雅加达气候温暖。裴吴越和童兮兮衣着清凉,在海边酒店私人沙滩上倚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童兮兮穿着粉色的比基尼,大片白腻的肌肤展露在阳光中,身材姣好。此时,正悠然的喝着椰汁,侧头看着裴吴越和唐诗经通话。

她和裴吴越、唐弼、黎思源等人从仰光见过陆景离开后便来到了印尼,考察印尼联合石油公司的运营状况。

今天上午裴家设在仰光的办事处接到郜然的通知:缅甸政府将会在下周一对外公布迁都内比都的消息。

裴吴越挂了电话,眯着眼睛晒太阳,笑着道:“兮兮,陆景的手法很高明啊!”

童兮兮笑着吸椰汁,说:“怎么转到陆景身上去了?他不是去新加坡了吗?”

裴吴越笑呵呵的道:“那是因为缅甸的局势已经在他的掌控中啊。缅甸政府这次迁都,陆景在其中收获不小。我刚和诗经通了电话。诗经说,陆景分别和康瑞、昂山素季见过面。和华拿下了整个仰光的城建权力。”

“嘶---”童兮兮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夸张?”

仰光作为缅甸最大、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和华拿到仰光的城市开发权,仅仅是在房地产上的利润就至少在200亿美元以上。

更别提城市建设完成后塑造商圈、打造产业链带来的收益!就她预估,应该在1000亿美元以上。

当然,这会是一个长线投资。需要5-10年的时间。

裴吴越笑道:“兮兮,你以为呢?陆景说服了康瑞在仰光设立自贸区。而且,没有要自贸区里面的利润。”

童兮兮恍然,“原来陆景在这里做了让步。而且,和华要是将仰光发展起来,他们收税都能收到手软。怪不得康瑞肯让出这么大的利益啊!”

裴吴越笑了笑,“兮兮,我刚和诗经聊过。她略微知道一些陆景的想法。可以预见,十年之后,我们再来仰光,这里会是一座充满中国韵味的城市。与国内的城市无异。”

童兮兮眼眸眨了眨。“原来是这样啊!”陆景要仰光的城市开发权,那和华建起的建筑岂不是充满了中式风格?而且看看仰光丽都酒店的周围,全是引入的国内品牌。和华的策略可见一斑。

裴吴越道:“和华财团成为世界级财团之后,陆景在资本上的运作手法越发的偏向于长期收益了。裴家是没法学了,我和诗经沟都认为可以在仰光加大投资。到时候。六大世家的资金估计都会涌入仰光来分一杯羹。”

童兮兮嘴角翘起来,轻笑道:“国内制造业又找到一个可以出口的市场了啊。和华搭台,你们唱戏;和华吃r,你们喝汤。”

裴吴越心情不错的笑道:“兮兮,这‘汤’可是值不少钱啊。只要仰光的自贸区活跃起来,以缅甸的玉石、矿产、木材资源,裴家投资进去,一年至少能获利1亿美元。”

1年至少1亿美元的收益,足以让裴家上下,笑颜逐开。毕竟。蚕食崔、齐、高、黎四家优质资产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六大世家(唐、裴、黎、齐、高、崔)在印尼联合石油公司中拥有3%的股份。价值12亿美元。

裴吴越、唐弼、黎思源这次来印尼就是要签订协议,将其余四家的石油公司份额剥夺,转让给唐家、裴家。这是六大世家力量体系格局变化之后的必然选择。

童兮兮从躺椅上坐起来,问道:“吴越,你不担心仰光的局势变动会对投资带来风险吗?”海外投资最大的风险就在地区局势变化、动荡上。

裴吴越摆摆手,笑道:“所以我刚才说陆景手法高明啊!他昨天去新加坡之前和昂山素季见过面。具体内容我不大清楚,但就我刚才和诗经的探讨:

第一,陆景肯定会支持昂山素季在2010年获得缅甸大选。

第二,昂山素季大约也支持陆景开发、建设仰光。

陆景和昂山素季的交换条件不得而知。昂山素季未必没有觉察到陆景“汉化”仰光的计划。从她的角度肯定是要阻止。她大约应该是想着日后清算。

但是,昂山素季忽略了一点:经济发展起来后。民-选政府在对付资本财团时异常的软弱,缺乏有效的手段。美国的犹太人可以活得很滋润。缅甸的华人为什么不行?

当然,换做缅甸军政府就没有这么多顾虑了。”

童兮兮微微点头。确实如此。法治是维护民-选政府的保证。而法律很难对富裕阶层造成损害。

裴吴越接着道:“何况,陆景还在缅北布置了齐宾鸿这手棋。”其实。陆景选择和昂山素季合作,还有一个原因。昂山素季是缅甸民-主政治中不可缺少的人物。

昂山素季因为其父亲的关系,现在缅甸军政府中的军-头们愿意相信她在接管缅甸全国的政权之后不会对军-方清算。缅甸要从军政府过渡到民-选政府,只有她才能完成这个交接的历史任务。

但是,缅甸的政局交接后,昂山素季八成是陆景的对手。

裴吴越始终认为:陆景的政治天分比他的商业才华要高得多。京城中早些年就有“陆氏双英”、“兄终弟及。”的说法。只是这些年陆景的商业成就实在太令人瞩目。这种说法才慢慢的淡了。

裴吴越和童兮兮在沙滩上做日光浴的时候,唐弼在酒店的房间中眉飞色舞的和未婚妻裴嫣打电话。

他今年才二十多岁,但他和裴嫣的婚事基本已经订下来。这是唐家和裴家的联姻。

“嫣嫣,我明天就回去。六大世家在印尼联合石油公司这里的股份,都会转到唐家、裴家的名下。”

裴嫣笑着道:“回来就回来呗,还专门给我打个电话?还指望着我去机场接你啊!”

说着话,电话里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唐弼嘿嘿一笑,“那可不敢!我是心里兴奋,给你打电话。你知道嘛,陆哥在仰光拿了不少好处。我预计唐家每年至少可以增加1.5亿美元的利润。我准备向家里申请来仰光负责这边的业务。”

缅甸最出名的资源是各种矿产,玉石。木材。这些唐家估计都很难入手。他的想法是将唐家在国内的一些制造业的工厂放到仰光去:比如:服装,日化品,摩托车制造等等。缅甸国内的人工低啊。当然,老缅肯定指望不上。南洋的猴子是公认的好吃懒做。得用华人做工人。

裴嫣“啊”了一声,说:“唐弼,仰光不是很危险吗?前两天还看到新闻说仰光的铁路上发生爆炸案,死了不少人。哦,陆哥他们没事吧?”

唐弼笑道:“嘿。能有什么事?烟姐跟在陆哥身边的。她的安保能力那还用质疑?嫣嫣,我跟你说,铁路爆炸案的当天晚上仰光市区里可是发生了枪战的。陆哥把算计他的那些人给清理了。”

“啊…,你注意安全呢。”裴嫣有点受刺激。不过,这貌似是陆哥的一贯风格。

唐弼哈哈笑起来,他很享受未婚妻惊讶、关心,说:“我知道。哦,嫣嫣,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裴嫣无精打采的道:“别提了。有个富二代把黎倾城隔壁宿舍的同学给弄得怀孕了。黎倾城今天要飞新加坡去看陆哥,指使我带人搞定这件事呢!”

唐弼就笑。“黎姐从京城回黄海之后,正义感爆棚啊!哦,哪儿来的什么富二代啊,在黄海大学里面这么嚣张?”

那些“富二代”在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看来,简直就是个笑话。开个几百万的跑车就能在学校里面“充大头”啊?

“谁知道?黎倾城也不算正义感爆棚。只是要求那男的陪着去打胎什么的,负责出钱让人家女生把身体养好。”裴嫣说着,取笑道:“唐弼,我没看出来,你还挺会拍马p的呀!”

她和黎倾城关系不好,才懒得叫她黎姐呢!

六大世家内的三代子弟都这么叫。其实黎倾城才22岁。和她们一般大。

唐弼大笑,说:“多少人想拍陆哥的马p都拍不到呢。哈,嫣嫣,你说陆哥在新加坡住几天会不会被美女们关心的眼泪淹没啊!幸福满满啊!”

裴嫣不满的娇嗔道:“唐弼。你什么意思啊,你可不许学陆哥那样。”

唐弼嘿嘿一笑,安抚着未婚妻的情绪。陆哥那样才叫人生啊!权势、地位、资本、美女,都是人生大赢家。我辈男儿的楷模啊!

当然,他也就想想。他可没陆哥那本事,让那么多出色的美女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宁西。西山市。盛泉度假会所。

奢华的包厢中灯影明亮。齐宾鸿惬意的品着杯中的红酒,骂道:“玛德,在果敢喝杯红酒都难。”

齐文敏好笑的摇头,训斥道:“宾鸿,你搞什么?才去果敢多长时间,好好的一个人,都变的粗鄙不堪。”

齐宾鸿翻个白眼,将手中的酒杯放下,道:“爸,你当我想啊!我不粗鄙一点,可镇不住手下那帮人。你不觉得我太年轻了一点吗?”他今年不过29岁。

齐文敏长叹了一口气,“宾鸿,你辛苦了。”儿子是为了齐家的前程才为陆景卖命。缅北这里可一直不太平。战斗、交火时有发生。

六大世家中,高家、黎家靠着高婉薇、黎倾城避免最大程度的清洗。齐家就是靠他这个儿子。否则,肯定和崔家一样。崔家现在惨兮兮的。

齐文敏道:“六大世家已经是昨日黄花。新的六大世家已经重新确定。我昨天和崔九霄通过电话。宾鸿,我们现在要投资缅甸,是投资你这里,还是投资仰光那里赚到的利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