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08章 众人的担忧

第1908章 众人的担忧

“崔家现在还有多少资金可以用来投资?”齐宾鸿问道。陆景只允许崔家保留大约20亿美元的资产。在唐家、裴家的蚕食下,崔九霄手中能有多少资金?

齐文敏神情悲怆的笑了下,竖起2根手指,“1亿美元。我们齐家大约可以增资3亿美元。”

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较量,六大世家中只有唐家、裴家站队正确。今年7月亚太财团败亡,竹下修一自杀。陆景在8月份开始清算他们四家。六大家族各自的家族资产分别在200亿美元至300亿美元之间。陆景只允许高家、黎家保留约50亿美元的资产;齐家、崔家保留20亿美元的资产。

高家因为高婉薇的缘故,私下里将资产向高婉薇名下转移,整个高家的资产大约在80亿美元左右。黎家则是因为黎逸明那老小子反水快,又将黎倾城“献给”陆景,保留约90亿美元左右的资产。齐家靠着齐宾鸿为和华在缅北“工作”,私下里保留了约50亿美元的资产。崔家则是损失最为惨重。唐家、裴家吞并崔家的资产时可没有丝毫的手软。

齐宾鸿灌了一口红酒,“爸,这笔钱不少了。缅甸的经济水平很低。人口五千万左右,gdp还不及韩国经济的一个零头。”

韩国的人口也是五千万左右。

吐糟了缅甸的经济水平一句,齐宾鸿接着道:“投资缅北,可以多获得陆景的关注。投资仰光,那就是规规矩矩的做生意。我建议崔家去仰光投资。我们齐家至少要在缅北追加2个亿的投资。”

“这…”齐文敏略微沉吟了几秒,“你的意思是让齐家的资本在缅北独大?”

齐宾鸿头。

齐文敏担忧的道:“这会不会引起陆景的不满?”

齐宾鸿道:“得了,爸,我们齐家才多少资本啊!我就算成了缅北的缅北王,陆景一句话就可以调走我。商业什么时候可以和政治分家啊?”

不管齐家最终能在缅北攫取多大的权势,最终都听国家的招呼。否则就是灭顶之灾。大国影响力摆在那儿呢。

“行,你心里有数就好。我投资2亿美元能有多少回报?”齐文敏心里暗叹一声,说道。

齐宾鸿胸有成竹的道:“克钦邦、掸邦这里盛产玉石、木材、金、银、铜、铅、锌、锡、钨、锰矿、我们倒腾这些就可以获利丰厚。一年少说有2000万美元的收益。

当然。要获取更多的利润是在当地建厂向国内出售商品。等信安基金彻底的控制缅北之后,我们每年的收益应当可以提升到3亿美元左右。”

文敏轻轻的颔首,心中很有些兴奋。3亿美元的利润啊,齐家完全可以借助于缅北崛起。他经商多年。当然知道垄断能带来多少利润。缅北只是经济水平差,但是一旦和国内联通之后,这种有自然资源的地区、城市当然可以迅速的聚拢大量的财富。齐家在晋西就是做煤炭生意的,经营资源业务那是老本行。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如何将缅北与国内“连通”?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齐文敏问道:“宾鸿,你打算怎么让信安基金控制缅北?”

齐宾鸿笑道:“爸,你不觉得缅北的汉族人人一本中国护照的画面很美吗?”

有些和华的机密,他不能和父亲说。这是职业操守。另外,如何让缅北、甚至是克钦邦、掸邦变成“红色”,是一个复杂、庞大的计划。他一时半会也和父亲说不清楚。

他说的人人一本中国护照就是最终极的想法。到时候,缅北的土地上全是合法的中国公民,你说这块土地到底属于谁?大约可以改名叫中国缅北自-治区。

这种成就,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怀大畅。

从缅甸仰光飞机前往新加坡只需要3个小时。但是乘坐豪华游轮的时间就要久一些了。

12月18日傍晚,陆景、李菲菲、烟诗凝一行登上豪华游轮前往新加坡。预期行程为48小时。

夜色如洗。蔚蓝色的大海上一望无垠。

金碧辉煌的餐厅中,陆景和李菲菲、烟诗凝、季婉彤、高婉薇一起享受着晚餐的美食以及心情放松的旅程。

这间豪华游轮是新加坡陈氏集团董事长陈弘厚的私人游轮。服务团队一应俱全。乘客自然是只有陆景一行。

“菲菲,你晕不晕船啊?”餐桌边,陆景起身给李菲菲添着红酒,微笑着问道。

李菲菲轻扶着光洁的额头,偏头笑看着殷勤给她倒酒的陆景,说:“还行。我在澳大利亚当交流生的时候坐过几次短途游轮。”

她在斯坦福大学留学时,期间去了澳大利亚当交换生。这次去珀斯她会去看看在珀斯的朋友们。

“那就行。”陆景笑着头。

晚餐的氛围轻松而愉快。吃过饭,陆景邀请李菲菲去甲板上散步。明月当空,李菲菲穿着青旅色的优雅短裙。露出白皙的,格外的高挑美丽,亭亭玉立,与皎洁的月色交辉相应。

李菲菲挽着陆景的手臂。漫步着,“陆景,你在仰光的时候一点都不怕吗?”

陆景穿着夏季的短袖衬衫,和李菲菲肌肤相亲,感受着她手臂上温凉柔软的触感,笑道:“怎么可能不怕?不然我干嘛偷偷的坐船离开仰光啊?”

“啊…”李菲菲惊讶的看着陆景。禁不住噗嗤娇笑,笑的腰都弯下来。她还以为陆景是要用48小时的悠闲旅途来舒缓她们紧张的情绪呢。

陆景轻抚着李菲菲的长发,眼睛偷瞄着她短裙下胸前那丰挺、白腻的酥-胸。精美的水蓝色文-胸托着两团软玉,丰盈挺翘,令人喷血。

“喂--,你倒酒的时候还没看够啊?”李菲菲笑完就看见陆景贼眼兮兮的看她,连忙直起身,娇嗔的推他几下。

“啊,菲菲,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陆景腆着脸笑道。

“怎么可能?你当我傻啊!”李菲菲俏脸上禁不住浮起红晕。她吃饭时没阻止陆景给她倒酒,其实是默许他用眼睛占她便宜。

初到仰光的那天晚上,大家的情绪都很紧张。她、烟诗凝、高婉薇、季婉彤四人一起陪陆景…。她原本是连陆景其她的女人都不想见的。宁西之行后,她越来越“纵容”他使坏了。

陆景哈哈一笑,搂着李菲菲的细腰在甲板处看着风景。微风吹拂着她乌黑的发丝。其实夜里海面上能见度低,没什么风景可看,只是陪着菲菲,心中会有风景。

李菲菲忽而踮起脚尖在陆景脸颊上吻了一口,甜蜜的娇声道:“陆景,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陆景怔了下,随即轻声道:“好啊!”

有明月为证。

陆景在抵达新加坡的时候已经连续的收到来自全球各地朋友们的电话。

西仰铁路的爆炸案是针对他的一次刺杀事件,这个消息慢慢的传到他的朋友们的耳朵中。

南洋的周晋成、西亚的纳赛尔、欧洲的董家、慕家、德国的贵族们、美国的安迪-摩根、丹尼尔-沃伦、肯尼-波特等人

陆景和李菲菲在仰光的时候都只是接到家人、身边朋友们关心的电话、问候。

抵达新加坡后,陆景一行住在了阿卡夫山庄别墅。宋雨绮、李逸落、李慧乔、郑芝荷已经等在别墅中。陆景在仰光差点被爆炸袭击,她们都很担心。陆景温声安抚着她们的情绪。

李逸落在新加坡开演唱会。她的新单曲《初恋》冲到歌曲排行榜上第一名。为此,天辰娱乐专门给她开了11场巡回演唱会。李慧乔是在韩国拍了一个广告后赶来新加坡的。郑芝荷则是在国内拍电影,中途跳票飞来新加坡。

第二天上午,陆景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部大楼和傅婕见过面。赵清芷、杨晚婷、何梦明、明雪已经抵达新加坡机场。宋雨绮亲自去机场接她们到阿卡夫山庄别墅。

陆景下午在雅滨花园和周晋成、周明诚、陈弘厚见面喝了一杯下午茶后,在夕阳铺陈在新加坡河面上时返回到安静、奢华的阿卡夫山庄别墅。

二楼的小客厅中,赵清芷、杨晚婷、何梦明、明雪、李逸落、李慧乔、郑芝荷聚在一起聊天。

“二哥…”看到陆景进来,挺拔的身姿,熟悉的脸庞,赵清芷禁不住站起来,迎着陆景走去。白色雪纺衬衫配蓝色高腰短裙和裸色高跟鞋,清雅如诗的女郎,绝美难言。

“小芷,越来越漂亮啦!”陆景笑着开句玩笑,给赵清芷一个拥抱,在她嫣红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口。

赵清芷娇羞的躲在陆景怀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只是,没舍得放开。她都差点失去他。

众女都哄笑起来。陆景这句话是在太耳熟。她们几乎都单独的挺他说过。

李逸落和郑芝荷两人都笑着看穿着白衬衫的李慧乔。陆景昨天也是这么夸她的。

“我和小芷先聊一会啊。”陆景笑一笑,牵着赵清芷的玉手,一起走向客厅外的阳台。

阳台出风景正好。小客厅里她们聊天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

“二哥,我都担心死你了啊。一晚上没睡着。”赵清芷依偎在陆景怀抱中,看着别墅外的山景,轻声呢喃道。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粉背,“小芷,我没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