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14章 轻松化解

第1914章 轻松化解

哈利-伯纳德的话很有道理。尼古拉斯-贾尔斯、马克-法斯特都很赞同。和华财团不可能以一个世界级财团的力量独自对抗华尔街。

美国才是全球经济的领导者。美国有多家世界级的财团。这些财团的金融力量会延伸到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中。华尔街背后的力量远超和华财团。

贾尔斯喝着红茶,微笑着对康恩里-伯纳德说道:“伯纳德先生,哈利这次干得很不错。上次在东京虽然在陆景手中失利,这次可以赚回来了。”

哈利-伯纳德一头金色的卷发,不加掩饰的道:“尼古拉斯,我讨厌陆。”

贾尔斯哈哈一笑。

康恩里-伯纳德笑起来,心情不错,问道:“马克,你什么时候能够担任美联储的主席。伯南克最近焦头烂额,啊哈,我都怀疑会不会主动辞职。”

贾尔斯、哈利-伯纳德都笑起来。马克-法斯特也矜持的笑着,谨慎的道:“我认为伯南克主席不会辞职。他的工作很被认可。”

哈利-伯纳德心道:“量化宽松的放水给金融机构,他的工作当然会被认可。”

正想着,哈利-伯纳德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哈利-伯纳德看了一眼,是他的一个朋友打来的,起身道:“抱歉,我失陪一会。”拿着手机出了阳台。

康恩里-伯纳德、贾尔斯、马克-法斯特议论着当前的次债风暴,谈笑风生。对于真正的大鳄们而言,次债风暴令他们损失不小,但不会触及生存。

片刻后,哈利-伯纳德一脸晦气的从客厅中走进来,气急败坏的道:“爸,芝加哥大学的一名经济学教授刚在个人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美国经济的后市相当危险。而且,华盛顿邮报准备附和这种观点。”

贾尔斯脸色微动,“哈利,怎么回事?这样一来。EK咨询公司所受到的压力就会消失!”

芝加哥大学隶属于洛克菲勒家族。但,雷纳德-洛克菲勒与和华的关系不是很糟糕吗?

哈利-伯纳德摇摇头,他不确定是否与洛克菲勒额家族有关,说:“暂时还不清楚。华尔街里肯定有人暗中与和华合作了。岂有此理!”他很是愤愤不平。

康恩里-伯纳德今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责怪的看了儿子一眼,说:“各位,今天的下午茶就到这儿吧!”

哈利看到第一点:华盛顿邮报敢刊登唱衰美国经济的报道,必然和华尔街某些力量的认可有关。

但是,哈利没有看到第二点:芝加哥大学是洛克菲勒家族创办的。他们依旧在芝加哥大学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这件事绝对和雷纳德-洛克菲勒脱不了关系。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显然,雷纳德-洛克菲勒与和华的陆达成了某种协议。而他的儿子竟然没领悟到这一点,这让他很失望。

不要让仇恨遮住你的双眼。

要爱你的敌人。

康恩里-伯纳德说完就站起来离开了阳台。留下面面相觑额的三人。显然,在美国东部财团中地位举足轻重的康恩里-伯纳德心情不好。

第二天,1月2日上午,高盛公司发出预警的报告:他们对美国经济的后市也不大看好。

华尔街的银行家、投资者们的注意力从被EK公司唱衰的愤怒中转移,转而迅速的研究高盛的观点。

高盛是华尔街的五大投行,华尔街的顶级存在之一。他们拥有大批的追随者。

1月初北半球寒冬凛冽之时,在南半球的珀斯却是炎热的夏季。珀斯青叶岛的私人庄园中。陆景在二楼小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前悠闲的看着天边的白云。

1月1日在京城参加完谢晋文的婚礼后,陆景就飞来了珀斯。陈笑在1月2日在珀斯的和华医院中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今天母子俩已经从医院回到家中。

脚步声响起。墨静雯从走道里进来,走到陆景身边,手里拿着一叠报纸,轻笑着问道:“陆景,想什么在啊?”

陆景回头,笑道:“没想什么啊,就是休息下。小家伙这两天把我折腾得不轻。”

墨静雯掩嘴咯咯娇笑。陆景坚持给他和陈总的儿子喂奶,换尿布,当然折腾。将手里的报纸递给陆景。“喏,最新几期的华尔街日报。华尔街现不再一味的批评EK唱衰的观点。”

陆景摆摆手,“我就不看了。雷纳德-洛克菲勒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真没有和他做朋友的必要。”

墨静雯明媚的一笑。“你总有办法呢!”陆景几天前给雷纳德-洛克菲勒打过电话。在高盛、华盛顿邮报、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等方面的“掩护”下,华尔街批评EK咨询公司的声音立即就下去了。

陆景笑道:“静雯,华尔街只是一个代名词,在美国从事金融行业的人数居多,哈利-伯纳德想要让华尔街统一的声讨我只是异想天开。”

从他的角度而言,在全球美国“一超独大”的局面下。必须要承认,美国在金融领域的强大。所以,他选择了“侧面迂回”的方式来摆脱困境。

但,要清楚的认识到:这种强大并不是美国金融精英们智商的强大。而是美元霸权、以及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地位带来的强大。

记住,全球经济的引擎,不是金融业而是制造业。制造业创造价值。金融业、服务业只是转嫁价值。

雷纳德-洛克菲勒真好有和他交好的意图,他选择让雷纳德帮忙,代价比让安迪-摩根出手要小得多。

墨静雯娇笑道:“那这次哈利-伯纳德的脸又被你打肿了啊!”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陆景哈哈一笑。他最喜欢的还是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当然,现在对付美国东部财团,和华力有未逮。很多时候,财团之间的较量都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较量。

陆景和墨静雯随意的聊着,小季和苏晓玉从客厅外进来。苏晓玉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定制款,修身而飘逸,娟秀婉约的娇小女郎,笑问道:“陆景。你们聊什么啊?”

陆景笑着对苏晓玉招招手。

….

….

陆景在珀斯呆到了1月8日才前往香港。他和莫心蓝的爱情结晶在1月10日降临。是一个儿子。取名莫无忧。这些事情总归不能大肆庆祝。不过,这倒是不影响陆景愉快的心情。

陪着莫培英去香港的公墓祭拜过莫心蓝的母亲后,陆景在香港与从珀斯飞回来的墨静雯、高婉薇、小季一起飞回京城。

李菲菲因为检查出怀孕的关系,没有回京城。到时候视情况而定。看要不要回京城过春节。

一场小雪点缀着京城的寒冬。胡同里两旁的屋檐上星星点点。

陆景带着妻子卫婉仪、6个月大的女儿琼华到父母的住所锦园别墅12号别墅过腊八节回来。刚到家,就接到韩鸿信的电话,“景少,最近有没有时间出来吃顿饭,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陆景的心神还沉浸担心父亲衰老的身-体上。沉默了好一会。

电话里,韩鸿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景少,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最近不是有风声说傅总要调任中投副总吗?中投投资黑石公司大亏,在香港那边有个朋友过来公关,托到我这里。”

陆景这才回过神来,道:“明天中午见过面吧。”

卫婉仪将女儿给保姆梅婶抱着,张罗着让小五去煮一碗消食汤。她和陆景两人在爸妈那儿喝腊八粥喝多了。回到客厅中,见陆景挂了电话,温婉的笑道:“陆景。又有事情忙啊?”

陆景笑了笑,搂着娇妻曼妙的腰肢,淡淡的幽香传来,温声道:“没有,明天中午的饭局。”

卫婉仪点点头,娇柔的依偎在丈夫怀里。

温存了一会,陆景轻叹道:“婉仪,我爸…他…,唉…”老头子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是不喜欢去医院,只在家里疗养。其实。只怕离下病危通知的日子不远了。

想到这儿,陆景的心情有点失落。虽说相比于前世在2000年去世,老头子算赚到了,但是为人子女者。又怎么不希望父亲多活几年呢?

感受到丈夫的情绪,卫婉仪轻柔的拍着陆景的背,安慰道:“陆景,终究有一天,我们也会变老的。你要是担心爸,这两年多在京城里陪陪他。”

陆景长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点头。

其实,他这次回京城是应央行林行长的邀请:见面私下里聊一聊经济的看法。他和林忠学是老朋友。不然,他的行程是从香港直飞南非。

京城,某处高档住宅中。

黑石集团大中华区主席梁经宋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手里夹着一支香烟。根据他了解的最新消息,汇金公司的傅婕即将调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

国内的投资界一直有“南杨北傅”的说法。

“杨”是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杨星长。和黑石公司算是同行。杨星长在沿海一带的商人中有极高的号召力。

“傅”就是傅婕。这个女人相当的了不起。一位女王式的人物。她之前的名声一直在国内,但是在2004年新加坡石油大战之后,她与和华一起名扬全球。仅仅是她这个名字,在金融界,至少能融资50亿美元。

傅婕调任中投,据说她将有可能全权负责中投的投资业务。而中投投资黑石集团被套牢30亿美元引起舆论哗然。这笔交易极有可能会成为傅婕树立威信下手的目标。

他作为促成这笔交易的中间人,压力极大!进,就是黑石集团继续赚取利润。退,他恐怕要背负“恶劣”的名声,为这笔失败的交易背书。

能否让中投继续支持黑石集团在中国的投资,就要看他明天能否说服一位关键人物:与傅婕私交极好的陆景。陆生还有一重身份:和华财团的话事人。

明天的见面不容有失。

梁经宋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向窗外清冷的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