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15章 金融汉奸

第1915章 金融汉奸

?韩鸿信将陆景和梁经宋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京城大酒店。1002号包厢中,陆景见到了梁经宋。他四十多岁,穿着灰色的西装,神采奕奕。很自信的一个人。

“陆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梁经宋和陆景握手,坐下来笑着说道。

陆景笑了笑,做个手势。

韩鸿信招呼服务员上菜。

一道道家常菜送上来。到陆景这样的地位,什么样的豪华大餐没有享受过?反倒是吃一些家常才更为舒心。韩鸿信自是注意到这一点。

梁经宋见陆景的筷子多是夹一些r菜,笑着问道:“陆先生喜欢吃r?”喜欢吃r的人多半精力充沛。而精力充沛往往就意味着做事风格强势。

陆景笑了笑,说:“每个人的口味不同啊,尝尝,这道蒜蓉排骨很不错!”

梁经宋没动筷子,笑道:“京城大酒店大厨的手艺好啊。”

韩鸿信微微皱眉。

第一次见面梁经宋自是不可能和陆景聊得太深。主要是聊着全球的资产管理公司。这个行业黑石公司就是翘首之一。在财经杂志世界500强的评选中经常上榜。美国的梅隆财团也做得很不错。和华旗下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崛起的也很快。

陆景喝着浓汁j汤,微笑道::“富跃产业基金和黑石公司还有一定的差距。”

梁经宋笑着道:“陆先生,如果可以的话黑石公司愿意与富跃产业基金合作。不知道陆先生有没有兴趣促成合作?”

陆景笑了笑,和梁经宋聊起今天喝的茅台酒。梁经宋只得和陆景聊起中国的酒文化。

一顿饭下来,韩鸿信先送梁经宋离开,这才回到包厢中,将外套挂落地衣架上,笑着说道:“景少,这个老梁还想着去你在商云市的葡萄酒庄看看。”

陆景摆摆手,将手机放在餐桌上,“鸿信。梁经宋最近在京城很吃得开?”

韩鸿信坐下来,奇道:“是啊,景少,有什么不妥吗?”

陆景道:“黑石公司套了国家30亿美元。提出了一些列不平等的条款,舆论震惊,黑石公司的大中国区主席竟然还在京城里吃的开?”

韩鸿信心里悚然而惊,他没想到陆景是这个态度。他还以为陆景只是不待见自以为是的梁经宋。

陆景手指敲了下桌面,缓缓的道:“鸿信。这种金融汉-j死不足惜!你说呢?”

韩鸿信额头上顿时有点冒汗,立即表态道:“景少,我这就和梁经宋断交。”陆景这个态度是相当严厉的!他心中不得不为梁经宋默哀。

但确实如陆景所说,坑了国家30亿美元的巨款,算是当代汉j。怎么着都得付出代价。梁经宋要有这个觉悟。

梁经宋自是不知道陆景和韩鸿信说了什么。但他很快就觉察到了京城顶级的中介圈子对他的冷淡。而这些顶级的中介圈子多半都是由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把持着。据说,陆景很不待见他。

梁经宋跑了一些老关系,大部分人都推了和他的饭局。中投投资黑石集团亏损严重,这个事实是公认的。

梁经宋在京城一直待到傅婕担任中投副总经理的任命公示,依旧没有跑出什么结果来。无奈之下,只得先返回香港。

香港湾仔区。金碧辉煌的房间中,梁经宋在沙发上郁闷的吸着烟。

让中投为黑石集团上市交易站台时的成功感现在是荡然无存;集团ceo斯蒂芬-斯瓦茨曼给他发下巨额奖金时的喜悦消弭殆尽。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一个词语:清算。因为在京城时他就听到了风声:陆景称呼他为金融汉j。陆景作为一家世界级财团的掌舵者,给他贴上这个标签让他倍感压力。和华财团的总部就在香港。

“叮铃----”

丢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梁经宋起身,看了号码顿时脸上露出喜色,连忙接了电话。

“,梁!听说你遇到了一点麻烦?”电话是黑石集团的ceo斯蒂芬-斯瓦茨曼打来的。

梁经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是的,斯瓦茨曼先生。非常感谢你这个电话。我几乎已经丧失信心。”

斯蒂芬-斯瓦茨曼爽朗的笑道:“哈哈,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你面对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华尔街都对陆很重视。花期银行的ceo,桑迪-威尔,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布伦特-马南,的主席弗兰克-皮特曼都和陆见过面。对他的评价很高。”

“嘶----!”梁经宋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他其实对陆景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听到这三个显赫的名字,心中有点明白过来。

斯蒂芬-斯瓦茨曼微笑着道:“所以,亚伦,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你这次去京城观察情况失败是情理之中。”

梁经宋低声道:“可…斯瓦茨曼先生。那样的话,我们要面临着一个女王式的对手。”

斯蒂芬-斯瓦茨曼傲慢的笑了笑,道:“亚伦,中投在黑石的股票有48个月的锁定期。在此期间,我们足以将投资人的30亿美元花掉。中投如果不想所有的投资都打水漂,他们最终还得和我们谈谈。”

梁经宋微微沉吟着,心情逐渐的平复下来,不得不说,斯蒂芬-斯瓦茨曼看法很精到。手里握着中投的30亿美元,而中投又在黑石集团没有任何投票权,占据主动的确实是黑石。

斯蒂芬-斯瓦茨曼哈哈笑道:“所以,我决定给你发一笔5千万美元的奖金来表彰你对公司的贡献。”

梁经宋哭笑不得,他已经接受表彰了,这个奖励更多的是做个中投看的,并且是尽快将钱花光,说:“斯瓦茨曼先生,谢谢!”

斯蒂芬-斯瓦茨曼挥手道:“不客气,亚伦,享受你的假期。哦,我忘了给你说,我批给你2个月的带薪假。”

梁经宋嘴角掠过一丝微笑,再次道:“谢谢,斯瓦茨曼先生,我和我的妻子正好有一个旅行计划。这个带薪假很及时。”

斯蒂芬-斯瓦茨曼脸上露出一个老狐狸式的笑容,说道:“不用客气,亚伦。等你带薪休假结束后,我想你得再去一趟京城,和我们亲爱的傅详细的谈一谈黑石的计划:例如我们需要增资扩股。我想他们应该会有兴趣继续投资持有黑石的股份。”

必须有兴趣,不是吗?除非中投不想拿回那30亿美元了。

从冰天雪地的京城到地球南端的约翰内斯堡又是一番气候。巍峨耸立的和华银行大楼顶层办公室窗明几亮,一长排的红木书架很是令人瞩目,点缀着这间办公室奢华内敛的格调。

陆景和董冰坐在茶几边说着话。

“陆景,以和华在香港的影响力,要查一下梁经宋这个人应该很简单吧?”董冰明丽的笑道:“美国有一个说法,美国最恐怖的部门不是警察部门,也不是fbi,而是税务部门。因为,美国人几乎人人逃税。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被税务部门抓到。梁经宋不应当例外。”

陆景摆摆手,“董冰,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我查了梁经宋很痛快,但是中投在黑石的30亿美元就拿不回来了。我来南非之前和林行长见过面。他是建议我不要图一时之快。这30亿美元还是要想办法拿回来。”

董冰嗤笑一声,“林行长说得轻松,即便是和华财团都拿不到黑石集团的痛脚。更别说才成立没几个月的中投。傅总的麻烦很大。陆景,你的想法呢?”

陆景就笑,“我的想法就是支持傅婕的想法。”中投是国家-部门,他介入得太深不好。还得看傅婕的手段。不过,梁经宋这个人,他不会轻易的放过。

有两个情况。

第一,梁经宋离开黑石,那么他就会命令和华财团立即动手。

第二,傅婕将黑石给打趴下,他也同样会命令和华财团动用在香港的影响力发起对梁经宋的调查。

董冰明眸盯着陆景的脸庞,见他是认真,禁不住噗嗤一笑,“喂,你确定傅总会采取强势的处理态度?”

陆景笑着点点头,“我当然确定。”

那天在新加坡阿卡夫山庄别墅的早晨和傅婕尴尬的面对面之后,虽说同机飞回京城,他还没有和傅婕详细的谈过。但以他对傅婕的了解,上任之后对黑石公司采取强势态度是必然的。

董冰轻笑,精美的耳坠摇晃,玉女风情十足,“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啊。哦,快到中午了,去哪儿吃?”

陆景这是第一次来非洲,走到窗户边,双手扶在窗沿上俯瞰着约翰内斯堡的街区。这栋大楼原本是渣打银行的总部,被董冰并购下来。陆景的声音远远的飘散在风中:“随便啊。别给我吃非洲黑叔叔们的食物就好。我肯定吃不习惯。”

董冰娇嗔道:“这我还是知道的吧?”

董冰回到办公桌边,整理了下个人用品,再从手袋里拿出镜子,拢了下她秀丽的发型,镜子中是一个明眸酷齿的女郎,穿着白色的长裙,肌肤如玉,美轮美奂,“走了,陆景。”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而被敲响。接着,一名白白净净的西洋帅哥抱着一簇鲜艳的玫瑰花推开门走进来,用英语道:“美丽的董小姐,我中午有荣幸邀请你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