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19章 垃圾公司

第1919章 垃圾公司

午后的阳光柔和,绿茵如毯。一排排的餐桌、座位罗列,侍者穿梭其中。

斯蒂夫-施瓦茨曼结束了和陆景的交流,在特普朗俱乐部花园的一角和梁经宋私聊。

“亚伦,放心,我已经和陆达成共识。你和他的旧账一笔勾销。他答应明天来我的海滨别墅中做客。”斯蒂夫-施瓦茨曼安慰着下属。

远处蔚蓝色的海面如丝绸一样柔和,烟波浩渺,一望无际,令人心舒畅。

梁经宋紧张的心情有所舒缓,感激的道:“施瓦茨曼先生,谢谢!”

斯蒂夫-施瓦茨曼微微一笑,拍拍梁经宋消瘦的肩膀,“亚伦,你是我们黑石公司的职员,哪里轮得到姓陆的小子指手画脚!我只要稍稍施压,他就得乖乖的改变态度。哈,财团决策人,我这些年见得可不少!”

梁经宋恭维道:“确实。施瓦茨曼先生,陆,相比于你而言还太过于稚嫩。而且,美国远比中国强大。”

斯蒂夫-施瓦茨曼禁不住哈哈大笑!

陆景在棕榈滩呆了两天就与唐雨瑶、温雪、温蓝仪器返回京城过春节。

一年一度的春节,京城也如同往常一样随着务工人员的返乡逐渐的空寂下来。

在锦园别墅陪着父母、妻女一起度过除夕,陆景开启接下来忙碌的拜年行程。他今年异常的忙碌。

忙碌间,时间过得飞快。正月十四的上午,陆景刚抵达位于景华大厦的办公室。却是接到一个越洋电话,“你好。是陆景在听电话吗?”

陆景嘴角浮起一抹会心的微笑,一边走向办公室深处的办公桌。一边接着电话,“杰西卡,你的汉语越来越标准了。”

年前在棕榈滩时他接到了杰西卡的电话。他和杰西卡重新恢复联系。杰西卡请求他叫她汉语,最近联系频繁。

电话里,杰西卡轻声娇笑,“咯咯,陆景,我得恭维你说是你教得好吗?”

陆景就笑,“这么乖巧的好学生。我得考虑送什£style_txt;么礼物来奖励她的啊!”

杰西卡妩媚的笑着,说:“陆老师,我可以期待一下吗?”声音有一点腻腻的。

陆景心口热了一下,干咳了一声,“嗯。”再说下去就成了老师调-戏学生了。说起来,杰西卡还小他一岁。今年才29岁。当然,他和杰西卡的关系也不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学习汉语只是一个幌子。

和杰西卡聊了一会,陆景叮嘱了她几句注意身-体,挂了电话。轻轻的摇摇头。怎么处理和她的关系着实令他头疼。

就在陆景和杰西卡通电话的时候。纽约的一间办公室中,两名男子笑呵呵的喝着咖啡,听着窃听器中传出的声音。

正是陆景和杰西卡的声音。

“都录好了吗?”

“当然,我们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技术不容置疑。”

“哈哈!”

2月底陆景去江州小住了几天。于3月初返回京城。

燕京大学中风景如画:山环水抱,湖泊相连,堤岛穿插。陆景从燕大的行政楼出来。在校园里漫步。一群高谈阔论的大学生从他身边的林荫大道走过。活力四射。

陆景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当年他的影子。他今天到燕大是帮李菲菲办理请假手续。菲菲现在已经在西澳洲珀斯休养。

这时。墨静雯打来电话,“陆景。黑石集团的股票有跌了。他们打算增发新股。梁经宋又来京城了。”

陆景微微蹙眉,不满的道:“欺人太甚。”梁经宋来京城,自然是要找中投继续投资黑石。

中投的30亿美元现在可是深度套牢。因为有48个月的锁定期,割肉离场都做不到。按照一般的操作手法就是在低价继续吸纳,试图摊薄持有成本。等待黑石集团股价上扬解套的那一天。

墨静雯轻笑道:“我都没说,你就反应过来了啊。傅总的助理步山梅刚给我打电话,傅总明天会在出席一个活动时谈这个问题。让我给你提前打一个招呼。”

陆景心情稍好,他知道傅婕绝对不会按照一般的操盘手法来处理中投投资黑石的事情。“嗯,我知道了。王叔叔和林行长那儿我会和他们沟通。”

陆景口中的王叔叔就是王灿的父亲。

3月6日下午,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的录制现场来了几位重量级的嘉宾。这次节目的主题是聊美国的次贷危机。

2月28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声称即便是经济通胀也要降低存款利息。3月5日,美国2月份adp就业人数减少2万多,美元对欧元贬值至历史新低。太平洋的另一边,山雨欲来风满楼。

主持人宏娴熟的掌控着节目节奏,与嘉宾、观众们畅聊美国的次贷危机,分享着思想碰撞的观点。

台下的嘉宾席坐起第三位赫然便着傅婕。傅婕今天妆容精致,一身藏青色的职业西装,身姿俏丽。气质娴雅知性。

节目的话题悠的一转,宏手拿着台词卡,道:“…不如我们来请台下的嘉宾谈一谈对美国次贷危机的看法,这次金融危机会对全球的经济造成哪些影响。有请傅婕女士。”

话筒递到傅婕手中。

傅婕轻扶了下鼻梁上精致的眼镜,优雅的道:“我认为美国的这次次贷危机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极其深远、恶劣的影响……”

“噢…”观众席中响起一阵惊讶声。熟悉傅婕的人都知道,她是国内金融投资领域内的大拿。

嘉宾席和台上的嘉宾都面露惊讶之色。但傅婕接下来的话更让录播室的所有人吃惊,“毫无疑问。美国要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就是开闸放水。用美元的霸权来剪全球经济的羊毛。这是货币战争。我在此要提醒国内的投资者、银行经理们警惕。”

傅婕接着道:“大家都知道,我今年刚刚履新中投副总经理。中投投资的黑石集团的基金在美国亏损严重。我们被深度套牢…”

主持人宏打断傅婕,“傅婕。你对投资黑石怎么看?众所周知,黑石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也是这个领域最优秀的公司之一。”

傅婕语不惊人死不休,顿了顿,一字字的道:“我认为,黑石公司是一家不值得信任的公司,一家极其垃圾的公司。”

“噢…”台上台下一阵惊呼。这是开炮了的节奏吗?

傅婕道:“黑石公司用投资人的钱给员工发极其优厚的奖金、薪酬。他们声称在这次次贷危机中损失惨重,所以股价大跌。他们如何解释在薪酬、奖金方面的挥霍无度。如何解释在今年一季度完成的约160亿美元的并购。斯蒂夫-施瓦茨曼欠所有的黑石股东一个解释。”

傅婕身高只有168cm,身姿窈窕。算不得伟岸、高大。但此刻的她直斥黑石集团ceo斯蒂夫-施瓦茨曼的过错。展示出过人的风采。那可是华尔街的领袖之一!在全球金融界都“匍匐”在华尔街面前之时,有谁敢于斥责?

此时,傅婕的身影在在场所有人心中变得高大。不负她“北傅”之名!

掌声随即响起!

《对话》这个节目在星期天的晚上21:55分播出。傅婕的话当晚在国内的金融界中掀起轩然大-波。不少人震惊于她的勇气、魄力。也有人看她的笑话:中投给套了30亿美元,傅总急了!

其实,傅婕在周四下午录了节目之后,国内顶级的金融圈子中就知道傅婕语出惊人的消息:傅总骂黑石集团是垃圾公司,表示到期后要抛售。

国内顶级的投资者、银行经理们都在研究傅婕的话。不管傅婕是不是气话,中投资本2000亿美元,体量在这里。这可是国家主-权基金。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市场。如果傅婕在资本市场做空黑石的股票。会不会出现2004年新加坡石油期货那样的大战呢?他们能不能跟在傅婕身后分点“汤汤水水”呢?

陆景并不知道国内金融界波澜微起。他是在星期二的华尔街日报上看到华尔街对傅婕的批评之声,才感受到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书房中,华美的水晶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陆景点了一只烟,反反复复的看着手中的华尔街日报。

这时。书桌上的手机忽而响了。陆景看看号码,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等了几秒。接通了电话,“史蒂夫?”

斯蒂夫-施瓦茨曼道:“是我。陆。中投的傅在节目中的谈话你知道吗?你应该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在侮辱黑石公司,践踏一家伟大企业的尊严。”

陆景惬意的吸了一口烟。没说话。

就是在侮辱你又怎么样?

斯蒂夫-施瓦茨曼见陆景没有表态,皱起眉头,质问道:“陆,我认为你应该劝劝傅。”

陆景淡淡的笑了笑,声音传过去。斯蒂夫-施瓦茨曼脸色涨得发青。陆景在嘲笑他。

陆景不紧不慢的道:“施瓦茨曼先生,你觉得比尔-查尔斯可以改变你的决定吗?”

斯蒂夫-施瓦茨曼微征。他明白陆景的潜台词:比尔-查尔斯是的副主席,即便是斯蒂夫-施瓦茨曼的朋友,私交甚笃,又怎么可能改变黑石公司的决定?

陆景轻声道:“所以,我也不能。”说着,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的“嘟嘟”声,斯蒂夫-施瓦茨曼再也忍不住,谦谦君子的形象荡然无存,咬牙切齿的骂道:“sh-it!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