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7章 小事情

第1927章 小事情

巍峨高耸、气势磅礴的汇海大酒店沐浴在午后的日光中显得优雅、高贵。二楼的餐厅中铺着精美花纹白桌布的桌子依次陈列开。

淡淡的咖啡香味飘散。倪昭君轻轻的搅拌着咖啡,平复着心里的情绪。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到陆景的见面邀请,约好在下午3点钟见面,2点40分就到了二楼的餐厅中。

陆景抿了一口曼特宁咖啡,缓缓的道:“倪小姐,这次约你出来,主要是谈一谈秦大少的事情。”

倪昭君心里紧了一下。秦哥的处境很难,都准备离开京城回浙东。

倪昭君鼓气勇气道:“陆少,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吗?秦哥…他有他的难处。”秦成文将她从乌市带到京城来发展,对她有大恩。

陆景微征了会,随即笑道:“倪小姐,你大概是不知道秦大少在京城里和我作对了几次吧?”

倪昭君脸色苍白了几分。

陆景摆摆手,说明来意,“我听说秦大少准备卖掉嘉南俱乐部。你帮我传个话:大可不必如此,他想多了。”

倪昭君愣了下,下意识的问道:“陆少,你怎么不去和秦哥说?”

陆景就看了倪昭君一眼,很精致美丽的面容,面孔有着犹若雕塑般深邃立体,“秦大少的脸皮很薄,我直接去跟他说,他会以为我是得瑟。我倒是真心想留他在京城,至于信不信就由他了。”

倪昭君几乎难以相信她的耳朵,陆景竟然会挽留秦哥在京城,怔怔的看着陆景。

震惊了足有十几秒,倪昭君回过神来。不管怎么说,陆景同意秦哥留在京城是好事。地方上的人脉、政治气候、各种资源怎么没法和京城比的。倪昭君道:“陆少,谢谢!”

陆景悠然的品着咖啡,一本正经的道:“不客气!”

倪昭君给陆景这个正经的表情给气得笑起来。搞得好像他很占道理似的。她不知道秦哥是因为什么事情得罪陆景,这会倒不好多说什么。

沉默着,一杯咖啡喝完。陆景先离开了。

倪昭君郁闷的拍出几张百元大钞,清喝一声,“买单!”什么风度啊!竟然要她买单。拿起粉色的手袋离开汇海大酒店。她得赶紧将这件事通知秦哥。

秦成文的心路历程怎么样的,陆景并不知道。京城四大俱乐部还是四大俱乐部。吸引着全球的精英、富豪们来消费、交际。那些精美、华贵的建筑群坐落在京城中。口碑在小圈子里流传,衍生出无数的传说:一道门的内外是两个世界,一张卡的持有是身份、社会地位的象征。

陆景确定秦成文会留在京城后就没再管他。一个发出统一声音的世家子弟圈子是有问题的。刘小山引起的整个风波的“善后”工作就算了结。

2008年金融危机是中国调整房地产经济的最佳时机,鲁东改革的成功将会有效的扭转房地产经济积累的各种经济风险。刘小山等人的败退让陆景对未来几年内会结出的丰硕的成果更加期待。

陆景接下来的时间主要在忙两件事:第一,与和华的智库推敲对付黑石公司的方案。第二。与丹尼尔-沃伦、雷纳德-洛克菲勒交流,密切关注沃伦财团旗下公司的动向。

这次金融危机,英国的沃伦财团同样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根据丹尼尔-沃伦的消息,约有30亿美元。他们可以开始尝试着推出丹尼尔-沃伦洽谈收购沃伦财团的资产,增加丹尼尔-沃伦在沃伦家族的继承人排位顺序。

沃伦财团全部的资产约为4000多亿美元。涉足银行,基建,电讯运营商,钢铁产业,酒店,报业。珠宝,奢侈品等行业,拥有大量的优质资产。

丹尼尔-沃伦收购的资金会由陆景和雷纳德提供。控制权也在两人手中。陆景将会在最终拥有四成沃伦财团的股份,雷纳德要三成份额,剩下的才是丹尼尔-沃伦的。

8月份的江州处在酷暑中,炽烈的太阳下街道中行人都尽量走在阴凉处。路面上仿佛被烤得冒烟。

陆景下午刚参加了一个和华智囊团的视频会议,回到清凉的办公室中,惬意的点了一支烟。

墨静雯从隔壁的助理办公室里过来。她穿着一袭精美的白色蕾丝连衣裙,长发披肩。精致的卡其色小腰带束在腰间,楚腰纤细动人。明媚的美人风姿展露。手里拿着一张信封和两根卷轴。“陆景,有你的信件。”

“哦?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陆景将烟头掐灭,好奇的接过墨静雯递来的信封,看着信封上的内容。

信件是从日本东京寄来的。一笔汉字很娟秀。

陆景看到寄件人姓名是竹下景子时。微微笑起来,一边拆开信封,一边道:“竹下景子不给我这封信,我都快要忘记她了。”

“我收到烟姐那边转交的信件时也觉得诧异呢。”墨静雯娴雅的轻笑,将手里的卷轴放在陆景的办公桌上,拿了陆景的水杯去接水。

竹下景子的信件地址填写的是和华银行总部的地址。写着“陆景先生(收)”。这封信和卷轴自然是过了一遍和华的安保程序才转到她手中呈交给陆景。

陆景拆开了竹下景子的信件。看了一会随即哑然失笑。竹下景子今年高中毕业,她不想去东京大学读书。因为竹下修一自杀在日本社会的影响很大,一年的时间还不能消除。作为竹下修一的女儿,她希望能在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中度过大学四年的时光。想请陆景帮她安排在江大进修。她想看看能塑造出陆景这样优秀人物的大学有什么样的魅力。

“这个景子!静雯,你看看。”陆景笑了笑,将信件递给墨静雯。竹下景子有一些想法,但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这算是二代子弟基本都有的“富贵病”。当然,这种性格放在竹下景子身上不算是减分。女孩子嘛,娇怯、柔弱一些,不算错。

墨静雯拿起信件阅读了一遍,惊讶的笑着摇头,将手中带着樱花香气的一页信笺放在办公桌上。她没见过竹下景子,不怎么好发表评论。她在陆景身边工作这几年。处理都是“大事”。这是陆景的地位使然。像竹下景子这样的“小要求”还真没处理过。挺富有生活气息的!

陆景将办公桌上的两根画轴打开,诧异的微微失神。画轴上都是他的画像,有铅笔素描的,有漫画式的。看得出。相比于一年前竹下景子送给他的那副漫画像,她的笔法有所长进。

“这是什么?”墨静雯有些看不懂。竹下景子画得不太像陆景,明显美化了。

陆景笑道:“竹下景子这是提醒我曾经答应她父亲照顾她们一家,同时也是拍马屁和贿-赂我。我给玉娇打电话吧。真要说,我还是觉得黄海大学比较适合她。”

墨静雯微微一笑。娇声道:“问题是她都说明要来江州大学。”黄海作为国际性大都市,日本人在其中生活会感觉比江州要习惯一些。饮食习惯等等啦。

“那也是。我还是尊重她的意见吧!”陆景笑一笑,拨了熊玉娇的手机。熊玉娇现在已经将远大集团的事务丢给了和潘婷婷结婚的牧高山负责。她在江州担任景华、和华的利益代言人,处理宋雨绮之前负责的业务。

东京丰岛区目白,竹下别墅中。雨滴滴落在庭院中青翠的林梢。

茶几边,宫崎美嘉熟练的展示着茶艺。竹下景子一身白色的和服安静的跪坐在一旁。

宫崎美嘉将茶汤倾倒在茶杯中,一边问道:“景子,你真的决定去江州读书?”

竹下景子看着目前,坚定的道:“嗯,妈。江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寄来了。”

宫崎美嘉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9月3日,竹下景子带着行李和通知书飞抵江州。

来接机的是一名美丽高挑的女郎,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珠圆玉润,清丽娇美。“竹下景子吧?我是熊玉娇。你在江州的学习生活事宜陆景委托我来处理。”

熊玉娇和竹下景子寒暄几句,开车带她前往江州大学报道。

陆景接到熊玉娇的电话时,正在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庄园宴请丁灵、杨星长、莫心蓝、郑梦先、赵清芷、傅婕、叶静雨。墨静雯、余乐、季婉彤、高婉薇四大助理都在。

这是他此次对付黑石公司的智囊团成员。此时,距离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闭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行啊,玉娇,办好就好。”陆景在侧厅的窗口处接着电话。月色如洗。

帮助实现竹下景子的一个“小愿望”,倒是让他心中有些淡淡的满足感。

他在上周六就离开江州回到京城。并没有和竹下景子见面。

和熊玉娇聊了一会,陆景回到典雅奢华的餐厅中。华丽的水晶灯点缀着餐厅的氛围,众人正谈笑风生。

“现在华尔街一片狼藉。都盼望着资金来拯救他们。美国政府救了房地美、房地美、救了贝尔斯登,估计也要喘口气儿。”熟悉华尔街内情的叶静雨习惯性的用她飞扬跳脱、张扬的语气介绍着内情。

陆景拉开椅子坐下来,笑道:“美联储的印钞机也不是万能的啊。静雨,你估计我们有多大的把握收购黑石?”

叶静雨模样清秀的笑道:“80%。前提是你和雷纳德-洛克菲勒谈好了。”说着,不屑的皱着小巧的琼鼻,“他这个人习惯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她不大看得上雷纳德-洛克菲勒。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陆景看向素雅明净的傅婕。发起收购行动的第一阶段将会是打压黑石公司的股价,而此时傅婕将会承受极大的压力。

傅婕淡然的笑道:“陆景,既然有80%的把握,那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