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30章 越级打怪

第1930章 越级打怪

叶静雨在陆景的套房里闲聊完,和众人一起坐电梯到55楼的行政套房区,顺着铺着奢华地毯的走廊回各自的房间。到门口时众人各自纷纷道别。

“清芷,我到了。明天见!”叶静雨向赵清芷挥挥手,带着助理孟水旋一起进到5520号房间中。

叶静雨性子高傲,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不过对同样才华横溢只小她一岁的赵清芷很认可。她和赵清芷她们四大花旦的私交都还不错。

赵清芷就住在叶静雨隔壁,清雅的微微一笑,“嗯,明天见,静雨。”

叶静雨和孟水旋是各住一个房间,叶静雨让孟水旋跟着她进来是因为她晚上这会要在房间里办公。彩虹基金的事务可不少。华尔街投行的经理都是通宵达旦的工作。她作为风投基金的负责人,各种文书、决策都要处理。

孟水旋是一名三十多岁美貌的少-妇,穿着浅青色的西装,修长的身姿略显丰-盈,举止文雅。她是跟着叶静雨多年的老人,曾经在江州担任科讯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部长。

孟水旋熟练的拿出矿泉水烧水泡茶,放在叶静雨手边。叶静雨正在拿鼠标点着电脑。“叶总,又有邮件来了?”

“还行,没什么大势。”叶静雨喝了口温水,随意的说道。

这时,她的手机忽而响起来。叶静雨拿起来看看号码,是一位华尔街的朋友打过来的。

“叶,听说你们在收购黑石?”

叶静雨道:“嗯,是有这回事。”彩虹基金和雷纳德-洛克菲勒的GH信托一起收购黑石公司股份的事情瞒不过华尔街的金融精英。

“嗨,那我可准备做多咯。现在黑石的股价降到了3美元以下严重的违背了它的价值。”

叶静雨反应极快,声音清脆的说道:“威尔森,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了?我出100万美元,买这个消息。”

威尔森就笑,“痛快。成交。叶,我听到消息说你们和华的boss陆先生和我们纽约的明珠杰西卡-富林明上过床。这件事会让安迪-摩根先生很不爽。他是杰西卡的爱慕者。他肯定会出手对付你们。据说有人看到黑石公司的CEO前往他位于公园大道431号的公寓拜访。”

叶静雨气的小银牙暗咬。“威尔森,我一会让孟姐把钱转到你在香港汇丰银行的账户上。”说着,挂了电话,郁闷的撇嘴。不满的道:“陆景真是气死我了。关键时候捅篓子。孟姐,我要去一趟楼上。”

“呃…,叶总!”孟水旋愣了下,抬起手却是不知道怎么劝叶静雨。她自是知道叶静雨和陆景的真正关系。犹豫的片刻,叶静雨外套都没拿。人已经出了行政套房。

孟水旋无语的摇摇头,“叶总这不像是吃醋的意思。怕是嫌陆先生关键时候因为风流韵事阻碍了收购黑石的计划。可她这娇蛮的性子得改改啊。哪有一冲-动就去质问的?”

叶静雨气呼呼的来到陆景的总统套房。正好碰到小季拿着一盒中华烟从主卧方向走过来。

小季诧异的看着叶静雨,她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娇柔的问道:“叶姐,你这是怎么了啊?”

叶静雨道:“我生气着呢。小季,陆景在书房吧?”她心里有气也不会对着小季发。她和小季、薇薇关系挺好的。

“哦,在呢,刚打电话让我送烟过去。”小季“哦”了一声,和叶静雨一起进了书房。

典雅的书房中灯光柔和。长长的名贵红木书桌边,陆景倚在桌沿边缓缓的抽着烟。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陆哥,我帮你拿烟来了。”小季娇声说道,将手中的香烟放在陆景手边。心里微微有些惊讶,刚吃饭的时候陆哥还谈笑风生的呀。这会出了什么事情。

陆景点点头,“嗯。静雨,你也来了。”

叶静雨就翻个白眼,坐在陆景面前的椅子上,道:“陆景,我在华尔街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你和杰西卡的事情现在基本是半公开的秘密。你还说我迷糊呢,你捅得篓子可比我大。”

陆景笑着揉揉眉心。“静雨,那能一样吗?我可没打算主动去招惹安迪-摩根。我去年7月份和杰西卡在东京相会。我都整整一年多没去见她。谁曾想在收购黑石集团这个关键时候给爆出来。背后的黑手是谁?”

他固然是不会主动招惹安迪-摩根,但杰西卡向他表露爱意的话,他还不至于因为对安迪-摩根的忌惮而不敢接受。

这个问题的核心不是安迪-摩根的强大。而是杰西卡和安迪-摩根的关系。如果杰西卡是安迪-摩根的未婚妻,甚至仅仅是女友,或者是互有好感,他都不会接受杰西卡的爱意。这是道德问题。

但假若杰西卡和安迪-摩根没什么关系,他是否接受杰西卡的爱意则取决于他对杰西卡是否有感觉。

作为一家世界级财团的话事人,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杰西卡是一个性感、美艳、风情迷人的少-妇。性子有一点倔强,内心软弱。和这样一个大美人一起通通话,听她撒娇,教她汉语都是很愉快的事情。他对她有一些感觉,当然,不如她对自己那么炽烈。

叶静雨明秀的眼眸滴流的转着,迅速的思考,“陆景,你觉得谁会在背后坑我们?”

陆景将烟头掐灭,从容的道:“哈利-伯纳德那帮人。美国的大财团就那么些。我和梅隆财团、杜邦财团关系泛泛。能在这时候对付我的肯定是东部财团。关键是这件事背后所隐藏的东西让我犯愁。如果不出意外,我的手机应该被美国的情报部门监控了。”

叶静雨愣了下,嘟嚷道:“怎么感觉像拍电影呢?以你现在的地位确实有这种可能。”

和华财团已经是世界级财团。陆景“享受”被美国情报部门监控的待遇理所当然。

“好了,不要太担心。我会加强我身边的安保措施。无非就是拼钱嘛。美国情报部门也不敢乱来。”陆景摸了摸叶静雨明丽清秀的脸蛋,触手滑腻。

叶静雨俏脸上泛起微红,微微眯着眼睛感受着陆景手掌的温柔,心里的气倒是消了。

小季在一旁扭头一笑。叶姐这会儿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

叶静雨道:“陆景,那你准备怎么应付安迪-摩根,我们现在和他正面对抗,胜算很小!”

陆景道:“所以。东部财团那些人会把我和杰西卡的关系给公开。我不相信安迪-摩根会主动将这件事扩散。他丢不起这个人。我们现在可是被迫越级打怪啊!我在见乔纳森-格雷要和雷纳德-洛克菲勒先见见面。”

破局的关键还得落在雷纳德-洛克菲勒身上。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关系未必一片和气。

叶静雨点点头。

小季娇柔的笑道:“陆哥,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不和安迪-摩根合作了。”陆哥和杰西卡的事情都发生快一年了,他肯定早已经在考虑“应对”安迪-摩根的策略了。

陆景就笑,“我们的小季也挺聪明的啊!”

“陆哥…”小季娇涩的一笑。娇声轻嗔,秀丽的杏眼明媚无比,风情无端。

说笑几句,陆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叶静雨穿着,这妮子才穿了件黑色的圆领毛衣。配着宝蓝色的铅笔裤,秀美玲珑。漂亮是漂亮,就是不保暖啊!

这时,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走到窗户边接了电话,“杰西卡!”

纽约,曼哈顿东72街430号的复式公寓中黑暗一片。

杰西卡惶然、紧张的坐在卧室中,珍珠白的睡衣勾勒着她曼妙性感的身体曲线,手里轻吸着女士香烟,拨了陆景的电话。片刻后。电话接通。

听到陆景清润的声音,杰西卡深深的吸了口气,“陆景,我…”

陆景温声道:“杰西卡,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没事。”

杰西卡再也忍不住,两颗泪珠滚落下来,抽泣道:“陆景,我刚接到安迪的电话,他警告我说我和你的联系有点紧密。我担心他对你不利。”

安迪给她的压力很大。不仅仅是陆景,还有她父亲的生意。她并不愿意做一个“害人”的女人呐。

陆景苦笑一声。“杰西卡,我们俩的电话有很大的概率被监控了。”这其实不难猜。他来纽约和杰西卡都没有见过面。只有可能通话内容被截取了。

杰西卡“啊”了一声,轻轻的捂住嘴唇,都忘了流泪。她着一句“担心”简直是把陆景逼到墙角。

陆景笑笑。“不要钻牛角尖,杰西卡。我一会让人给你送一封信。我要说的话都写在里面。”

纽约,某处。

三名正在监听的特工面面相觑,监听录音中正在重复陆景的话,“…我一会让人给你送一封信。我要说的话都写在里面。”

“这也太警觉了。”一名特工不满的站起来说道。信件这种古老的通信方式是相当难以监控的。

“要不要去截获那封信?我相信这封信的内容会比之前的任何一段录音都值钱。”

正在喝咖啡的一名特工犹豫了会,道:“算了。我们只是附带着赚一笔外快。”CIA的特工都有任务。他们只是业余时间顺带监控杰西卡-富林明。监控那位陆先生的另有团队负责。只不过,听说收获不大。那位陆先生身边的防护力量非常强大。

截获信件,闯门而入,安装视频监控这些手段拥在杰西卡-富林明身上就过线了。曝光出来,富豪阶层有的是办法整治CIA。

是美国政府指挥情报部门,不是情报部门指挥美国政府。

德国,法兰克福,某处庄园。

阿尔贝托-克洛斯和儿子巴斯蒂安-克洛斯在庄园的小客厅中说话。茶几上摆放着两杯产自威登堡修道院的纯生黑啤酒。

佣人们都离得远远。

巴斯蒂安-克洛斯叹道:“爸,我还打算向你建议我们与和华财团强加合作。但是,现在我得考虑下了。”

美国那边已经传来消息,陆景和安迪-摩根的女人杰西卡有染。这种事情在全球顶级富豪圈子内不算什么。但是,陆景有实力“招惹”安迪-摩根吗?

阿尔贝托-克洛斯笑笑,云淡风轻,“年少风流,可以理解。”

在英国伦敦,沃伦财团也在关注着和华财团收购黑石集团的“战役”。黑石集团作为资产管理领域的传奇企业,和华财团如果掌握了这家公司将会实力大增。

沃伦庄园中,壁火温暖。

沃伦财团的掌舵人大卫-沃伦盖着厚厚的羊毛毯坐在椅子上,老态龙钟。从亲信汤姆手中接过一碗茶喝了一口,“老了,我明年这时候就得进医院了。”

坐在你左侧椅子上的查尔斯-沃伦忙道:“大卫叔叔,现在医学发达,您一定没事的。”

大卫-沃伦摆摆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这是自然规律,我怎么可能例外。查尔斯,你到我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查尔斯-沃伦道:“大卫叔叔,美国那边传来消息。陆景和安迪-摩根因为一个女人闹翻。渣打银行最近利润骤减,我们看可不可以和摩根家族合作。”

大卫-沃伦沉吟了几秒,看向一旁一名漂亮的金发女郎,“莎拉,你的意见呢?”

莎拉笑起来,很温暖的笑容,道:“大卫,敌人的敌人可以成为朋友。”

大卫-沃伦点点头,对查尔斯-沃伦道:“那你去一趟纽约吧,我给你全权。”

“好的。”查尔斯很稳重的说道。心里乐开花:陆景,你当着我的面说我是狗,现在我会让你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