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31章 我为救你而来

第1931章 我为救你而来

和华财团意图收购黑石公司,全球多家顶级财团的目光都聚集在纽约。

9月18日,沃伦财团第一顺位继承人查尔斯-沃伦带着随行团队抵达纽约。

德意志银行的阿尔贝托-克洛斯飞到芝加哥洽谈一笔交易。

梅隆财团的掌门人本森-梅隆和黑石集团O斯蒂夫-施瓦茨曼在纽约梅隆银行的总部会面,谈了什么不得而知。据说,斯蒂夫-施瓦茨曼出来后满脸笑容。

与华尔街相关的绝大多数智库都认为和华财团的策略是清晰的:第一,收购黑石集团的股份,借助于金融海啸,对黑石集团内部形成巨大的压力。第二,游说黑石集团内部的合伙人反抗斯蒂夫-施瓦茨曼。这需要资深的华尔街人士才能影响到黑石公司内部的数十位合伙人。

但是,到9月19日,种种迹象表明,和华财团的收购有90%的可能会失败。很多金融机构已经在大手笔做多黑石公司的股票。

曼哈顿中区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楼中,雷纳德-洛克菲勒坐在办公桌后,面向落地窗,悠闲的喝着咖啡,看着窗外的风云变化。

夕阳斜斜欲坠。

脑海中想起前两天安迪-摩根给他打的电话,“雷纳德,你愿意杰西卡给那个中国人做情-妇?”

“当然不愿意,安迪。”他和安迪都是计算娶杰西卡的。无奈杰西卡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感情。

“那就让那个中国人的一切都失去。”

回忆到这儿,雷纳德-洛克菲勒嘴角慢慢的翘起来。安迪-摩根说这句话是的怨气可见一斑。但其实他心中只是对安迪-摩根幸灾乐祸和对陆景不满。

因为,杰西卡早早的就拒绝他了,却和安迪-摩根保持着良好的私交。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性感的秘书露丝从办公室外进来,丰满的乳-峰仿佛要从白衬衣中挣裂开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洛克菲勒先生。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雷纳德点点头。“露丝,你放在这儿吧。我今天还有什么安排?”

露丝道:“马文-克朗先生要来拜访你。你和他约定在今天下午5点钟见面。”

“好,我知道了。”雷纳德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容。马文-克朗与陆景关系密切,重组西尔斯后,原芝加哥财团的克朗家族重新恢复了一些力量。西尔斯目前在美国,特别是在中国的零售市场,发展的很不错。知名度直追沃尔玛家乐福。

马文-克朗来见他,和之前他拒绝与陆景见面有关系。马文-克朗肯定是来游说他的。

实话说,他虽然对安迪-摩根很不爽。但是杰西卡这件事上。他觉得杰西卡跟着安迪-摩根比跟着陆景好。一方面是同仇敌忾,他和安迪-摩根都是美国人。另一方面,安迪-摩根今年49岁多。已经老了,男女之事估计力不从心。而他才39岁。或许还有机会追到杰西卡。

下午五点许,马文-克朗在雷纳德秘书露丝的带领下走进雷纳德位于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楼53层的办公室。

这间明亮的办公室不算大,布置的内敛华贵。夕阳将各色家具染得金红。

雷纳德招呼马文-克朗在黑色的沙发上落座,露丝踩着高跟鞋出去泡咖啡。修身的宝蓝色喇叭裤裤脚牛仔裤勾勒出她饱满的臀部曲线。很魅惑。

雷纳德微收回眼光,笑着道:“马文,如果你是为陆景来说项,那就不要开口了。”

马文-克朗是一名圆脸的中年人。笑了笑,他在雷纳德面前多少有点底气不足。他和雷纳德同岁。但芝加哥财团的衰退让他在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等顶级家族的成员中是属于跑腿打杂的“小弟”地位。

马文-克朗脑海中想起和陆景的见面,“马文,你想不想克朗家族恢复芝加哥财团的荣耀。”

马文-克朗心中默念,“想!”

马文-克朗道:“雷纳德,我不是为陆景来见你,我是为你的前途而来。”

雷纳德-洛克菲勒如果读过三国演义的话,肯定会在这一刻脑子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我非为陆景而来,特为救将军而来”。

“哦?怎么说?”雷纳德笑了笑,他还真不大信马文-克朗能说服他。

他和陆景的约定很简单:陆景会和黑石公司的“大将”乔纳森-格雷;而他会动用洛克菲勒家族在华尔街的影响力说服黑石公司的数十位合伙人支持乔纳森-格雷发起决议将黑石集团O斯蒂夫-施瓦茨曼驱逐去黑石集团。

陆景的彩虹基金和他名下的信托已经收购黑石集团大量的股份。只要乔纳森-格雷被推选为O的候选人。他们就可以投票将斯蒂夫-施瓦茨曼赶下台。

但是,他现在已经停止了游说黑石公司的合伙人。所以,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们都已经在做多黑石公司的股票。等股价上来了,他再卖掉就可以大赚一笔。至少能赚10亿美元。

这么一笔棒的交易,他怎么可能被马文-克朗三言两语的说服?

听听无妨。

露丝送来热气腾腾的咖啡,悄然的看了两人一眼后退了出去。她对目前纽约所关心的焦点问题略有耳闻。很简单的事情,如果纽约明珠被一个中国人摘走,雷纳德他们这些男人怎么甘心。

在露丝的眼中,这是一次情感纠纷。

马文-克朗抿了一口咖啡,说:“雷纳德,你还记得04年陆景初来美国时的情况吧?”

“嗯哼!”

“那时,你还是安迪的朋友,经常参与安迪举办的酒会。”

雷纳德-洛克菲勒脸色微微变了下,他有点明白马文-克朗要说什么了。他能在众多位洛克菲勒中脱颖而出,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与陆景合作,有了一些列的收获。

马文-克朗顿了顿,环顾了一下这间办公室,“雷纳德,当你入主洛克菲勒中心这间办公室后,你和安迪的关系有所疏远,对吧?”

雷纳德-洛克菲勒笑了笑,有点自得的说道:“马文,安迪和疏远的原因,你应该知道。当我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后,成为洛克菲勒家族的领头人,他必然会这么做。摩根洛克菲勒…”

马文-克朗再道:“雷纳德,07年7月,竹下修一死后,你和哈利-伯纳德等人闹翻了。”

雷纳德-洛克菲勒点头,冷哼一声,“他们想法太多。”

马文-克朗看着雷纳德的眼睛,沉声道:“雷纳德,那么,你现在和陆景割裂之后,你身边还剩多少人?”

雷纳德-洛克菲勒拿着咖啡杯的手顿了一下,脸色忽而变得凝重。如果他和陆景闹翻,他身边还剩下谁?

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戴比尔斯的罗德斯。或许还有钻石联盟中的几位。但他之前就主导钻石联盟,也没见得势力大涨。

而且,戴比尔斯的总部在南非,一旦和陆景翻脸,可以预见戴比尔斯会被和华银行南非公司挤出南非。这在之前已经有征兆的。

雷纳德-洛克菲勒沉默了两三分钟,久久的没有开口说话。

马文-克朗看着雷纳德的表情,心里对陆景很是佩服。这番说服雷纳德的观点是陆景的想法。

确实,如果雷纳德和陆景翻脸,雷纳德将会回到之前泯然众人的“状态”,基本上是孤家寡人,而不会是现在只比安迪-摩根差一线,隐约平起平坐的态势。

约十分钟后,雷纳德-洛克菲勒长长的叹了口气,放下咖啡杯,说:“马文,我知道怎么做了。请你转告陆景,我要四成半的利益。如果他愿意,我明天上午回去丽都酒店和他见面。”

他说的四成半利益是瓜分沃伦财团后四成半的利益,而不是指黑石公司。他相信陆景能听得明白。

马文-克朗欣喜的点头,“好。”大功告成!

9月20日上午雷纳德-洛克菲勒突然前往丽都酒店拜访陆景让华尔街消息灵通人士感到措手不及。这个信号让很多敏锐的金融人士开始调整策略。

曼哈顿华尔街临街的一间小咖啡厅中,三名穿着西装的金融人士相互交谈着最近的消息。他们一个是高盛的经理,一个是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一个是纽约梅隆银行的管理人员。

“黑石集团的两大股东又重新联手,黑石集团的归属只怕有要起波澜啊。”

“难说。和华财团固然是一个庞然大物,但他们在我们眼中只是个中等公司而已。他们在远东活跃,在华尔街没有话语权。摩根未必就压不住洛克菲勒。”

“关键是安迪-摩根先生未必有足够的时间决心去调动摩根家族的人脉资源。和华与洛克菲勒可是预谋已久。中国人现在挺有钱的,一旦给那些合伙人许下好处,有洛克菲勒家族的影响力在,只怕会所向披靡。”

这话让人都纷纷点头。华尔街的精英,说白了,信仰是金钱,而不是某个家族某个人。谁能给好处就跟着谁。

类似于咖啡厅中的讨论在两三天内在华尔街中各处上演。之前力主做多黑石公司的一些机构都纷纷调整或者观望。

周日下午,陆景在纽约四季酒店的套房中和黑石集团的董事全球房地产投资部门的领头人乔纳森-格雷秘密见面。。>